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三十章

党会的气氛十分压抑。游缑不吭声,齐会深不吭声。其他同志得知消息之后,也觉得很不舒服。好好的一次讲座竟然差点闹出人命来。

陈克正在询问从医院赶回来的何足道。

“医院那边怎么样?”

“那些被抓伤的,都给涂了紫药水。也都打了一小针。”何足道答道。

陈克微微点点头。这花柳病也不是什么有疫苗的玩意,反正陈克没有听说过有。914是个含砷的药物,伤口上不能涂抹。只能每人先低剂量的打一针。

前来要求打针的可是络绎不绝。以前失败的药剂还在,兔子也有。陈克亲自把这些要求打针的给集中在一起,当众一小针药剂就结果了兔子的性命。看到这个效果,吓得那些来找刺激的作鸟兽散。连真的需要打针的人一个个都提心吊胆。

“问出是谁唆使的了么?”陈克接着问。

“问出来了。武大哥已经带人去抓那人了。”

这件事情一出,陈克立刻派人去请武星辰。武星辰也爽快,带着兄弟就去了医院。那两个女子为了自己活命,肯定会把唆使的人供出来。武星辰当时笑嘻嘻地问:“抓到人之后,文青准备怎么办?”

“武兄有什么好建议么?”

“这种人,干脆就一捆,扔到黄浦江里面算了。”

“然后呢?我们就背了这么一个黑锅?”

“报官的话,你要另外出一笔钱。总之不能让这小子活着出来。你今天饶了他,明天立刻就有更多的人上来。”

武星辰的意思陈克明白,而且武星辰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这个时代就是这么残酷,你不能严厉的惩罚敌人,那么就意味着和你为敌的人成本太低。那么谁都会尝试着整你一下,讹诈你一笔。但是陈克还没有下定决心,他决定先抓到人,然后党会上投票决定此人的命运。

“那个疯女人怎么样了?”

“王大夫说,伤不重。”

听说没有当众闹出人命,陈克松了口气。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一件事,2008年,也就是距1905年103年后的北京奥运会。有一个傻瓜老外,弄了面说西藏的条幅,往那里一树,然后自己下面一坐。结果被懂英语的青年看到了,当即摁住傻瓜老外就是一顿胖揍。但是此人被“警察叔叔”被拉出人堆之后,除了鼻青脸肿之外,经过检查竟然没有别的内伤。按照“警察叔叔”私下的说法,“打人的肯定没有我们自己人,不然的话外皮不破,但是会让这小子喝一壶。”

“但是那些被抓伤的人堵住门,一定要给那女的一些教训。”何足道为难的说道。

“都是我的错,我要是当时没有说她没救就好了。我要是当时说,她也能治就好了。那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游缑突然说道。

“咱们搞化学就这么实在,”陈克劝到,“别说你,就是我也未必能那么顺溜的说出来。”

“都是我的错。”游缑仿佛没有听到陈克的话,小拳头攥得紧紧的,还是喃喃的说道。

陈克无奈的摇摇头,“星台,新闻稿写好了么?”

陈天华扬手把一份文稿递给陈克。陈克大概提供了基本意思。陈天华生花妙笔写的真是言词恳切。

办大讲座的本意,讲座的效果。陈克他们为了治病救人,研发新药的艰辛。经准备公开这药的配方,造福天下的心意。结果,有人恶意唆使染病的妓女前来捣乱,妓女发狂之后袭击他人,随即被百姓打倒。本着医者父母心的良知,齐会深组织群众免费治疗,而且还救了妓女的性命。

在新闻稿最后,黄浦学社正式宣布,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真相,如果还有人造谣,抹黑黄浦学社,一定会告官。

“很好。辛苦了。”

放下文稿,陈克拍了拍手,“同志们,我们来开个会。”

“这次的事情,大家都做得很好。游缑没有忘记组织的决定,在最佳的时间,进行了公开宣布。而且游缑同志冒着被感染的危险,坚持了自己的工作,在此,我们对游缑同志表示敬意。”

说完,陈克率先鼓掌。同志们也都听说了游缑的遭遇,也都鼓起掌来,掌声里面的真挚的情绪绝非虚假。

“会深也做得很好。至少这个慈悲怜悯之心是该有的。那辆车我看着不错,咱们也需要买辆专车。”

听了陈克的话,有人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

“唯一的不足,就是会深你应该把周围受伤的群众一起叫上,带他们去咱们医院。就这么一点不足。但是我是理解你的,咱们的药不治三期的病。你经常和我去治病,我有时候给人治病,也感觉有些愧疚。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这个心情很正常。”

看到同志们纷纷点头,陈克说道:“我发言完了,下一个该谁了?”

