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七十六章

任何军事课程的教程都不如一次实际的战斗。陈克的军事知识固然来自于看过的书,不过在战场上的表现,安全是他不自觉地模仿了各种看过的影视作品的结果。除了指挥刀换成了鬼头大刀之外,从看过的十九世纪“排队枪毙”战术的电影中,陈克汲取了丰富的营养。

但是陈克忘记了一件事,就是这种“排队枪毙”战争中战旗的重要作用。等陈克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个重要问题的时候,长枪队已经在张有良的围子里面放了鸭子。一开始往前冲的时候,其实还是不错的,家丁和狗腿子们仓促间进行的抵抗在三排火枪的射击下顷刻就被压制住了。步兵冲锋开始后,呐喊的人流顷刻就把敌人给淹没了。年轻的士兵们一个个有着一种茫然的兴奋,大家都没有亲自杀过人,但是伴随着有些“游戏化”的战斗展开,大家完全随着平日里面的训练,随着冲在最前面的陈克往前冲。

陈克大刀一挥,就砍飞一个拿着火铳的家丁脑袋。后面的同志们也有样学样的向着敌人的尸体挥动了长枪。枪杆如同鞭子一样抽在没有了脑袋的尸体上,把本来已经向后倒去的无头尸体顷刻抽倒在地。然后这几名战士才明白过来,长枪是该用刺而不是抽的。陈克摔掉了大刀上的鲜血,然后从一个满脸羞愧的战士手中拿过了长枪,把大刀塞给他,然后喊道:“跟着我走。”

长枪在手,陈克的杀伤速度提高了很多。大刀直接致死的方式就是砍脑袋,或者把肚子豁开,或者斩断大动脉才行。而且想达成这个效果,就需要很接近敌人。长枪的选择就多了,首先攻击距离就比大刀远,其次供给选择范围更多,脑袋,脖子,胸口,小腹,大腿,一枪戳下去,只要力量大,就能致命。陈克接连戳翻了几个试图负隅顽抗的狗腿子,一路向着南门冲去,只要夺下南门,就能把码头附近的敌人堵在门外,由主力部队对他们进行歼灭。老窝遇到攻击,任何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回到老窝这边来。虽然陈克并不认为那些受码头的敌人能够成功反击,但是一旦保险团不能据守大门,那伤亡肯定是要扩大的。

但是战士们毕竟是第一次参加战斗,没有战旗的指引,部队没有跟随的标志。陈克冲得又快,等他突然看到一群家丁和狗腿子们从一个院子里面突然冒出来的时候,他猛地发现紧跟在自己身边的只有五六个人。其近百号人竟然在一条不足两百米的街上跑散了。大家并不是没有在这条街上,而是分成了好几段。火枪队落在最后,他们前面都是自己的同志,自然不能按照训练向前面自由射击。火枪队的指挥官是二排排长蓝应隆,火枪队本来是在最前面的,所以部队的旗帜也是在火枪队这里。陈克一时大意,没有让战旗跟着自己走,所以火枪队现在成了掌旗者。蓝应隆虽然也指挥着火枪队向前走,不过毕竟火枪队还要再次装填弹药,就这么一耽误,他们远远的落在了后面。

中间的长枪兵们本来跟着陈克往前冲,不过路上被陈克干掉的那几个家丁的尸体貌似更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而且还有两个被刺倒之后每死透,特别是被刺中小腹的那个家丁,正捂着肚子嚎叫,在他身边竟然站了五六个手足无措的战士,他们用长枪指着那个家丁,也不知道是该补枪干掉他,还是该救治这个已经失去战斗力的敌人。

而其他的一些张有良的家丁躲进了旁边的房子里面,这些良家子出身的战士们或者在门口喊叫,让敌人出门投降。或者干脆就老实巴交束手无策的堵在门口,没有下一步动作。若是“无赖子”们的话,早就趁着敌人全面溃败,想方设法的攻进了屋子里最终解决战斗了。良家子们对于踹门有一种本能的抵触,部队训练的一直是野战,没有训练过这种巷战。弄成这个样子也没有办法的。

