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五十一章

所谓“书读三遍,其意自现”,陈克带领着同志们把组织制度文稿给读了三遍,详细讲述了一遍。特别是理论联系实践,通过这次上海会审公廨事件来讲述党员应该如何遵守组织纪律。讲完之后,众人更深刻的明白了很多组织原则里面到底是包含了何种含义。

“组织规章的真正核心说一千道一万,只有一个。为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只要党员真的有这样的态度,自然而然的就能够把握住这个。”在最后,陈克说道。

老党员早就听陈克多次说过要去安徽农村的事情,对陈克话里面的真正含义心知肚明。新党员里面聪明的也大概明白了陈克的意思。

陈克见差不多了,就表示自己发言已经结束,该轮到其他同志发言了。

众人没想到陈克居然这么简单的就结束了,在众人的想法里面,陈克会讲很久才是。在陈克发言后,众人也都失去了继续发言的兴趣。众人互相对视了一阵,王启年问道:“陈克同志,这次上海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王启年是广东人,上海自从开埠以来,特别是成为通商口岸之后,来上海经商的广东人就特别多,这次游行当中广东人在沪的同乡会组织——广肇公所出力甚大。死伤者中广东人数量最多。从个人角度上,王启年对于突然结束这个事件十分不能接受。

王启年语气悲愤,“陈克同志,你方才也说了,是人民救了我们。人民死了这么多,官府肯定不可能出面为这些人讨还公道。我们人民党也就这么视而不见么?”

“这件事情我必须和召开正式党员参加的党组织会议进行讨论。”陈克的回答十分冷静。

“咱们这不是党组织会议么?”王启年十分诧异。

“是党员而不是预备党员。这次正式党员会议当中,会讨论吸收新党员的事情。我现在可以向大家表个态,对于外国巡捕打死百姓的事情,我们人民党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些天大家都讨论一下自己的立场,党组织在近期会找大家谈话。”陈克给了王启年回复。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王启年和其他同志们刚学习完党的组织纪律,现在就强行违犯组织纪律也不合适。他闷闷不乐的表示没有别的问题了。

预备党员们都没有别的问题,正式党员们听陈克说了要开正式会议,即便有问题,也知道现在不该发言,所以会议很快就结束了。

“王启年同志,会后你留下来。正式党员们也留下来,其他人可以散会了。”陈克说道。

预备党员们不清不愿的起身离开了会议室,其他人走的差不多了,柴庆国却没有起身,正式党员们的目光不由得集中在他身上,但是柴庆国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于是不少人的目光又落在武星辰身上。武星辰不得已,扭头对柴庆国说道:“庆国,你先出去,我们开个会。”

柴庆国在北京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上次是陈克,这次却是自己非常相信的武星辰。他脸登时就难看起来。“武大哥,我想成为正式党员。”

“这件事情我们会讨论的,现在你先出去。”武星辰面无表情的说道。

柴庆国不敢对武星辰放肆,他不情不愿的站起身。却听到陈克说道:“柴庆国同志,党组织里面没有大哥二哥的,大家都是同志。所以,我请你以后在党会上注意些发言。在党会上只有武星辰同志,没有武大哥。”

柴庆国瞪了陈克一眼,终于阴阳怪气地说道:“我知道了,陈克……同志。”

陈克对此毫不在意,“很好,柴庆国同志,你先别走。我现在要交代一项工作给你。”

柴庆国没想到陈克会这么说,认为陈克就要刁难他,便大大咧咧的站在那里,“陈克同志有什么吩咐。”

“我想让你守门,不要让别人靠近过来。保证党组织的会议有足够的保密性。”陈克说道。

这个要求实在是出人意外,柴庆国不明白陈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瞅向武星辰,却见到武星辰别过脸根本不理他。柴庆国这才点点头,“好的,我去守门。”

等柴庆国出去,片刻之后就听到他喊道:“都别站在门口,该干什么干什么吧。别在这里听了。”接着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看来柴庆国把那些听门的都给撵走了。

“王启年同志,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加入人民党?”陈克开门见山的问道。

“齐会深同志当时问我,要不要来听听党课,我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这就在齐会深同志的介绍下,当了预备党员。”

