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五十六章

1906年7月底,一只完全是中国传统内河大乌篷船组成的船队正行驶在一条宽阔的河流中。整艘船队有十八条船,船上载满了沉甸甸的货物,把船舷压得离水面很近。河面很宽,水流也颇急,虽然张着帆,但是依然要用船桨。随着有力的号子声,船夫们赤裸着上身一起扳动沉重的船桨。每一次滑动都让船只逆着水流向上游移动一些,飞溅的水花不时溅到甲板上,或者飞溅到船篷上。

在最前头的一艘船头,柴庆国立在一面大旗下面。乌云低垂,饱含着水气的风从水面刮来,不时有几滴雨水顺风而来,打在柴庆国脸上、身上。尽管在南方待了半年多,柴庆国这个山东大汉依然觉得不太适应这样的湿度。风把这大旗吹得猎猎作响,柴庆国看过这面大旗好多次,闭着眼睛都能够在心中画出旗帜的模样。

这面旗帜通体都是赤红,左上角有一个黑色标志。一把镰刀和一柄锤头交叠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奇特的图案,仿佛是一张形状奇特的已经拉开的弓箭。镰刀自然代表了农民,锤头代表了工人,至于为何要选择红旗,陈克铿锵有力的声音柴庆国还能清楚地想起,“选用红旗,是因为这面旗帜是从1840年,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的鲜血染成的。”

这话文绉绉的,还很长,柴庆国一时没有听明白。和陈克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柴庆国本人也习惯了文人的习性。仔细问了这话的意思,柴庆国总结出的自己感兴趣的答案,赵三多和景廷宾大叔也是陈克所说的“人民英雄”,庚子年和自己一起战斗过的兄弟们同样是“人民英雄”。然后他就接受了陈克的这个关于红旗颜色的解释。

当然,柴庆国此时站在船头并没有对这段话有什么特别的感慨。他甚至根本没有去想这段话。此时在这位山东好汉心中的是另外的事情。

《三国演义》里面讲,诸葛武侯在葫芦谷火烧司马懿,正在司马懿父子三人马上就要葬身火海的时候,突然天降大雨,浇灭了大火,司马懿父子这才得以脱困。看着司马懿父子仓皇逃窜的身影,诸葛武侯叹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人民党1906年进入安徽工作也很有这种感觉。

整个春天,人民党的工作核心就是围绕安徽凤台县展开的。尚远就任凤台县县令之后,人民党党员们很快就以“吏”的身份渗透入县衙门。师爷、捕快、以及好几个县里面的重要职位纷纷易人。至少在官面上,人民党把控住了县里面的政权。与此同时,陈克挑选了一批人民党骨干,以及随陈克一起返乡的宇文拔都的那些同乡,混编成了人民党的武装力量。

安徽新军二把手,卜观水统领和陈克在安庆会面,他上下活动,为陈克申请到了“保险团”的名头。“保险团”说白了就是打土匪的土匪。这年头很不太平,庞大的失业农民极大的补充了那些啸聚山林的土匪武装,所以“保险团”这等组织也应运而生。他们也在各地制定“份子”,收缴钱粮,和土匪相差无几。但是另一方面,保险团也做些黑吃黑的买卖。他们打击土匪,保护商旅的安全。算是有点背景的“坐匪”与“镖局”的混合体。

柴庆国并不喜欢官军,所以陈克亲自带队,包括柴庆国等,共120人的队伍在安徽新军进行了为期一个半月的军事训练。训练完就快五月了。卜观水动用了自己的关系,弄出来一批枪,加上黑岛仁一郎的关系,从日本在上海的“有心资助革命”的那些人弄来的一批枪,保险团120人的核心队伍算是人人有枪。

