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四十七章

晚上的时候,尚远如约而来,同来的还有秦佟仁与徐电。经过上次“开诚布公”的会谈之后,决定要去安徽的就是这么三个人而已。柴庆国已经从天津来会来,三人对再次见到柴庆国并不意外,倒是柴庆国觉得有些尴尬。

陈克互相介绍了南北两边的同志,又通报了最新的情况。尚远等人第一次得知南方的情况,听完了介绍之后,众人都一言不发。陈克接着说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人民党在上海的支部遇到了重大的挫折。我准备马上回上海营救被捕的同志。如果望山兄没有改变主意的话,我会安排他们去安徽。”

“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文青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还有弟妹你准备怎么办?”尚远思路一贯的细密。

“我准备三天后动身,我夫人的话,我会和她一起回上海。然后安排她和其他同志结伴去安徽。”

“我还要在北京待一阵子,厂子的事情总得有个结果才行。”秦佟仁的安排也算是很合理。

“如果文青兄需要打官司的人,我可以去上海帮忙。”徐电对自己的法律能力看来颇有信心。

“那可就多谢了。”陈克对徐电的热情很有好感,对具体的官司不抱什么希望。

又商量了一番之后,最终确定尚远和秦佟仁暂时留在北京,陈天华现在就回河北。武星辰、柴庆国、黑岛仁一朗和谢明弦明天就起身回上海。陈克三天后动身,徐电回家处理一下家里事情,也会动身赶往上海与众人会合。

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大家纷纷道别。谢明弦很通人情世故,主动提出自己带了行李搬到武星辰那里去住。陈克也不愿意装模作样的挽留。

送众人离开,陈克会来关上门,偌大的院子感觉空荡荡的。自从来了北京之后,这么孤单单的住在这里,还是第一次。陈克在21世纪的时候并不是爱热闹的人,他还是颇为喜欢孤身一人的生活。反倒是回到这个时代,他不得不和同志们朝夕相处。但是人都是有习惯的,突然又是孤身一人,反倒觉得有些不太适应。

回屋之后,何颖看着陈克有些义气消沉,有些不解。何颖一点都不笨,从这蛛丝马迹上可以看得出来,陈克绝对遇到了些大事。有心想问问,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此时就听到陈克说了句,“天晚了,睡吧。”何颖觉得一阵害羞。却没想到陈克这个“睡吧。”还真的就是字面的意思,夫妻两人就这么在一个被窝里面睡了。陈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何颖闻着陈克身上淡淡的男子气息,觉得心烦意乱的。想晃醒陈克问个究竟,又做不出来。她慢慢的从陈克的被窝里面出来,自己裹了条被子再次躺下。陈克的呼吸声细微的根本听不到。何颖用手轻轻摸了一下陈克的脸庞,鼻孔那里有持续不断的呼吸。她这才放下心来。

裹了裹自己的被子,何颖忍不住想起姑姑何倩在婚前的话,“这个陈克绝非善类,成亲之后你要小心了。”那时候何颖对这话并没有什么直观的认识,其实到现在何颖也没办法对陈克下什么定义。陈克本人是善是恶姑且不说,至少该有的礼貌和关心,陈克一样不少。他甚至还亲自做饭,帮自己拿衣服,饭后收拾桌子。在何颖身边的男子,一个个都是由妻子或者丫鬟仆役来服侍的。她偶尔听到母亲与那些来访的太太们的交谈中,别家也是如此。这反倒让陈克看起来十分特别。

如果说是没有洞房的事情,何颖一个黄花姑娘,对此也没什么概念。只是听说夫妻都会如此,但真的没有发生,她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的。反正以后的日子长着呢,该来的事情总会来到。何颖唯一觉得不太满意的,就是陈克什么事情都不和自己商量。但是说真的,自己的父亲也从不把外面的事情和母亲商量。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想了一阵,睡意上来,小姑娘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一早起来,两人吃了早饭,陈克正色说道:“夫人,我想大后天就带你回上海去。明天我会和你拜见岳父大人。向他告辞。今天你和我去拜访几位我在北京的老师和朋友,顺道买些礼物吧。”

第三天回门是个标准的礼数,这对于娘家是个很大的礼数,需要带很多礼物才行。陈克觉得得大采购一番。何颖的注意力却被去上海这个词给吸引了。她听说过上海,只是知道很远很远。但是具体多远她却完全没有概念。“上海在哪里。”她问道。

陈克想了一阵,去自己的行囊里面找出了一本大册子。这是他从21世纪带回来的最宝贵的东西之一。淘宝城里面什么都卖,他见到针对徒步旅行者的中国地图手册。十六开的精版印刷,陈克爱骑自行车孤身远行,如果性质上来,也会徒步旅行。这册子印刷的十分精致,趁着手里面有钱,他干脆就把两本都买了。

