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三十章

何汝明瞅着自己的妹妹何倩,兄妹俩长得很像,都和他们的母亲一脉相承。何倩小时候,何汝明经常带她上街玩,那时候凡是见到两人,只要能搭上话的,都会说两人一看就是兄妹。当然也有不长眼的,会询问两人是否父女。但是何汝明并不这么感觉。在他看来,妹妹何倩性格更像是自家老爷子。现在妹妹何倩劝说断了与连家亲事的神色,在何汝明看来,和他父亲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有种隐隐的居高临下的味道。这是何汝明最不喜欢的感觉。

“大哥,那亲事断然是不能再应允了。现在出了这事情,若是那连家还知道些羞耻,他们该主动和你谈。反正聘礼还没有下,这事情也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看着何汝明还是没有下定决心,何倩干脆就把话挑明,“他们若是不知道好歹,一定还要提及此事。大哥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情给回绝了。染了这个病,足见他们家的儿子决非什么好东西。他们要是再提及亲事,这是看不起你啊。咱们家的姑娘怎么就这么贱,就找不到好人家嫁了?”

听到会被人看不起,何汝明倒是有点振奋起了精神。不过片刻之后,他又皱起了眉头。何倩知道何汝明是担心靠不上连家,这未来的官途定然受损。就因为知道这件事,她更加怒火万丈了,“大哥,这官场上说白了,还是使个钱的事。不靠他们连家,咱们不是没别的机会。在外头就有座金山,你去挖啊。”

“外头?”何汝明不解的问道。

“你若是拿到这药,咱们也在天津有些铺子,光卖这药能挣多少钱?”

何汝明这才明白,自家妹妹已经把主意打到了陈克身上。这么想倒也是一条生财的道路,但是那陈克可不是毫无背景的普通留学生,就现在知道的,他背后有严复撑腰,想敲诈陈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怎么才能让这陈文清乖乖拿出药来。”他向妹妹问道。

“他现在不就求到你门上了么?”

“那个蜂窝煤?”

朽木不可雕啊!何倩对大哥的这个反应之迟钝实在是无语。看过陈克的书之后,何倩虽然没有和陈克见过面,但是她已经能肯定,陈克不可能为了蜂窝煤这件事才要和何汝明合作的,他必有其他所图。陈克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何倩倒也不太清楚。想从陈克这里获取利益,靠自己大哥只怕是不行,看样子自己还得屈尊见陈克一面才能知道。确定思路之后,何倩说道:“大哥,你留陈克吃顿午饭,我来问问他。”

“这不方便吧。”

“他好歹也是个海外留学生,钢琴能弹的这么好,而且听大哥说,他貌似也颇有学问。应该是在海外多年,外国男女也不避讳见面,这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何汝明听了妹妹的提示之后,倒也觉得陈克有点像能够压榨的对象了。但是真的去压榨陈克,他却没有立刻能想出来的好办法。既然妹妹肯出面,何汝明倒感觉压力小了不少。

“就如此吧。”

“那连家的事情呢?”何倩追问道。其实何倩态度这么坚定,不仅仅是为了何颖。若是何家被人看不起,她身为何家一个未出嫁的姑娘,也会被人看不起。为了何家,何倩必须保卫家族的尊严。

“就按你说的做吧。”何汝明答道。

兄妹俩人为了家族的利益讨论完毕,何汝明先回了客厅。只见陈克正和卜观水趴在桌上,在纸上写着什么。

“到这个音符的时候,插入号。演奏这么一段。”陈克一面说,一面写。何汝明凑上去一看,有些熟悉,那是家里面买钢琴的时候随带的几本乐谱上的奇怪符号。陈克刷刷点点的写了一段,然后有在上面用笔勾出几个重点,“这部分要用锣来伴奏。大概就是如此了。”

卜观水看着桌面上的十几张纸,每张上面都是不同的乐器演奏的乐谱。“文青兄,组织军乐队倒也跟打仗一样,各部运行方式截然不同。”

