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五十九章

对于熊铭杨关于自来水来源的问题,小川佑二的回答是,“宿舍管理员说,自来水厂就建在这附近。”

“走,看看去。”熊铭杨来了兴趣。在人民党的会议上,陈克曾经表示过,要在人民党的驻地推行自来水,当时大家也不过是听听。熊铭杨其实不知道该如何建立自来水厂,虽然他并不喜欢英国人,不过他却认为现在根据地就这么个小县城,想建立里来水厂并不现实。却没有想到,自己出去的这几天,留在县城的同志们居然能够完成这样的业绩。他无论如何都想去看个究竟。

沿着竹子水管走到了宿舍后,没走多远就看到前面有栅栏。栅栏门口有卫兵在首位着。看到黑暗中两人走了过来,拿着红缨枪的士兵立刻警觉的高声喊道,“谁在那边?”

“我是二连一排长熊铭杨。”熊铭杨连忙回应道。

片刻后,熊铭杨与小川佑二已经到了栅栏门口。只见栅栏门旁立了一个牌子,夜色中仔细辨认,上面写着“凤台县自来水厂”几个字。两个手执红缨枪的守卫立在门前。正用警觉的目光盯着熊铭杨和小川佑二。

在黑夜当中看不太清楚,熊铭杨抬起头,影影绰绰的只看到一些耸立在自来水厂内的黑影。

“自来水厂不允许进入。”哨兵喊道。

“这位兄弟,呃,这位同志,我是二连一排长。我想去看看这个水塔。”熊铭杨笑着说道。

“一排长?我不认识你啊。你有手令么?”卫兵问道。

熊铭杨自然没有手令,也不认识卫兵,既然人家直接说不认识自己,那么就不好沟通了。不过熊铭杨并不死心。他说道:“同志,我们二连刚从外面运粮食回来。让我们进去看看吧。”

听熊铭杨说自己是运粮食的部队,哨兵语气倒也客气了不少,“这位同志,部队有命令,不管是外人还是自己人,没有手令统统不许进入自来水厂。谁放人进去,这是要受惩处的。前几天就有人私下放人进去,结果被开会批评的很惨。真的不能让你进去。”

“都是自己同志,我也不会出去乱说。让我进去看一眼就行。”熊铭杨继续做着努力。人就是这样,越被拒绝,这好奇心反倒强烈起来。熊铭杨边说边往前走,想着套着家常就进去了。

“你别往前走了!部队有命令。没有手令谁都不能进去。再往前走我可就喊人了。”哨兵的声音已经变得严厉起来。他边说边往后退了一步,一直直竖的红缨枪已经开始向前倾斜了。看样子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熊铭杨进入自来水厂。

熊铭杨登时就来了火头,这是啥意思?不让外人进去也倒罢了,为啥不让自己人进去看看。看哨兵的模样,这还是要用红缨枪戳自己不成?他正想继续向前,看看卫兵是不是真的敢对自己下手。却被小川佑二拉住了。

“排长,咱们明天要个手令不就行了。天黑,现在也看不清。明天再来,明天再来。”小川佑二说完之后,不由分说拉着熊铭杨就走。

这么做总算是给了熊铭杨一个台阶下,虽然还是不甘心,但是熊铭杨跟着小川佑二走了。他一面走一面嘟嘟囔囔的说着,“先人板板,当个卫兵就不知道你是谁了。”说到这里,他愤愤地扭过头,对卫兵喊道,“明天再说你。”

这也不过是气话,年轻人火气大,身为一排长,手下五十号人,熊铭杨的脾气倒也见长。刚说完,就听卫兵喊道:“你说什么?”

保险团不允许军官骂士兵,这是规定。在各种会议上这些事情是天天讲,熊铭杨只是在黑夜中这么一吵吵,看卫兵真的生气了,熊铭杨可真的没有那么大胆子去触霉头。保险团的训练里面人人都要当卫兵执勤,尽管心里面有气,熊铭杨却也知道侵犯卫兵的结果,他可不敢真的回头和卫兵理论。

在保险团的军事条例里面,“卫兵不可侵犯”是首要条款。部队因为守卫不严被人给摸进去,那就是死路一条。熊铭杨当卫兵执勤的时候,各种严令条款他都记得清楚。如果是在战时,卫兵可以采取很多手段的。

快步离开卫兵的警戒范围之后,熊铭杨回到码头。有了现成的住所可以使用,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得多。做饭,换班休息吃饭。大家还都用自来水洗了澡。这么清洁的水源是同志们从所未见的。这些自动流出来的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众人都非常好奇。

“明天我带大家去参观自来水厂。”熊铭杨很有自信的对同志们说道。这个说法让大家发出一阵欢呼。这年头战士都没有亲自见过自来水,这样纯净的水源已经几十天没有见过了,到底是怎么生产出这样的自来水,还有那些水龙头的使用方式,都极大地激发了战士们的好奇心。能去参观这新鲜玩意,大家都很高兴。

一排按照四个班次值班,从晚上9点到早上5点,每个班次两个小时。每个排都一块怀表,人民党在这些计时装备方面从不吝惜。一声令下,没有轮到值班任务的同志们都躺下休息了。怀表交给值班班长临时掌管,以方便换班。每次换班,都要交接手表的掌握权。而且交接必须有第三者在场。人民党虽然相信同志,但是制度上保障人不犯错是一贯的模式。人这种生物是经受不住诱惑的,没有制度的保证,诱惑非常难以抗拒。

