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七十三章

既然要打仗,以现在的军事情况必须全力投入。这是陈克在军委里面制定的军事计划的指导性意见。最后的方案里面,人民党几乎是全军出动。军事计划很简单很传统,先由华雄茂和徐电进围子进行谈判。等他俩出来,只要张有良没有立刻同意交出土地,并且亲自前往县城保险团的驻地,那么人民党就会发动进攻。正面由二连三连组成的主力部队围攻敌人,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正面之后,在围子背面的真正决定胜败的部队就会出动。这就是陈克带领的部队。陈克并没有指挥大部队,而是指挥了一支小部队。这个小仅仅是和二连三连以及侦察队共五百多号人相比。他带的是一连的一排二排。两个排加起来也有百十号人。单单这个兵力就和张有良能够动员的兵力相同了。

这个战斗制定的计划是针对张有良的围子进行的。张有良的围子结构简单,只有南面一个门。而且围子只是有墙,北边虽然设有望楼,但是望楼的规模很小,顶多容纳两三个人站立。并不是真正的火力支撑点。张有良虽然有些鸟铳火枪,不过他肯定没有机关枪,对付土匪的话,这些望楼还能起点作用。对付组织有力的大部队根本起不了作用。

陈克的部队出发的最早,昨天天刚黑,一连的一排二排就跟着陈克出动了。午夜时分,部队就静悄悄的到了围子北边埋伏下来。陈克亲自带着爆破组前去在围墙下设置了炸药。这幸好是水灾之后,泥土比较湿润。而且游缑制造的炸药体积比起黑火药小得多。即便如此,陈克他们悄无声息的挖了半宿,这才挖出了足够的空间。

埋好炸药之后,大家躲在早就查看好的一个土丘后面,这里距离张有良的围子不过三百多米。土丘上本来还有些杂木和灌木,大水中都被淹死了。天晴之后被太阳一烤,叶子全部都变成了枯黄。如果不是白天有毒辣的太阳,光看着景象,简直是深秋万物凋零的季节呢。水灾后这附近已经没有了人烟,如果是别的时候,陈克绝对不敢如此安排。即便如此,这样的距离也过于危险了。不仅仅是万一遇到人,而且战士在这里埋伏一整天,对于部队的要求也非常高。这是对纪律的一次大考验。

部队首先就是保持安静,没有命令谁都不许说话。别看听起来简单,实际执行起来那可就是极为困难。陈克命令部队先睡觉,干部们待命。不过睡在泥地上实在是让人受不了。一夜行军之后,部队虽然疲惫,但是也只睡到了不到中午就都醒了。第一个问题就是大小便。部队要打仗不能不吃东西,不能不喝水。加上睡在泥地上,肚子很容易受凉。这大小便就十分频繁了。

这个倒还好说,大家保持安静简直是要了命,战士们服从了命令,一个个强憋着。只见他们的眼睛骨碌碌的乱转,左顾右盼。大家是躺累了坐着,坐累了又躺下。有些人频繁的躺下作起,简直跟做仰卧起坐一样。陈克这次真的是下了死命令,过去制止这些躁动的军官们也不许吭声。只是瞪着眼睛把战士按住不让他们乱动。于是又是一场大眼瞪小眼的无声僵持。倒不是战士要故意反抗命令,保险团没有进行过严酷的队列练习,大家根本不习惯这样的静默。和指挥官们大眼瞪小眼倒也是一种情绪的抒发。陈克知道,战士们面对即将展开的战斗自然会很紧张,因为这次战斗决定时间短,实在是来不及进行深刻的全面动员了。而且现在队伍里面鱼龙混杂,全面动员只怕就会走漏风声,陈克的设想里面就是在下午发动进攻前进行全面动员。现在让大家憋着,到时候反而更容易激发起同志们的斗志。

既然是陈克下达的静默命令,他自己贯彻了官兵一体的模式,自己一声不吭的躺在了地上。这些日子里面,整天开会,指挥工作。天天说话说的喉咙里面冒火,好不容易能够静静的躺着,哪怕是背后是泥地,陈克依然有种难得悠闲感。看着头上干黄的树叶,陈克觉得如果没有战斗任务的话,现在倒像是一次舒服的秋游。第一次战斗的压力并不大,陈克也想开了,子弹不长眼,自己也不是什么超人,也不是金刚狼,所以会不会被一颗流弹顷刻毙命完全不在陈克的考虑范围内。保险团出动了六百兵力,各种火枪有近200支。其中步枪有40支,手枪20多支,其他都是从各处买来的杂七杂八的枪。其他士兵都是拿着长枪。保险团上下都苦练长枪刺杀术,在无法自造枪支的现在,购买枪支的价格也很高。长枪训练对以后的刺刀术有帮助,只要是保险团的官兵,都要进行严格的训练。