“这次上海的事件你也看到了,我听说伤员还是你帮着包扎的。革命的道路很危险,你对这件事情怎么看。”

听着陈克那非常平淡的口气,王启年并没有被这样的假象所迷惑,既然能够问出这样的话,那就说明党组织对自己还是很有兴趣的。他连忙说道:“我也没什么想法,这年头死人我见得多了。我是觉得,跟着人民党有前途。”

“有什么前途呢?升官,发财?我得很明白的告诉你,王启年同志,药厂的钱不是我们党员自己的钱,而是党的财产。是用来革命的钱,谁动一下试试看,我保证会让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也会让其他党员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不是为了钱,决对不是为了钱。”王启年连忙说道。他抬头看着同志们灼灼的目光,突然觉得一阵心虚。他加入的时候陈克还在上海,王启年是亲眼看着人民党是如何迅猛发展的。也知道陈克他们不是什么可以糊弄的对象。但是自己真正的目的要不要说呢,他有些为难。

看王启年欲言又止,眼睛也不知道往哪里看才好。陈克等了好一阵才说道:“王启年同志,有什么就说什么。你觉得对党组织说些瞎话有意思么?到现在,我想你已经很明白了,人民党本身就是要造反的。我们造反都不怕,你还怕说个实话么?”

王启年下了决心,有些惴惴不安地说道:“我讨厌洋鬼子。不仅仅是国内的洋鬼子。我最讨厌的是南洋的洋鬼子。那帮洋鬼子们又贪,做事又黑。对中国人玩命的盘剥。我觉得把洋鬼子赶出中国还不够,我希望能够让中国夺了南洋,把洋鬼子都赶回欧洲。虽然也接触过一些革命党,光听他们说的东西就不对劲。只有在人民党,听到的道理才真的像是要革命的样子。所以我才加入人民党。”

“我们解放南洋,就得先解放中国。即便解放了中国,也得有很长时间的准备,才能去解放南洋。这可能要几十年时间。而且革命么,就会打仗,我们身为党员难免就得在第一线作战。可以说随时都可能会死。你有这种准备么?”

这个问题实在是非常尖锐,王启年猛地生出一种自己被当作炮灰的感觉。他看着陈克那锐利坚定的目光,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不能不说,经过这次北京之行,陈克的变化很大。至少现在王启年觉得在气势上已经被陈克所压倒了。仿佛是自动搜索能够有助于自己的信息,王启年回想起人民党的党课,他突然问道“那么我在谁的后面战斗。”

王启年的问题问得真好,陈克心中大喜。他还是脸色如常的说道。“你会站在那些更早入党的同志后面战斗,首先,我肯定会站在你前面战斗。但是在你的背后,是比你更晚加入革命的同志。我们更早入党的同志死了,你就得接过我们的旗继续战斗。如果战斗中你要跑,我们就会按照党组织的制度来处分你。所以你有这种准备么?”

陈克的回答让王启年觉得一阵振奋。如果不是被当作炮灰,那有什么不敢的。“我有,我能做到。”王启年大声说道。

“那么我们准备在近期把党组织转移到安徽去工作,你能服从组织的安排么?”陈克继续问。

“到安徽去?”王启年听说过安徽,却不知道到底安徽是什么模样。但是既然党组织要转移到安徽,那么陈克肯定是带队的。王启年于是答道:“我服从组织安排。我会跟着组织到安徽去。”

“很好。那么你可以离开了。”陈克下达了命令。

看着王启年带了兴奋和激动的神色走出房门,武星辰亲自起身看了看门外,又把门仔细关上,齐会深才问道:“为什么先要找王启年?”

