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狂飙 第二十章

谈完了对待庞梓的态度问题,陈克与陈天华这才回去。大门还是紧闭,敲了门之后,开门的却是陈克没见过的人,居然还是两个人。夜色下看不清两人的相貌,只听他们用山东话恶狠狠地问道:“找谁?”

陈克一愣,不过很快就想到,这两位大概是武星辰说的那些准备起来造反的人吧。既然他们来了,武星辰应该也跟着过来了。

“我们就在这里住。”陈克答道。

说话间,又有两人过来,看那其中一人黑黢黢的高大身影,不是武星辰又是何人。走近之后,果然是武星辰和庞梓。

“武兄……”没等陈克说完,武星辰没让两人进门,而是一把拉了陈克和陈天华往远处去了。陈克见情形如此,也不再吭声。直到了村外僻静处,武星辰语气焦急地问,“文青,你们和庞兄弟说了什么?”

陈克不喜欢武星辰的这种语气,但是他也不想和武星辰计较,干脆就直言相告,“说了些他不爱听的话。”

听了陈克说完,武星辰半晌无语,等他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倒异乎寻常的柔和了,只是声音里面有着压不住的无奈,“文青,庞兄弟方才说了,无论如何都不想让文青和星台参加这次会议。”

“武兄是自己带的马,还是租的牲口?”陈克直接问。

“呃?”武星辰有些不解,片刻之后才明白过来,“文青这是准备离开了?”

“庞兄弟觉得不快,我倒是能理解。既然如此,我赖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实在不行,我晚上连夜赶回邢台就好了。”

“倒不必如此吧?”武星辰觉得陈克也有些反应过度。

“这次来的几个朋友,都是要干办大事,人家也未必肯让我见面。既然庞兄弟这么说了,我又何必自找不痛快呢。”

武星辰知道陈克说得有理,只是原本想的让陈克与这些人好好谈谈革命,没想到居然弄成这样子。但是他和庞梓方才已经谈了一阵,庞梓死活不同意陈克继续留在这里,自己怎么都劝不过来。

“只能如此了。”武星辰叹了口气,只好同意陈克离开。

1905年的北京和21世纪的北京大不相同,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陈克倒是比较喜欢1905年北京的模样。当然,在陈克的感受中,1905年的北京更像是一个玩具,而不是满清权力中心。到处可见的古建筑,其实修的还是很有风味的。现代建筑大量的使用了钢筋混凝土结构,而这些古建筑就没有这个问题。其结果就是,和现代那种充满了几何风格的建筑相比,那些城门,楼墙,倒是充满了一种旧时代特有的“曲尽其妙”的味道。

但这也仅仅是观感,八国联军肆虐北京的痕迹远没有被消除,那些残破的城墙,以及被火焰熏黑的墙面依旧在无言的诉说着悲惨的经历。古老的帝国都城远没有恢复过来,城门外的大道上,可以看到衣衫褴褛的成年人在贩卖瘦骨嶙峋的儿女,却没有人问津。行人大多数穿着破旧,而且在北京,就是那些穿旗袍马褂的,衣服同样谈不上光鲜。说不出的颓废和堕落,如同一股腐朽的空气一样笼罩在北京城上,无法散去。对于充斥在这座城市中的人类,陈克毫无好感。满街留辫子的人,身穿长袍或者短衣,油滑的京腔还有各种外地口音充斥在街道两边。就陈克见过的1905年的城市,也就是上海能够和北京比较一下。却又和上海完全同不同。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上海作为外国势力强力向中国渗透的重要地区,两者的风格是完全不同。

即便如此,北京这座还算是颇有风味的城市,在见识过21世纪的陈克眼中,也就是个三流省会的水平。丝毫引发不了陈克的好感。

离开了庞梓那里,陈天华也没有过多的讨论庞梓,陈克一路上和陈天华一直在讨论如何在北京集结同志的事情。相比较庞梓这种地方上的豪杰,陈天华觉得读书人更合自己的胃口。到了北京,按照分别是武星辰给的地址,两人找到了新的住处。陈克一直觉得武星辰是个颇有办法的家伙,武星辰先北上的,他在北京给大家租了套房子,据说这住处居然是以前一位官员的宅子。陈克挺恶毒的怀疑,这位官员家只怕是在庚子年遭了什么不幸,不过这事也不好求证。

