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六十二章

有些话从男性说出来和女性说出来的冲击力是完全不同的,当游缑提出地主们的土地得拿出来由大家一起耕种,而且收获的粮食完全由百姓平均分配的时候,宇文拔都陡然在心中生出惊喜交集的感情来。如果这话是陈克说出来的,宇文拔都的感情更多的会是惊惧,而游缑用好听的上海话说出这样的话,不知为何,宇文拔都心中更多的是欣喜。他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游缑同志,你这话是当真?”

“我说瞎话干什么?”游缑对宇文拔都的激动情绪能够理解。她在去年的农村社会调查里面亲自到了农村,对于江浙农民的生活之困苦很有了解。这是一个可怕的时代,不仅地主们占有了农村超过7成以上的土地,而且还想方设法的把各种税负转嫁到普通农民身上。高达6成的地租,年息100%以上的高利贷无情的盘剥着农民。

而城市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陈克的带领下,人民党的企业收入颇丰,甚至能够养得起这么大的社团。但是游缑本人是买办家族出身的,加上这一年多来的学习,她已经能够看明白城市工人被剥削的情况,80%左右的利润都被老板拿走了。即便如此,中国的手工业依然在外国商品无情的冲击下摇摇欲坠。

“四海无闲田,农夫忧饿死!”就是因为能够看清这些社会现实,游缑更加感觉到革命的必须性。如此黑漆漆的时代,如此内外交困的时代,中国再不起来革命,那未来肯定是彻底的毁灭。

“宇文,你怕死么?”游缑问。

“这个……,当然怕了。”宇文拔都从来不是一个爱说瞎话的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没有办法逼地主们把土地拿出来?或者以后怕这个新的制度没办法维持下去。就算是今年逼地主拿出了土地,明年地主们还要加倍的报复?”游缑接着问道。

这次宇文拔都没有立刻说话,他看着中央书记委员会里面唯一的女性说出了自己真正担心的事情,他竟然无言以对。

“宇文,你知道我们要干什么对不对?”游缑接着问了一句。

宇文拔都不敢吭声,对于人民党的奋斗目标,以及要采用的手段,他是知道的。这群城里的青年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第一次和陈克打了交道之后,宇文拔都就知道了。而陈克也绝对不是一个欺骗别人的人。

宇文拔都带着手下的同乡在陈克那里干活,一开始大家倒也不习惯,但是过了一个多月,大家就完全习惯了。中间虽然有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过那些同乡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在人民党的手下干活,是越来越活明白了。原来很多事情完全可以采用不同的方法来处理。如果不是这样,这些人是不会同意跟着人民党返乡的。

“那些地主宗族们已经骗了大家几十辈子了。这么大的灾,按以前的方法走,肯定是个死,为了自己能活下去,农民们袖手旁观一次能死么?”游缑厉声说道,“打打杀杀的事情我们来干,农民们只要相信我们一次就够了。只要这么一次就行。”

宇文拔都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他是最近才正式加入人民党的。在之前,宇文拔都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合作者”的地位上,陈克对于分化吸收宇文拔都的“前工程队”方面,可是毫不手软的。到现在,宇文拔都已经彻底失去了对于“前工程队员”的号召力。所以宇文拔都才会毫不犹豫地加入人民党,人类都是有惯性的,果断离开习惯的群体,这种决断力宇文拔都可没有。

“男子汉就爽快些,说吧,干还是不干?”游缑根本没有长篇大论的去说服宇文拔都的打算。

都这时候了,也轮不得宇文拔都去瞻前顾后了。宇文拔都抬头看了看坐在陈克左边的凤台县令尚远。连县令都加入了人民党,自己还有什么怕的。天塌下来还有个高的顶着呢。自己怕个球啊。

“我干!”宇文拔都咬着牙说道。

“很好,那么咱们都听文青的吩咐。服从纪律,听指挥。”游缑看已经说服了宇文拔都,撂下了最后的命令。

“宇文拔都同志,既然你说有地主想对我们下手,能说说么?”陈克终于问道。

既然下了决心,宇文拔都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竹筒倒豆子一样交待了自己知道的一切。凤台县西边的岳张集镇有个大围子,为首的地主张有良放了话,对保险团现有的粮食很是打了主意。