“干什么都一样。没有良好的合作是不行的。”

“那我先拿着这些回去,找军乐队演练一下。”

“观水兄,你若是想省事,最好找外国的军乐队,让他们帮着排练一下。咱们的军乐队跟着学习,会更快些。”

听了这话,何汝明觉得陈克口气好大。外国军乐队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调动的。见卜观水面色犹豫,何汝明觉得卜观水也是这个想法。没想到卜观水接着说道:“找外国军乐队也没什么。但这毕竟是北洋自己的阅兵曲,找了外国军乐队,只怕被人耻笑我北洋无人。”

听了这话,何汝明对卜观水也不满起来。他立刻给两个年轻人加上了“不知天高地厚”的评价。

“若是观水兄有需要的话,来找我就可。一定要在上午,我下午要求京师大学堂讲课。”

“知道了。我定会来麻烦文青兄。”

说完,卜观水又让陈克完整的弹奏了两遍《苏维埃在前进》,这才起身离开。

和陈克一起站在门口,目送卜观水离开,何汝明说道:“文青,舍妹听过你弹的曲子之后,想看看文青怎么弹琴的。可否劳烦文青?”

“倒是可以。”陈克不明白何汝明想做什么,但是也没有理由拒绝。

再回到客厅,何汝明让妹妹进来,大家见了礼。陈克打量着何倩,又忍不住看了看旁边的何汝明,这兄妹俩人长得颇像。何大帅哥很像是超越了器材境界的陈老师,何倩的容貌只是用秀丽来形容了。她梳了少女们特有的那种长辫子,倒是身上的丝绸衣服,陈克很不能接受。那是满清流行的那种服饰,也就是说花里胡哨的一堆玩艺,小领,宽大的上衣,长裙也是那种讨厌的直筒样式。对这身衣服,陈克感觉是很像丧服。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在陈克打量何倩的时候,何倩也在打量陈克。陈克的个头在这个年代算是很高的了。衣服虽然有些陈旧的样子,但是以女性的眼光看,布料光泽极佳。不过何倩注意到陈克本来看自己的目光里面还有些欣赏,很快他的态度立刻就冷淡了下来。对这种微妙的变化,何倩觉得有点不满。只要见过自己的人,从来都是称赞何倩颇为漂亮。陈克的目光一开始和别人没什么不同,但是打量了自己的衣服之后,这态度就变了。难道自己还不如一身衣服让人注意么?

忍不住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服饰,这套衣服已经很像是满人的服装,何倩觉得有点明白了。看陈克的书之后,何倩就能判断陈克是个革命党,联系了陈克对自己衣服的态度,何倩现在绝对能够确定陈克的政治倾向。

“不知何小姐想听什么曲子?”陈克问。

何汝明一听登时变了脸色。哪有抛下别人的兄长直接问女性的做法。这也太不合乎礼数了。

“陈先生第一首曲子可否弹奏一下?”何倩倒也没有太在意。

果真如她所想,陈克根本不再看她,坐在钢琴边就弹奏起来。乐曲很美,不过大家的心境已然不同。最先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何倩还是在欣赏音乐,现在她只是在观察陈克。

等这首弹完,陈克又弹了几曲之后,何倩问道:“陈先生在海外学的难道是音乐?”

“我学的是化学。”

“怪不得听家兄所说,陈先生要在京城做蜂窝煤的生意。”

陈克听到这话,转头看向何倩。他突然注意到,何倩的神态很熟悉。那是一种非常坚定认真的表情,在陈克与人谈判的时候,对手们往往就是用这种态度来讨价还价的。

陈克笑了。他认真地看着何倩的眼睛说道:“不知何小姐有何见教。请直说。”

何汝明看着这两个青年,他们都是态度沉稳,目光有力。神色虽然看着亲切,但是偏偏给人一种深藏不露的感觉。这一瞬间,何汝明只觉得这两人看上去很像。

“不知陈先生为何会找到我大哥合作此事?”