用钥匙开了门,陈克很满意。很普通的四合院,什么家具都没有。房子应该有至少半年以上没人住过。陈克拉着陈天华开始打扫,陈天华也是个爱干净的人,两人这通打扫,连房梁都给清扫干净。妙的是,院子里面居然有口井,打出来的水却是稍带苦味,喝起来不爽,洗澡尚可。等两人在院子里面撒了水,洗了澡,已经是下午了。陈克和陈天华把正午里面的太师椅搬出来,放在院子里,两人刚坐下,陈克突然想起一件事,房子里面没有被褥。两人都不知道能在哪里买到这玩意。于是屁股还没有坐热的两人急急忙忙的起身购物去了。

门外拦到的黄包车夫听了两人的要求,微微一怔。“两位爷,我知道的那地方比较贵。”看来车夫也是实在人。

“贵就贵,拉我们去就行了。”

既然陈克这么说了,车夫也不再说话,拉上两人就开始动身。陈天华坐在车里面是左顾右盼,陈克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一路上只听得周围是越来越热闹。陈克这几天也是累了,加上打扫了一阵,此时竟然有些犯困。等陈天华推醒他的时候,陈克居然睡了一会儿。睁开眼,陈克终于知道为什么车夫要说“贵”。天知道车夫怎么想的,车子居然停在一家绸缎庄前面。

左右瞅了瞅,这里居然是繁华的闹市。再看这家绸缎庄,也是人们进进出出。陈天华脸色已经有些不对,看样子是感觉被车夫给坑了。陈克也不多说话,下车给了车钱,然后大踏步走进了绸缎庄。

“两位爷,请坐。”伙计迎了上来。

来绸缎庄的人穿着都是长袍马褂,身穿丝绸衣服,极少数的几个女性,也都是穿金戴银。陈克和陈天华短发,短衣的打扮很是扎眼。陈克摆了摆手,“不用坐了,伙计,你们这里卖被褥么?”

“什么?”伙计听了这话稍微有些奇怪。

“我们要两套被褥,不,三套被褥。”陈克接着说道。陈克本来就是众人瞩目的对象,听了他这话,已经有低低的笑声传了过来。

“这位爷,我们这里只卖被面,不卖被子。”伙计连忙答道。

“那这附近有卖被套的么?”陈克接着问。

“这条街上好像是没有。”伙计答道。

“那你们这里有蚕丝被套么?”陈克又问。

听了这话,伙计几乎有点肃然起敬了,“这位爷,您说的蚕丝被套我们这里也没有。”

陈克点点头,“那给我扯两幅,哦,三幅缎面。”

“这边请。”

陈克刚站起身,正准备跟着伙计一起去选缎子,却见到绸缎庄里面有几个小屋,一位中年男人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仔细一看,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陈天华也已经站起身,陈克砖头低声问,“对面那人咱们是不是见过。”

“见过,就是在天津那天见过的那位官家。”陈天华答道。

“哦,”陈克也想了起来,“是那位杨管家吧?”他低声说。

“姓杨的是车行的老板,管家姓何。”陈天华纠正道。

看到陈克和陈天华两个短毛的家伙看着自己嘀嘀咕咕,何管家已经确定这两人肯定是上次遇到的家伙。上次相遇时间很短,其实他也记不清楚两人的脸。但是这头发和衣服如此少见,加上这两人注意到自己,何管家相信自己绝对没有认错人。

上次陈克就那么嘻嘻哈哈的笑着走了,老远还能听到陈克发了魔障一样笑个不停。管家从车行老板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种嘲笑。对于何管家来说,面子可是比天大的事情。自己竟然被两个毛头小子笑了,如果不是当时正拉着车行老板说事,他当时就要拽住这两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说个明白。那天最后还是没有能从车行老板那里讨到便宜,何管家就憋了一肚子气,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又见到了那两个短毛。这年头不留辫子的,要么是学者,要么是军人。但是大家多数是和外国洋鬼子一样留了长发,在何管家看来,陈天华肯定是留洋的学生。而陈克这种短发,倒像是还俗不久的和尚。