“岳张集咱们不是去过么?”陈克有些奇怪。

凤台县在淮河北方,这次大水导致淮河暴涨,岳张集也被淹了。人民党四处出击,救了很多人。岳张集也在救灾范围内。

“是我带的队。”华雄茂立刻答道,“那个地主横着呢,围子紧闭,硬是不肯接收灾民,我们只好把灾民带回总部这里。现在保险团里面岳张集出身的新同志可不少。这些同志大多数都把家人从给那里带到了咱们总部来了。”

“那这位张地主对咱们有什么意见呢?”陈克继续问。

“到底他吃错了什么药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听几个新跑来人说的此事。原先我手下就有岳张集的人,前一段又来了这么多人。里面应该有不少人是欠了张地主钱的。”宇文拔都做了自己的推断。

“咱们就先查查这位张地主是随口说说呢,还是真的有这个打算。把这个查清楚。这件事就由华雄茂同志负责。”陈克下了命令,“而且我把话说头里,无论他有什么打算,既然咱们保险团里面岳张集的人不少,那就有必要先拿他开开刀了。最近的主攻方向就是岳张集。”

明确了方向,大家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宇文拔都和华雄茂去找那几个带过来消息的乡亲问明情况。尚远继续回县衙门办公。游缑叫住了陈克,“文青,我想介绍一个同志参给你看看。”

“介绍同志有组织部,你找我做什么?”陈克很是奇怪。

“这位同志是女子。”游缑回答的很干脆。

“女子?”陈克有些不解。

水灾之后,人民党大力扩张人力资源,不少良家子都加入了保险团。而且他们都可以申请自己的家人在人民党组织的劳动团体内工作,算是县里面“以工代赈”。这里面女子可不少,游缑身为女性,身兼组织要务,陈克的老婆何颖也在妇联帮忙。在妇女数量众多的情况下,陈克不太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女性能让游缑如此在意。

“是许二八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叫做任启莹。这姑娘很不一般。”

光听了游缑的一句话介绍,陈克也觉得很不一般。这年头女性能有自己正式名字的绝非小家出来的。他回想了一下许二八的出身,这才问道:“许二八不是凤台县许家庄人么?”

“没错,这位任姑娘自小和许二八一起读书。论学识还在许二八之上。”

“这位任姑娘说的?”陈克有些疑惑,一般来说,自吹自擂的人都不会有什么真材实料的。

游缑笑道:“我是听许二八说的。二八的学问么,也就那样。他之所以能考上秀才,是因为任姑娘一直逼着他练字的缘故。”

听完这话,陈克是无语了。这年头废除科举的重要原因之一,也在于科举已经毫无活力。考科举,特别是靠秀才,看的是文章是否通顺,而决定性的内容则是你的字是不是好看。既然任姑娘有这等见识,倒也不算差劲。

游缑又介绍了这位任启莹的情况,这位姑娘生性豪爽,是比较早加入保险团下妇女劳动团体的成员之一,工作倒也卖力。不过她并不喜欢和女性在一起工作。

“她坚决要求参军啊。”游缑最后抛下一枚闪光弹。

“参军?这个……”陈克也被唬住了。女性参军?这又不是红色娘子团。又想了想,陈克答道:“这样,我们不是要打岳张集么?我有一个计划,里面有可能要用到女孩子。你问问她,如果不怕死,敢办事。我就可以帮着疏通一下。不然的话,那就别想了。”

看游缑高高兴兴地离开,陈克松了口气。终于要正式进入农村根据地开创的阶段了。别看就在凤台县这么一个小地方,阶级斗争从来都是十分残酷的。杀戮必将开始。革命是一个阶级用暴力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而且这也是一个连锁的事情。甚至是一个开天辟地的大事。

俗话说,断人财路甚于杀人父母。人民党一旦创立了全新的社会制度,哪怕是在这么一个小地方,也绝对会引发最激烈的对抗。陈克并不是相信人民会现在能够让人民理解革命的道理。人民是最务实的,他们能够“知其然”,但是对于“所以然”一般都没有什么兴趣。当年国民党宣传的“三民主义”,别说人民不知道,就连很多国民党的自己人其实也完全不明就里。而党的农村宣传就简单得多,“阶级斗争”“土地革命”“人民翻身做主人”。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想到这里,陈克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双手上即将会染上鲜血。而且在以后只会越来越多。虽然理性上完全接受了这样的认知,不过陈克既没有情绪的激动,甚至连什么相关联想都没有。他的想法很快就转入对岳张集的计划当中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