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三十三章

听到庞梓明确表示,“不会奉陈克为主。”武星辰并不意外。而陈克对此毫无异议的接受,而且表示了赞同。武星辰也不意外。但是看到庞梓,其他几个山东兄弟露出的那种释然,武星辰感觉到一种真正的失望。但是他已经不能再说什么,如果他此时如同前些日子那样,劝说庞梓听从陈克的话,那怕庞梓只会用一种狐疑的眼光看着武星辰,然后问道:“武大哥,你到底站在哪边?”

武星辰很想对庞梓说,“兄弟,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但是武星辰说不出口,因为他自己现在也在怀疑,自己到底站在哪边。

确切的说,武星辰对陈克没什么好感,这点他知道,他知道陈克也知道,所以武星辰从不掩饰这件事。武星辰很清楚自己仅仅是对人民党的理论感兴趣,这才加入人民党的。他也很清楚陈克清楚这些。所以,这就构成了武星辰极大的困惑。如果换在武星辰待过的各种组织里面,这可是一件大事。下属对上司毫无好感,仅仅是基于共同的目才集结在一起,这本身就是一种大罪。下属必须千方百计地遮掩住这种态度才能够在组织中生存。

但是人民党不同,在这个小小的政党里面待了这么久,武星辰逐渐生出一种奇怪的感受,“人民党”真的要造反么?陈克提出的一切政治纲领,还有各种思路,的确是要造反。为了避免各种失败的可能,陈克的措施都很谨慎。这点武星辰对这些很了解,也很支持。武星辰自己觉得完全明白陈克希望的“人民革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革命能够成功的话,人民党会领导人民获得最终的解放。

基于上面的了解,武星辰更加清楚身为人民党的党员的义务何在。而这些认识就是武星辰觉得自己很难做到的地方。是的,如果革命成功,那么自己会成为元勋,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不过这些和自己将要付出的东西相比,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当你认识到,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民,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当你认识到你要经历的一切困苦,都是为了别人而奉献。那么正常人都会感到一种不能认同。而这也是武星辰最困惑的地方,这种理念让武星辰无法拒绝,但是武星辰却觉得自自己的奉献偏偏不能让自己关心的这些兄弟受益。如果陈克能够指出如何进行革命的具体步骤的话,只要能够说服武星辰这些是正确的,那么武星辰就会毫不迟疑的执行。但是陈克没有,他只是告诉大家,这天下要革命了,必须建立一个全新的制度。然后就是对这些东西的解释。那些读过书的人对此非常有兴趣,但是武星辰对这些玩意的兴趣不大。他需要的不是这些理论,他需要的是实践的方法。

想到这里,武星辰看向陈克,在这个年轻人脸上看不到丝毫的遗憾。这个人即使有愤怒,他也会把情绪掩盖在一个笑容之下。武星辰这几个月的观察中,已经能够确定这些。但是身为人民党党员之后,武星辰自己知道对这个党并的忠诚心基本没有。也从没有从这个党的利益角度发表过任何发言。所以武星辰知道,即便是陈克有足够的方法,他也不会热切的告诉武星辰。并不是因为陈克对武星辰有什么意见,而是陈克本人并不相信武星辰真的会接受。

再瞅了瞅庞梓和其他几个兄弟,除了柴庆国还有些惴惴不安的神色之外,其他几个人好像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重担。武星辰眉头皱了起来,如果这些人真的想造反的话,就武星辰所知道的人当中,只有陈克一个人能够给这些兄弟们指点。如果陈克放弃了他们,那么这些兄弟的起义,必然是会以失败告终。难道这些人不知道么?

正在此时,一阵军乐队的演奏声远远的传来,正是陈克新编的《北洋新军在前进》。这首美国人以苏联音乐风格编写的音乐,其实仔细分辨的话,和苏联的军乐不同。苏联军乐走的是东正教“圣徒”风格。这首在红色警戒三里面的音乐,仅仅是音乐的编排上完全和苏联传统的军乐不同。凶猛有余,而悠扬不足。但是以现在的中国人听来,倒也算是符合虎狼之师的气势。帐篷里面的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曲子,听完了第一遍,庞梓笑道:“这打仗还用吹着祥器。”听了这句俏皮话,有几个人都哈哈大笑。陈克也跟着笑了几声。武星辰,陈天华还有柴庆国都没有笑。

看来军乐得到了北洋军指挥官的认可。演奏了两遍之后,军乐停了下来,很快就是一阵人喊马嘶的声音。等这片骚动结束,《北洋新军在前进》再次奏响,不仅如此,好像有种拍手一样的伴奏步点。陈克仔细听来,那是步兵方阵行进的声音。

