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七十五章

请几个小时假,万千抱歉。

把今天写的一个小文贴上来让大家一笑。

2012年《国防授权法》,是在埋葬宪法的棺材盖完全合上以前敲上的最后一颗钉子。整个美国从此变成了一个大战场。在这个战场中,美国政府和军队可以针对任何人做他们想做的一切,而不受任何司法监督,也不受任何宪法约束。一旦《国防授权法》生效,《人权法案》将不再保护美国公民不受政府的侵犯,宪法也将不再是美国至高无上的法律。

[编者注:美国2012年度《国防授权法》已经分别由美国国会众参两院通过。该法案经众参两院协调后将提交给奥巴马。一旦奥巴马签字,该法案生效,美国公民的人身和民主权利将被严重侵犯。最新消息表明,奥巴马将不会动用否决权否决该法案。如该文作者指出的,该法案的实质是在法律上颠覆了美国资产阶级宪政民主制度,并为美国在未来演变为一个独裁专制的警察国家奠定了法律基础。对世界近代史有所了解的同志可能知道,当年,德国小胡子就是在德国国会通过了所谓《授权法》以后而获得了不受约束的独裁权力。今天,美国资本主义又是通过一个又一个《国防授权法》而逐步地蚕食美国人民的民主权利,并为未来建立资产阶级法西斯统治做法律上的准备。这是整个资本主义制度腐朽和垂死的表现,进一步证明了资本主义已经彻底堕落为历史上反动的社会制度,即将走向灭亡。]

美国2012年度《国防授权法》,一旦经总统签字生效,实际上就是敲响了我们的宪政共和国的丧钟,同时标志着美国开始成为一个在法律上明文规定的警察国家。众议院和参议院已经分别在今年5月26日和12月1日通过了该法案。现在,巴拉克·奥巴马,作为一个宪法问题专家,将做出最后的决定。奥巴马将决定,他自己在哈佛大学曾经学习和研究的《人权法案》,是否将被他亲自签字生效的法案所推翻。(译注:美国法律中所说的《人权法案》指的是美国宪法中关于保护公民人身和政治权利的条款,即美国宪法第一至第十修正案)

《国防授权法》的第1031条和第1032条规定,只要总统认为必要,政府就可以无限期地拘禁美国公民,而不再需要经过指控和审判。根据该法案,联邦政府官员只要基于怀疑就可以拘捕任何美国公民,而不再需要向任何法官出示证据并取得拘捕许可。政府不需要提供任何证据,即可以中止任何一个美国公民的宪法权利。怀疑的理由可以是某人曾经在过去和现在参加过某“可疑组织”。如果政府官员认为某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那么他们实际上将拥有不受约束的权力可以任意地对一个守法公民实施逮捕、审讯和无限期羁押。该法案并且授权美国的陆海空三军可以在全球任何地方根据“国家安全”需要拘捕任何美国公民,而不需要经过法律上的正当程序。(译注:这里所说的“正当程序”即国内自由派法律界人士常说的“程序正义”)

该法案一旦生效,被破坏的将不仅仅是美国宪法,而且是整个西方近代的司法传统。文明世界法律的最基本的观念,就是不经指控不可以任意拘捕人民,不经审讯不可以无限期地羁押被拘捕人。(译注:原作者这里所谓的“文明世界法律”显然反映了作者反动的欧洲中心论和种族主义的思想)这些原则可以追溯到希腊罗马时代,自1215年英国《大宪章》以后在英国普通法传统下得到进一步发展,在十八世纪的启蒙时代得到进一步推广。美国宪法以及《人权法案》就是为了实践这些原则,并因而成为美国至高无上的法律。

在美国宪法产生以后的两个世纪的时间里,正是因为《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赋予了美国人民不可剥夺的自由权利,美国才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景仰。然而,自从九一一事件以来,我们国家似乎受到了如此巨大的威胁,以至于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情愿废弃我们共和国赖以奠基的所有不可剥夺的权利。我们不得不扪心自问,我们是否还要作为一个民主国家继续存在下去,是否还要为实现一切人的自由和正义而开疆辟土;或者,我们情愿成为一个军警国家,一个民主制度已经被银行家的腐败和军国主义侵蚀殆尽的国家。就像古希腊的斯巴达人那样,时时生活在战争的紧急状态之中?(译注:对于原作者在这里所表现出来的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立场,读者可以不予理睬)

看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突然想起了美国大萧条时代,在那个时代,为了解决问题,美国也实际上从资产阶级自由竞争,变成了政府一家独大,其独裁程度远不是苏联和中国可以比拟的。为了维护这个独裁体系,美国实施了大清洗运动。笔者对这个大清洗运动做一个简单的介绍。以后还会写美国麦卡锡时代对于“共产和平演变”的大反击。而且麦卡锡注意运动是如何干掉和平演变的。

