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六十七章

经过一天的讨论,人民党扩大会议达成了救灾决议。会议安排了工作,各个部门都分到了自己任务,陈克主抓军事委员会的工作。军事委员会刚在屋子里面做好,游缑推门进来。虽然身为女性,但是游缑资格老,加上人民党内部早就提出了“男女平等”的主张。所以同志们也没有什么歧视在里面。只是不知道分配到民事工作上的游缑有什么事情。

“我希望军事委员会考虑一下建立女性部队的意见。”游缑抛出了重磅炸弹。

男人们面面相觑,这年头军队里面不是没有女性,那都是营妓之类的。游缑是绝对不会组建这种“部队”的,那剩下的唯一可能就是一支女性组成的正规军。而这个念头冒出来之后,所有男子们都傻了。别说其他人,就连陈克也有些发懵。解放军里面倒也不是没有女性军人,不过野战部队里面并没有。至于红色娘子军,陈克的唯一印象还是从影视当中得到的。游缑这么坚持组建这等部队目的何在呢?难道游缑准备从军不成?

华雄茂知道游缑脾气其实挺激烈的,他试探着问道:“游缑同志,请问你这个提议目的何在?这么一支女性军队的使用地方在哪里?”虽然最里面这么问,但是华雄茂下定决心,如果游缑提出把这支军队用于军事目的,那么他第一个就会出来反对消游缑。

“既然是屯田军,里面有女性也是应该的吧。”游缑问。

“屯田军也要打仗的,你不会让那些女性也去打仗吧。”华雄茂立刻起来反对。

“文青不是说这些部队以后才会打仗么?现阶段只是进行军事训练而已。”游缑还是觉得有建立女性军队的可能性。

“这个问题还是等下次开会在党委会上说吧。”陈克也跟着说道。天知道游缑到底被那个任启莹怎么忽悠的,当年红军里面有女性军人,那也是逼不得已。现在兵员足够,而且是水灾时期,弄女性进军队,那真的是百口难辨的事情。

“那我们妇联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作为训练队伍,不行么?”游缑依旧在做最后的挣扎。现在是灾时,实行的是男女分开居住的模式,女性们居住区的外围有保险团的武装力量巡逻守卫。而且巡逻队距离女性营地很远。游缑从这个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第一,我不同意发枪支给女性。第二,既然女性没有枪支,你们的巡逻队没有办法承担守卫工作。”陈克的话一说完,军委的男性们都表示同意。

“但是营地里面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好管。没有军事力量,我认为并不合适。已经有了几次冲突发生,保险团的卫队也不能开进去执法吧。我觉得有必要组建女性卫队之类的。”游缑说道。这不是她找的借口,毕竟灾民们在营地里面待了这么好久,小摩擦已经积累起来。水退之后心情也有所放松,冲突自然是激烈起来。不仅仅是女性营地,男营里面更是如此。

“针对这个情况,我们会针对性的组建警察部队,而不会组建女性部队。”陈克依然不让游缑有丝毫的可乘之机。

“那么就请尽快组建警察部队吧。我告辞了。”游缑说道。陈克看着温和,他下了决心的事情,那就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动摇。

等游缑离开了会场,陈克跟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一样,神色认真地说道:“现在就开始讨论扩军问题。”

在军队问题上,保险团规模将扩大到八千人的规模。现有的武装力量不变,新部队全部是农垦军团。陈克的意思就是依照历史上359旅的模样来建设军队。

“百姓们都觉得法不责众,人多了,就算是出了事情也不会被统统追究。总有人会逃脱问题,而自己逃脱惩罚的可能随着人数的增加,几率都会很大。这是个一般的认识。虽然这个认识对不对我不想评价,不过既然咱们以后要起义,军队数量意义重大。”陈克如此评价到。众人也都是曾经当过百姓的,倒也能接受这个说法。经过讨论之后,拿出了一个章程。在大家讨论的时候,陈克观察了一圈,好像没有人真正理解这次扩军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勇于承担这个责任的,是华雄茂与何足道。其他人对于新军的组建都缺乏足够的兴趣。

这不稀奇,现有的军事力量在建设中间,就遇到了很多麻烦事。农民想成为合格的军人,需要太多的训练。把他们拉上战场前,需要进行太多太多的训练了。

拿出了一个扩军方案之后,征兵工作就是大头。陈克拿了计划书去找民政工作的头子尚远。尚远拿了这个计划书看完之后,眉头竟然皱了起来。“文青,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看来尚远已经看出端倪来了,陈克试探着问,“望山,你这是何意?”