没有人要发言,陈克的话也能够代表众人的态度,而且这件事是突发事件,光想想那时候的样子,不少人都觉得会浑身不自在。如果一定要说游缑和齐会深做错了什么,也不近道理。

“我来说两句。”何足道有些怯生生的说道。看到众人没有拒绝,何足道鼓足勇气,“当时那些人用板凳砸人,看着吓死人了。游缑姐姐这才让会深去救那些女的。游缑是好人。大家不要怪她。”

“你在说什么呢,谁要怪游缑了?”华雄茂说道,“别说游缑了,换了我也会手足失措。”

“你那就是胡说,游缑哪里手足失措了?她只是不想看着那几个女的被打死。”陈克笑骂道。

“也是。游缑真的是菩萨心肠。”华雄茂叹道。

“咱们的公开课,最后闹到出了人命。这算什么?咱们是学校啊,咱们不是帮会。弄得这血肉横飞的,说出去,咱们的名声会变成什么样呢?游缑比你想的细多了。”

听了这话,华雄茂也不再吭声了。

“如果没有人要发言的话,我想说一下。武兄呢,去抓那个人了。如果抓到了,怎么处理他?大家有什么想法么?”

“先问问是谁在唆使他吧。看看他有什么背景再说。”华雄茂在此发言。这肯定是道上的规矩。陈克觉得很对头。

“武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咱们先把游缑送回去。大家也就散了吧。那人抓回来之后,我们先把他撩在一边,等明天再说。”

看游缑没有起身的意思,陈克知道游缑的心结没有解开。

“会深,咱们办这次讲座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齐会深听到陈克点名叫他,想了一阵,这才答道:“为了普及文化知识。”

“不对,继续说。”

齐会深又细考了一下,再次说道:“为了宣传我们的学校。提高我们学校的声望。”

“会深说得没错。游缑,你的工作是什么?”

游缑不吭声。等了一阵,陈克继续问道:“你的工作是什么?回答我。”

“讲课。”

“没错。那你为什么这么垂头丧气?”

游缑又是不说话。

“讲课没有死人。该宣传的都宣传了。党分配给你的工作,你做得很好。而且,游缑,那个女的根本就是自取灭亡。你的同情心,我能理解。但是被那女的抓伤的就不可怜了?作为党员,你必须为党的事业负责。服从党的指挥。所以,游缑同志,我现在以本次党会主席的身份要求你,立刻回家好好休息。明天早上8点钟,你准备给我到这里报道。有新工作分配给你。”

态度严厉的撵走了游缑,周元晓也回去了。齐会深却不肯走,其他人都在作坊里面常驻。众人都觉得今天的事情太离谱,纷纷猜测到底是谁在背后弄这个鬼主意。

“瞎猜有什么用?等着武兄带人回来,不就全部清楚了?”陈克说道。

“文青,你可真沉得住气。”华雄茂赞道。

“我着急也没用。对了,正岚,你带足道和武安两个人一起去医院。别让医院有什么事情。”

等三人出了门,陈克让其他人先去睡了。如果武星辰回来,陈克会叫他们起来。

到了下半夜,武星辰和另外两个兄弟拖回了一个麻。

“好不容易抓到了。”武星辰边说边向袋子踹了一脚。

齐会深本来就没有睡,听到动静就出来了。众人把袋里面的人拽出来,齐会深用手电照着此人的脸,仔细辨认了一番,齐会深忍不住皱眉问道:“文青这个人……”

“没错,上次咱们一块在医院见过。好像你还打过他。”

这家伙就是上次在医院被齐会深痛打的那个翻译。此时他一脸惊恐,最被布条捆着,脸都有些扭曲。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齐会深和陈克会更早的认出他来。

“会深,要打么?”陈克笑道指了指地上这家伙。齐会深一脚就踹在那家伙的肩头。只是踹了一脚,却没有继续打下去。

众人回到屋里面,武星辰问:“人我给你带来了。准备怎么办?”

