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三十二章

陈克没有什么骑马经验,虽然不至于如同电视剧里面那种在马背上歪歪斜斜,甚至陈克自己还感觉已经能够“某种程度”上掌握了马匹的驾驭,但是明眼人可以从那些细微的处理上看出,陈克根本就是个很有骑兵发展潜力的菜鸟。

几天前,经过紧张的排练,阅兵曲《北洋新军在前进》总算是获得了阶段性成功。《两只老虎》则是彻底完工。卜观水指挥着军乐队熟练的演奏了改编后的《两只老虎》,得到上了上峰的首肯。然后卜观水就带队赶去参加“河间秋操”。陈克请求同往,卜观水大胆的自作主张,带了陈克还有陈天华、武星辰,还有庞梓等人一块去了。

现在,众人已经完成了对河间秋操的观察,正在回北京的路上。

大家算是并辔缓行,陈克与卜观水走在最前面。其他七人远远落在后面。不用回头,陈克就能够想象到背后庞梓等人的脸色。根据史记记载,据说燕国有一个年轻混混,名叫秦舞阳,太史公的《刺客列传》中写道“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二,杀人,人不敢忤视。”这位光凭眼光就能让人不敢“忤视”的勇士,见到威严的秦廷之后,“色变振恐”,以至于“群臣怪之”。荆轲不得不连忙解释,“北蕃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慑。”

从太史公的记载来看,秦舞阳肯定没有能够靠近秦王,如果秦舞阳能够帮上忙,虽然不至于改变燕国的命运,但是“恐怖主义行径”肯定能够改变秦王嬴政的命运。

众人在河间演习场所待了不到两天,就现在来看,庞梓和那几位山东好汉当中的大多数,和秦舞阳颇为相近。军乐队先去了驻扎营地,对卜观水态度冷淡的庞梓一看到那连绵的营房,就浑身不自在起来。两万多新军的联营扎出去几里地去。周围不时出现巡逻的侦察骑兵。倒也是有些刁斗森严的味道。

这次演习的主持人之一是号称“北洋三杰”的王世珍。卜观水对此人评价甚高,认为他是真正能够理解现代军事的军官。陈克觉得现阶段,王世珍的军事水平肯定在自己之上。不过既然要在1905年开始造反,以后和这位王世珍肯定会打交道。他请卜观水给自己讲讲王世珍到底厉害在何处。毕竟是年轻气盛,卜观水倒也没有怎么夸奖这位“北洋之龙”。仅仅是说此人思维细密,大事小情都能考虑到,倒是有些诸葛武侯的意思。

交接了军乐队之后,陈克饶有兴趣地问:“那么卜兄觉得在建军方面,王大人有何不足?”

“跟我来。”卜观水这些天和陈克谈天论地,也知道陈克的确是有真材实料的。他带着陈克随便进了一个大帐篷,帐篷里面光线不是太明亮,行军床倒还算是规整。在帐篷里面相当于屋子摆放太师椅的位置上,有一块牌位。陈克仔细看了,却是袁世凯的“长生禄位”牌。

“就这么一个营房有么?”

陈克明知故问。

“怎么可能,每个营房都有。北洋军现在已经是袁大人的私军,根本不是什么正规军。大家玩命操练,不过是为了升官发财。若是北洋新军这么搞下去,怎么能够打败外国军队?”

“我看北洋军倒是生龙活虎么。”陈克笑道。

“文青又在开玩笑。”卜观水和陈克相识不到十天,但是他很清楚陈克这话不是真心,“我现在对北洋军的评价就是两个字——暮气。”

被卜观水评为“暮气”的北洋军,已经吓住了庞梓等好汉。卜观水私下带着陈克等人前去观看操练。在一个小高地上,隐隐能够看到远处奔驰的战马,还有长长的军阵。陈克倒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用卜观水的望远镜看了一番,比近代“排队枪毙”,看着好了很多。但是瞅见了几条直通通几乎延伸到天边的战壕。陈克无语了,也不知道这是北洋军演习的时候嫌麻烦,不肯按照现代战壕的模式挖掘,还是北洋军根本就是这么一个水平。

把望远镜交给庞梓,陈克问卜观水,“战壕挖的这么直,就不怕真的战争爆发,炮弹落进去,立刻炸翻好多人么?”

“文青也是这么看么?”卜观水兴奋的问道。

“欧洲一贯重视炮兵,就现在看,火炮的密度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达到一个空前的密度。普法战争的时候,军队还靠机动力。那时候炮兵的火力覆盖密度不大。现在军事装备日新月异,士兵们的冲锋必然要冒着以前几倍,几十倍,甚至几百倍密度的炮火覆盖。还这样挖战壕,根本就是儿戏啊。”

“可不仅仅是火炮,变革多着呢。”听陈克如此通宵军事,卜观水立刻觉得找到了知己。

“你是说马克沁重机枪?”陈克笑道。

“不愧是在欧洲和美国都读过书的。”卜观水赞了一句,“我和文青说过,我在北洋军里面也不受重用,只是给让我负责翻译外国军事著作。所以,我闲来无事,也自己设计一些战术。后方有远程炮,阵地有炮兵部队。加上战壕上配备大量的马克沁重机枪的火力点,就现在的步兵冲锋,来多少死多少。就是骑兵集团冲锋也占不了便宜。”