庞梓也听到了这种异动,他好奇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要不咱们出去抽抽。”

“不许出去。这是军营,乱跑要出事的。”武星辰喝止了庞梓。

看着武星辰那严肃的神态,庞梓没好气地答道:“知道了。”但是庞梓并没有太在意此事。他知道,陈克带他们来这里,是要杀杀他们的锐气。也就是打杀威棒的意思。庞梓在沧州倒也听过说书,林冲进了监狱那就要先来一顿杀威棒。这种事情糊弄不住他。而且庞梓倒也没有真的为此埋怨陈克。亲眼见了北洋军的军容之后,庞梓真的感到一种震撼。在这点上,他承认陈克前些天讲课时候说的,如果正面作战,起义军绝对不是北洋军的对手。

在庞梓看来,陈克想要的就是收复自己这些兄弟,然后陈克对他们发号施令。武星辰看样子已经跟了陈克,处处替陈克说好话。当年被那些满清王爷们派来的读书人坑的那么惨,武星辰就没有吸收教训么?那时候可是武星辰第一个看出满清靠不住,大家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这才逃出性命。怎么武星辰现在还不如以前,竟然被陈克这个读书人给骗住了。庞梓准备抽空好好和自己的“武大哥”聊聊天,让武大哥明白过来。靠得住的还是自己的兄弟,而不是那些外人。只有自家兄弟才会真心相待,不让自己人吃亏。只有钓住这些人的胃口,他们才会给你好东西。对待陈克不就是如此,这陈克又是请吃饭,又是帮着偿还饭钱,又是带大家里看北洋军的虚实。不就是看上大家的江湖名声么?

庞梓得意的瞅了陈克一眼。自己方才把话撂明,不会奉陈克为主,陈克不照样得听。对付这些读书人,就是一点好处都不能给他们。庞梓突然想,这个陈克看样子也不穷,方才自己驳了他的面子,这种读书人都是爱记仇的。这两天自己应该给陈克些面子,然后趁陈克洋洋得意的时候,挤兑他一下,能从陈克身上多诈点钱也是好的。而且陈克也说了,想拉一批兄弟,没钱没粮是肯定不行的。这种废话还用陈克说么?但这也是很好的借口,既然陈克支持自己造反,那么就请给钱粮吧。想到这里,庞梓又瞅了瞅其他几个兄弟,这件事得和兄弟们好好商量一下。自己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

自以为成功压制住了陈克,尽管庞梓努力压制住自己的心情,但是在陈天华看来,庞梓那满脸的喜色根本没有能隐藏起来。陈天华今天正好30岁,论见过的世情比起庞梓来只多不少。这点子小把戏根本瞒不住他。让陈天华感到捉摸不透的是陈克的神色。

从与陈克相识以来,陈天华对陈克的情绪就完全把握不了。换了别人,讲道理的时候往往会心情激动,眉飞色舞。做起具体的事情反倒没有那么昂扬。而陈克与其他人不同,他做起事情的时候,那种认真的态度真的可以说是全神贯注。跟着陈克一起干事从来是非常轻松的。倒是讲起道理来,陈克总是态度凝重,简直是深思熟虑。

陈克对庞梓的这些做法,应该是心知肚明的。从武星辰的神色中可以看出,武星辰是明白的,而陈天华也是明白的。按理说,陈克也该是明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天华感觉陈克好像根本没有明白庞梓这种做法意味着什么。这样莫测高深的态度,实在是令陈天华不解。此时若是放纵庞梓这么搞,就意味着放弃了北方有可能拓展的革命局面。若是按照黄兴和宋教仁的一贯态度,他们不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但是陈克现在的行动,摆明了是要放弃。陈天华很想提醒陈克,这么做不合适。

不过好歹陈天华也有基本的判断力,在北洋军的军营是不能胡言乱语的。万一被人听到什么,只会带来危险。只有等回到北京和陈克再商量此事了。想到这里,陈天华真的忍不住想现在就召开党会。人民党的会议那真叫个多,天天的例会让大家都感觉有点厌烦了。可是在庞梓等人来了之后,在北京的三个人民党党员还没有开一次真正的党会,很多事情仅仅是在推行,而没有一个沟通,让陈天华实在感觉很受不了。强忍住自己的心情,陈天华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又过了好一阵,军乐终于停了。再等一会儿,应该是北洋军开始回营休息。营地开始由远到近的热闹起来。走动声,叫喊声,进出帐篷的声音,越来越多。突然帐门一开,卜观水大踏步走了进来。一进门他就笑道:“文青兄,多谢了。这次的军乐大受好评。最后连袁大人都被惊动。他派人来说,明天要来一次行进阅兵。”

“袁大人说什么?”