熊铭杨在小川佑二和一班副班长的见证下把怀表交给了一班长,一班长花了一分钟确定怀表还在正常走动。这才表示交接完毕。

最难受的班次就是凌晨1点到3点的班次,熊铭杨把自己安排在那个班次上。这些天也真的是累,划船逆流而上要消耗极大的体力,他躺下就睡着了。正睡得舒服,却感觉有人在晃自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屋里面已经点起了蜡烛,定睛一看却是何足道。也不知是蜡烛的原因,还是因为疲惫,只见何足道脸色上有着难以掩盖的疲惫,以及一丝说不出的无奈。

“听说你骂了卫兵?”何足道直接问道。

“卫兵?什么卫兵啊?”熊铭杨迷迷糊糊的问。此时他只想去睡觉。

“守自来水厂的卫兵说,刚回来的一排长骂人。战士情绪很大。那边的排长就过来给我说了说。”何足道看来也是被半夜叫起来的。

“说都不能说他了?”熊铭杨终于想起自己去自来水厂的事情。

“两条路,要么现在跟着我去给战士道歉。要么明天当众给战士道歉。你自己选吧。”何足道看来也不想废话了。

“我凭啥就给他道歉啊!”熊铭杨睡意消退了不少,声音也变大起来。

“出去说吧。”何足道按照培训手册上讲述的内容说道。一方面要贯彻组织纪律,但是也得保证基本的人情。万一争执起来吵醒了其他同志,会影响大家的休息,也对熊铭杨的领导威信很有影响。

屋子里面十几个人在睡觉,温度比外面高出不少。虽然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是一出屋门,饱含湿气的凉爽空气倒让人精神一振。

“我说了不少好话,卫兵不仅不听,还准备用枪戳我。他现在倒有理了。嗯!”熊铭杨下意识的挑对自己有利的说。虽然嘴里面这么说,但是熊铭杨心里面还是有些虚,而且对“打小报告”的人十分的不满。

“那就是说,你对卫兵不让你进去很不满了?”何足道问。

“他凭啥不让我进啊!我这不是来不及申请手令了么?而且天一亮我就去申请手令,组织一排的同志去参观自来水厂。”

“那就是说,卫兵没有说错。你骂人家了。”何足道对于关键问题毫不放松。

“我随口说了两句。他就当真了!”熊铭杨这会儿脑子还不够清楚,倒是说出了实话。

“咱们有纪律,你不能骂人。听你这么说,只是说明你还是有等级的念头么。卫兵级别比你低,你就能利用地位来骂人喽。卫兵还得心甘情愿的听你骂是不是?”何足道本来还想把问题给更轻松的处理掉。所以最先他希望熊铭杨能够认真地去道个歉,现在看来问题根本不是熊铭杨一时激动,而是这种源于地位上的自我优越感。这种问题并不好解决,这已经是思想问题了。想到这里,何足道反倒不太想用简单的道歉了结此事了。

“政委,你这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那边背后有人撑腰不成?”听何足道上纲上线,熊铭杨也有点火了。这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为了这么点子小事就折腾人,何足道这是想做什么啊。当然,此时熊铭杨完全没有想到,何足道也是和自己一样辛苦的运粮食回来,而且何足道睡得时间更少。

“我知道了,那么就明天再说这件事情吧。你也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何足道也不想在这会儿继续纠缠此事了。既然是思想问题,那不是简单道个歉就行的。这事得抓一抓了。

送熊铭杨回住所睡觉,何足道也回了县里面的驻地。现在是晚上12点多,陈克还没睡呢。其实何足道也根本没睡,一回到县里面,同志们立刻开会。他是从会场里面被叫出来处理此事的。

人民党在县里面也盖了新住所,距离自来水厂不远。回到会场,陈克会议正进入尾声。陈克在做总结性发言。

“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农村工作。进入农村工作的要点首先在于发动群众。得让群众自己来找我们。不是我们替群众说话,而是要让群众自己说话。在这个大灾的时候,土豪恶霸们肯定只顾自己,不管其他人死活。这就是社会矛盾最激烈的时期,平常的时候,百姓们被这些人欺骗惯了,已经习惯了被欺负。忍忍就算了。也只有在现在发生大灾难的时候,人民为了活下去,才不得不说话。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个时候,我们人民党一定发动群众,让群众先说出自己的话来,然后我们就一定要给人民做主。”

与会的都是人民党的军政干部。包括宇文拔都和其他几个最新发展的当地同志也都列席了会议。听着陈克这种充满“政术”的总结,不少人都点头称是。也有人微微皱眉。

陈克很明显知道这些皱眉的人有什么想法。他笑道:“同志们,人民百姓想活下去,这有错么?谁认为百姓想死的,请站出来。”

原先那些皱眉的同志大多数只是叹了口气,却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陈克看没有人站出来反对,便继续说了下去,“我知道,不少同志认为我们这么做,就要得罪那些有钱人。要和地方上的恶霸,地主们发生十分激烈的冲突。甚至要打起来。但是我想问,如果我们这些人和那些恶霸地主们站在一起,我们算什么?这帮人的帮凶?我们要革命,我们要救的是谁?我们要依靠的是谁?这个问题我们早就讨论过了吧!”

现在的讨论正进入最激烈的部分,连何足道悄悄回到会场,坐回自己的位置,都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大家的视线都聚集在陈克身上。何足道偷偷观察了一下同志们的神色。凡是出身城市的,都是一脸昂扬,而出身农村的,神色间都有些复杂。看来对待这个问题的观点,还真的有些“泾渭分明”的意思呢。

阶级出身影响立场,不知怎么的,何足道脑海中突然冒出陈克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