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五十三章

“文青,你真的准备大开杀戒么?”齐会深有些担心的问道。他和陈克从巡捕房的监狱出来之后,看到陈克脸色阴沉如水。齐会深见到了关押那四个同志的监狱之后,才算是知道了关押自己的牢房是如何的“环境优越”了。那应该是高级牢房,空气不错,有床,床上虽然垫的是草席,不过好歹草席上还有被褥。而关押着这四个同志的牢房兼具了黑暗、封闭、潮湿,空气里面满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地上铺了薄薄的草席,现在是冬天,几个人不得不靠在一起互相取暖。英国人这次是真的想吓唬住革命者,连齐会深进去都被打了,就更别说这四位同志。他们脸上伤痕累累,巡捕们绝对不会只打这些同志们的脸。

唯一让齐会深感到不错的,是这几位同志精神并没有颓唐。见到陈克与齐会深前来探监,他们都挺兴奋的。陈克强打笑容安慰大家,“同志们,我们无论采用什么方法,都会在短时间内营救大家出去。”巡捕房自然不会让陈克他们单独与被捕的同志交谈,旁边有人监视,而且也是懂中国话的。齐会深注意到一点,陈克是用四川话对复旦公学的四川籍学生熊明扬说的。熊明扬听了这话,脸上立刻就有了若有所思地神色。

探监时间不长,陈克进出巡捕房监狱的时候看似目不斜视,但是齐会深知道,陈克已经把这里仔细观察的很清楚。因为陈克走路素来风风火火,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慢过。看来陈克已经决定要动手了。

这些天陈克的“劫狱训练”把齐会深吓住了。他从没有见过如此专业的杀人方法。无论齐会深是如何坚定的革命者,但是他首先是一个中国人。在中国人的文化传统中,只有两种杀人能够得到普遍的同情甚至支持,一个是“除暴”,另一个是“血债血偿”。而陈克教授的这种为了杀人而杀人的方式是一种“技能”。齐会深亲眼见到之后,只感觉这种根本不把人当做人,而是当作一种“物品”的态度“有伤天和”。所以齐会深不得不用询问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微妙情绪。

“会深,我们的目的是把这些同志救出来。无谓的屠杀有什么意义呢?”听了齐会深的问题,陈克反问道。

“可是文青不是说……”齐会深对当时陈克满脸杀气发言印象深刻,当时陈克表示要干掉杀害中国百姓的印度巡捕。

“那些人绝对不能放过,不过我们现在一定要先把自己的同志救出来。如果直接开始杀印度巡捕,岂不是让这些同志更加危险。”陈克的声音平淡,但是那里面隐含的腾腾杀气让齐会深感觉背后发凉。

“文青,我有一言,早就想说。其实同志们最近很怕你。”齐会深终于说出了这句憋了很久的话。

“我知道。”陈克坦然承认,“我第一次学习这些东西的时候,也很不舒服。”在这里陈克说谎了,他总不能承认,当年自己曾经和变态一样沉迷于这些技能的学习吧。

“文青,如果大杀印度巡捕不是不行,但是杀完之后咱们就要跑路。你一面要建设学校,储备医学专业的人力。另一方面,你又要大杀巡捕。我是觉得这两者是背道而驰的。”

终于有人注意到这点了,陈克想。既然齐会深能够问出这样的话,陈克也不愿意再敷衍,“如果去救人之前,就没有做好杀人的准备。你觉得能把人救出来么?只有学会杀人术,才能选择杀与不杀。如果没学会就贸然行动,那只会徒然自投罗网。你不敢对巡捕下手,巡捕可是敢对你下手。”

听完了这话,齐会深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明白了陈克的意思,“文青的意思是……”

“一定要把同志们救出来,这个你又意见么?”

“没有。”

“我就是这个意思。没别的意思。”陈克给出了最后的答案。

劫狱一般来说要解决三个问题,第一,怎么突进去。第二,怎么准确的救出人。第三,怎么安全的撤退。

行动小组对这几个问题进行了认真的讨论。虽然有了地图和实地考察,但是好歹巡捕房也是一个准军事机构。巡捕们都有配枪,从外部进攻如果不能很快地杀进去,迅猛的控制局面。那么就会演变成一场持久的枪战。这年头可没有什么AK47或者乌兹之类的冲锋枪,靠了步枪和手枪的战斗往往会消耗很久的时间。所以在这个时期,拼刺刀就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战术。陈克其实也不太想在进攻的过程中杀伤甚众。怎么能够有效地冲进巡捕房就成了第一个必须解决的难题。

坚固的堡垒如果不能从外部攻破,那就从内部瓦解。这也是一般性的常识。只是巡捕房这个机构本来是一个外国人用来管理租界内外国人的警察机构。因为入住租界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所以才扩大了与上海官府争夺管辖权的斗争。巡捕房里面的正式雇员,到现在为止还是以外国人为主。为数不多的中国雇佣基本都是些铁杆的投洋份子,找他们还不如不找。短时间内还真的找不到能够想方设法混进巡捕房的人。