“他说此曲威武雄壮,配得上北洋新军。后天就事阅兵,他特意让明天上午抽出一会儿空,先让北洋军一镇临时阅兵,熟悉一下军乐。”

“哦?那卜兄可是要出名了。”陈克笑着打趣道。

没想到听了这话,卜观水只是叹了口气,“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去。”

看卜观水这样子,加上这个话,陈克大概能猜得到,卜观水的上峰想独吞功劳,如果留着卜观水继续在这里,万一袁世凯刨根问底,那肯定要把卜观水叫到面前亲自嘉奖。早早把卜观水打发走,功劳肯定就能独吞。

“卜兄,来一趟也不容易,我们能不能偷偷去看看?”陈克笑着说道。

“这个我来安排。”卜观水看样子也不是太甘心自己的努力就这么没有结果,他一口应承下来。他又出了门,让人弄来了些稻草和行军被褥。“简陋了些,毕竟是出门在外,请大家将就将就。等回了北京,我做东,请大家吃饭。”到最后卜观水看样子也不想丢了自己的身份。

一夜无话,第二天,卜观水早早的把众人安排到了一个小高地上。虽然有些远,但是北洋军的阅兵式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的。而且这里也有些哨兵在首位,有他们在,反倒可以避免了很多麻烦。一个参领亲自来向北洋军的哨兵安排交待,哨兵自然是满口应承。而且检查过陈克等人没有带什么武器,哨兵自然不愿意多事。

等了没多久,一支支部队开始向高地远处的一片空地上集结。轰隆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看得庞梓等人不敢吭声。评书里面爱说“兵上一万,无边无沿”,居高临下,只见上万人列成密集队列,这也排出去一里多地。北洋军毕竟算是当时中国训练最好的军队,上万人就那么站着,却无人喧哗,整个军阵鸦雀无声。

军乐团在队伍中央,在他们对面有一个土堆,看样子也是用新土临时垒过,颜色和别的地方颇不相同。又过了一阵,就见几个骑白马的军官从队列前驰过。接下来,几匹马驰回来,停在那个土堆上,军乐队开始演奏《北洋新军在前进》,一队队的北洋新军依次通过土堆。

昨天晚上庞梓还嘲笑北洋军“吹祥器”。现在亲眼看着一队队士兵步伐一致的行进,庞梓彻底变了脸色。成千上万的军人以统一的步伐行进,那种气魄,配合了这首杀气腾腾的军乐,真的是威严。

观看的众人不敢像上次那样,牵着马驻足观看。这次都趴在山坡上,只露一个脑袋。正步走的震动从地面传过来,众人的触觉神经都能感受到。庞梓感觉真的有些地动山摇的味道。原本心中还残存的与北洋军一较短长的心思,彻底被放弃了。他知道,就这么一万多人这样压过来,不用说别的,就算是当年景廷宾大叔领的那几万人,看到这样的景象估计就能吓跑很多人。越是看的久,庞梓就越觉得后怕,几年前和北洋军交手的回忆也多来越多的回想起来。幸好当年北洋军没有这么多人,若是当年兵力就如此雄厚,庞梓肯定是逃不掉的。

陈克到一点都不怕,见识过几次惊世骇俗的国庆大阅兵,就北洋军这点动静,陈克感觉也就是大学军训的那个队列水平。当年大学还没有扩招,一届学生不过两千多人,但是和北洋军一比,绝不逊色。

唯一让陈克觉得有些味道的,倒是那几位骑白马的军官身上的披风,马匹跑起来的时候飘啊飘的,挺有些美感。是不是等以后建成了红军,也给军官这么装束?不过陈克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红军的特色就是一个字——“土”。这固然是和当时没有财力能够生产更好的装备有关,但是这种“土”的特色,倒是能让人民群众更容易接受这支军队。想想看,如果红军都是呢子大衣,呢子马裤,长马靴,这人民百姓能把这样的军队当成子弟兵么?

