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二十八章

马车的窗帘拉着,好像不太想让陈克看到目的地一样。陈克估计应该没有这么无聊,不过他也不愿意没事找事。车里面没有点灯,外面也没有太多灯光,两人在黑暗中都是沉默不语。

“卜兄,我们要治多少人?”陈克对这个比较在意。据他看过的历史书籍里面记载,当年北京染病的很多。特别是军官们。陈克以前不理解武星辰的销售策略。本以为武星辰身为北方人,肯定要大量的向北方销售。结果武星辰只是在上海和南方销售,从来不卖药给北方。能买起药的都是有钱人,武星辰看来一点都不想救他们。

果然如同陈克所想,卜观水答道:“先治十个人。”听他的意思,后面可是有的忙呢。看样子得让上海再运过来一批药物才行。或许是觉得这个差事也挺丢人,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卜观水就一言不发了。对陈克试探性的搭话,他也不怎么回应。说了几句话之后,陈克干脆也不吭声了。马车一直在走,也不方便去拉窗帘。黑暗中,觉得实在无聊的陈克,干脆清声的哼唱起歌曲来了。

第一首是两只老虎,面对这个北洋军官,陈克忍不住就联想起这首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可笑。”方唱完,就听到对面的卜观水扑哧笑出来。

“怎么了,卜兄。若是觉得我烦,我就不唱了。”

“没什么,陈先生,我觉得这歌词挺有趣。你继续。这么干巴巴的坐车,唱首歌倒也不错。”

“我可不是卖唱的,”陈克笑道,“若是卜兄觉得唱歌有趣的话,卜兄唱首北洋的军歌来听听吧。这样,你唱一首,我就唱一首。很公平吧。”

听了陈克的这话,卜观水却很是失落的长叹一声。

“怎么了?”陈克觉得很奇怪,不愿意唱歌也不必如此。

“陈先生,看你是外国留学生。不知道陈先生对外国的军歌有什么了解么?”

“不是太了解。”

“哎……”卜观水好像有点失望的又叹了口气。

“卜兄,你好歹也是军人,这么唉声叹气的,很没有军人的风范呢。”

或许是听陈克这么絮絮叨叨,卜观水也觉得应付不了,他有点自暴自弃地说道:“我接了一个差事,让我弄首阅兵音乐。让我上阵杀敌没问题,可让我写曲子,这不是玩笑么。”

“上头让卜兄做这首曲子,自然是卜兄有这方面的才能。卜兄好好做就是了。”

“不是那回事。上头根本没人想接这个烫手山芋,就胡乱推下来。”

“既然如此,卜兄顶多过几天回话,你做不了就行了。或者干脆弄首曲子糊弄一下就得了。没必要这么烦恼啊。”

“我倒也这么想啊,可随便糊弄一下你也得有曲子才行。阅兵的曲子还不是军乐,拿别的曲子来应付,驴头不对马嘴。”

“嗯……,那卜兄听听这首曲子如何。”

陈克用声音模仿着前奏的军号与其他乐器,听起来颇是滑稽,卜观水登时就笑出声来。但是到了后面,红色警戒三里面苏联一方的地狱进行曲那霸道的曲调很快就吸引了卜观水的注意力。陈克一哼完。卜观水立刻从对面坐到了陈克的身边,“陈先生这首曲子是外国的军歌?”

“不是,我听了外国军歌之后自己写的。”

“果真如此么?”卜观水立刻兴奋了,“那……”说了半截,卜观水却停了下来,他用不怎么相信的态度问道:“陈先生,这首曲子……”

陈克知道卜观水担心自己哄骗他,如果卜观水胡乱写了首原创,顶多是被认为写得不好。这要是外国的军乐,在北洋的阅兵式上奏起来,被人发现了,那可就是大罪。写不好那是能力问题,用外国的军歌来糊弄,那就是性质能力。两人不过是刚见面,陈克知道卜观水信不过自己。

“卜兄若是不信,那我也没什么可以自辨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卜观水连忙解释道,“陈先生有别的曲子么?总不会只做了这么一首吧。”

“我写的都是些风花雪月的曲子,军歌么,倒是不多。”

“什么曲子都行,唱两首。”

“那还是我先说的,我唱一首,卜兄也得唱一首。”

“若是陈先生不怕被吓死,我没问题。”卜观水笑道。

陈克也不推辞,先唱了首经典军旅歌曲《小白杨》。

唱完之后,卜观水默然无语,半晌才叹道:“我竟然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等军歌。”

“该卜兄了。”陈克也不想自吹自擂。

黑暗中,听卜观水几次鼓起勇气想开口,却都放弃了,最后卜观水郑重说道:“陈先生,和你的歌一比,我们北洋的军歌可以废了。我只想请陈先生再唱一首。只要一首就好了。”

陈克也不矫情,他又唱了另外一首极为著名的歌曲《驼铃》。这位卜观水看样子还真的精通音律,陈克只唱了一遍,却听到卜观水已经有了唏嘘之声,感情听歌居然听哭了。

“陈先生,你在国外学的难道是音乐?”

