《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七十八章

张有良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也不做任何抵抗。两个保险团的战士把他架到大门外的时候,他不哭不喊。战士们并没有想为难这个老头子,动作并不粗暴。张有良也不抵抗,任凭他们带着自己到了门口。

“把他肩膀接上。”陈克此时已经下了望楼,他命令道。华雄茂麻利的接上了脱臼的手臂。张有良只是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臂,然后就笔直的站在人群前面。陈克不想让华雄茂接上张有良被卸了的下巴。现在保险团里面远没有进行足够深入的思想教育,如果张有良喊出一句“你们是不是要造反”。陈克没有把握能够向同志们解释清楚为什么要造反。

1906年和1927年完全不同,1927年的时候,党可以发动群众武装义无反顾的对抗国民党,那是因为人民并不认为国民党真的是“天命所归”的中央政府。可1906年,人民依旧认为满清是朝廷。人民敢于兴高采烈的杀个地主,却不敢兴高采烈的去对抗朝廷。当然了,人民其实完全不清楚朝廷到底是个怎么回事。为了避免麻烦,陈克只是准备把张有良处决,宣告张家在岳张集的统治彻底结束。

陈克心里面对杀个地主根本没不在意,不过很多事情本来就不是那么简单,既然要证明保险团已经控制了岳张集,那么处决张有良就很有必要成为一个仪式。

部队已经彻底解决了围子里面的抵抗,围子里面的人统统被带了出来。这些人上上下下的人有五六百人,与保险团的士兵数量相当。这次出兵十分仓促,军委主要是制定作战计划,对于战后该如何处理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大家笼统的观点是把张家的势力从岳张集连根拔起。等看到了这五六百民众,众人脸上都有些忐忑起来。这个连根拔起该怎么动手呢?

陈克把干部们叫到一起,何足道率先问道:“营长,接下来怎么办?”

“安民啊。”陈克笑道。

安民?这个词令同志们都摸不着头脑,马上要杀人了,怎么看都是“骇民”,无论如何都和安民不能联系到一起。

何足道与陈克相处一年多,他知道陈克有时候总会有些出人意料的幽默感,所以他不吭声,省得说错了话给陈克找麻烦。而一连连长徐电倒是疑惑地问道:“难道写个安民告示?”

这话一听就是从评书里面学来的。且不说岳张集这地方识字率有多高,保险团拿刀舞枪的把百姓撵去看告示,这也太离谱了吧。

“哼!”柴庆国冷哼一声,“咱们是要把张家的人斩尽杀绝。写什么狗屁安民告示啊。”徐电当年在北京曾经投票把柴庆国撵出过会场,柴庆国对此很是记仇,他反驳徐电的时候从来不客气。

“全杀了?”徐电被柴庆国这个说法吓了一大跳,“这得杀多少人啊?”

“咱们既然要占了这个围子,不把张家的人斩尽杀绝,等着他们以后来报仇么?”柴庆国用蔑视的语气说道。

“得杀些人,不过还是别杀太多。”华雄茂插话了,“光杀了张家的人就够了。别的能不杀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为好。”

“当然要放,给他们弄条船送走么。”柴庆国冷笑着说道。

“难道……,难道要在船上……”徐电是看过三国演义的。曹操当年打下荆州,封刘表的儿子刘琮为荆州刺史,将刘琮与其母蔡夫人遣送青州,却暗中命令于禁于半途截杀之。

“哼!”柴庆国只是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听完这话,保险团的干部们个个脸色阴沉,不过陈克觉得如果自己安排他们这么做的话,估计这帮同志们大概就会同意了。

陈克当然不可能这么安排。看大家拿不出办法来,陈克这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安民,第一件事就是让百姓们知道,咱们的底线在哪里。到底要杀谁,要放谁,要拉拢谁。该杀的一个不放过,该放的一个不株连。大家觉得呢?”