“他是学医的,我们到了安徽是绝对不能缺医生的。有几个专业的人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有,医生是最重要的专业之一。我们到了乡下,能够给人治病,这本身就是极大的号召力。所以现在我们的医学院必须马上开学。能培养多少人就培养多少人。半年的话基本知识总能灌输不少。以后在行医过程中逐渐丰富知识吧。”

“半年内就要把党部全部转移到安徽么?”齐会深问道。

“我想党组织来通报一下我在北京的情况。”陈克详细的介绍了整个北京之行的经过。同志们得知在安徽的官场上文有尚远武有卜观水,都十分欣喜。原本众人都觉得人生地不熟的,贸然到了安徽困难肯定很大。听完了陈克的报告,一种莫名的轻松感出现在大家的心头。

“他们仅仅是提供了革命的一些基本支点,工作还得我们自己来完成。大家可别觉得万事大吉了。很多事情都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之外,这次上海会审公廨的事情,开始前大家能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么?”陈克并不想让同志们过于乐观。

“那么文青准备带谁去安徽。”齐会深提出了众人都十分在意的问题。

“武星辰同志在上海的事情完成之后,就必须回到北方。让星台一个人在北方,我不放心。武星辰同志再加上几个其他的同志,先把北方的事情给稳住。”

“文青准备让我在上海做完什么事情呢?”

“我在会上说过了,洋鬼子杀了这么多游行群众。这件事我们人民党参与了,那么就万万不能善罢甘休。我的意思是,首先把在狱中的四个同志营救出来。软的来不了,咱们上硬的。然后,我是想把开枪的巡捕所在的巡捕房给炸了。如果可以的话,既然巡捕们是在工部局市政厅开的枪,那么这个地方我认为也需要飞上天才行。”

“嘶!”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陈克说起搞爆破简直跟说来点夜宵一样平淡。但是这两个地方都并不那么好下手。

“有人反对么?”陈克问。

“不是那么容易吧。”齐会深试探着问。

“我只是要把这两个地方炸上天,炸死多少人倒无所谓了。呵呵,我本来以为会有些人反对我搞革命恐怖主义呢。”陈克突然笑道。

“革命恐怖主义?”同志们有些不理解这个词。

“我其实是想,最好是能有军队,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在公众的面前公审,然后把他们给明正典刑。可惜了,现在我们的能力不够,等我们有能力做到的时候,这批人当中大部分估计都会在咱们打进上海之前逃走了。不得已,我才想搞爆炸。这已经是下策了。”陈克很遗憾的说道。

这年头,革命党的恐怖袭击一般都是针对满清高官的,针对外国人的基本没有。众人实在是没有想到陈克居然要以外国人为袭击目标。陈克的方案一出,众人的第一感觉是震惊,自然不会有人考虑实行这种恐怖袭击的“合理性”与“正当性”。

“文青,你这么做仅仅是为了报复外国人屠杀中国人民么?”武星辰问道,“难道不是为了逼着其他人一定要跟着咱们走么?”

“星辰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我对这件事情考虑的还不够全面。先考虑把那几个被抓的同志救出来吧。按照租界的习惯,我们自己若是不动手救人,这些人肯定是凶多吉少。”

其实武星辰说的没错,陈克既然决定要把这几个同志救出来,就必须统一党的意见。而且一旦实行了报复性袭击,那么租界和官府肯定会携手追查“凶手”。黄浦书社里面有化工人才,肯定会是重点调查对象。加上陈克他们那时候已经到了安徽,其他黄浦书社的成员肯定会被牵连。这个决定的后果相当的严重,陈克自己是绝对不能都断专行的。

把自己的考量向同志们说明之后,所有人都不吭声。陈克说的没错,虽然报复总是带着极大的快感,但是报复带来的后果同样是非常严重的。

原本老党员们还认为陈克要把预备党员都给撵出去不太合适,到了此时大家才觉得这个选择是相当的正确。会议开得时间颇长,最后制定了一个计划。组织一支先遣队到安徽打前站,对尚远邀担任县令的县进行一个摸底工作。队长由华雄茂来担任。然后带领几个可靠的预备党员同去。

武星辰负责发动天地会的力量来调查巡捕房,租界监狱和洋鬼子的上海领事团工部局市政厅的情况,准备发动武装袭击。这件事情由柴庆国来配合武星辰。游缑自然负责炸药的准备工作。陈克也会协助游缑。

齐会深则负责人事协调工作,尽可能采用其他手段营救同志们。毕竟劫狱这件事情实在是危险性太高,很可能达不成目的,反倒白白的损失了人手。

陈克则去拜会严复,希望作最后的努力,看看上海官府方面能否有什么可以利用的条件。

工作分配虽然简单,但是细节牵扯太多,也不知道谈了多久。却听到柴庆国在外面喊道:“这里面开会呢,不允许外人进来。”

“我是食堂的,开饭的时候到了。”说话的人用的是一口上海话,柴庆国这个山东汉子听不懂。就听柴庆国问道:“你说什么?”