一本留在上海,也不知道被抄家的时候有没有幸免。不过齐会深还是可靠的,既然连同其他东西让齐会深认真保留,想来应该会没事吧?把册子放在桌上,陈克给自己的妻子讲起了中国地理。何颖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地图,这么花花绿绿,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直线曲线的图居然是中国的模样,这让何颖觉得很稀奇。看到那个公鸡一样的中国地图,她真觉得不敢相信自己就居住在这样的国家里面。陈克觉得事情不对了,此时的中国版图还包括蒙古,这么一张地图出来,自己岂不是成了极大的卖国贼么?陈克虽然做不出地图开疆的“壮举”,但是凭白的分裂国土,他也是做不出来的。陈克在上海讲课的时候,是从来不敢把这地图册拿出来的。怕的就是引起了同志们的误解。幸好何颖不懂地理,更不懂地图。没有追问这些问题。

陈克指出了从北京到上海的路线。这册子附带尺子,精致的透明树脂标尺又让何颖爱不释手。两人测量了距离,换算之后,得出了数千里地的结果。这真的把何颖吓住了。

“我就是从数千里之外从上海到了天津,从天津到了北京。然后这才和你成亲的。千里姻缘一线牵,我们就是注定的夫妻。”陈克施展起了甜言蜜语。

何颖脸红红的,也是很高兴。过了一阵,她低声问道:“文青,你最近这么忙碌,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情反正也瞒不了多久,陈克干脆直言以告,“我几个朋友在上海被洋人抓了,我得回去营救他们。所以新婚的事情也被耽误了。救人如救火,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在这里留下来了。”

听到这话,何颖只是点了点头,继续看着地图上标出的城市。既没有神色大变哭哭啼啼,也没有着急上火的逼问陈克究竟。这样的做派大出陈克的意料之外。

“夫人,你不说点什么?”陈克试探着问道。

“朋友有难就去营救,这也是大丈夫该做的事情。而且你还要带我同去,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何颖慢慢的说道,“既然马上要出远门,那今天我们就多采买些东西。”

这话一出,陈克真的有些肃然起敬了。秦佟仁看人真的很准啊,他当时坚持认为何颖才是良伴,陈克也就是那么一听。当时他可没有想到会发生上海的暴动,更没有想到遇到这等大事,何颖的态度如此豁达。

“那咱们就动身吧。”陈克说道。只见何颖把方才兴致勃勃翻看的地图册合上,递给陈克。说做事就做事,竟然丝毫没有“玩物丧志”的意思。陈克自己十七岁的时候绝对没有这样的涵养。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到手之后不弄个天昏地暗是绝对不会罢手的。陈克记得自己的母亲说过她当年的一位小学教师,出身大户人家,上过女子师范,终生从事教育工作。陈克的母亲对这位老师几位推崇,因为这位老师教育学生平常做事,就是这等要求,看来所谓大家闺秀,的确不是白叫的。

收拾好了地图册,又收拾好了衣服,今天有风,陈克把自己的墨镜拿出来给自己戴上,又觉得不对,连忙让何颖带上。这年头市面上已经有了墨镜,何颖带上之后,以陈克的审美观来说,还真的很好看。很明显,何颖对着轻便的树脂眼镜也很喜欢,她有些为难地说道:“别人看到可不太好吧。”

“你是我老婆,你在乎别人说什么啊?我觉得你带上很好看,走吧。”说完之后,陈克拉起何颖的手就出了门。

刚出门口,就见到尚远后面跟了辆蜂窝煤车停在自己门口。对于一大早就给自己送“霉”的尚远,陈克不知道是该感谢好,还是该怎么好。

尚远也没想到陈克居然这么早就要出门,又见何颖不施脂粉,长长的头发梳成了一条辫子,完全一身姑娘家的打扮。偏偏带了漂亮的墨镜,倒也觉得大处意料之外。尚远这人不爱矫情,他只是微微一怔便说道:“文青,我正好想请你去见个人。顺道帮我把煤给搬了。既然你也起来了,一起去吧。”

陈克知道尚远不是个无聊人,既然他这样邀请,应该是他认为有这个必要。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大事,很干脆的就答应了。三人一边走,一边闲聊。尚远这车煤是给他的启蒙老师送去的,不仅如此,他老师的灶也是尚远亲手给修的。能让尚远如此尊敬的一个人,想来是很了不起的。

他老师也是个小京官,住的不远,很快就到了门口。从里面出来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尚远连忙上前施礼,“李老师,我来了。这位就是我说过的陈克。”

这位李姓男子是个很普通的人,也就是说相貌普通,穿着普通,说话普通。听尚远简单的介绍了陈克之后,那人和善的对陈克笑了笑,“这位就是陈文青啊。久仰了。”

“李老师好。”陈克也见了礼。

“李老师,我们先把煤搬进去再说话吧。”尚远说道。

“正是,我们就搬煤。”陈克说完就挽起袖子开始动手。

李老师穿了身粗布短衣,他也不多礼,拿出了几块木板,便一起动手。人多力量大,五百多块煤很快就搬完了。趁尚远和李老师不在门口,陈克偷偷去付煤钱。运煤的人是个面熟的旗人,他笑道:“陈先生,煤钱尚先生已经给过了。”陈克这才进了院子。