同志们纷纷点头。

“咱们先说要放谁。岳张集里面,凡是咱们保险团战士的亲戚,咱们的同志们愿意出来担保的,统统拉到咱们这边来。现在大家就开始去和同志们说吧。”陈克命令道。

陈克这些日子以来作为人民党的第一书记,靠的就是面对各种问题的时候能够拿出让大家能够接受的方案,这才树立起的威信。当然,他作为人民党的发起人,创立者本来就有足够的地位。所以同志们一般并不反对陈克的命令。听了陈克的这个建议,同志们觉得能够接受,就纷纷去了。

保险团这次出动的六百人里面,有八十多名岳张集的同志,他们本来也不知道保险团到底要怎么处理这些百姓。从方才开始,陈克开会,这些岳张集出身的同志们也开始互相看,他们并不希望自己的亲朋好友被当作敌人对待。但是保险团纪律总算是建立了,大家虽然互相看,但是班长们有效的管理着队伍,不许交头接耳,不许串联说话。大家正着急着,突然得到命令,让他们把自己认为可靠的人拉过来。这些岳张集出身的本地同志们立刻就高兴了。他们排着队,一个个把自己的亲朋好友从那堆百姓中拽出来。

这次战斗,那些百姓们本来就被吓得够呛,他们甚至以为是土匪来攻破了围子。如果不是战斗进行的如此迅猛,百姓们根本没有机会加入战团,只怕他们最后也会在张有良的组织下投入战斗吧。在保险团把他们都给带出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不少熟悉的乡亲,就放下了心。得知了这次保险团只是要打张有良,而不是要屠围子,众人就更放了心。

现在看到几十个自己的熟人开始拉人过去,百姓们更是放了心,凡是被叫到的人,一个个顺从的被领到了另外一边。

原先的五六百人顷刻间就被拉走了一半多,三百多人被拉走了。剩下的人有二百四五十人。陈克命令一连远远的把这些保险团的亲友带到围子南面安顿起来。当这些人绕过了围子,消失在围墙后面的时候,陈克命令火枪队呈两面把剩下的人给包围起来。

“文青,你不会是要把这些人都给杀了吧?”徐电看到这个情形登时就着急了。这些保险团自己人的亲朋被拉到保险团这边之后,面对剩下的人,保险团内部已经有了一致的态度。他们已经不是自己人了。如果陈克下令对他们进行杀戮,岳张集出身的战士们至少不会有明显的反对。而且把那些人带到远处去,这明摆着就是要把闲杂人等给清场,为下一步的激烈做法做准备呢。

“战场上没有文青,只有营长。徐政委,请你以后注意这点。我们是军人,军人就该有军人的纪律。”陈克立刻严肃的告诫徐电。

“陈营长,我们不能乱杀人啊。我们要讲法律啊!”徐电真的是着急了,他出身东京大学法律系,急切间忍不住就把这个法律给拿了出来。

“我这么做,是为了团结大多数,分化少数。同志们,你们看,只要咱们不自己乱杀人,那三百多百姓已经站到了咱们这边,至少他们已经不再跟着张有良了,对不对?”陈克笑道。

此时干部们已经再次聚集在一起,听了这话,大家摸不清陈克的想法,但是觉得这话至少还有些道理。

“咱们面对的人是由很多关系组成的,对他们来说,远近亲疏都有他们自己的标准。这个标准,我们不能划的太细,也不能划的太粗。大家说来看看,接下来该怎么划分。”

“把张家的人,和不是张家的人划分开。”柴庆国还是抱着斩草除根的态度。

“这不行,我们把张有良的那些手下,和普通百姓分开来吧。”徐电立刻反对,“张家的人可未必就和我们打过仗,我们只是要镇压敌人。乱杀无辜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你怎么知道谁是张有良的手下,谁不是?这次破围子这么快,很多张有良的手下根本没有来得及出门就被堵住了。咱们现在问他们,他们肯承认么?承认了不就要被杀头!你以为他们就那么傻?嗯!”柴庆国越说越来气,忍不住又跟了一句,“你以为他们跟你一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徐电听了这话也来了气。柴庆国这是变相的说徐电傻。

“你们这是讨论问题么?我问大家下面该怎么把这些人分开。你们现在不许再吵了。”陈克立刻喝止了两人的意气之争。“其他同志有什么意见么?”