在此时,伙计此时已经站在何管家旁边的柜台前,“这两位爷,请到这里看。”

陈克看着何管家深色不善,他自己倒不觉得和何管家有什么真正的冲突。陈克冲何管家笑了笑,只见何管家的圆脸上一抽抽,跟被人打过一样。陈克也不挂那么多,大大方方的走到柜台前,柜台里面的站柜拿出一匹缎子,陈克手背被在背面上滑过,这手感还算行。

讲定了价钱,站柜的扯缎面。陈克看了看不远处的何管家,这位管家一脸准备揍人的模样,从方才就看到伙计拿了不少绸缎样品进那小屋子里面,想来应该是专门给贵妇人们使用的。看来管家实在门口伺候着,并不敢擅离职守。管家瞅见陈克深色冷淡的又看向自己,依然不高兴的脸色更加阴沉了。正在此时,门帘一挑,三位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当中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身后跟了和两位年轻姑娘。此时管家正在面向三位女子,一幅小心伺候的模样。

原来如此,陈克心道。

三位女子里面中年女性相貌很普通,尖脸,干瘦干瘦的。皮肤发暗,倒是眼睛很明亮。两位年轻姑娘站在中年女子身后目不斜视,这份规矩已经颇有家教。年纪看着大一点的女子靠陈克近些,他很认真地盯着方才那个年长些的青年女子看了看。那是个挺俊秀的女孩子,皮肤白皙,鸭蛋脸,两条眉毛细长,一对杏眼相当明亮。鼻子微翘,嘴唇丰润。眉宇间十分沉静。她眼角的余光估计是看到陈克正在看过来,女子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视线却没有转过来。

管家看到这个小动作,他扭过身来,杀气腾腾的目光对着陈克直逼过来。陈克毫不示弱的何管家对望了一阵,这才转过身。恰好站柜的已经扯好了缎子。陈克付了账,又问道:“这里可有卖针线的么?”

“针线倒是有。”站柜的答道。

“给我来几根能缝被褥的大针。”

等陈克选完针,一行人已经走得人影都看不到。

载他们来的车夫已经不知去向,陈克和陈天华先去附近的布店买了被里,又雇了辆车,让车夫把他们拉到有被套卖的地方。到了地方之后,陈克几乎气结,原来这被套店距离自己的住处不到两条街的距离,看来自己竟然被原先那位看着忠厚的车夫给耍了。

买了被套,回去缝了被子和褥子。天色已经黑了,陈克两人一起在外面吃了饭。回家之后谈了会革命,大家就睡下了。

这条街上住的大多数都是官员的住宅,一大早外面就有不少声音。陈克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没有亮。也不知道外面那些人在闹什么妖蛾子。他穿了衣服打开条门缝,只外面火光明亮,几顶小轿从门口经过,看来有可能是上朝的官员。关了门,陈克回去继续睡觉。

又醒了之后,陈克和陈天华在外面吃了早饭。开始逛京城。

真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两人刚到法华寺门口,就见昨天那四人正从寺里面出来。管家走在最前面,一看到陈克和陈天华在门口,三人均是一愣。管家眉头一皱,却没有说话。紧接着,后面的三位女子也看到了陈克,为首的中年妇女看到陈克和陈天华在门口,微微一怔却没有搭话。年长的女子瞟了陈克一眼,然后跟着中年女子一起走下台阶,倒是那个年幼的,仔细看了陈克的脑袋一眼。她大概十五六岁,或许更小些。长相给陈克的感觉就是少女没有完全长开的那种样子,额头和鼻梁挺高,眼睛很大,额前是刘海,长发辫了条辫子顺在脑后。见陈克这么肆无忌惮的瞅着自己,女孩子脸色一红扭过头快步跟上前面两位年长的女性。管家也扭回头狠狠瞪了陈克和陈天一眼。门口停了辆西式马车,三位女子上了车,管家跟了进去。两个家丁,一个车夫在前面坐好,马车粼粼的开动了。

