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三十八章

“对于工作时间,我建议采用周制。一周七天,每周休息一天。大家已经干了六天,明天休息。”陈克提出了自己的作息制度建议。工厂的所有事物都采取集体讨论,各项制度都非常透明化处理。对于一个注定失败的项目,陈克就没有那么挑三拣四。他把后世的先进管理经验用在这里,也有做社会实践的意思。

“我们投票表决吧。”秦佟仁不温不火的说道。这六天的工作结束之后,这位青年平静的神色里面也透露出了疲惫。表决结果是全票通过。人人都松了口气。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下来,大家真的累了。如果不是采用这样的集体讨论模式,估计很多人早就开始各种偷懒。

“大家刚来,人心不稳。我的建议是咱们这两个月才用周薪制。每周发一次薪水。咱们投票吧。”陈克抛出了自己的“干货”。

听到这个建议,真的是人人喜笑颜开。立刻是全票通过。现在约定的工资是每个月8个大洋。就是说每周每人两块大洋。众人把大洋揣进兜里,这欢乐之情溢于言表。

又做了卫生值班表,还有几个工厂必须有的排班制度。简易蜂窝煤已经造了两个,陈克反复交待注意小心煤气中毒问题后,这民主生活会就散了。陈克正准备和谢明弦与柴庆国一起离开,秦佟仁主动过来问道:“文青准备回住处么?”

秦佟仁是旧式做派的典型,从不在公开场合谈论私事。他这个问题让陈克觉得有些好奇。“是的,我现在就回住处。”

“同去吧,我正好要去何大人那里一趟。”秦佟仁精神看着很不错。

陈克不敢怠慢了这秦先生,其实一定要说的话,陈克对秦佟仁甚至有些尊敬之情。见到秦佟仁在天津机械局的同事们当中声望甚高。陈克就私下打听了这位秦先生的来历。尹二狗与沈松文因为在修房子的工程里面表现出色,他们自然是最先投靠陈克的。两人讲述了秦佟仁的经历。

天津机械局是家官办军用企业。清同治六年(1867年)由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创设于天津。初名“军火机器总局”。开办经费二十余万两,规模仅次于江南制造局。同治九年由直隶总督李鸿章接办,易名“天津机器制造局”。这家企业可以说是北方洋务派的大本营。天津机器局除生产军火外,还制作过一些军舰、船舶,包括慈禧太后的游船。特别值得一题的是于1880年建造了中国第一艘潜水艇及第一套舟桥。

在庚子事变中,八国联军一定要把这家亚洲最大的军工企业给摧毁。秦佟仁身为一名技术人员,在这场战争中也志愿参战,在聂士成总兵的指挥下作战。具体的情况倒不是清楚,不过听工厂的工人们说,秦佟仁守卫工厂,直到最后才撤离。

兵灾一过,紧接着就是人祸。工厂失守之后,除了日本之外,别的国家对于天津制造局的设备倒没有兴趣。日本人则疯抢设备。不仅仅日本人,天津本地不少人也从制造局往自己家拉东西。于是好好的制造局就这么彻底毁灭了,连个渣都不剩。倒是天津随之出现了很多私营的工厂和作坊。

陈克相信大家没有说谎,制造局是朝廷的,制造局的设备拉到家里就能变成自己的。这中间谁轻谁重不由分说。尹二狗还私下告诉陈克,当年秦佟仁拉了一些人去保护制造局,不仅没有能保住厂子,秦佟仁甚至被人打断了一只手臂。

听了这些介绍,陈克忍不住对秦佟仁肃然起敬。这年头还有这等人,简直比煤堆里钻出个小白兔都难。

秦佟仁平常不言不语,即便说起话来也声音不高,态度沉稳,看着就是个读书人。当年也亲自拿起武器对抗八国联军,保卫工厂。这两种不同的形象怎么都无法在陈克脑海里面统一到一起。但是无论秦佟仁是如何的一个问号,既然他说了想同行,陈克自然不会拒绝。一行人上了路之后,大家只是闲聊。秦佟仁不问那么多私事,大家只是简单的聊天,倒也其乐融融。在陈克家门口分别,陈克打开了院门。

和前几天大不相同,现在院子里静悄悄的,庞梓等人两天前各自启程,武星辰和陈天华与庞梓一起回南宫县,山东的兄弟们一起回了老家。谢明弦和柴庆国则留在了北京,而且两人现在跟着陈克在工厂居住。只有王斌借宿在这里,和前些天相比冷清的不是一点半点。

“文青,你可是回来了。”见到陈克之后王斌颇为兴奋,“要不要去参加德国公使馆的酒会?”