“怎么可能!我学的是化学好不好。”陈克斩钉截铁的说道。

卜观水也不愿意为这件事纠缠,“陈先生,我知道那曲子是你做的,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那首阅兵的曲子,我可以帮卜兄来做了。”

“那就太好了。”

这么一折腾,两人的关系自然就近了不少。一反当初的沉默,两人聊了起来。卜观水是浙江松江府人,不过年幼的他父亲到了河北当了县令,卜观水自然也跟着到了河北,所以那上海当地口音已经听不出来了。在满清公费送留学生去德国军校学习的时候,他父亲走门路把卜观水也塞了进去。1903年回国后就效力于北洋新军。这等正式外国军校毕业的外国留学生是同进士出身,所以卜观水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军佐次等第二级。但是他毕竟没什么特别的根基,而且这个年纪骤升高位,想为难他的人也很多。卜观水的主要工作是翻译外国军事书籍,等于是领了个闲差。实权没有,倒是稀奇古怪的种破事都会塞给他。例如这种写军歌的事情。

原来这里面还有这等曲折的经历,陈克总算是大概理解了。但是陈克还有些不解,“卜兄,写军歌我倒是能理解。怎么治病的事情也会找到你来做呢?”

“一言难尽啊。”看来卜观水对此也是颇为郁闷的。这次染病的军官们出身颇高,鬼知道上头怎么就知道陈克的,反正让卜观水接陈克去治病。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卜观水倒是不想去,结果命令下来,他也只能服从了。

“幸好陈兄也是个人才,虽然这件事挺郁闷,但是能够认识陈兄,也算是因祸得福。”

说话间马车就到了目的地,这是城外的一处兵营。卜观水下去说了几句话,就让陈克和自己一起步行进去。这是陈克第一次进兵营,周围黑黢黢的看不出什么。远处的营房影影绰绰。两人到了军营的角落,打开门进去之后,屋里点着灯,只见有几排床,有几张床上躺了生病的军官。中间的桌边居然聚集了几个军官,他们一个个脸上带着脓疮,却聚在一起在推牌九赌博。桌子上放着一堆的银元,军官们嘴里面骂骂咧咧,一个人正在往中间的碗里面丢筛子。看来正赌到兴头上。

这么高的心理素质,陈克真的很佩服。不过他马上想到,这群人不会是多次染病吧?不过三期不是这个样子,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能治的一期。

军官们瞅见卜观水进来,躺病床上都坐了起来。倒是那几个赌钱的,还没有停手。筛子在瓷碗里面叮叮当当的蹦跳着。扔筛子的那位目不转睛的看着瓷碗,这个专注啊。

“全体起立。”卜观水喝道。

这下,那位总算是有了反应。转回头看到卜观水,他连忙起身。“原来是卜参领。有何指教。”

“这位是给大家看病的陈先生。现在由他给大家治疗。”

“切!”那个扔筛子的满不在乎的说道,“看好点数,一会儿继续。”

这就是号称精锐的北洋新军?陈克有些不可思议的想。不过看这个做派,心理素质么,还算是可以。

治病的事情,陈克干得多了,他轻车熟路的询问了病情,然后给每个人都打了针。观察了一阵,看大家都没有不良反应,陈克就拉了卜观水说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这就完了?”卜观水很惊讶。

“以后每天都要打针。不过我只怕没空次次都过来。我把药物留下,打针的方法也留下,按照这个办法走,肯定没有问题的。”

说完,陈克要了纸笔,写下了详细的使用方式,和注意事项。卜观水接到的命令是请陈克过来治病,既然已经治完,倒也没有留陈克的理由。

把陈克送到军营外,卜观水说道:“陈先生,这车是何大人的。你直接坐着回去就好。明天我去拜访你。”

“不用,我明天没空。”陈克立刻拒绝了。卜观水若是身穿了北洋军的军服进了自己的住处,庞梓他们会不会直接把卜观水给杀了也说不定。就算是庞梓放过了卜观水,这位满心复仇怒火的好汉又会怎么看待陈克呢。

“可是我很想赶紧把曲子的事情赶紧给做了。陈先生请一定要帮我。”

“军营里面可有钢琴?”

“没有。”

“嗯,不知道卜兄与何大人可否相熟?”

“今天是第一次见。”

“那你得找个有钢琴的地方。我编那曲子时,是在钢琴上弹奏的。”

卜观水思忖片刻,问道:“难道何大人家有钢琴?”

陈克没想到卜观水竟然聪敏至此,他连忙说道:“这可不是我说的。”

“我明白了,陈兄,我们明天上午就去何大人那里见面如何。”

“嗯,那明天卜兄穿便装去何大人那里如何?我上午九点会过去那边。请一定穿便装。”

卜观水虽然不明白陈克为什么提这个要求,但是既然有求于陈克,他也答应了。

坐着马车回去的路上,陈克把这件事翻来覆去的想了几遍,却不知里面有什么内幕。不过回去之后,无论如何何汝明都要说明一下。他这算是欠了陈克的人情。不给陈克一个理由的话,怎么都说不过去。

如陈克所想,何汝明正在等着他。一见陈克进来,何汝明赶紧询问了这次治病的经历。听陈克一一回答之后,何汝明这才松了口气。

“不瞒文青说,得病的有我一个故交的子弟。我得知了这个消息,就想起了文青。却让文青跑了这么一趟。”

“我既然制药,这救人也算是本分吧。何大人倒不必在意。”

“文青,这药费该如何算?”