齐会深看了陈克一眼,陈克点点头,齐会深出去和食堂的师傅说了几句。这才回来,“咱们先吃晚饭吧。天也快黑了。”

这么一说,大家才觉得饿了。纷纷表示同意。

众人在宿舍楼下等着陈克去叫他的夫人一起吃晚饭。陈克一进门,登时就是一惊。屋子已经基本布置完了。一切都很简单,但是就是这样简单的房间,加上简单的布置,却登时就有了生活的气息。此时何颖在被窝里面半坐着,被靠在床头简易的木板上,陈克的那本旅行地图册摊在被子上,何颖正在看。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其他几本书。一见陈克进来,何颖脸上就有了笑容。

“房间好干净啊。”陈克赞道。

“这个楼里面很有趣啊。水房那个自来水龙头很好玩。”何颖还是年轻,对这些新东西非常有兴趣。

“应该是。咱们去吃饭吧。大家在楼下等着呢。”

“嗯。”何颖大大方方的说道。

何颖在,晚饭的大餐桌上就不方便讨论事情。而且说真的,即便是何颖不在,众人也真的饿了。众人都是狼吞虎咽的吃着晚饭,根本顾不上说话。饭后,众人都看着陈克,陈克知道大家想听听自己结婚的过程。毕竟在北京两个月就成亲,这也实在是太快了。

大概介绍了两人认识的经过,还有娶亲的经过,之后同志们都觉得这也太离奇了。虽然陈克做事一向挺离奇的,不过成亲时人生大事,这么短时间内解决,未免显得有些草率。

“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我认识了何颖,觉得何颖很好。我想娶她。她就是我命中注定要娶的人。”陈克毫不羞涩的说道。话音刚落,就有人叫起好来。一看,却是华雄茂。陈克觉得左臂一紧,却见何颖紧靠着自己低下了头。餐厅用的是大条凳,何颖本来就靠着陈克坐,这么一挤两人靠的跟近了。陈克展开左臂搂在何颖的左肩。何颖的脸更红了。

“那这以后怎么称呼啊。弟妹?何夫人?还是陈何氏?”华雄茂打趣地说道。

“就叫何颖同志。哪里用那么多废话。”陈克笑道。

本来大家也有闹一闹陈克的打算,结果看陈克毫不窘迫,齐会深带头,众人纷纷鼓掌。“恭喜文青成亲。”“恭喜何颖同志结婚。”在这一片真心的祝福声中,何颖抬起头,虽然脸通红,但是她的笑容很真诚,“谢谢诸位。”

众人一一做了自我介绍,华雄茂还非得凑上来握手,何颖迟疑了一下,看了陈克一眼。见陈克只是笑了笑,何颖还是很礼节性的和华雄茂握了手。

“何颖同志,我们一会儿还得开会。陈克同志就让我们先带走了。”华雄茂这家伙看来时非常喜欢凑热闹,估计闹洞房也是把子好手。

“文青,我在宿舍等你回来。你去忙吧。”何颖根本不接华雄茂的话茬,反倒是扭头对陈克说道。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刷了碗,把何颖送到宿舍,陈克就回去参加会议了。

会议直到晚上九点多才结束,安排了人民党一月到三月的总体方向。

“正岚和去安徽的同志们会很辛苦,过年怕也回不来。”在会议结束后,陈克说道。

“既然是文青定下了方案,我去做就行了。终于开始真刀实枪的干起来,我可是干劲十足呢。”

“那就好。”陈克对这个表态很高兴。

“对了文青,有件事你得答应我。如果真的要对洋鬼子来硬的,你绝对不能把我给拉下。哪怕我实在安徽,你也要把我叫回来。这次我也参加了游行,我也坐了牢。不让我亲自给洋鬼子点颜色看看,我这心里面绝对放不下。你一定要答应我。”

“好的。我答应你。”陈克郑重地做出了承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