1929年,大萧条降临,美国陷入了全面危机。罗斯福匆匆上任,为了应对危机,各个财团不得不向总统交出了很大的权力。

或者是给钱,或者是给人,例如摩根财团就向总统交出了自己的私兵。

为了应对危机,美国国内进行了一场残酷的大清洗。其激烈程度比起苏联的大清洗来,更在其上。

首先,针对危机的引发部门——银行业,美国本土财团针对外国财团控制的银行采取了大刀阔斧的砍杀方式。中国抗战时期的著名歌曲,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如果在大萧条时期美国银行业来讲,那就是大刀向犹太佬和欧洲佬的头上砍去。当然,美国当年毕竟已经是工业国,加上干黑活的多数是意大利佬和爱尔兰佬,所以鬼头大刀自然没有成为主流。手枪,绳索,匕首成为了杀戮的主要工具。

在破产的数万家银行中,失踪的“外国”(犹太佬和欧洲佬)股东近十万,大批的银行和企业陷入了无人继承的局面,最后被美国本地的财团鲸吞瓜分。

其次,针对社会主义者的杀戮。

美国的黑手党十分猖獗,而黑手党能够存在的原因并非仅仅是因为他们在地下秩序中有影响力,黑白勾结一贯是黑手党存在的最主要原因。黑手党向官方提供的主要服务之一,就是暗杀社会主义活动领导人。恐吓殴打要求社会改变的民众。平克顿的雇佣兵团规模数万,这已经是半官方化的组织。而更多的大企业私兵更加生猛,沃克非勒财团的私兵横扫煤黑子的时候,煤黑子们可是几乎人均两只枪的。经过黑社会与财团私兵的大扫荡,主张社会主义革命的基层群众几乎被扫荡一空。

被黑手党和私兵被杀戮的人,规模可以用十万为统计单位。

再次,对于背叛了“白人清教徒主义”的生活方式的杀戮。

上面提到了黑社会与私兵,大萧条极大的削弱了财团的力量,而强化了总统的力量。对于黑社会与私兵的管理就提上了日程。对这方面的管理,罗斯福任用了一个著名的人物J·埃德加·胡佛。

胡弗上任后,一方面对于有组织犯罪进行了残酷的打击,美国有一个电影名叫《公众之敌》,所讲述的是一个有如史诗般的黑帮传奇故事,关注的是著名的银行抢劫犯约翰·迪林杰(约翰尼·德普饰)那危难重重的短暂的一生。

消灭各地有组织犯罪,就是FBI局长胡弗在大萧条时期上任后的几大举措之一。我曾经以为这样做并没有什么错误,放在中国来说,这就叫做“乱世用重典”。

而胡弗局长不仅仅在消灭犯罪份子,同性恋,各种非清教徒生活方式都在他的铁拳打击范围之内。

胡弗局长要通过行动向美国人民表明的是——凡是不能遵守白人清教徒主义的生活方式,都必须被消灭。加上媒体的配合,美国政府向人民提出了一种生活模式——首先你得是白人,而且要信主,而且要服从,而且要不犯罪。最重要的是,你要听从政府的命令。凡是违背了这种生活方式的人,都遭到了残酷的迫害与杀戮。

这种迫害与杀戮,以法律的名义,毫不留情,斩尽杀绝。

最后统计。

这种统计其实无法做出准确的数据,因为美国很懂得公关,大批的资料和信息被销毁,知情人被恐吓,甚至以各种方法除掉。

按照某些人统计那三年的模式,美国在大萧条时期非正常损失了近千万人口。也就是说,十个人里面就有一个遭到了迫害,而且丧命。(疯猫恶搞的笑声)

JY们按照人口增长率计算大饥荒中国死了四千万,那么我们也可以按人口增长率计算美国大萧条的死亡人数:

1920年1亿602万;

1930年1亿2320万;

1940年1亿3216万;

1950年1亿5132万;

1960年1亿7932万;

1920~1930年,增加1700万人;

1930~1940年,增加896万人;

1940~1950年,增加1916万人;

1950~1960年,增加2800万人。

按照JY们的计算方法,美国1930~1940年应该增加1800+万人才对。但只增加了896万,所以美国饿死了900+万。

但是美国这种大清洗也起到了作用,首先团结了当时作为美国主体人种的白人,彻底镇压了其他肤色的民族,肃清了社会秩序。美国人民即便饿死,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不敢对当时的政治体制提出异议。当然,敢于异议的人,都被从精神到肉体的进行了系统的消灭。

这让美国人民哭泣着,哀号着,饿死,病死,纯化了美国的社会风气。

这些举措的影响时间漫长,到了60—70年代,敢于反对政府的大学生们,即便被国民警卫队枪杀,被打伤,而他们的父母却坚定的认为,这些大学生错了。如果他们没有犯错,怎么会被国家有关部门用枪打呢?(此乃事实,幸存的大学生们回忆此事的时候,不寒而栗的陈述了社会对他们的普遍反对)

论规模,论力度,美国大萧条的清洗都远胜苏联大清洗,可谓人类国家历史上著名的东西。唯一能与之相媲美的,只有维多利亚时代,对于城市“暴民”的大屠戮。(偷几个先令就能上断头台,十岁的小偷就流放澳大利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