陈克知道自己若是没有顶住,而是转身去叫人过来参加战斗。那些家丁若是随后掩杀过来,只怕这条街上的部队顷刻就会崩溃。面前的敌人有十二三个,他这边有五六个战士。陈克毫不迟疑的冲了上去。这些个家丁应该是“无赖子”出身,虽然也是突然见到的陈克等人,不过他们毕竟是知道外面冲进来了很多人,所以准备更加充分些。这里面有三个拎着火枪的家丁,一看到陈克他们就抬枪准备射击。陈克向前一个滚翻就接近了敌人。几乎与此同时,三杆火枪射击了。陈克身后传来了一阵惨叫,应该是有同志中了枪,陈克根本管不料这些同志的死活。若是回身去看陈克自己就死定了。

部队的长枪刺杀术是华雄茂负责传授的,在遇到这种以少对多的情况,华雄茂的建议是首先逼开对手。陈克这种身高力大的战士,采用横扫的方式是最佳的。华雄茂好歹是武举人,在长枪术上还是很下过工夫的。对这样的专家建议,陈克从来是都是纳谏如流。前滚翻结束后一站起身,陈克抡圆了长枪就向着面前的人横扫过去。虽然扫开了几个人,只听“咔嚓”一声,长枪的枪杆受力过大,断成了两截。

家丁们反应可不慢,虽然被陈克猛烈攻击,但是这些人很明显没有慌乱,他们发一声喊举起刀枪向着手中拎了半截断枪杆的陈克冲了过来。虽然这些人的喊叫声中有着一种绝望,脸上的神色也不是充满斗志的昂扬。他们不过这种“哀兵”或许更可怕。这些人纯粹是被死亡的威胁所逼迫,这时候的人会更没有理智。

面对这种被逼到绝路上的家伙,或许劝降更加合适,但是陈克一来自己手持半截枪杆,很明显没有威慑力。二来,在他左右,两杆长枪已经分别刺出了。两名战士都是出了全力,长枪深深地刺入了两个家丁的肋下,长枪枪头几乎全部插了进去。那两名家丁脸部扭曲起来,他们痛的连喊都喊不出来,只是用手死死抓住枪杆。就这么一瞬,其他家丁手中的武器向着这两名战士杀来。陈克倒是能够冷静的连退了几步,总算是避开了敌人的攻击,可那两名战士可没有这么冷静,他们努力试图把长枪抽回来,可枪头一来深入敌人的身体,被卡住了。二来他们这么一抽,挨枪的家丁剧痛之下死死拽住枪杆不松手。没等保险团的这两名战士来得及松手跳开,就被家丁们给打倒了。

双方这么一来一回的战斗,附近的战士已经注意到了这些。看到自己的同志被打倒,热血沸腾的战士们怒吼着扑了过来。转眼间就有七八杆长枪加入了围攻家丁的战团。长枪一轮猛戳之下,家丁们纷纷中枪。或者被逼退,最后退回了大门里面,然后死死的关上了门。战士们全都是血灌瞳仁了,他们纷纷用长枪在门上乱戳,枪头插入了门板,战士们又费了好大劲从门上把长枪给拔下来。这时候应该飞起一脚去踹门才对。可居然没有人想到这个方法。

倒是有人高喊着:“找石头把门砸破!”陈克听完这话恨不得拉住喊这话的人抽两嘴巴。这都是什么狗屁主意啊。而且战士们此时都昏了头,虽然陈克就站在他们身边,大家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二排排长蓝应隆马上过来!”陈克吼道。他不是不能跑回去叫人,但是身为指挥官战斗中往回跑,这不仅是耻辱,还会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听到陈克的吼声,战士们先是一愣,接着才发现陈克居然在这里。有战士就兴奋喊道:“营长,咱们打进去!打进去啊!”这不是战士在命令陈克,而是他们实在是语无伦次,实际意思是希望陈克能够想出办法来破了这门。陈克也不应这个茬,他随手拽住一个战士胸前的衣服喊道:“马上让二排排长带着步枪队还有军旗过来。马上去!”