正当队伍回到凤台县,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开始下雨了。

柴庆国是北方人,他从来不知道,雨居然可以这样没日没夜的下。陈克尚且不知道这次大水,柴庆国就更加不知道,历史书上是如此记载的。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安徽于春夏之交,淫雨60余日,山洪暴发,淮、泗、沙、汝、淝等河同时并涨,平地水深数尺,“上下千余里,尽成泽国”,“饥民饿毙者,日凡四、五十人,有阖家男妇投河自尽者,有转徙出境沿途倒毙者,道殣相望,惨不忍闻”。

柴庆国真的是开了眼。每天都是在下大雨,天仿佛是被捅了个大窟窿,每天都往下倾泻着无穷无尽的雨水。眼瞅着平地变了水池,然后水池扩大成湖泊,湖泊还在不停的扩大,把一个个山头变成了孤岛。几丈高的大树只有树梢部分才勉强露在水面上。

田地房屋根本不用再说了,统统被淹没的看不到。逃出命来的百姓们被困在一个个山头上,如果不是陈克亲自带队,人民党的“保险团”冒着大雨四处驾船救人,把困在山头上的百姓接到更高的地方,光是大雨的头几天就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

保险团的建制完全按照正规军编制,一个连四个排,一个排四个班,一个班十二人。保险团有一个满编连,共240人。人民党的党员们担任了全部连长,排长,班长的职位。党支部命令,人民党党员必须亲自带队救人。决不允许以任何借口擅离职守。天上暴雨倾盆,四处洪水滔天,驾船去救人极为危险,不小心掉进水里面就会一命呜呼。虽然尚远借调了能够找到的所有比较安全可靠的大船,但是伤亡还是无可避免发生了。

只是十天,人民党就付出了很大代价,虽然到了比较危险的时候,船上的人都会在腰里面拴上绳索,还是有一名党员和五名保险团的成员不幸落水牺牲。整整十天,保险团四处出动,救出了三千多人。虽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是保险团的成员也是人,如果不是陈克和党员们每天都亲自带队,始终站在最危险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保险团的成员里面很多都是宇文拔都带去上海的那些本地人,大家合作很久,相互间颇有感情,而且作为本地人,还是真心希望能够救出自己的乡里乡亲的。没有这些的话,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只怕早就垮了。

尽管如此,到了第十一天,精疲力竭,伤兵累累的保险团也已经无力出动了。当陈克宣布暂时休整,过几天再出动救人的时候,所有保险团的成员都有喜色。虽然他们知道,救人行动的停止意味着在外面被困在大水中的人基本上没有了活路。但是大家已经努力了十天,自己的命也是命啊。

想到这里,柴庆国忍不住扭过头,在那群黑壮的船夫中,有一个明显白皙的多,瘦弱不少的青年正在和大家一起奋力划桨。那就是保险团的政委何足道。这位来自上海的青年,一开始是保险团里面的文化教员,兼任士兵委员会的组织干事。现在已经是保险团第二连的政委了。理论上,政委的地位甚至在连长之上,也就是说二连连长柴庆国也得服从政委领导的党委的决定。这在义和拳里面,就是“军师”的角色,但是何足道丝毫没有任何官架子,他负责的工作安排,从来都是把所有军官计划在内的。

陈克当年重点做宇文拔都的工作,柴庆国也不知道陈克他们怎么忽悠的,居然最后就说服了宇文拔都带了他的安徽老乡一起返乡了。这么一大批人构成了保险团的基干力量。陈克带队,何足道安排的行李负担,行军、做饭等后勤工作,就连陈克也与普通士兵一样背自己的行李,沿途生活做饭也同样得亲力亲为。何足道作为士兵委员会组织干事,他告诉大家,这叫做“官兵一体”。既然在保险团里面,只有职位的不同,没有地位的不同。

士兵委员会一开始就是拉家常,大家互相说说自己的家世,为什么出来工作。柴庆国作为士兵委员会的一名成员,亲自参加了所有的活动。而且士兵委员会的选出来的代表,都是普通的士兵。军官不允许兼任士兵委员会的代表。

柴庆国一开始觉得这不是反了天么。我当军官的,凭什么要听你当兵的话。不仅仅是军官,连士兵们一开始也觉得这样不对。当小兵的肯定要听当官的。对这样的越权,他们也觉得不应该。