“我不想杀人。”陈克直截了当的说道。

齐会深虽然一脸怒容,却也点点头。“我今天见打人打成那样子,实在也不想杀人。”

武星辰舒舒服服的坐下,“你们是怎么想的?”

“武兄,这个人本来也没有闹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倒是那个妓女自己发疯。为了这个就杀人,我们做不到。这样,我今天已经说过,明天党会上公开讨论此事。武兄,你明天也参加吧。”

“文青还是记得前几天的事情么?”武星辰哂笑道。

“当然了,武兄什么意思呢?”

“我来听听可以,但是让我卖命我可不干。”

“这没问题。”

第二天,游缑很早就来了,只见她两眼通红,也不知道是哭得,还是没睡。周元晓也早早的赶来了。

一听说院子角落的那人就是祸首,游缑二话不说,拎着笤帚上去就是一下,那家伙被捆了大半夜,一笤帚下去倒也没多大动静。游缑又想再打,但是看那家伙死鱼一样困在地上,游缑还是下不去手。最后她丢下了笤帚,跑回屋里面。

又等了一阵,华雄茂、何足道、秦武安,还有武星辰都来了。见到众人齐了陈克还是用那种无所谓的语气喊道,“开会开会。”

“文青,你就不生气么?”游缑憋了很久,她质问道。

对游缑的质问,陈克觉得很可爱。他自己也曾经有过一模一样的怜悯之情,所以陈克绝对不会觉得游缑幼稚。但是孩子终要长大。陈克自认为就长大了不少。“我早说过,这年头若是不出这事,那就跟煤堆里面蹦出来个白兔子一样。如果我们建立了一个新中国,没有妓女,有足够的医院,药品很多。人人能吃饱,哪里会有这么多破事?当然了,这样的事情还是会有,不过不会表现得这么极端。”

“革命!革命!一定要建成那样一个国家。”游缑怒吼了。

其他人对游缑的想法倒是很赞成。所以没人插话。倒是武星辰只是咧嘴一乐,却不吭声。

“这样,我昨天说,该怎么处理此人。我有三个建议啊。第一呢,把他杀了。第二,咱们把他暴打一顿,然后放了。第三,咱们把他送官,洗清咱们的清白。大家什么意思。”

“那家伙怎么会想起来找咱们的麻烦。”华雄茂问。

齐会深叹了口气,把和这个洋翻译的冲突给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那就送官吧。”华雄茂听到事情不大,便说道。

“能不能送官前再打一顿?”游缑余怒未消。

“投票决定吧。”

“那还是算了。浪费时间。”游缑鄙视的说道。

“那我有件事,这忙活的兄弟,得给辛苦费。”武星辰发言了。

“我们只管一个月十两银子的工资,包吃包住。别的武兄你给。”陈克说道。

“也行。”

谈完话之后,同志们一个个要么无精打采,要么处于一种情绪焦躁的状态下。若是以前,陈克定然会就事论事,对此详细讲述,但是今天陈克一反平时循循善诱的模样,态度强硬的以“党组织”的名义分排工作。大家倒也有些破罐破摔的各自领了任务离开。陈克对可以留到最后的齐会深挥了挥手。“工作去。”齐会深知道拗不过陈克,也干脆和华雄茂拖了那个绳捆索绑的混蛋出门去了。

把那家伙送官之后,陈克在各大报纸上公布了这个消息。然后提出要8月8日在医院公开药品。第二天,陈克就把花柳病的病理、病因、传染途径写了一个专刊,包括606的分子式都给公布了。因为要写稿子,陈克干脆就没去。公布会的盛况是何足道告诉陈克的。

齐会深运送了一千多份《黄浦评论》出现在医院门口的时候,车根本就进不去。外头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中国人和外国人。《黄浦评论》一开始发送,那就是疯抢。很多人,包括外国人拉着齐会深问这问那,后来英国领事馆专门派车来接齐会深,把他给弄走了。

听完汇报,陈克只简单的说了三个字,“知道了。”就继续埋头继续写作。同志们的成长期陈克都经历过,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手头的这份文稿。唯物历史观将是人民党的基础教材,在青年们思想的快速成长期,必须通过这本教材将他们领上革命的道路。这本教材不是万能的,没有这本教材则是万万不能的。为此,陈克已经把所有的工作分配给同志们去做。自己唯一的任务就是及早完成这本教材。

8月15日一大早,陈克看完了最后一个字,把文稿放下。他站起身来,和陈天华热烈握手,“多谢星台。”