战士全部心思都在如何破门上,听了陈克这话,居然没有明白这话什么意思,脸上满是迷惑不解的神色。正在此时,陈克却听到背后有人说道:“文青,我去叫二排排长。”扭头一开,华雄茂和徐电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自己身后。

陈克心中一喜,连忙松开了那个战士,对着一连连长华雄茂和政委徐电喊道:“你们没受伤吧?”

“没有。”华雄茂笑着应道。他本来和徐电翻墙后正要躲起来。没想到部队居然马上就杀进了围子。他们两人看到是保险团的部队,真的是大喜过望。一出来就看到陈克,两人赶紧过来报道。

“华连长,你马上去指挥二排排长带的火枪队过来。现在就去。”陈克大声喊道。

“是!”华雄茂答应了一声就往二排那里跑。

“徐政委,你带三个人守住这个门。谁也不能让放出来逃走!”陈克接着命令道。

“是!”徐电喊完。就拉了三个人到自己这边。

“你,你,还有你!现在跟着我往前头。”陈克拉出了三名看着还能保持理智的战士,开始南门那里跑去。

这么一折腾,守卫南门的那几个家丁和狗腿子已经抽空打开了大门上的小门,见陈克带了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而满街都是保险团的战士,他们彻底失去了战斗意志,从小门里面争先恐后的逃了出去。对这种明智的不抵抗行动,陈克心里面很高兴。他让三名战士先把小门关了,插上了门栓。然后让这三个人守住门,谁也不让进来。这才又跑了回去。

华雄茂此时已经带了二排和火枪队赶到了方才的门前。大家汇合之后,陈克命令各部队迅速的集合列队。虽然这种做法是足够没有效率,可是陈克并不相信保险团的部队能够在这样的混乱中官找到兵,兵找到官。在敌人有组织抵抗已经结束的情况下,列队倒是一个没有效率的普遍情况下最有效率的模式了。

果然,有过半年列队训练的部队花了三分钟完成了队列。士兵和军官们都归列。陈克开始发号施令。这次一排全部是长枪兵,二排都是火枪兵。

陈克命令一排长带着一班的长枪兵和一个班的火枪兵去守住北边炸开的缺口,谁也不许进出。

徐电带了一个班的火枪兵和一个班的长枪兵去守住南门。此时南门那边望台上的敌人已经逃窜。陈克特别交待徐电一定要先派人去收住望台,居高临下的观察敌情。

一排副排长带着一个班沿着街放哨,看到敌人有新情况,就立刻告诉大家。

医务兵开始给伤员进行简单的包扎处理。而华雄茂指挥着剩下的三个班兵力。二排长则指挥两个火枪班。

百十号人这么一铺开,转眼间就占据了要点,但是陈克直接控制的兵力也急剧减少。不过因为指挥效率提高,反倒更好施展了。

“营长!这个院子里面应该是张有良和他的一些铁杆。”部队基本控制住了各个要点之后,华雄茂指着紧闭的大门说道。

“步枪队分别瞄准大门,我踹开了门之后,三班先往里面打一排枪。四班不要开枪,如果看到里面有什么人,你们再开枪。明白了么?”陈克生怕队伍一激动把子弹都打出去了。万一里面的敌人狗急跳墙,那可就糟糕了。

“明白。”二排长蓝应龙答道。部队战列完毕之后。陈克大踏步走上前去,为了作战,他又穿上了皮鞋。陈克飞起一脚猛踹在大门上。这一脚势大力沉,门闩无奈的发出一声悲鸣,随即断成两截。曾经让保险团这些老实巴交的战士们无可奈何的房门防线轻易被攻破了。陈克往后退了几步,让开了空间。一声令下,三班向院子里面放了一排枪。

战士们的视线里面并没有敌人,但是这排枪打完,却听见有人喊道:“别开枪,我们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