众人洗了手之后在正屋坐下。李老师名叫李鸿启,他大量了一下陈克,这才笑道:“我看过文青的书,也听望山说过文青的志向。今日一见,却觉得文青为人与写出的道理相比,相差远矣。”

陈克也不生气,人家没说错。这书是自己抄袭的,做事才是自己的本来水平。和马克思还有编写大学课本的那些人相比,陈克还没有自大到能够超过的水平。

李鸿启看着陈克那无所谓的神色,微微点点头,“文青,望山这次请你过来,是想让我开导你一番。我看文青你写书,应当是名门子弟。见你做事,却未免总有些名门子弟的毛病。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文青你即便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能言善辩。若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过是胶柱鼓瑟,当代赵括尔。”

这个问题也已经困扰过陈克很久了,听李鸿启一语点破,他登时一惊。“李老师,这正是我为难之处,李老师可有何办法解决呢?”

见陈克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李鸿启笑道:“文青末急,所谓点拨这种东西,和街头看相一模一样。我说我的,你听你的。说得粗俗些,就是裤裆里放屁,两头出气。但是既然望山上门百般求我,我就勉强说来听听。”

这话说得有趣,陈克和尚远,包括何颖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是学儒学的,所谓天命可不是鬼神,鬼神不足惧,然天命是不得不敬畏的。按文青书里所说,天命就是历史的洪流。文青用词极为精妙,让人不读后不禁拍案叫绝,但做事为何偏偏如此迂腐,我倒是第一次见到。文青可否告知。”

陈克听了这话觉得颇为为难,《中国文化传承与唯物主义的兴起》,这本书是他抄袭的玩意,复杂的理论知识,陈克自己勉强知道,也仅仅是知道而已,距离能够自由运用差了十万八千里。可这又是陈克用以糊弄众人,博取名声的资本。让他实话实说,真的是千难万难。沉吟了好一阵,陈克这才鼓起勇气据实以告。

听陈克“羞答答”的讲说了事实真相,李鸿启放声大笑,“没想到文青如此诚实,看来还有救。”

陈克觉得这位李老师实在是会安慰人,但是他的话一点都没有让陈克有什么安慰感。

“文青,即便是唯物主义的理论是你抄袭的,但是这里面中国的部分肯定是你自己写的,哪怕是能够联系到如此地步,已经是大材了,文青不必对自己失望。”李鸿启说得中肯,陈克听了之后觉得心里好过很多。

正微微点头间,却听李鸿启冷笑起来,“文青可知自己错在哪里了么?”

这话莫名其妙,陈克完全抹不着头脑。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所谓喜乐,不过是因为自身或得或失的悲喜,至于这事情本身,有何悲喜可言?文青你今天偷偷要塞给车夫煤钱了吧?我见你搬东西的时候,左顾右盼,生怕自己做错了任何事情,生怕让让任何人不快。若是个普通人,这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但是文青你志向之大,望山给我说过,你们既然有此志向,那就万万不可如此。若是对些普通人,不出错便足够。若是面对天下豪杰,那恰恰不能这么做,你需得做得自己才行。”

尚远聚精会神地听着,不由得微微点头。

陈克却觉得有些不解,“请李老师说得更加明白些好么?”

“文青,我见过你这样的人,他们认为任何一件事,只要在过程中聚集了正确的结果,然后就能得到最终正确的目标。这其实就是大错特错。”

陈克这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讲道,真的是耳目一新。“错在哪里?”他问道。

“错就错在你认为世间居然有能够达到的正确结果。君子畏天命,天命岂是你一人可以把握的。诸葛武侯曾叹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倒是比诸葛武侯还英明了,天命也可以操于你手。我见文青你书里面写道,历史是螺旋上升的。我不瞒你说,看到那段话,我真的是欢喜赞叹。等见到文青你,我是大失所望啊。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文青你虽然能写圣人之言,偏偏行事荒谬,比出口侮圣人之言还要可恶。”

李鸿启的话尖锐刻薄,但是陈克已经完全没有愤怒或者欣喜地感觉,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李鸿启,郑重地问道:“这是我自身的错,若让我舍生忘死,我可做到。但是知天命,我是无能为力。李老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问题出在一点,文青你觉得自己达到正确的结果。这就是大错特错。你会认为有一个正确的起点,一个正确的终点。你只用从这起点出发,到了终点便可。普通人若是如此做,定然不至于成为愚妄。但是你这等人如此做,就是犯了文青你说得形而上的错误。你首先要坚持你自己的理想,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若是没有这样的理想,自然不行。只是实践这理想,你只能按照你正确的道理去做事,有始有终。但是具体结果如何,你知道大概结果,但是不可能知道准确的结果。所以,不要为了结果正确而去做,你要为了符合道理而去做。”

陈克听着这些话,真的是叹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