“不知道有没有兄弟敢先被选捕房抓紧去的。”陈克问。

“怎么说?”武星辰对此有些兴趣。

“我觉得实在不行,就采用双管齐下的办法。第一,得有人先被抓进去。等这位同志被带进巡捕房之后,我们立刻就在别的地方引发骚动,调虎离山。巡捕房的人赶去出事的地方之后,被抓进去的同志制服里面的人,我们也从外面一起杀进去。里应外合把人给救出来。”

这套计划听起来很美,不过陈克知道,这也就是说说而已,就现有的人员素质。也只有调虎离山的办法或许靠谱。

“文青还有其他的同志都和洋鬼子打过照面,听文青的意思,这个被抓进去的人,或许只有我才合适吧。”柴庆国说道。

“柴庆国同志,你相信你能完成任务么?你能听懂外国人在说什么吗?能够根据他们的问话判断出他们的下一步的行动么?”陈克微皱着眉头问道。

柴庆国本来只是忍不住对陈克刺激几句,听了陈克的话,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做不到的。

看柴庆国很没有面子的低下头,陈克正准备继续讨论,就听王斌问:“如果是我呢?我倒是能够听明白巡捕的话。但是我被抓进去之后,却也没有能力对抗巡捕们的武力。要是我和这位柴同志一起进去的话,你觉得能行么?”

王斌比陈克更早从北京回来。身为游缑的朋友,他大力参与了营救游缑和其他被捕的同志的行动。提供巡捕房地图方面,王斌也是出了大力。陈克一直没有来得及和他详谈。据陈克猜想,这次北京之行,王斌被他前女友的丈夫羞辱之后,看来心态很有些变化。

“王兄,你如果参与了这件事情,那你在上海的前程可就完了。”

“完了就完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能把革命进行下去,获得胜利之后,我岂不是得到的更多。”王斌的回答还真有逼上梁山的意思。

“这倒也是个办法。”武星辰微微点头。

“我觉得还是劫囚车吧。”柴庆国终于说出自己的计划,“我以前在山东劫过囚车。救过人,我倒觉得一定硬冲,咱们的伤亡太大。”

“囚车的话护卫的人可不少,警惕性也高。咱们半路冲上去虽然成功机率很大,但是伤亡绝对难以避免。进攻巡捕房的话,巡捕们想不到有人还敢太岁头上动土,反倒是攻其不备了。我不想让这次劫人引发新的伤亡。”

大家对此争论不休,柴庆国对陈克的想法很不以为然。陈克也懒得多说。干脆让柴庆国、武星辰、华雄茂和自己在今天半夜去巡捕房看看虚实。柴庆国同意了。

现在是下午,陈克干脆建议众人现在就去睡,晚上十二点出发。回到宿舍,陈克发现娶了老婆之后就是很麻烦。大半夜出门肯定不可能不让何颖知道。陈克采取了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实话实说。何颖知道陈克这次回来就是要救人的。大半夜去探看虚实也不是什么离谱的事情。她只是希望陈克能够小心行事。

老婆这么说了,陈克也觉得很感动。他干脆拉着何颖一起躺下睡了一会儿。这几天训练其实挺辛苦的,身边是自己的夫人,两人先是絮絮叨叨的说了会儿闲话,不知不觉陈克就睡着了。

醒来之后是晚上十点多。何颖还在陈克身边睡。让陈克特别感动的是,何颖睡在靠里面的位置。陈克起身的时候惊醒了何颖,她迷迷糊糊地说道:“桌上面有饭。我睡了,你早点回来。”然后也不知道是装睡还是真睡,她面向墙壁就不再吭声。

饭虽然凉,吃在嘴里面并不是太舒服。只是想着老婆的体贴,倒也别有种温馨。

十一点,陈克去叫了武星辰等人,只见他们已经准备停当。几条汉子都是穿了黑衣。静悄悄的出了门。这次出动携带了两支枪,一人一把小斧子,还有四个黑头套。算是模拟行动。

等到了巡捕房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半。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巡捕房大门虽然也是开着,却没有见到任何守卫。陈克突然心念一动,他套上了头套,说道:“正岚,你也带上头套和我过去看看。”

“现在就动手?”发话的居然是武星辰。

“星辰,你就别去了。你望风。你这身材一旦被看到,那可就脱不了干系。”