“嗯?”陈克能听懂这句话,却没有能够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德国公使馆的酒会,这也算是级别很高的外交聚会。王斌一个洋行干部能够参加,已经有些出人意料之外,还能带朋友参加,这就更让人不解了。

看出了陈克的疑惑,王斌笑道:“我的邀请函是通用的,带几个人去都行。我也找不到别人,文青你和我去吧。”

外国的邀请函一般都是如此,除了少数情况之外,那些酒会一般不欢迎单身青年。陈克倒是有去见见世面的念头,不过转念一想还是觉得不妥。犹豫之间,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问道:“王兄,你还记得秦佟仁么?据说也是柏林洪堡大学毕业的。比你高几届。”

“嗯……,嗯!我想起来了,是那个瘦瘦的吧,天津人。”王斌兴奋了。

“没错,就是那位。”

“你怎么认识的?”王斌急切的问道。

“通过对门那位何大人认识的。现在他就在何大人家里面。”

“文青,带我过去见他吧,真的是好久不见啊。”

陈克本来也想找何汝明,上次他驳了何汝明的面子,两人的关系就开始冷淡起来。虽然陈克按照12两的价格卖给了何汝明药,不过何汝明很明显是余怒未消。但是陈克真觉得这位老兄是自己的贵人,哪怕只是通过何汝明认识了秦佟仁,陈克都觉得非常值。听王斌这么说,陈克起身说道:“现在就去吧。”

何汝明见到陈克之后,还是带搭不理的样子。倒是秦佟仁微微诧异的看着一脸兴奋的王斌,然后站了起来,他用那种招牌型的缓和语气慢慢说道:“这是王斌吧?”

“秦兄,正是小弟。”王斌见秦佟仁认出了自己,连忙上前几步,握住了秦佟仁的手,“一别多年,秦兄风采依旧啊。”

何汝明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虽然对陈克极为不满,但是他也不得不服气了,陈克交游之广真的令人叹为观止啊。

完全没有王斌那么热情,但是也绝对不是冷淡。秦佟仁对这位故交居然能在这里见面也是非常高兴的。他把王斌介绍给何汝明认识,大家干脆就在何汝明家谈了起来。王斌很是兴奋,说了会儿话,干脆就邀请秦佟仁和自己一起参加德国公使馆的酒会。王斌做事也算是很聪明,既然在何汝明家,他自然也不会冷落了何汝明,同样邀请何汝明一家参加酒会。

陈克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秦佟仁对这个邀请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何汝明听到了邀请之后,先是震惊,接着就是按耐不住地喜色。王斌说的明白,这次酒会是一个参赞的夫人到了中国,举办的交际酒会。不仅仅是请了外国使团,也请了些中国官员。何汝明忍不住问道:“可是德国公使馆没有给我发请帖啊。”

“这个不用担心,我这个请帖和谁去都行,人数也不限。”

“我去的话,带谁去啊?”

“带上您夫人和公子、小姐一起去就行了。”

“哦?”

“不过我建议,那些小孩子就不要带了。”

“哦。酒会在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上午开始。下午结束。中午一起吃个饭。何大人如果愿意的话,一起去吧。”

得知了王斌现在和陈克一起住,何汝明表示明天一早就给王斌回信。王斌又请秦佟仁有空的话到陈克这边来,这才与陈克起身告辞。

当天晚上秦佟仁没有来,这让王斌颇为失望。第二天一早,何汝明却派管家前来,说自己愿意一起去。

且不论别人怎么看,在陈克看来酒会看着很是不咋样。一群群的洋鬼子出来进去的,王斌一开始还和陈克在一起,然后就玩起了失踪。食物也不咋样,比起高档自助餐差了不少。陈克吃了几口就没了兴趣。何汝明看到这个场面,本来有些战战兢兢的,不过很快就见到了几位满清官员。何汝明是礼部的,这几位应该是他的上官。于是何大人眉开眼笑的就和上官们搭话去了。德国在欧洲是个后起之秀,来的人还真不少,听着一群各种口音的鸟语,陈克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他躲在一个角落,拿着片面包无聊的啃着。

据说伟大导师马克思或者恩格斯认为德国女人应该去农场。德国女人的相貌之差,在欧洲排倒数第二。这次酒会的女主人登场之后,陈克本以为这位王斌的朋友该是普通的德国龙骑兵大妈,没想到长相还不算差。司仪介绍的时候用的是法语,那叽里咕噜的话陈克不懂。女主人向大家敬酒,陈克跟在队伍最后拿了个酒杯,一起举杯,然后喝了酒。然后继续开始无聊。

