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六十一章

“文青,你就先别解释了。直接说应该怎么办吧。”游缑已经没有兴趣听那些废话。她干脆就打断了路辉天的问题。人民党很多人遇到突发事件就爱讲道理,讲道理。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道理可讲。想到这里,游缑干脆就站起身来,“同志们,咱们有今天如此规模的组织,部队,这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与其弄明白为什么地主们为何要对我们下手,还不如先把图谋不轨的地主们干掉再说。大家说呢。”

听了这话,有些人点头称是,有些人则有不同看法。“这天下莫过于一个理字,革命也是要讲道理的。”秦守是近期才赶到安徽的,名义上是水利部门的工程师,其实也就是个闲差。他的发言代表了暂时没有军政工作,而是从事文书工作的同志。

游缑对这些人的态度一点都不支持,“咱们每次都开会,哪次不是按照文青最后的意见来做的。效果也在这里摆着呢。现在情况这么紧急,咱们讲道理,地主们可不讲咱们的道理。我的意见是现在就开始按照文青说的去做。等解决了事情之后,再慢慢的说这个道理。”

“你这是在破坏党内民主!”秦守的反应比较激烈。

“咱们讲民主,地主不讲民主。党内民主不等于让无关的同志也要有决策权。我觉得在这样紧急时刻,必须有人能拍板。”这是游缑一直想说的话。以前人民党只有那八九个党员的日子里,是以做事情为主,讲课讨论都是挤出时间来。那时候游缑负责制药,根本就是牺牲睡眠来开会的。人民党的组织规模扩大之后,虽然每个人都有工作,但是效率更低。特别是党会,陈克每次都要和同志们进行很长时间的沟通。平时就罢了,在这样的危急时刻,不想着去对付敌人,还得把精力用于先说服同志。党内民主搞成这样,还不如不搞呢。

可惜会深与星台都不在。游缑觉得很遗憾,陈天华在北方工作,齐会深现在还留在上海负责上海党支部的工作,如果这两个人在安徽的话,他们至少能够靠威望和人脉压制住相当一批人。

“那游缑同志觉得应该怎么办?”秦守提问了。

“我的意思是干脆选出安徽的中央委员会,每年一改选。所有人的工作都服从中央委员会的指挥。”游缑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最终想法。

不少人都倒吸了冷气,秦守偷偷向游缑使了个眼色,然后他也站起身来。作为南洋水师学堂的毕业生,这位曾经在庚子年孤身北上进京效力,曾经在京城户部当过小官吏的青年其实早就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更加有效率的党组织。但是时机一直不到。身为北京党小组的成员,也身为一名南方人,秦守对于上海党小组并不排斥,相反和游缑等人在改造党组织方面有共同的看法。虽然不是刻意为之,但是他和游缑这么一唱一和的,倒是颇为默契。

“如果组建了党中央,那么中央和党员们的关系应该是怎么样的?党内民主是不能丢的,怎么样既保证了民主,又保证了办事不会拖拖拉拉。这个得说明白。”人民党到现在还能够在一盘大杂烩的情况下保持一定的凝聚力,这个党内民主功不可没。正因为每个人都有发言权,所以很多事情虽然大家未必能接受,但是好歹还有的商量。而一旦选出中央委员会的话,那就是有了高下之分。很多人肯定会担心自己的意见以后未必会和现在一样被重视。

“那我问一个问题,咱们人民党的权力归谁所有。”游缑身为老党员,她对于党内的理论和制度建设的理论十分清楚。这都是拜了陈克坚持组织原则的福,人民党从一开始就没有走上什么歪路。

所有党员都在党课上听过这些内容,游缑这么一问,他们立刻开始皱眉沉思。秦守朗声说道:“人民党的权力归各级党组织所有,根据公平投票选举出各级党组织,同级党组织内部采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不级别的党组织之间,实行下级服从上级的规则。上级党组织有义务向下级党组织的疑问提供解释。”

听完了秦守的解释,同志们都想起了人民党提出过的这个组织规定。现阶段人民党并没有什么中央,甚至在众人到安徽之前,连党支部都没有。所以这种组织规则也仅仅是听说过而已。众人正在为有可能出现的地主武装力量进攻而发愁的时候,却完全没想到游缑和秦守看似针锋相对的这些争执居然就给弄到了组建党组织上去了。不少人竟然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

“大敌当前,不能令出多门。咱们必须选出来党中央,在中央的指挥下协同作战才行。”尚远起身表了态。

“没错,以前讨论一个问题得讨论几天才能得出一个结果来。现在实在是不合适。”华雄茂很聪明,他一听就知道游缑的意思。见尚远已经表了态,他也立刻起来表示支持。

“我也支持选出党中央来。干掉了地主之后,再详细讨论也来得及。”何足道立刻跟进。

人民党以及保险团里面的几个重要人物都表示了支持,其他人也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莫名其妙之间,会议的主题就从下乡工作变成了如何选举。