“骑兵集团冲锋?”陈克听到这个说法,忍不住笑了。

“怎么?我说错了什么?”卜观水问。

陈克知道,一战的时候,俄国曾经对德奥联军玩过骑兵集团冲锋。然后成了一个大笑话。他笑道:“我只是觉得卜兄说的很对。我都不用步兵防守,只要设一个很大的纵深阵,各个重机枪火力点层层排布。把放骑兵冲进来,用炮兵阻断步兵的跟进。重机枪对骑兵,那就是大屠杀。”

“文青兄,你真的没有上过军校么?”

“我有些朋友是军校的,喝酒的时候大家也在讨论这些东西。听他们给我讲述这些,我觉得很对。”

“他们是中国人么?”卜观水有些兴奋的问。

“外国人。”

听了陈克的话,卜观水失望的叹了口气。

听陈克他们大谈军事,庞梓脸色铁青的看着下面的北洋军演习,此时望远镜已经被武星辰抢走了。他低声嘟囔着,“敌进我退……”,才嘟囔了几个字,就觉得后腰剧痛,转头就看到武星辰对他怒目而视,方才那一拳是武星辰打的。在来看演习前,陈克讲过的游击战的精华——“十六字诀”。

庞梓和北洋军打过仗,他很清楚北洋军的利害,想到当年几千人,几万人的队伍,被北洋军杀得落花流水,再瞅着望远镜里面那荷枪实弹,队列森严的队伍。还有更远处影影绰绰的炮兵阵地,庞梓只觉得浑身都僵直了。当年那么多人,都打不过北洋军,现在庞梓根本没有拉起队伍,根本不是这些北洋军的对手。仅仅是看到了这些场面,他就觉得心窝里面冰凉,呼吸都困难起来。

但是庞梓这人就是如此,明知打不过,嘴上却不肯认输。听到卜观水大谈军事,他忍不住就把陈克讲过的课程说出来,给自己壮胆。幸好武星辰在陈克的交待下,一直很注意盯着庞梓等人。发现庞梓开始胡言乱语,武星辰立刻出手阻止。

或许是看了这么多人之后,庞梓再瞅武星辰,倒也不觉得有多可怕了。他眼一瞪,嘴一撇就想争辩。武星辰也不多说,只是举起望远镜继续观看北洋军。庞梓总算是有基本的理智,却也没有继续说话。

“那么卜兄到了安徽之后,却准备如何训练安徽新军?那里可不比这里,北洋军都用的是新式装备,安徽新军只怕连汉阳造都没有配起,更别说炮兵了。”陈克问。卜观水和陈克说过,他已经要调去安徽新军任职。文书已经下过,这次阅兵曲的差事,是他在北洋军最后的一次任务。

“那就得靠步兵的战术了。我一直在想,面对这样的火力,步兵应该怎么灵活出击。若是正面的鏖战。肯定没有前途。”卜观水叹道。

“故齐之技击,不可以遇魏氏之武卒;魏氏之武卒,不可以遇秦之锐士;秦之锐士,不可以当桓文之节制;桓文之节制,不可以敌汤武之仁义。”陈克应道。这不是陈克说的漂亮话,很小的时候,陈克也曾经幻想过自己身负绝顶武艺,以特种兵的装备大杀侵略者。那时候,陈克还很认真地计算过,自己一个人得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够杀一个步兵师的敌人。再后来,他又幻想过,自己作为一名绝顶的狙击手,在战场上大展神威。杀人如探囊取物。

但是伴随着年纪和知识的增长,陈克知道那不过是自己的美丽幻想。一个人的力量在组织的力量面前根本什么都不算。归根结底,政治制度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荀子《议兵篇》的内容,卜观水读过。他见陈克神色郑重,倒也笑了。“文青,我可不是什么西学中用的人。”

“现在那些所谓西学中用,这个中么,不过是效忠朝廷现有的制度。那自然是不行。但是我堂堂中华文明,却不是满清这么点微末道行。卜兄千万不要弄错。”

卜观水虽然也算是官宦出身,但是成长中见识了满清这么多丧权辱国的事情,又在海外读过了军校,加上回国之后,自认为不含糊,不肯对袁世凯本人效忠,在北洋军里面混得很不如意。他不至于对满清有什么私人的敌视,不过这忠诚心么,也基本上没有。听了陈克的话,卜观水倒是点点头。“不知古代先贤们若能起于地下,能否挽救中华。”

陈天华听着两人讨论军事,倒也插不上嘴。他不太想和其他的好汉们争夺望远镜。此时想起陈克要在学校建设玻璃厂的建议。若是玻璃厂建成,想来能够生产望远镜。行军打仗没有望远镜,可就太不方便了。关于军事,陈天华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卜观水身为德国军校留学生,陈克身为21世纪的传阅者,军事方面的知识远高于他。他们的谈话因为对方都能够听懂,所以言简意赅。在陈天华听来,那就是云山雾罩,完全不明白就里。等两人谈到政治,陈天华忍不住插嘴了,“卜兄,当今天下既然不是先贤所希望的盛世,那我们自己亲手建一个就好了。你也是文武双全,何必这么沮丧。”