这是临时的阅兵,部队直接向着演习地而去,上万人很快就走的干干净净。哨兵们也都撤了。不知道是因为趴了太久,还是吓得,陈克见庞梓他们几个起身的时候,腿都有些发软。

该看的看完了,一行人回到军营牵了马,踏上了归途。

一路上,庞梓他们刻意和陈克拉开了距离,陈克也想招揽卜观水。没有庞梓他们搅和,倒也方便。卜观水虽然被人夺去了功劳,不过这在北洋新军里面倒也是常态。而且从公文上,他现在已经是安徽新军的副参领。参领在北洋新军里面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这毕竟是北京。在安徽,这参领的头衔可绝对是排得上号的高级军官。

“文青,我这一离开北京,可就没有太多机会见面了。好不容易能遇到文青这样的人物,我可是颇不想这么离开的。”

“我也不想这么早和观水分开。不过若说见面不易倒也未必。”

“怎么讲?”卜观水来了兴趣。

“我明年想去安徽那边,既然观水也在安徽,咱们兄弟倒是能常见见。”

“果真?文青兄要去了安徽,一定要去找我。”

“我若是找你,肯定是有事求到你门上。而且我肯定要求到你门上,你倒是可莫要嫌我烦。”

“能帮上文青的忙,我求之不得。若是有事还不去找我,你这才是不够意思。”

说了会儿闲话,大家又讨论起军队的问题。卜观水好歹也是正规军校出身,陈克的水平也就是读完了《孙子兵法》,《战争论》这书都没有怎么看完。他的军事知识,都是红军和解放军的,放到这个时代完全不合适。说起了红军那等军纪,卜观水就笑道:“文青,你这就是纸上谈兵,纯粹是书生的看法。谁不知军纪的重要?但是谁真的能把军纪做到岳家军那样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抢劫?北洋军的军纪虽好,可你别忘了,这可是大笔的金银在喂着。没有朝廷的军饷,嘿嘿。”

陈克知道这话没错。即便是红军和八路军,照样是有军饷的。而且因为没有吃空饷的缘故,红军和八路的军饷甚至比国民党军的实际收入还要多些。而且到达陕北之后,八路军的骨干都是经历了长征淘汰锤炼的精锐,遍观中国历史,甚至可以说遍观人类历史。在那样困苦的环境下锤炼出来的军队可以说一支也没有。自己想要在这个时代组建那样的军队,实在是有些奢望了。

见陈克不说话,卜观水以为自己的话有些重了,他又安慰道:“文青的说法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工业落后,军备无法自己生产,若是以后和外国打起来,若是被他们断了军火供应,这可是大事。但是国内军工企业生产能力有限,我一直觉得这个很头痛。”

见卜观水这么说,陈克干脆就和卜观水谈起了外国工业建设的问题。这可是投了卜观水的心思。这方面卜观水是外行,听着陈克深入浅出的讲解,卜观水很快就彻底被吸引住了。陈克讲课这么久,说起这些轻车熟路,他倒没什么。倒是卜观水,他本来就对陈克印象极佳,现在听了陈克的讲述,只觉得困扰了自己很久的问题,一一被解释清楚。对陈克的好感更是飞速提升。

陈克口干舌燥的停了下来,拿起水壶猛灌一通。卜观水突然正色问道:“文青,你到安徽准备做什么?”

“做些买卖。”

“那要我帮什么忙?”

“我准备办些工厂,组建商队。这些若没有观水帮忙,肯定是不行的。”

“这样吧,看你对工业如此熟悉。你到了安徽之后,干脆联络一帮人搞军火制造吧。我到了安徽新军之后,好歹也算是有些地位。只要文青你的东西好,我就一定买你的。绝对让你挣钱。至于组建商队,其实就是得有军事骨干。到时候你找人,那些人我来帮你训练。绝对不会让文青失望。训练的钱我一分都不要你的。”

听了这话,陈克真的很高兴。这些天的交往中,陈克能感觉到卜观水还没有到了腐败的年纪,所以本性还是希望能够做出事业来的。他既然这么说,应该也会这么做。陈克连忙说道:“大恩不言谢。观水如此美意,我只能说,我绝对不会让观水你失望。”

“自家兄弟,情投意合的,说这些做甚。倒是文青你方才说的这个联动生产,我还不甚明白,文青你得详细说了。”

一路上卜观水问了无数的问题,住店的时候也一定要和陈克一起住。回到北京,他立刻就要请陈克喝酒。陈克婉言谢绝了。双方约在后天中午见面。这才分手。

回到住处,庞梓他们一路也累了,直接去睡了。陈克向武星辰和陈天华都没去睡,他们仔细的关上门,查看没人会来打搅,这才正式召开了北京党小组第一次会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