“我需要找到踏实肯干,又懂机械的人手。听说何大人既然在天津机械局工作多年,这方面的人才自然是认识很多。让我通过其他渠道来找,也可以找到,只是肯定不如让知根知底的何大人来找方便。”

“不知家兄作了此事,却有何好处。”何倩问道。

何汝明正在喝茶,听了这话差点一口把茶喷出来。自己妹妹也未免太直白了吧。

“那何小姐想要什么呢?”陈克同样直白。

“陈先生的药不知怎么卖?”

陈克想了想,“十天为期,如果何大人能够找到十个人,我就卖给何大人一百人的药。能找到二十个人,我就卖给何大人二百人的药。我的药,在上海卖,是二十两一个人。若是何大人找来的人,我认同五个,我给何大人的药价就是十八两一个人的剂量。认同十个人,就是十六两,若是认同二十个人,我就给何大人十二两一个人的剂量。而且我保证,三个月之内,绝对不会有其他药物流到北方来。何大人卖多少钱,我一概不干涉。”

何汝明知道,别说二十两,现在就是卖五十两,那些急着看病的人也会给。如果是两百个人的剂量,按照陈克所说的,他少说也得挣超过三千两银子。这年头,北京周围一座好庄园,也不过是两三千两的价格。这么一笔买卖就能赚到了。但是陈克和自己妹妹如此的谈判,让何汝明觉得十分不自在。这哪里是大家闺秀和留学生啊,两人根本就是一对豪迈的商客。

“十天时间只怕来不及。”何倩说道。

“最多十三天,我不能等太久。”

“那大哥的意思呢?”何倩转头问道。

“二十天吧。”何汝明答道。

“何大人,我最多等十三天。”陈克毫不客气地答道。

何汝明瞅着陈克,看他毫无退让的意思,何汝明眉头就皱起来了。不过瞅了妹妹一眼,只见妹妹微微点头。何汝明这才说道:“那就十三天吧。”

谈妥了事情之后,陈克就起身告辞。何汝明没有挽留。等陈克走了之后,他问何倩,“这陈克到底什么意思?”

“他已经说了啊。”何倩坐到钢琴旁,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键盘。

“你相信他?”何汝明追问了一句。

“那大哥准备怎么办?要么干,要么不干。大哥你自己拿主意吧。”说完之后,何倩在键盘上敲击了一下,钢琴奏响了单调的一个音节。听了陈克方才流利的弹奏,何汝明觉得这声音实在是不好听。

回到住处,陈克见大家正围在陈天华周围。过去一看,却是铁匠把定做的模具送来了。打煤器做的颇为粗糙简单,但是陈克此时要的是时间,外面的铁圈够不够圆,零件之间的公差够不够高已经不是陈克追求的要点。此时原子里面已经堆了新买来的碎煤,陈克和大家带了口罩,把煤尽量敲成煤粉,然后混合了黄土,用打煤器打成了蜂窝煤。

打完了二十块煤,这东西远不如后世的打煤器那么方便,陈克为了追求时间,采用了最简单的模式。而且一开始大家都不熟练,不仅出煤慢,中间还打碎了不少。他们黑乎乎的手背在汗淋淋的脑门上,脸上胡乱擦了汗,结果把脸弄得更脏。陈克问道:“天华,你看咱们费这劲,如果能买蜂窝煤的话,大家宁肯买煤了吧?”