说话间,华雄茂已经戴上了头套。陈克摆了摆手,两人就快步走向巡捕房。大门那里的确没有人,陈克他们都穿了软底布靴,走起路来静悄悄的。这些道路都是夜里面训练过几百次的,闭着眼走不会走错。天知道巡捕房的人都在那里,往里面又走了几步,前面就是巡捕的宿舍,就听见里面一阵说话声,陈克从门缝里面偷眼一样,只见一堆巡捕围着一张桌子,桌面上堆放着钞票和银元。几个洋人手拿纸牌,嘴里面叼着香烟,为首的一人叼着雪茄。印度巡捕为在周围。竟然是在赌博。

机会这东西就看你怎么选择了,陈克心中念头一转。如果现在跑去救人的话,看似最合理,但是实际上也未必。万一中间有人出来,碰到了就是大麻烦。而且自己和华雄茂受过训练,倒也可以做到。但是那些被捕的兄弟们可没有受过训练,如果带着他们出来,那必然惊动这些人。一场混战下来,那可真的很不好说。

持枪冲进去威逼巡捕也不是什么好办法。这年头又不是抗日战争,或者解放战争时期,敌对双方都对对方有足够的认识。日本人或者国民党看到几个八路军杀进去,他们知道八路军真的会开枪,所以总会有些顾及。这群巡捕们可没有这样的认知。而且陈克并不是真的想大开杀戒。他倒不是没有起过杀心,但是每次回想起总理带领的锄奸队,即便是412之后,锄奸队也仅仅是处内奸,劫法场,劫狱。他们始终没有搞革命的暗杀恐怖活动。既然总理这么做了,肯定是有深思熟虑的原因。陈克自认为行事肯定不如总理,所以每次杀意大盛的时候,一想起总理,好像就有道说不出的闸门硬生生堵住了陈克那黑色的杀意洪流。

那剩下来的选择貌似就只有一个了。只有赌一把了。陈克对华雄茂低声说道:“你出去告诉外面的两个,在外面等我,准备接人。如果我没有出来,你们就自己撤吧。”

“文青!”黑暗中华雄茂的眼睛瞪得溜圆。

“服从命令!”陈克低声说了一句。然后推了华雄茂一把。虽然华雄茂一路中三次扭头,不过他真的服从了陈克的命令。

看到已经没有了别的担心,陈克吸了口气,然后静悄悄的推开了房门。没有人注意到房门开了,也没有人注意到一个一身黑衣,戴了黑色头套的男子静悄悄的走进了房门。屋里面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纸牌上的输赢吸引住。

第二天,上海市民再次看到巡捕房全面出动,满城乱搜的时候,都知道发生了新的事情。特别是巡捕房跑到了复旦公学,要求进学校搜人。复旦公学自然不肯,刚闹过上海会审公廨的大事,上海官府已经在司法管理权上的争夺上处于相当的优势。马相伯先生带着门卫把巡捕房堵在学校大门外。双方对峙了一阵之后,官府的人也来了。经过一番交涉,巡捕房的人不得不撤退。这样的变化对于市民们的想象力是极大的刺激,留言开始满天飞。

到了下午,终于有一个像样的解释出现了。不知道是哪里的好汉在昨天半夜冲进巡捕房,打倒了所有的巡捕,然后把那几个被抓的学生给救走了。中国人最爱这种武侠传奇故事。于是在接下来的传说中,从打倒巡捕救人,变成了杀了几个巡捕救人,又变成了血洗巡捕房。反正洋鬼子死的人从几个变成了几十个,后来又变成了上百人。

经历了巡捕杀人事件还没有多久。三七都没过,市民们对于巡捕们的痛恨依旧强烈。这样的故事立刻就引起了众人的共鸣。除了洋鬼子的“死亡人数”节节攀升之外,猜测到底是谁干的,这也是另一个极大的兴奋点。在这间事情上,猜测是黄浦书社请了武林高手来劫狱的猜测成了一个主流。黄浦书社在这次上海会审公廨事件中的表现其实并不算是抢眼。因为发动游兴,罢工,罢市的其实是上海本地的各个集团。但是全城大搜捕事件之后,黄浦书社算是声名鹊起了。人民都习惯了“民不与官斗”。能被官府和洋人定点清除的势力,那绝对不是普通的百姓。他们绝对有能力和官府与洋人斗。这种毫无确凿证据的猜测,就这样的命中了事实。

上海仁心医学院好歹也是英国人牵头办的学校,所以身为校董和校长的齐会深与陈克也没有办法拒绝在英国领事馆的人带领下的巡捕房。当然,陈克他们总不会傻到把人藏到学校里面。社会调查极大的拓展了同志们的活动范围。陈克把人带出来之后,那几个人就按照当时社会调查时候走过的路线跑路了。华雄茂亲自带队,约定了联络的地点。

回到了学校之后,陈克叫醒了齐会深。齐会深立刻取了钱,派何足道与秦武安与这帮人汇合。武星辰与柴庆国也躲了起来。这种处置也有些担心如果巡捕房那边一定要无理抓人,党支部不会遭到上一次那样的毁灭性打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