《中国文化传承与唯物主义的兴起》这本书终于编撰完成。

“倒是我该多谢文青才对。若不是文青,我竟然不知道天下还有生产力这个道理。管仲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若是以这生产力来讲,我实在是茅塞顿开。”陈天华很认真地说道。

“一得之愚。”陈克笑道。

说完,陈克转过身,“明弦,这次多谢你了。若不是你来帮忙,得把我和星台累死。”

谢明弦自从到陈克这里帮忙,从来不吭声。大家开会的时候,他就回到宿舍继续找资料。陈克觉得谢明弦对自己一直有些莫名的敌意,近些天,谢名弦的事情不多,他甚至能够抽空看看编撰的文稿,他对陈克的态度这才好了起来。

听了陈克这话,又见陈克笑嘻嘻的伸过来的手,谢明弦很不习惯的伸出手来,两人握了握手,却听到谢明弦问道:“文青先生,你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吧?”

“明弦可有去处?”

“暂时没有。”

“在我这里先干着如何?我们开了一个《黄浦评论》,需要很多编辑。明弦若不嫌弃,我们可以正式聘请你。”

“我不会写文章的。”谢明弦还是通常那种直来直往的话。

“会不会写文章不是大事。明弦才具极佳,若是一般的人,做事总会埋怨。明弦从来都是一丝不苟,从不怨天尤人。这等人才,我可是不会轻易放手的。”陈克说完,哈哈大笑。

“薪水多少。”

“一个月8两。”

“太少。”

“明弦想要多少?”

“20两。”

“我只能出8两。但是,我可以让明弦在新医科学校一面教书,一面读书。那时候薪水另算。可以么?”

“可以。”

和谢明弦确定了新的劳动关系,陈克心情极佳。所谓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陈克回到这个时代,就一直在考虑该怎么与人合作。经过了一番考虑。陈克觉得还是按照党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就行了。吃苦耐劳,工作在前,享乐在后。既然陈克自己是如此要求自己的,那么聚集的同志自然也找“任劳任怨,坚定刻苦”的这些人。就现在看,这没有错。

现在的世道不好,凡是任劳任怨的,没有不吃亏的。也没有不一肚子怨恨的。在党组织里面,大家就更容易团结。党的战斗力得到了保证。正人君子也需要有一个环境来维护的。

“文青,我有一事相商。”看陈克终于把谢明弦拉到旗下,陈天华才说道。

“何事?”

“文青能否和我一起去趟日本?”

“我最近去不了。”

陈天华在邀请之前,就觉得没多大希望。但是他还是想试试看。见陈克不同意,陈天华说道:“既然文青不肯去,那就算了。另外,我想向文青辞行?”

这个辞行倒不出陈克的意料之外,同盟会的成立大会在日本举行,陈克根本就没有想阻止陈天华参加。

“多久回来?”陈克问。

这倒是问住了陈天华,陈天华没有想过要回来的事情。

“天华先生,我希望您能留在这里。”谢明弦出人意料的插话进来。

“我在日本有些朋友在等我,我这次本该在些天就动身。但是文青的大作我实在是不能放弃。所以才坚持到今天。既然文稿已成,我就不能耽搁了。”陈天华到最后都没有说出是否回来的话。

陈克见他去意已决。当即就表示同意。

齐家实在是神通广大,早上动手,中午就拿来了当天晚上去日本的船票。同志们也挽留了一阵,但是陈天华坚决要走。众人看陈克都留不住陈天华,也只好和陈天华惜别。

晚上的时候,陈克与齐会深把陈天华送上船。陈天华拍了拍随身的挎包,那是陈克的单肩包,包里面装着陈克送他的银子,英镑,还有那份文稿的抄件。“文青,我也自诩博览群书。但是这份文稿一出,文青必然名扬天下。我当年读了《天演论》,已经震惊。但是读了文青的书稿,方知天外有天……”

陈克笑着打断了陈天华的话,“星台,咱们别弄得跟刘备送徐庶一样。你不过是去日本一趟。你还是我们人民党的宣传部长。同志们都等着你早日回来。别让大家等太久。”

话说到这里,其实也没什么可在说的。双方握手道别。

陈克看着轮船出港后越来越远,他对齐会深说道:“从今天开始。革命就上了快车道。”不去管齐会深那疑惑的神色。陈克率先转身离开了港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