“二十两一个。不过和大人不用着急,现在只是刚开始。等治好了人再说。”今天就治了十个人,陈克相信何汝明家未必备着二百两银子。

何汝明倒也没有真的要付款的意思,他突然问道:“文青,你上次说的事情我考虑了一下,不知道文青你有何详细的打算没有。”

堤内损失堤外补么?何汝明这么问起蜂窝煤的事情,陈克倒也挺意外。不过既然有机会推销自己的项目,特别何汝明有可能带更广阔的人脉,陈克倒也不会拒绝。他把这个项目的具体实施方法给说了一遍。

听着陈克把蜂窝煤项目的策划详细的陈述着,何汝明不时微微点头。与何汝明以前在天津制造局听到过的计划大不相同,陈克讲述的内容核心就是“赚钱”二字。每一个步骤都要能够见到收入,每一分投入都要讲究效益。市场分析,成本控制,生产效率,收入曲线,这些貌似能听懂,却又不太能听懂的名词不时从陈克嘴里面冒出来。

何汝明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面前的这位青年人和自己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何汝明不是没有见过留学生,天津制造局就有不少留学生,他们谈起事情来要么是些大而化之的言语,要么就是抱着某个专业术语不放,翻来覆去的说些别人不能明白的话。陈克的话通俗明了,核心明确,对于整件事情的预期很到位,就算是何汝明不太明白的新潮词汇,联系了陈克所说的内容,大概也能猜出意思来。陈克的计划中间缺乏对官场习惯的了解,但就他的计划来看,可行性颇高。听完了陈克的叙述,何汝明已经能把整件事情在心里面理出一个套路来。

陈克讲完之后,何汝明已经下了决心,“文青,我会推荐几个人帮你,不知道文青对这些人有什么要求么?”

陈克的计划已经十分与众不同,陈克要人的标准更加与众不同。三个条件,第一、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做,包括搬砖拉煤,甚至以后的运煤的事情都要自己做。第二、不养坐办公室的先生。第三、有钱没钱都可以。

何汝明皱着眉头,“文青,你这要求可有些过了。”

“何大人,恕我直言,以前天津制造局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浮于事,蜂窝煤项目上,我不想重蹈覆辙。”

“那为何要亲自去拉车卖煤?”何汝明对此十分不解。

“谁会买蜂窝煤,哪里的销路最好,我认为应该亲自调查。”

何汝明听了陈克的话脸色一下子和善起来,“文青,你没在北京住过吧?你要知道,这方面,那些旗人最清楚。”

旗人宗人府的规矩,不许经商,不许当小吏,只许当兵。不当兵的话,光靠宗人府的那点子钱,不少穷旗人就得饿死。但规矩就是规矩,旗人没有营生。于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京城的旗人拉车谋生,宗人府是不管的。那些从事拉车行业的穷旗人,上到王府,下到平民都十分熟悉,何汝明建议陈克雇佣一些旗人,效率更高。

陈克回想起老舍的话剧《茶馆》里面的那位常四爷,也是拉车谋生。他连忙谢了何汝明的建议。但是陈克还是认为必须亲自把销售渠道理顺,如果一味的交给别人来做并不合适。双方约定,现在就开始搞这件事。

达成了协议之后,陈克回到了自己那边,敲开了门之后,陈克径直回去睡了,这也是两天一夜没睡觉。明天的事情还多着呢。

陈克是被人推醒的,陈天华正在摇着陈克的肩膀。

“怎么了,星台?”

“有人找。”

来人又是何汝明的管家。陈克一瞅手表,这才八点。天知道何汝明怎么这么着急。洗了脸,陈克就赶去了对门的何府。一进了客厅之后,只见卜观水穿了便装也在客厅。何汝明脸色阴沉,“文青,你不是说一百个里面只会有五六个经不住你这药么?怎么刚把你这药给用上,人就不行了?”

这问题在逻辑上十分不合理,陈克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打量着有些失态的何汝明,陈克只能保持沉默了。

“文青,你倒是说话啊。”何汝明盯着陈克几乎要怒吼了。

“是按照我写的使用细则上来做的么?”陈克问。

何汝明手里正握着那张纸,他啪的把纸张拍在桌子上。“就是按你写的来用的。”

“计量没错么?”陈克一面问,一面把说明拿起来。仔细看了之后,陈克发现这是一张重新抄写过的,“那药既然是虎狼药,计量可千万不能搞错。”陈克说到这里,终于明白为何自己会感觉有些不对头了。他一直担心军队里面把这药得用量配错了。

“完全是按照这个单子上写的。”何汝明答道。为何是何汝明回答而不是卜观水回答,陈克有些不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