陈克并不知道不久之后,徐电这个曾经的书生就会展现出长枪刺杀术选练的结果。在军事行动前,陈克满脑子居然都是党政构架,完全没有考虑到战争问题。

利用水灾组织起这么大的摊子之后,陈克本人其实也很不习惯。他以前当过老师,最多的时候手下不过是不到一百号的学生。突然间就要管起这几万人的生活。陈克完全处于一种不习惯的感觉当中。当然,陈克只是不习惯,他好歹还有这一百多年的历史经验可以借鉴。其他同志们就不仅仅是不习惯,而且彻头彻尾的束手无策。可以说,陈克现在的地位之所以无人敢于挑战,完全是建立在陈克能够领导众人解决问题的基础上。

例如陈克当时发动人兴建自来水厂,众人都觉得这听起来太高深了。其实真的搞起来完全没有那么麻烦,水车提水,初步沉淀,粗沙石过滤,细沙石过滤,再沉淀,最后再用细沙过滤。经过这么层层的过滤,“自来水”也就净化完成了。凤台县不缺场地,需要控制的就是这些过滤“车间”的长度,经过实验来确定如何最大程度的保证沉淀能够完成,而且及时对过滤的沙石进行清理杀菌。陈克完全没有短期把自来水普及到整个县里面的打算。以保险团的驻地为中心,优先提供服务给保险团,并且保证依附在保险团之下的百姓的生计,这就是陈克的行动指导。

很明显,灾年时能够提供食物和干净的饮用水,这本身就控制住了灾民的从属性。就是因为分级制,拉开了待遇,保险团成员们的待遇明显高于其家人的待遇,保险团家人的待遇又高于普通灾民的待遇。这样才让保险团能够迅速的壮大起来。不过这样的操作带来的仅仅是一堆雇佣兵,人民是因为要活下去才要跟随人民党和保险团。如果此时就有更强大的力量介入的话,这些人当中相当一部分肯定是要作鸟兽散的。

但是对灾民谈什么工业化,谈什么革命,除了让这些人被吓住,然后分崩离析之外,没有丝毫正面作用。现在陈克必须借助天灾极大的摧毁了旧时代的社会组织体系,而且社会矛盾现在已经建立在生死之上,于是矛盾变得更加简单,也更加尖锐。地主阶级和灾民之间现在处于空前的对立之中。只要解决了敢于站出来对抗的张有良,然后再解决其他敢于对抗的势力,同时拉拢那些能够接受合作的地主势力。凤台县在未来的半年内就完全处于人民党的操控下。这个阶段才是最危险,也是最有机遇的时间。

陈克正在想着这些,突然感觉有种很不对的感觉,从张有良的围子里面好像有种不正常的变化。仔细听,好像是很多人在骚动的样子。难道张有良已经准备武力对抗了?陈克腾得坐了起来,打破了沉默。

“大家都起来,做好准备。”这话一出口,那些早就憋得受不了的同志面带兴奋的纷纷起身。已经睡着的,或者正迷迷糊糊打着瞌睡的同志也被晃醒,他们一个个睡眼惺忪的看着兴奋的其他人。

为了攻克张有良的围子,军委做了极多的准备。早在部队出兵之前,就派了原本是岳张集本地人的可靠战士混了进来。计划里面这些战士的任务是关注一下风吹草动的消息。结果张有良远比想象的要谨慎得多,他封锁了围子的进出,战士好不容易混进去之后,根本就没有办法传递消息出来。

而且计划赶不上变化,人民党已经决定在短期内消灭张有良的势力,原先的计划就彻底改动。陈克也没有指望原先混进去的同志们能够里应外合,但是这些同志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得。现在毕竟没有空中侦察,陈克就派了新同志混了进去,这些同志带了烟花。他们只要做一件事,就是在确定张有良的手下在二连三连进攻中被吸引到了前门的时候,放出烟花来。陈克他们就会立刻引爆炸弹,炸开北墙冲进去。

众人纷纷有了动作,陈克已经听不清楚围子里面的动静了。正在此时,突然间作为约定信号的烟花升空了。这个联络方式只有极少数的军官知道,其他战士看到这突如其来的烟花,觉得十分奇怪。而知道这情况的军官对于原本计划在傍晚发出的信号现在出现十分不解。陈克根本没有迟疑,他喝道:“引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