但是机会只要肯等,就会遇到的。陈克看似无聊,其实他一直在等待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有了。何汝明这次出来,带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女孩子们一直跟着何汝明,现在何老帅哥终于和上官离开了。陈克连忙走了过去。

今天何倩的穿着与上次见到的大不相同,这身衣服虽然不是西式礼服,却也不是满清的样式。现在是冬天,这身暗青色丝绸套装颇类似汉服。而且两位姑娘都只是梳了辫子,脑袋上也没有那么多零碎,看着倒是颇为清秀。

“何小姐,你好。”陈克说道。

何倩没有想到陈克居然会过来打招呼,神色里面立刻有了警惕。“陈先生你好。”何倩不冷不热地说道。

“上次与何小姐谈生意,真觉得很开心。却不知何大人有没有别的合作想法?”陈克不想和何汝明纠缠蜂窝煤的事情。哪怕是何汝明帮陈克办了不少事情,陈克依然不想与何汝明谈买卖。因为太累。

何倩没有想到陈克过来是说这个的,她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陈克看了一阵,像是想看出陈克的心思。

“不用担心,我没有别的意思。何大人不是做买卖的好伙伴。对您而言,我倒是很愿意合作。”

听陈克当面说自己哥哥的坏话,何倩觉得又气又好笑,她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着陈克,“陈先生,你不觉得这么说不合适么?”

这样的质疑根本对陈克没有效果,他笑道:“生意就是生意。我是希望能和最适合谈判的人来谈生意。这样又方便又快捷。我可是个懒人。”

何倩听着陈克如此认真的赞美,忍不住嘴边露出了一丝微笑。不过这笑容片刻即逝,她认真地说道:“我家里面我大哥作主。陈先生找我谈生意,可是找错了人。”

陈克盯着何倩认真地看了一阵,这才答道:“也是啊。”说完,他看着有些怯生生半躲在何倩背后,但是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的那个小姑娘。小姑娘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的丝绸衣服样式与何倩的差不多,颜色是墨绿色的。

“你好。”陈克向她打招呼。

“你好。”小姑娘很有礼貌的答道。

“吃饱了没有?这地方的饭是自己拿的,不是别人送来的。所以不用客气,看见桌子上有什么,直接拿了就好。”陈克温和的对小姑娘说道。

“谢谢指教。”小姑娘虽然腼腆,却没有胆怯,她很认真地对陈克答道。陈克本以为小丫头会怯场,没想到完全不是那回事。他忍不住仔细打量着小姑娘,她皮肤比较黑,但是光泽细腻,眉目轮廓颇深,倒是不太像何汝明。陈克这目光让小姑娘微微低下了头。我艹,这还真的是大家闺秀啊。陈克心理赞道,何汝明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妹妹和这位小姑娘还真的不一般。阴盛阳衰啊。

“陈先生还有别的事情么?”看到陈克打量自己的侄女,何倩毫不客气地问道。这是逐客令,陈克明白,他连忙应道:“那大家玩好,吃好。我就先去那边了。”

坐回到角落里面,陈克再次望向何家的两位小姐。只见何倩在四处看,应该是在找何汝明,那位小姑娘还是文文静静的站在原地,目光微微向下。这离的远了,看上去倒像是一个精美的洋娃娃。陈克突然想再次过去说:“小loli,怪叔叔我带你去捞金鱼。”

正在胡思乱想间,王斌突然就出现在陈克面前。他虽然想强打笑容,一种掩盖不住的气愤反倒欲盖弥彰。

“怎么了?谁惹你了?”

王斌不吭声。

“不高兴的话,咱们就走吧。这种酒会来去自由的。”陈克笑道。

“嗯,也好。”王斌狠狠地点点头。

两人找到了何汝明,只见何汝明正谨小慎微的站在几位官员旁边。其中一位正在侃侃而谈的应该官位颇高。怪不得何汝明连自己的女眷都不管了,不好好伺候上官可不行。瞅见陈克对他招手,何汝明告了罪这才过来。应该是赚到了面子,前几天对陈克很是冷淡的何汝明神色里颇为兴奋。得知陈克和王斌要走,何汝明看上去有些为难。

“没事,何大人。这种酒会来去自由。我们走就走了,您留在这里一点事情都没有。”陈克连忙解释。

得知自己不用一起走,何汝明立刻又高兴起来。大家互相道别,陈克与王斌踏上了归途。

“怎么了,难道你那位朋友的先生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陈克笑道。

“你怎么知道?”王斌吓了一跳。

“一看就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说来听听。”陈克宽慰着王斌。

柏林洪堡大学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可以说是世界学术的中心之一。许多知名学者、政治家都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身影,产生过29位在化学、医学、物理和文学等领域的诺贝尔得主,成就惊人。

