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七十四章

在世界陆军的历史上,特别是伴随着火器的发展,一线部队的规模是越来越小。在拿破仑那会儿,“排队枪毙”大行其道,团级别的排队枪毙那可是高技术含量。随着机枪,步兵伴随火炮的发展,一线部队规模越来越小。一战惨烈的堑壕战催生了新的小突击集群战术,这也是后来的步兵班排战术的前身。到了二战结束之后,步兵班排战术终于发展成熟,能够站在这个陆军战术顶峰上的军队三根手指就能数得过来,而步兵班排战术高手中,红色中国的军队尤其出类拔萃。

这支红色军队缺乏重武器,更不用说坦克和飞机了。不仅如此,这支军队的装备极为落后,而且根据地人数比起其他势力少得多,为了能够存活下去,这支军队不得不在战术上进行深刻的研究,因为这支部队没有什么人力可以挥霍。这样的学习和研究的直接结果就是,红色中国的军队掌握了精湛的步兵班排战术。

美国佬对这支军队的实力并不在意,所以他们在接到了红色中国的警告之后不以为然,狗胆包天的越过了三八线。于是世界第一的工业强国和拥有第一步兵战术的红色中国开战了。战争的结果是美国佬从鸭绿江边被撵回了三八线。

朝鲜战争中红色中国在战场上战死了十一万人,其他死亡七万多人。十八万共和国的优秀儿女血洒朝鲜。不过因为红色中国面对的不仅仅是美国佬,而是十六国联军。美国的朝鲜战争纪念碑上刻的数字代表了联合国军方面的统计,联合国军死了六十二万八千八百三十三人。失踪了四十七万多人,受伤了一百零六万多人。

当然了,中美都是大国,大国自然有大国的气度。两国都只讨论中国和美国的损失,至于联合国军的损失么,反正他们都如同牲口或手纸一样的消耗品,两国的讨论者也没把中美之外的联合国军人当人看,死点牲口消耗点手纸谁也不会心疼,死了就死了。于是联合国军的死亡者就悄无声息的在历史的垃圾堆里面默默腐朽。

红色中国顶尖的步兵战术当年基于轻步兵武器,这支军队在北朝鲜展现出璀璨的光芒来。陈克的计划中,想通过十年到十五年让保险团为主体的红色军队掌握这些战术。1950年美国嚣张一时,很有战国无双的自信,照样被打得四散奔逃。现在可是1906年,十五年后也不过是1921年,那时候的军队可没有历史上1950年的美国那样武装到牙齿的。只要能够掌握步兵班排战术,保险团以及以后的红色工农武装必将在陆地上战无不胜。

步兵班排战术自然是十分先进的,陈克推广步兵班排战术的设想自然是很美好的。而且陈克坚信自己可以做到这些。不过在进攻张有良围子的战斗中,炸药炸开了张有良的围子后,陈克采用的却是十分原始的排队枪毙战术。

爆炸前陈克命令同志们干脆都站起来,因为趴在地上,冲击波顺着地面传来,对于人体的冲击太大。游缑制作的炸药威力很强,直接就把北墙给炸开了一个大口子。北墙的望楼上原本有几个家丁,剧烈的爆炸过后,这几个倒霉鬼要么被震飞,要么被震昏。保险团一连一排二排的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站到了北墙前面。部队分为三排站列,身为指挥官的陈克就站在第一排,在三排手持各式火器的部队后,是拿着长枪的近战部队。

陈克手执一把鬼头大刀,在他的指挥下,三排火枪兵先瞄准了望楼上已经不再动弹的那两个人。在这个位置可以看得清楚,那两个人手里面都有火铳,如果战斗中他们醒来,居高临下的对着保险团射击,那威胁可就太大了。尽管现在他们没有醒过来,但是陈克依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鬼头刀,陈克喊道:“第一射击!”鬼头刀在发喊的同时,如同闪电一样挥落。

第一排战士们开枪了,子弹准头不是太好,只击中了其中一个人的背部。那人抽搐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惨叫。

“第二射击!”陈克继续吼道。一轮排枪过去,这次打得比较准,伴随着惨叫,陈克看到那两个人都是头部中弹。铁定活不下去了。

“装弹!”陈克吼道。

虽然训练过很多次,战士们真的进行着战斗,依然是手忙脚乱。不少人一面装弹,一面看着被击毙在望楼上的那两个家丁。这是大家第一次站战斗中杀人,就这么远远的放枪,对着毫无反抗能力的敌人。对于这些没有上过战场的普通士兵来说,这种刺激时才是最大的。

装弹花了快一分钟才完毕。陈克高声喊道:“同志们,敌人就在前面。打垮了他们,咱们就有地种,咱们的爹妈亲戚都不会饿死。咱们要怎么做?”

“杀!”一排长和二排长都是受过陈克吩咐的,他们率先喊道。

“为了爹妈,咱们要怎么做?”