不过现在也算是一个好时机,除了几个守卫部门不到十名党员没有来得及参加会议之外,人民党安徽支部的同志们基本都在。于是制定了一个选举规定。既然安徽集结了大多数人民党党员,选举制度中,正式党员数量三分之二以上投票同意,就可以形成最终决议。四分之三以上投票通过,甚至就可以提议修改党章了。

这次会议暂时通过了两大意向,第一是建立人民党党中央。其他各地党支部必须服从党中央的指挥。第二则是准备选举任期半年的临时党中央书记委员会。这一切都要在明天正式召开的全体党员会议上进行选举表决。

会开到这里也就不得不结束了。地主武装的事情虽然紧急,但是人民党的军事力量“保险团”全部军事力量现在都在县城。而且已经负责起了警戒县城安全,特别是负责起了仓库安全的任务。各路警戒体系也都有。拜了集体会议的好处,这些事情大家都很清楚,所以也并不是太过于担心。

既然几个小时以后还要开会,陈克宣布散会,同志们各自回去休息。临时中央书记委员会大概人员里面,陈克肯定是要当选第一书记的。这件事情没有多大悬念,陈克也不方便把一些同志留下私下讨论,这种微妙的关头,每个人的举动就是没有私心也会被当作有私心。包括游缑和华雄茂等陈克的铁杆都直接回自己的住处。何足道思前想后,终于把熊铭杨与哨兵发生小摩擦的事情咽回了肚子里面。这事情完全可以等选出了委员会之后再说。

1906年7月27日,人民党安徽党支部的全体会议正式召开。会议上选举出了人民党党中央,临时中央书记委员会由七人组成。陈克、尚远、华雄茂、游缑、秦守、宇文拔都、路辉天当选为临时书记委员会成员。

党中央下辖三个支部,河北党支部,上海党支部,安徽党支部。陈天华被缺席任命为河北党支部的党委书记,齐会深缺席任命为上海党支部的书记,而安徽党支部的书记则出人意料的由秦武安出任。由于与宇文拔都带领的那支安徽工程队有过长期的接触与合作,而这批人已经是保险团的骨干人员,所以秦武安被委派为安徽党支部书记倒也没有遭到任何反对。

党中央确立之后,党政军三套班子当中的核心班子就有了基本构架。党组织不允许中央书记委员兼任各级党组织领导,但是党组织成员则可以兼任政府部门的职位,尚远就兼任了安徽人民政府的最高行政长官。

军队则分为军令与军政部门,陈克按照党的惯例,以第一书记的地位兼任军事委员会主席,军事委员会成员有七名,陈克、华雄茂、徐电、柴庆国、何足道、宇文拔都、黑岛仁一郎担任了军事委员会的职位。

这个草台班子特别成立了一个后勤委员会,苏悟明、毛平等担任了后勤委员会成员。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也建立了,这个部门名全称是“人民党纪律检查委员会”,也就是后世俗称的“纪检委”。这个部门相当于“御使台”。陈克一点都不想把这种重要的工作由那些“清流”来把持,所以干脆他亲自指派,由政府和军委提供人力,尚远担任了纪检委书记,副书记则是法学院毕业的徐电。

选举看着简单,但是一次次的举手投票真的实行起来,那真的是枯燥无味。这些同志们都在一起很久了,相互之间也算是熟悉。而且人民党毕竟是建立不久,内部派系还没有完全形成。除了陈克之外,党内两个很有影响力的人物,齐会深与陈天华在上海与河北。如果他们在的话,估计还会有些斗争。现在这两位不在,大家连争夺权威的打算都没有。自从水灾开始,所有党员们都被勒令在第一线工作,反正谁都得亲自工作,地位高低的区别暂时不是关键问题。

党中央一确定,陈克让各部门自己先开会熟悉一下自己部门的同志,讨论一下部门的安排与纲领。而中央书记委员会们则开起了自己的内部会议。

“这次农村工作必须马上展开。”陈克开门见山的说道。七个人的会议与全体会议的效率那的确是非常不同。如果是整体会议的话,陈克好歹也会有点温和的神色出来,面对其他中央委员,陈克是一丝笑意都没有。

“陈先生,哦,陈克同志,我还是担心那些地主打咱们的主意。”宇文拔都连忙说道。他既然已经说出了这个消息,他相信陈克绝对不会对此视而不见的。

“宇文同志,”游缑省略了拔都的名,只称呼他的姓氏,“地主们是靠煽动百姓来发动对我们的攻击。我们现在必须用革命的宣传来对抗反革命的宣传。”

“革命的宣传?”宇文拔都有些不解。

“地主们不过是对百姓说,我们有粮,我们准备囤积粮食发财,不会管百姓的死活。所以说,我们现在恰恰要用革命的宣传来对抗他们。我们有粮,没错。但是我们的粮食根本不够大家吃到明年的。所以,为了让大家活下去,这地主们的地得拿出来让大家一起耕种,一起抢种抢收,收获的粮食大家分了,好渡过灾年才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