而何足道不仅仅身为士兵委员会的组织干事,他还身兼文化教员。针对这种情况,何足道在每天教大家识字的时候,就把人民党的纲领编成很多小故事教给大家。这些文字都是故事里面的文字,换句话说,认识了这些字越多,就越能够理解这些人民党的纲领。

在陈克的大力支持下,何足道工作了一个月之后,正好赶上发薪水的日子。士兵委员会选出了一名叫做戴恩泽的士兵被选为发薪水的代表。戴恩泽原先是流落到上海的一个乞丐,安徽安庆人。陈克他们带队从上海出发,戴恩泽饿得半死,听到安徽口音,立刻就上来讨饭。陈克给了他一个馒头,正当戴恩泽狼吞虎咽的把馒头塞进嘴里的时候,陈克问他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安徽。戴恩泽马上就答应了。在士兵委员会的活动上,戴恩泽也讲了自己的来历,他在上海本来是跟着老乡们在跑码头,结果得罪了当地的另一股黑帮,老乡们被打得落花流水。原来的“大哥”也变成尸体漂浮在黄浦江中。其他人也就散了,戴恩泽被打得不轻,身上的钱也被抢走了。他在病中,举目无亲的,只好当了乞丐。只要能回安徽,他干什么都行。上海这地方他再也不想待了。

在何足道的文化课上,谁认的字多,谁就能佩戴一朵小红花。戴恩泽已经戴了十几天,加上他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看得出陈克的地位,既然这个士兵委员会是陈克大力支持的,他也就敢于说话,也敢于提出些普通士兵的意见。所以被选出来当了这次发薪水的代表。

戴恩泽一个个喊着上到陈克,下到士兵的名字,然后把薪水当众发给大家。核对无误后,在薪水表上签字。这些天士兵们都学会写自己的名字,领了钱,核对无误之后,一个个欢天喜地的签了自己的名字。当戴恩泽叫道“柴庆国同志来领自己的薪水。”柴庆国觉得浑身不自在。一个刚加入队伍的小兵,一个乞丐出身的小兵,居然也这么人模人样的吆喝自己。如果不是领钱的步骤完全统一,戴恩泽喊陈克也是“陈克同志来领自己的薪水。”柴庆国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士兵委员会就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保险团”的规定里面,“官兵一体”内容很多,包括军官不允许殴打,辱骂士兵。这些倒也罢了,各次军官会议,士兵委员会的代表都要列席,而且还有很不小的发言权。戴恩泽多次列席,随着时间的增加,他还开始指手画脚的发表一些看法。而陈克也完全纵容这些人,不仅如此。每次会议的决定,党支部还要向士兵们解释这些行动的目的,让士兵们理解这些行动的原因,征得大家的支持。

柴庆国觉得陈克简直是疯了,“你这是带兵,还是带爷呢?你就是对兄弟,也不能这样惯着他们啊。”他曾经当面质问过陈克。

陈克答道:“咱们是人民的军队,人民军队就该这样。如果军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你能指望他们跟着你血战到底么?”

讲大道理柴庆国自知讲不过陈克,所以他干脆放弃了。反正这么带兵肯定要出事情,柴庆国等着以后看陈克的笑话。几个月下来,这保险团里面倒也出过几次士兵情绪不稳,也出过士兵们觉得苦累,不太愿意艰苦训练的事情。但是通过士兵委员会的协调,这些本来很容易造成激烈冲突的事情竟然就被化解掉了。不仅如此,陈克推行的“树新风”活动,在士兵中名声很不错,颇有些号召力的何足道居然给推行了,而且达成了相当的效果。军队的组织性,纪律性都极大地提高了。