“杀!”不少同志都跟着喊起来。

“为了爹妈,咱们要怎么做?”

“杀!”战士们都喊了起来。

“为了爹妈,咱们要怎么做?”

“杀!”

“杀!”

“打下岳张集,大家有地种!”

“杀!”

“打下岳张集,大家有地种!”

“杀!”

战士们在这样的口号中振奋起来。方才的杀戮引发的激烈情绪在一次次的口号呼喊中被引向了战斗的情绪。没有人热爱杀戮,但是为了爹妈,为了土地,为了能够活下去,有些事情是必须做的。而且执行了一上午的禁言令也把这些青年憋坏了,在各种外部环境和内部情绪的共同作用下,这些纯朴的青年们一个个高喊着“杀”。逐渐进入了战斗状态。

保险团招收的都是良家子,即便是进入了战斗状态,这些青年更多的是兴奋,而不是狂野。更不是那种无赖子们特有的那种杀戮的热情。陈克对此很满意,一直军队真正的战斗意志来自于爱,而不该是来源于人类本身的杀戮本性。这些淳朴的农民虽然现在暂时比不了那些“无赖子”,不过这些人过上“社会主义新生活”之后,绝对能够激发出这些战士的战斗意志。

看到同志们已经进入了基本状态,至少已经排除了恐慌以及摆脱了对杀戮的畏惧,陈克高声喊道:“部队跟着我向前进。”喊完,他从围墙上炸开的缺口中大踏步地走了进去。稍微慢了一步,同志们跟随在陈克背后涌进了缺口。

炸药的位置是经过设定而不是随便找了个地方的。张有良的位子建设时肯定有一个方案是建两个门。但是这个方案不知为何没有被全部采纳。这样的结果就是一条直贯南北的道路从南门延伸到北墙。路在北墙下中断了,所有的建筑物都是在路两边建设。炸药就设在这条路的尽头。陈克带队进了围子之后,围子里面已经乱的开了锅。警钟敲响的尖锐声音,还有家丁们高喊着“围子破了”“有人打进来了”之类的呼喊声。加载着男女的尖叫声,孩子的哭喊声。

列队完毕之后,陈克就命令部队派人先去抢占北墙上的望楼,自己指挥着同志们起步向前。围子里面到处都是混乱,没有战斗力的人纷纷躲在屋子里面,家丁们则在街上张望。陈克高声喊道:“降者不杀!优待俘虏!”

部队的各级指挥官们都跟着喊起来。战士们看着那些兀突狼奔的人,也觉得没有必要进行一场无谓的杀戮。虽然同志们在救灾中都表现出了足够的勇气,不过在杀敌方面他们远没有养成习惯。对着靶子射击或者用长枪戳刺是没有问题的,对着普通的人毫无怜悯的这么干,大家都做不到。既然部队开始劝降,同志们这次的反应很快,百十号人一起呼喊起来。这声音顷刻就压倒了其他声音。家丁们对此的反应并没有多热烈,倒是有人远远的抬起火铳,瞄准了部队。

陈克的大刀笔直的指向了敢于用火铳对着保险团的家丁,战士们也纷纷瞄准。

“第一射击!”陈克再次挥下鬼头大刀。

时光仿佛回到了一百年前的欧洲,部队就这么呈密集队列,根本没有什么掩体之类的玩意,就这么站得笔直,开始对着敌人射击。对面传来了几声惨叫,应该是有人被打倒了。不过敌人也不是一味的在那里挨打。零星的几声火铳响了起来。

陈克没有被击中,他看也不看,鬼头大刀指向了方才开枪的那个位置,火铳开火后,硝烟很大,陈克喊道:“第二排,向着左边的烟雾!射击!”

又是一轮排枪,对面传来了几声惨叫。

陈克接着喊道:“第三排,对着右边的烟雾!射击!”

这是最原始的排队枪毙战术,一般来说,如果在比较远的距离上,部队还会多进行几次对射。不过围子本来就不大,没有这个时间。第三射击完毕之后,陈克再次举起鬼头大刀:“步枪队装子弹!长枪队向前进!”

喊完,陈克大踏步向前走了几步,跟着步枪队后面的长枪队越过了正在装填子弹的步枪队,站到了陈克身后。一般来说对射之后,就是刺刀冲锋。但是陈克的火枪队没有刺刀,长枪队就承担了这个任务。当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满清军队和英国人作战。满清可以在炮台里面忍受英国人的炮火猛轰,但是面对刺刀冲锋就一败涂地。陈克相信,张有良的家丁和狗腿子绝对不会比1840年的满清军队更强。

“长枪队,跟着我!冲锋!”喊完,陈克头也不回,举起鬼头大刀就向前冲去。二排排长,班长带着同志们,挺着长枪跟着陈克身后冲向前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