这样的学校,自然有大量的德国贵族子弟在这里就读,王斌在这里邂逅了一位女士,乔安娜·冯·维特巴赫,两人就这么恋爱了。

“等等,冯·维特巴赫?她是巴伐利亚人?”陈克打住了王斌的话。

这样深刻的家谱知识把王斌吓了一跳,王斌惊诧的点了点头。

“王兄,你还真会选人。”陈克钦佩的说道。

冯·维特巴赫是德国巴伐利亚地区的皇室,有八百年的传承。这个家族里面当过欧洲一些小国国王的颇有几位。

“乔安娜家现在就剩了这么一个名字。”王斌捎带遗憾的说道,“我认识她一年之后才知道她家的出身。”

乔安娜家不是继承了家族产业的一支,只能算是标准的旁支。不过在德国,这个名字已经是很有名的,追求乔安娜,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和显赫的冯·维特巴赫拉上关系的大资本家子弟也不少。很明显,乔安娜的父亲也有这个打算。结一门富有的姻亲,对于这空有贵族头衔而没有财富的家庭来说,是非常好的选择。

所以得知女儿与一个中国留学生恋爱的消息,这位父亲相当不高兴。不高兴就会引发不高兴的结果,王斌在学校被人给收拾了几次。乔安娜到底是巴伐利亚人,为此和父亲大吵了几架。但两人实在是拧不过,只好分手。

本来王斌想留在德国工作,毕业后倒也找到了工作。没想到乔安娜毕业后结婚,她的丈夫家与王斌所在的企业居然有比较深厚的关系,于是王斌被公司“派回”中国,堂堂的理工科学生当了一个洋行职员。

但是天意弄人,乔安娜的丈夫是德国外交部的人员,王斌回到中国不到一年,他就委派为德国驻中国使馆的领事,带了妻子乔安娜一起到了中国。

剩下的事情王斌没有说,陈克也能猜得出来。肯定是这位乔安娜的丈夫对王斌说了不少不中听的话,王斌这才愤然离场。

“没事,王兄,等我们以后把洋鬼子打出中国。我们就偏偏要让这位兄台当德国大使,一定要让他亲自开个酒会招待你。我看看他还能嚣张到什么地步。”陈克安慰道。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何家的loli。

“把洋鬼子打出中国,这个可够难的。”王斌遗憾的说道,不过片刻之后王斌故意用开心的口气说道:“没错,等把洋鬼子打出去,我们就偏偏让这个混蛋来当德国大使。”

“就应该有这样的气魄。”陈克也哈哈大笑。

星期天休息之后,周一继续上班。秦佟仁还是一贯的模样。丝毫没有因为前天与王斌的相遇而对陈克有任何亲近的意思。陈克也不奢望那么多了,下一步的工作更加繁重。

首先还是开全体会议,是蜂窝煤生产线的设计分析。陈克小时候见过蒸汽蜂窝煤机,他工科出身,对里面的原理还是很清楚的。最关键的部分就是联动。蜂窝煤机的核心就是自动装填煤粉的同时,压锤抬起,填煤结束,大锤落下,一次性敲出16块煤。如此反复,在陈克的印象里面,使用机器,一分钟能够生产48块煤。按照机器每天工作10小时计算,一天的就是28800块煤。

天津机械局是个军工企业,大家的水平都不低。看着陈克在黑板上画完了整套的机器设计,却没人说话。过了半晌,秦佟仁这才开口。“机器是咱们自己制造,还是怎么办?”

“不知道天津机械局还有没有剩余的设备可以用。这些设备如果是自己制造的话,使用的钢材,还有配件,都是一个问题。我的意思是能够利用以往的设备,那是最好。”

听了陈克的建议,秦佟仁不再吭声了。

“陈先生,你这套东西虽然不错。但是说真的,这个往复的设备对于钢材要求太高。你想啊,一天这么几千次的锤下来,部件能用多久呢?”许二八开口了。

见许二八开口,钢铁车间的徐天琦企业来说话了,“我觉得没必要这么弄,现在已经是冬天了。咱们要造这么一整套设备时间太久。我看基本的原理已经清楚了,干脆咱们重新设计一下,主要是那个大锤的起降。看陈先生的设计,这可靠的是螺杆。国内这种螺杆不好造。我觉得用止动的方式来做,这样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陈克连忙让出了自己在黑板前的位置,“来来,你们两个上来说。”