“你为以后整肃做准备,不觉得有些早了么?”尚远问的直截了当。

尚远果然看出来了,陈克觉得尚远实在是个很了不起的家伙。莫非这厮也是穿越的?陈克甚至有这样的疑惑。在新军组建当中,陈克已经做了准备,新军队的军事班子几乎是另起炉灶。军官的选择都是些循规蹈矩的同志。

肃反和整风是一种必须,这不是以陈克本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他只是期望尽可能的控制这种事情的规模。所以新的部队一方面是预备队,一线部队即便遭到了比较大规模的肃反,但是只要能够留下基干,补充进二线部队,训练几个月就能恢复到很强的战斗力。所以二线部队现阶段必须和一线部队进行很大的隔离。距离是非之地越远,以后整肃这些二线部队的问题就会少很多。

当然,陈克完全没有现在就动手肃反的意思,不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些事情早做准备更加好些。军委的同志们政治嗅觉实在是太低,他们对于组建二线部队的热情不高。热情高的华雄茂与何足道完全是针对陈克个人的忠诚心表的态。在一线部队尚且要加强的今天,陈克可不敢把他们抽调到二线部队来。那么陈克能够选择的都是些循规蹈矩的同志,他们很难在新军队里面树立个人的威信,而且既然循规蹈矩,那么也不那么容易带出些坏习惯来。

但是尚远现在既然看出来了,而且尚远没有装傻不吭声,而是如此直言,陈克也只好直接与尚远摊牌了。在这种事情上不是同志就是敌人,立于中间阵营是不可能的。尚远也许是想通了这点,才会如此直截了当吧。

“望山兄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陈克神色严肃,此时装作温和已经没有意义,此时再笑起来那就真的是没心没肺了。

“文青,你在北京的时候就曾经和党小组的同志们虚以为蛇,我那时候就说过,你以后别这么做了。我觉得同志们总是能够教育过来的吧。”尚远的回答也直截了当。

“望山兄,阶级立场这东西根本不是你说改就改的。我只是做个准备而已。”陈克倒是苦口婆心的在劝说望山。

“文青,我并不是说你做的不对。有些时候就是要受些委屈才行,正是受了委屈,才知道谁是忠诚的。这点我知道的。”尚远只是有些不忍的神色。

是不是我现在这么布局有些早了?陈克突然有些疑惑。他倒不是担心别的,尚远应该不会傻到胡乱说话的地步。这种事情尚远不敢和别人说,他敢和别人说的话,陈克不管什么代价都会除掉尚远。而且尚远说的这么直白,肯定有什么还要继续说的事情。

“望山兄,整肃这种事情么,我觉得还是不要发生的好。但是你也知道,有些事情也不由我的。”陈克试探着说道。

“文青,你也知道有些同志并不希望如此对待地主吧。”尚远说的有些缓慢,好像在选择用词。陈克深知肯定有不少同志是如此想的,如果他们不这么想那就怪了。所以陈克也不得不去做些准备工作。军队必须服从党组织的决定,绝对不能乱。党的历史早就证明了这点的重要性。

“你做些准备没错,不过我觉得能不能选择些别的方法。你下不了手杀这帮同志,这点我是能肯定的。但是他们知道我们的想法,他们走了之后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我这些准备仅仅是对军队的准备。对于其他的文职同志,我可是没有下杀手的打算。强扭的瓜不甜,他们要走,我也只能让他们走。这屁股决定脑袋,屁股没有做到人民这边,那就绝对不会为人民做事。留着这些人,也未必是好事。”陈克终于解释了自己的想法。望山以为自己要一股脑的清洗所有人,这绝对不是陈克的想法。肃反主要是针对军队这种武装力量,军队必须纯洁才行。至于民政部门,从来都是没有办法弄得清澈透明。太祖那么大能,面对中宣部这个“阎王殿”,最后不也没有办法。

听陈克说明了不是要无差别的肃反,尚远就不再说法了。聪明人的一大特点就是知道什么时候不说话。尚远无疑是个聪明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