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七十二章

“遇到危险场合,第一件事就是解决最危险的人。”陈克曾经在教授杀技术的时候这样说。

“什么才是危险人物。”华雄茂问。

“最危险的人,就是那个最能够理解你的人。”陈克答道。

陈克的回答很笼统,华雄茂很不解,他追问道:“怎么找出这个人?”

“你看谁和你最像,那个人就是。”陈克继续答道。

“那岂不是对每个人来说,最危险的人都不一样?”华雄茂觉得陈克这话跟没说一样。

“敢于承担责任,敢于付出的人才是最危险的。对于一般人来说,首先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利益。所以面对危险的时候,他们就会被种种得失所蒙蔽。自己利益至上的话,做事情就会悖理事情本身的规律。我们革命不是为了自己,所以我们的行动对于这些人是不可能理解的。他们就没什么可怕。”陈克缓缓地说道,“正岚,对于现在的你而言,一般人都不是你的对手。如果有一天你遇到危险,你要记住,所谓一人舍命,百人难敌。倒不是一百人顶不住你一个人,而是他们不肯为了集体的利益去送命。可是如果你的对手里面有一个为了整体利益敢于牺牲自己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是你一定要先解决的人。不先解决了这个人,你就一定会死。”

华雄茂以为自己明白了,他小看了张有良地主,这个快70岁的老头身体明显已经不行了。而且张有良本人也不是什么壮汉,现在的他干瘦,精神虽好,却不像是什么能打的人。所以华雄茂就把第一个攻击对象定为那个感觉上和自己最像的人。满屋子的人都是青壮,只有张有良一个老头子。华雄茂迅猛的捏碎了敌人的喉管之后,其他人都被这样雷霆一击给吓住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而这里面最衰弱,最老迈的张有良却动了。他没有逃走,没有躲闪,而是猛地向华雄茂扑了过来。华雄茂躲避不及,被老头子一头给仰天撞倒在地,张有良的身体也压在华雄茂身上。

“正岚,你记住一件事,你若是要动手,其基础就是长期的训练。根本不用想,本能的就开始有所行动。咱们练武之人就是在千锤百炼之后形成习惯。临阵去想那么多就是自寻死路。”这是陈克给过华雄茂的忠告。华雄茂此时完全没有去想这些,这些日子华雄茂苦练陈克教给的格斗术。被张友良扑倒之后,华雄茂完全是下意识的一拳就打在张有良的太阳穴上。华雄茂毕竟是年轻,反应迅速。张有良太阳穴中拳之后,头立刻就晕了。插向华雄茂眼睛的手指失了准头,只是落在华雄茂的脸上。华雄茂连忙一个翻滚从张有良身下挣脱出来。接着一骨碌起了身。满屋子的精装青壮年到此时还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出活剧。居然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

既然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华雄茂自然不会也傻站着。他劈手夺过身边一个家丁手中的长枪,飞起一腿就把家丁给踹到了一边。接着华雄茂回头一枪,张有良的长子下意识的站起身来,但是却大张着嘴傻呆在当地,看来完全没有想明白是该呼救,还是去救自己的爹。还算锋利的铁枪头从张有良长子的左眼里面直插进去,深深地刺入了眼窝,贯穿了头骨,直刺入大脑。他嘴里面发出一声惨叫。他的人生落幕的唯一声音就是这声惨叫。

华雄茂用力挥动枪杆,张有良长子的尸体竟然被挑飞了出去。身为武举人,华雄茂在枪上面很有功夫。那杆枪一入手就知道这枪杆还不错。果然,承受了一个人的重量,枪杆只是完曲,却没有折断。在尸体飞向自己的时候,后面的家丁才知道事情不对。他们纷纷散开躲避飞过来的尸体。华雄茂顺手把枪头从半空中的尸体上抽出来,一股鲜血从枪头上飞散开来。在对面的白墙上溅出一遛红色梅花。华雄茂抢上一步,把同样呆若木鸡的徐电拽到自己身边。

“杀……,杀人啦!”此时才有家丁第一次尖出来。有些家丁把手中的刀枪往华雄茂这边一扔,然后扭头就往外面跑,有些人则是试图往里面跑。一群人挤在门口动弹不得。

华雄茂抄住了一把飞向自己的大刀,击落了其他武器。然后把长枪塞进了徐电手中。按照陈克交给的技术,华雄茂俯身拽起张有良,麻利的卸了他的下巴,又卸了他的肩膀。老年人毕竟筋骨弱了。肌肉的抵抗并不太大。张有良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叫,看来痛苦并不重要。失去了反抗能力才是张有良喊叫的原因。

“杀了他们。”张有良努力喊道。不过被卸了下巴,这声音十分含糊,根本听不明白。

倒是华雄茂高喊道:“诸位,这是我们和张有良的私事,和大家无关。张有良在我们手里,大家让我们走,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家丁们听了这话,倒是有些有些从惊慌失措中开始恢复了。也不知道他们用本地化在吵吵什么,华雄茂知道,如果自己不这时候走,等那些家丁里面的头目做了决定,那时候想走可就难了。