其实这两个人的意见基本代表了大家的意思,听陈克这么一说,同志们倒也没有别的看法。“营长,你怎么看?”华雄茂说道。

“我还是想看看大家怎么想。”陈克现在并不想再展示自己的能力。革命不是陈克一个人打天下,现在需要的是尽快能够挖掘同志们的能力。所以他希望有人能够勇于承担起责任来。

“报告营长,我有话要说。”黑岛仁一郎操着越来越熟练的汉语申请道。虽然说话上越来越分辨不出黑岛的国籍,不过黑岛作为日本人,还是很有规矩的。

“你可以发言了!”陈克说道。

“我们按照本敌人和外地人这个标注来分吧。”黑岛规规矩矩的说道。

“为什么要这么分?”陈克问道。虽然还是命令的口气,但是他脸上已经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黑岛仁一郎按照军姿的要求站的笔直,很有些军人的派头,他两眼平视,态度从容地说道:“现在我们是要拿出理由把这么些人分开,让我们的敌人数量越来越少,越来越孤立。本地人是绝对不会把外地人的生死看在眼里的。我们采用这个方法的话,受到的抵抗也会小很多。”

“大家看呢?”陈克问。

其他同志们都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这个划分方法可真的合情合理。同志们纷纷表示同意。

陈克向大家摆了摆手,“光这么做可不够。绝对不够。你们想,现在这些人都认为自己要被我们给收拾了。特别是那些外地雇来的人,咱们已经带走了一批本人的人,现在把他们给分出来,他们肯定认为咱们是要拿他们开刀了。如果他们立刻起来反抗怎么办?”

这话不是开玩笑,同志们也觉得颇为棘手。

“我们现在是要分化他们,分化呢,就是说留到最后的,就是我们的敌人。所以现在我们要按照本地人和外地人的方法来分,但是我们要引导这些人的想法。你要是说,本地人不在乎外地人的生死,这个是自然的。同时,外地人也没有理由为本地人玩命,这个也是自然的。那么我问一句,我们这次的敌人是谁?”

“是张有良这个本地地主。”华雄茂说道。

“对,所以我们要告诉这些人,我们要打的是张有良,和外地人无关,他们给我们出来,张有良已经被抓了,他们现在已经没必要给张有良卖命了。这些外地人人只要置身事外,剩下的人就更少了。大家觉得呢?”

这下同志们都有些恍然大悟的意思。于是华雄茂这个“外地人”亲自去喊话,加上岳张集出身的战士们帮助甄别,维持秩序。

听到华雄茂喊道:“外地来的好汉们,你们是给张有良卖命,现在张有良已经被抓了。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我知道你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们虽然是重情义的好汉,不过你们也得给自己想想吧。”那些外地来的打手们立刻也没了斗志。

“我们这次只是来打张有良,不是来找咱们讨生活诸位的麻烦,你们都出来,我们不杀俘虏的。”华雄茂一面喊,一面让本地的战士把外地人给指出来,然后不管他们是否情愿,都给拽出来。一个个用长绳捆了左臂,在一队火枪兵的押送下把他们押向湖边。这些人有七八十号,经过这次甄别。剩在原地的岳张集百姓只剩了一百五六十人。

两次筛选都没有遇到真正的反抗,而可以称为潜在敌人的人数已经降低到原先数量的四分之一。保险团从面对于自己数量差不多的百姓,人数比为一比一。除去看守分化出来的两对人之外,留在原地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保险团以三比一的比例占据了绝对优势。

陈克看着部队把这些人紧紧围在中间,战士们神色冷峻,握着武器的手也更加用力。不知怎么的,场面上充满了一种紧张的气氛。

被围在中间的这些当地百姓也感觉到这种异样的气氛,他们之间靠的更紧了,在这样的压力下,已经有人开始低声哭泣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