到了傍晚,陈克和陈天华拎了猪头肉和几个烧饼一起走回住处的时候,一辆马车从后面赶过来,车夫突然挥鞭赶马,可鞭子没打到马,倒是奔着陈克扫了过来。陈克左边走的是陈天华,想避开的话肯定要撞到陈天华。听着风声,陈克抬手一抓,恰恰把鞭梢抓在手里。车夫下手颇狠,辫梢抽在陈克手掌上,震得生痛。陈克怒气冲冲的转过头。却见这马车正是上午那辆车,管家坐在车左前面,怒气冲冲的瞪着陈克。马车走的不算太快。陈克紧紧拽住辫梢,鞭尾却在车夫手中。车子继续往前走,鞭子中间已经勒在管家胸口。

陈克没有放手的意思,车夫没有管家的命令,也不敢放手。马鞭顺着管家的胸口往上滑,已经卡在管家脖子上,陈克依然不放手,偏偏马鞭尾部是个绳套,套在车夫手腕上,急切间车夫松不开绳套,也算是车夫机灵,赶紧停住马车,这才避免出了大丑。陈克用力甩出手中的鞭梢,啪的一声打在车棚上。管家本来就对陈克颇有怒气,一天多来几次三番见到陈克,这怒气就更大。这么闹了一出,管家再也忍耐不住,他一把推开车夫从车上蹦了下来。

陈天华见管家蹦出来,深色稍微有些紧张。这年头得罪了官府,日子可不会好过。他看向陈克,只见陈克方脸上阴沉似水,秀丽的眼睛里面目光冰冷。看着管家蹦下来,没等管家说话,陈克先开口了,“你叫什么。哪家的人?你主家就这么教你办事的?”

“你是哪家的小崽子?”管家从没有让这么年轻的人如此嘲弄过。听了陈克的话,他脸涨得通红。

陈克大笑一声,“你这老家伙也配问我?”

针尖对麦芒的语言冲突立刻就激化了局面,管家身后的家丁脸色大变,挽了挽袖子就靠上来,用一幅挑衅的神色盯着陈克。

陈克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张名次,收了凶恶的模样,笑嘻嘻的递给管家。“你要是想找人报官,那就拿着这张名刺去。也好知道我是谁。何管家,您家家眷还在车里面,你说咱们就这么打起来,惊扰了家眷,你回去怎么和你家主人交待?”

听了这话,管家脸色微微一变,如果真的惊扰车里面的家眷,他可承受不来。而且陈克一幅泼皮的样子,想来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瞟了一眼陈克的名刺,只见上面有一串洋文,加上陈克和陈天华的装束发型与派头,想来也是哪里的买办。

管家稍这么一沉吟的时间,车夫小跑着进了陈克斜对门的一家,车夫在里面喊了两句什么,很快就有两个家丁冲了出来。

陈天华看着形势不对,整个人都警戒起来。陈克倒是哈哈一笑,“原来我们还是邻居。”指了指自己的住处,“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住。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咱们这么闹起来,只是让别人看了笑话。如果管家你不服气,那么你明天上午,嗯……”陈克抬起手腕,故意看了看手表,“明天上午九点到我这里,我请你喝杯茶。”说完,陈克把手中的名刺又往前递了递,“你先收着。”

管家颇为尴尬,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正在此时,陈克见到车窗的窗帘稍微开启了一些,他收回了名次,向着车窗那里微微点头示意。也不管何管家还准备怎么闹,就和陈天华大摇大摆的向着住处方向去了。

背后听见有中年女子低声交待了什么,管家随即在后面叫住了陈克。转回头,只见管家脸色如常,“这位小兄弟贵姓?”

“免贵,姓陈。”陈克一面说,一面再次掏出名刺,“这是在下的名刺。”等管家接了过去,陈克继续说道:“今天就不打扰了,何管家,明天早上九点,我在家里等你。”

管家想了想,点点头。“明天一定去拜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