“你用枪逼住那些人,能做到么?”华雄茂对徐电吼道。

徐电虽然被华雄茂如此果断的出手给吓住了,不过此时也已经恢复过来。“能!”徐电喊道。毕竟是在军队里面待了这么久,基本训练的成果也是有的。

“走。”华雄茂拖着张有良就往外走。徐电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挺着长枪护卫住华雄茂。见三个人出来,华雄茂和徐电挟裹着张有良,家丁和狗腿子们都不敢动手。华雄茂的大刀就架在张有良的脖子上,虽然有些家丁和狗腿子有火枪,不过他们还是不敢胡乱射击。

华雄茂他们慢慢的退,家丁和狗腿子们紧随不舍。两边的人就这么慢慢的往围子门口去。已经有家丁去门口报信,等华雄茂退到门口,大门已经紧紧闭上。从张有良家出来,到门口,也就是一百米不到的距离,徐电只是负责把试图逼近的家丁们逼退,也没有太多的其他动作,即便如此,徐电已经是通身是汗,额头上的汗水更是顺着脸滚滚而下。华雄茂并没有这样狼狈,他两眼放光。呼吸倒是有些急促。

家丁们自然不肯放放华雄茂出去,他们也是神色狰狞,把华雄茂他们逼到了一个墙角。

“华连长,咱们能撑多久?”徐电气喘吁吁的问道。

“不知道。能撑多久就撑多久。”华雄茂说道,“撑不住了咱们就杀过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听到这话,徐电下意识的笑了一声,“这怎么跟说书的一样。”

“说书的也不能瞎编是不是。”华雄茂也笑道。虽然在笑,但是华雄茂看对面那些家丁们的神色是越来越凝重,看来他们也是准备玩真的了。华雄茂咽了口唾沫,用手臂勒紧张有良的脖子,大刀紧压在张有良的动脉上。哪怕是自己死,也要把张地主先干掉。

就在此时,华雄茂听到了远远的传来了喊叫声。华雄茂一喜,随即又沉下脸色。这声音可是非常遥远。就算是现在那些同志开始动身攻打岳张集,等他们过来也得好一阵子。这帮狗腿子们本来就准备动手了,这外面有人攻打的情况下,他们更不会放过自己。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烟花不知从围子里面的哪个院子里面飞起,伴随一声巨响,烟花在空中爆开来。众人都被这声动静惊住了。却见又是几个烟花升空爆开来。这样的变故可是真的出人意料之外。

华雄茂知道这是陈克约定好的强攻围子的信号。但是实在没想到,居然是有人在围子里面发出来,而不是从外面发出来。

正想着,突然就听到一声巨响,地面猛烈的开始震动起来。所有人都脚下一软,忍不住摇摇欲坠。就看到岳张集正门背面飞腾起一股浓烟,砖石碎块在空中四处飞舞。华雄茂也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把张有良扛在肩头,趁着家丁们惊魂未定,发声喊,“左边的院子。”已经冲进了家丁群中,家丁们根本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华雄茂从薄弱处撞了个口子,徐电紧跟在后,和华雄茂一起冲进了左边一处大门虚掩的院子里面。徐电正准备回身去关门,华雄茂手疾眼快,一把拽住徐电。此时就听几声枪响,手持火铳鸟枪的家丁已经冲着大门开了枪。如果华雄茂没有拉住徐电,只怕这几枪已经打在徐电身上。华雄茂把手中的大刀向着门外奋力甩去,大刀旋转着飞出门去。从门外传来一声惨叫。华雄茂这才冲回去关上门,插上门闩。

这是陈克在上海劫狱前训练过很多次的战术动作,没想到在今天可是派上了用场。华雄茂把张有良扔在地上,四处一看,指着后面的院墙说道:“翻墙。”徐电虽然没有接受过那样的劫狱训练,不过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听华雄茂下了命令之后,他直奔院墙而去。华雄茂正寻思是不是干脆解决了张有良老地主,低头一看,被卸了下巴和肩膀的张有良正扭动着身体试图挣扎着起身。

华雄茂心中突然一阵不忍。从一开始,华雄茂就是用猜度自己的父亲的心态来猜度张有良的。华雄茂的父亲也是乡间的地主,华家也曾经遇到过一些事情。那时候华雄茂的父亲表现出的也是如此的坚韧不屈。在华雄茂父亲的努力下,华家总算是度过了那次危机。虽然为了革命,华雄茂对张有良家的人下了狠手,但是毕竟大家本来无冤无仇,就这么赶尽杀绝,华雄茂怎么都干不出来。

一迟疑间,就听见有人在踹门。华雄茂一声怒吼,“你们再踹门,我就把张有良给杀了。”外面的人听到这声吼叫,却也不敢再踹了。华雄茂终于下定决心,他抛下张有良不管,也直奔后墙,帮着徐电爬上墙头翻过去之后,他也纵身扒住墙头,翻了过去。

就在此时,张有良的围子外面已经响起了喊杀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