听道这话,卜观水转过头来。他虽然和陈克关系越来越好,和陈天华他们却没有怎么打交道。好歹大家也互相通报过姓名,他笑道:“星台兄说的是。我只是在海外待过,知道欧洲和中国的差距。看现在朝廷不思进取,才有此一叹。”

“不知卜兄可否看过文青的书?”陈天华问。

“文青还著的有书?”卜观水大感兴趣。

“一点子愚见。等咱们回了北京,我送卜兄一套。”陈克答道。

“那就等着回京一观。”

正说话间,却见山下驰来了两匹马,却是两名侦察兵。两人很快到了众人面前,看清楚了卜观水的军装之后,侦察兵倒也不敢说话了。

卜观水知道自己这一堆人在这里观看,肯定被注意到了。他对两位侦察兵喊道:“我们马上就下去,你们先回去吧。”

“不知统领怎么称呼?我们也好回去禀报。”侦察兵有些胆怯的问道,但是既然自己上来了,不问清楚就回去了,那也没办法交待。

“文青兄,你们先下山等我。我和他们去一下就回来。”说完,卜观水上了马匹向山下奔去。两名侦察兵跟着卜观水去了。

庞梓他们也想上马,陈克喝道:“牵着马下山。”说完,他自己率先把这个命令施行了。

“文青,你准备拉这位卜兄入党?”陈天华跟过来问。

“我有此意。但是这种事情,也不能太着急。”

正说话间,武星辰也靠过来问,“文青,既然我们要去安徽,这位卜兄也要去安徽。莫非是天意?”

“天意再好,也得看人为。听天命,尽人事。”陈克说完,瞅了瞅后面的庞梓他们距离尚远,他低声说道:“武兄,看好庞兄他们。我是让他们来长见识的。他们若只是被吓住了,结果什么都没有学到,那这趟来的可就太可惜了。”

“文青,你是不是不放心我?”武星辰直截了当的问。

“你是质疑我不相信同志了。”

“没错。文青,我也知道自己的表现不是那么可靠。但是,回来和庞梓他们相处了这么一段,对于文青你,我现在服了。我想召开党会。”

根据人民党的纪律,凡是一个地方有三名党员,就要召开党会。武星辰提出这么一个要求,陈克倒是很高兴。“那么今天抽个时间,找个安全的地方吧。”

众人下了山,又等了好一阵,卜观水这才赶了回来。他神色间有些兴奋,“文青兄,今天晚上咱们就要当众演奏阅兵曲。赶紧回去排演一下。”

到了晚上,陈克他们身为外人自然是不方便参加北洋军的事情。卜观水把他们安排在营房一处角落的帐篷里面。看来这党会是开不成了。却没想到,武星辰先去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人,他回来之后神色严肃地对庞梓说道:“老三,你现在服了没有?”

庞梓没有说话。武星辰却没有放过庞梓的意思,“老三,我当时就说,文青不是一般人。你现在看了北洋的军阵。你可服气了?”

在来这里之前,陈克向大家讲述了人民战争的基本概念,以及一些基本的战术。面对兵力、装备、训练,都远超过起义军的情况。起义者必须把自己变成人民的军队,而且还得在敌人实力最薄弱的地方发展壮大才行。当时庞梓就很不服气,认为自己是地头蛇,不怕什么北洋强龙。武星辰之前不是没有训斥过他,那时候庞梓还一直嘴硬。但是今天就这么短短的一阵观望,他的气焰完全不见了。

“你个大老爷们,说话啊。”武星辰逼问道。

庞梓咬咬牙,阴沉着脸说道:“陈先生,我庞梓错了。以前我对不起你的地方,我这里赔不是了。”

“混蛋!”武星辰气的七窍生烟,“文青说你,你这还不服气了?你是不是觉得文青有什么别的心思?嗯!他有别的心思,就跟满清当年骗咱们一样,只是夸你多能干,多中用。如果不是为了你好,文青为什么要说那么多你不爱听的?你骂了文青几次,文青计较过么?”

庞梓被武星辰骂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但是他就是硬着脖子不再吭声,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气得武星辰挥拳就想打。旁边的山东兄弟们立刻拉住了武星辰。那位叫柴庆国的山东好汉埋怨道:“老三,你倒是说话啊。武大哥也是为你好。你有啥事情要说的,直说。兄弟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开的?”

庞梓憋了一阵,在大家的目光中,他终于开口说道:“陈先生不是我们自己人。他说的虽然没错,但是我就是不能奉他为主。”

听了这话,武星辰呆住了,陈天华稍微有点失望的神色。其他几个山东好汉则是有点赞同的意思。却听陈克笑道:“庞兄说的没错。的确不该奉我为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