陈天华也累了,敲煤,和泥不是个轻松的劳动。他揭开瓦罐上面的布,对着瓦罐的嘴喝了一通水。“这可未必,百姓们对花钱可是很谨慎的。本来就挣不到几个钱,哪里有钱可以花。”

“现在是咱们自己干,所以雇用工人的成本太高,以后用机器生产,成本就能低到比烧煤球还低。”陈克自信满满的答道。

陈克站起身,开始在那个粗糙的炉子里面填放木柴,昨天半夜,陈克已经开始在炉子里面烧木柴,慢慢的蒸干土里面的水分。现在土也干了不少。陈克这次点起了木柴之后,就放了一块蜂窝煤在上面,烧木柴的轻烟逐渐散去,陈克等了一阵,终于笑容满面地说道,“蜂窝煤烧起来了。”

锅碗瓢盆都买了,陈克从十八岁之后就没有用过蜂窝煤,但是怎么用还没有忘记。蓝色火苗在锅下面燃烧着,趁着火旺,一气把菜炒好。大家围坐在桌边开始吃饭。

“我昨天和北洋军搭上了关系。”陈克平静的说道。

除了武星辰之外的所有人听了这话,都愣住了。陈克本来准备再晚点说这件事,不过方才他想了之后,觉得还是早说更好。如果晚点说的话,万一被大家先发现,那可就说不清楚了。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反正无论什么时候说,都会弄出问题来。干脆现在就直说,反倒避免了不可预期的事情。

“陈克,你这是什么意思?”庞梓啪的放下了筷子,他果然先发作了。

“北洋军现在正在河间操练。如果咱们运气好的话,还能亲眼看到他们操演。那时候,北洋军的虚实,大家就能见识了。”陈克毫不为所动的说道,“庞兄你不是想报仇么?能够亲眼看看北洋军的虚实,不好么?”

“你!”庞梓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武星辰沉声说道。

“什么他妈百战不殆!”庞梓怒气冲冲的说道,“一个个把他们做了不就行了。”

“庞兄,你……”

“什么庞兄,我不是你大哥。”庞梓一听到陈克和北洋军有勾结,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正要发作,武星辰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厉声喝道:“庞老三,你想干什么。你想说什么?你就这么和文青说话?景大叔当年怎么教你的?”

庞梓看来有些怕武星辰,被这么一吼,登时就没了气焰。

“文青,你对庞梓不用这么客气。该骂你就得骂,他还翻了天了!”武星辰严厉的说道。

陈克一笑,也没有说别的,只是把如何与北洋军联系上的情况说了一下。庞梓中间几次想开口,被武星辰一瞪,倒也不敢那么放肆。

“这么说,文青是想在北洋军举行阅兵式的时候,让我们去看看?”武星辰缓缓地说道。

“阅兵式最能看到北洋军的虚实。而且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还能够看到北洋的真正实战演习,这机会可不多。”

“庞兄,你不是一直想报仇么?你要是想在河北造反,肯定避不开北洋军的围剿。而且山东的几位兄弟,大家一旦闹大,也都避不开合北洋军打仗。现在看看北洋军的实力,以后遇到北洋军,也有一个准备。”陈克说道。

“到底有多少北洋军在操演?”武星辰问道。

“不是北洋的全部兵力,我听说抽调了两万多人。”陈克随随便便的回答道。

“嘶!”已经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庚子年的时候,北洋六镇还没有完全成军,剿灭山东起义,袁世凯动用的北洋军兵力还不到一万。而义和拳就被杀的落花流水。听陈克的说法,北洋军的实力比以前强大得多,几位山东好汉是大吃一惊。就连庞梓低下了头不敢吭声了。

“武兄,这几天我们要抓紧讲课。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弄去帮他们排演阅兵曲。如果有机会能够去看北洋演习的话,我们一定要在去看演习之前,知道该怎么才能打败北洋军。”

听了陈克的说法,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陈克脸上。

“我只能给大家讲一下基本的东西,都是纸上谈兵。如果这些都没有明白,就去看演习,大家只怕会被北洋军给吓坏。”陈克毫不在意的对众人现在的实力作了评价。

“对了,我们今天还要给上海发个信。让他们给我们运来些东西。嗯,就让谢明弦负责带东西过来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