这话一出,许二八和徐天琦登时红了脸。“这么多工程师在,我们可不敢。”虽然嘴里这么说,单是两个年轻人还是跃跃欲试的样子。

“咱们工厂的规矩我说过,大家有什么事情一起讨论着来。众人拾柴火焰高,男子汉还怕当众说话不成?”陈克连拉带拽的把两人弄到黑板前。

许二八连忙向大家拱拱手,“我这也是胡说啊。大家可别笑。”

话音方落,大家已经笑了起来。这下许二八更加尴尬了。看了看陈克,却见鼓励的微笑着。许二八这才有了些勇气。他的建议是没必要弄这么精密的设备,而是采用更加笨重的设备,这样才能保证使用的时间。“我在工厂的时候,每次换零件都要用很长时间,我那时候就想,与其弄些那么精密的玩意,还不如弄些粗大笨丑的玩意。不好看,单是耐用。而且打煤又不是造军火,不用那么精细。”

做完了总结性发言,许二八看大家没有吭声。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就那么呆在黑板前。

“许先生说完了么?”陈克问。

“说完了,说完了。”许二八连忙应道。

陈克率先鼓起掌来,这把许二八弄得莫名其妙。“陈先生,您别花椒我了,我这说的可不一定对啊。”

“对不对无所谓,但是你能站出来说,这就是对工作的态度,我们应该鼓掌来鼓励一下对吧。”陈克笑着说道,“同志们,请大家用掌声鼓励许二八同志的发言。”

高怀德鼓掌了,不过只拍了几下,却发现没有人应和,他也觉得讪讪的。出人意料的,秦佟仁接着鼓起掌来。有他带头,所有人都开始鼓掌。许二八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发言居然得到了大家的尊重,泪水当时就涌出来了,一面擦着眼泪,许二八一面向大家鞠躬回礼。陈克拉着他回到座位上。这才让徐天琦继续发言。

懂得工作的肯定是一线工人,他们未必懂得生产的目的,这些就是工程师的工作范畴。但是亲自操作机器之后,工人们肯定有自己的想法。无论这想法是否正确,但是都代表了时间的经验。

徐天琦是技师,主攻钢铁铸造。他的观点就围绕着承力范围来说。等他讲完,自然是大家一起鼓掌。徐天琦也觉得挺激动,他脸色通红,呼吸也急促了。

再接下来,针对陈克的设计,大家各抒己见。目的很简单,赶紧开工挣钱。讨论了两天,陈克那台设计精巧的打煤机被改的面目全非,一个粗大笨丑的新设计眼看着就成型了。不仅看着难看,效率也低了很多。但是这台设备的可行性大了很多。就现在工厂能够利用的东西就可以制造。

最后经过大家投票,选出了以秦佟仁为首的一个设计团队。秦佟仁表示,两天内就能够拿出一个整体设计出来。

散会之后,陈克由衷地对秦佟仁说道:“秦先生,机械局的同仁们真的相当不错。”陈克本来以为这些人里头部会有太多优秀的人才。没想到这些人基本都可以用。

秦佟仁淡淡地答道:“到现在还能聚集起来的工友们,都是真心喜欢机械的。这不稀奇。稀奇的倒是陈先生你啊。”

“我有啥稀奇的?”陈克很不解。

秦佟仁难得的露出了些情绪,他眉头微皱,“陈先生,你的大作我正在读。那里头讲的东西可真不一般。我本以为陈先生是个文人,可这两天看陈先生一起商量造机器,虽然不是个行家,也不是外行。更难得的是陈先生的设计思路,这种联动生产绝非一般人能够想明白的。这可真让我奇怪了。以陈先生的年纪,我只能说,很是不一般。”

“见笑见笑。我现在只是个生意人。一切为了把生意做好。”

“现在是个生意人,以后呢?”秦佟仁问。

陈克一时无语,他总不能说,以后我就是职业革命家了。

见陈克不吭声,秦佟仁说道:“陈先生,我看你管工厂很不一般。我有个建议,你干脆就把你的那套拿出来用。这些工友,哦,按陈先生爱说的,是同志们,都是真心热爱机器行业的。何大人把这些人召集到一起,可是费了心思。若是这个厂搞不好,我觉得只是让大家平白的伤心。还望陈先生不要缩手缩脚的。”

这话合情合理,但是怎么给陈克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他答道:“这个自然。”

“那我就去设计图纸了。”秦佟仁说完之后转身就走,把陈克丢在原地,目瞪口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