如果不是这些措施,按照柴庆国以前带的那些“兄弟”组成的部队。水灾初期,保险团里面除了少数关系特别近的兄弟,根本不会有几个人真的服从命令出去驾船救人的。在那些艰苦的日子里面,何足道不仅自己每天要出动,部队回来之后,他还要鼓励士兵们,安排大家洗澡,换衣,吃饭。还要开会鼓动情绪。不仅仅是何足道,陈克还有其他人民党的党员同样要做这些工作。“伺候”辛苦的士兵们。每天陈克都是最晚睡,最早醒。何足道是第二晚睡,第二早起。

柴庆国虽然嘴里面不承认,但是心里很清亮,没有这样的组织模式,保险团根本坚持不了连续救人十天。甚至一天都未必能坚持下来。

现在,何足道一面奋力划桨,一面喊道,“同志们,我们唱个歌好不好?”

“好!”划桨的都是保险团的干部士兵,大家轰然答应。

“我们来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吧。”

“好!”又是轰然的回应。

“人民军人个个要牢记,一二!”何足道声音洪亮的起了个头。

然后满船的人同时唱起来。“人民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

虽然歌声里面颇是南腔北调,但是大家唱的很是一致。听到了这艘船上的歌声,其他船上很快就有了回应。同样的歌曲纷纷唱起。在水灾中被极大扩宽的河道上,歌声传的很远很远。

百姓们也不是忘恩负义的,被救出来的凤台县当地人,不少人主动要求参加保险团。柴庆国虽然还是认为这些人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当兵吃粮”。这洪水滔天的,能够搭上保险团的“大船”,是这些灾民的最好选择了。但是这些人的确是志愿参加保险团的,保险团的兵力迅速从原先一个连,变成了一个营。而这些人参加保险团,很大原因也是因为保险团救人的名声传了出去,大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部队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至少不再排斥。

陈克和党组织对申请者精挑细选,宇文拔都是本地人,保险团里面不少人都是本地人。他们知道谁是良家子,谁是无赖子。保险团招收的大部分人都是良家子,只有少数很有些特长的无赖子才被招了进来。

扩大后的保险团有人有枪,又得到了当地官府与百姓的支持。党组织这才安排了第二步,开始确定从江浙往灾区运输物资的线路。这十八艘乌篷船已经是第二次组织的运输队。船上满载了粮食、种子、布匹、药品,食盐、以及一部分工具,人民党党委会议上,陈克提出,一定要让人民党亲自领导灾区人民在灾后重建,抢种抢收,尽量不要饿死人。也不要让灾后发生大疫病。

陈克发言的时候精神抖擞态度昂扬,毫无疲态,根本看不出他已经在第一线工作了几十天,“同志们,这次水灾彻底打乱了我们原先的计划。我们要变不利为有利。天灾固然让我们非常困难,但是天灾同样摧毁了凤台县旧有的所有社会结构。除了少数地主,少数围子之外,凤台县基本都泡在水里面。所谓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现在百姓们到了马上就要饿死的时候,什么宗族,什么地契都是狗屁。”

说到这里,陈克扫视了同志们一圈,柴庆国觉得陈克眼中仿佛燃烧起两团火来,那种激昂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现在百姓们到了九死一生的时候,谁来救他们,他们就会跟着谁走。现在,我们人民党来了。我们人民党来救他们了。所以,我们不仅仅是要把他们从这次水灾里面救出去,我们还要给他们指出一条以后不用挨饿,不用被地主逼着交租,不用自己种出来的粮食自己吃不了的日子。在座的同志们有没有人认为百姓想过这样的日子?有没有,有的请举手!”

听到这话,同志们发出一阵笑声。

陈克也笑了笑,那笑容仿佛是一头要吃人的老虎,“用新的社会主义制度顶替现在的凤台县的旧土地制度,把人民从天灾和这种土地制度中拯救出来。这就是天道,这就是正义,这就是革命!”

话刚说完,陈克的左掌成猛地凌空批下,仿佛要把面前某些看不见的一劈两半。柴庆国坐得比较靠前,他觉得一阵劲风扑面而来。与此同时,陈克再次高声说道:“这就是我们人民党要领导的真正的人民革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