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二十七章

游缑的哥哥闹了这么一出,他们被“送出门”后,同志们看着游缑低垂着脑袋无奈的坐在凳子上,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游缑。这件事情出来之后,其实已经不是怎么安慰游缑。游缑也先得给党员们一个交代才行。但是这事情,即牵扯党,又牵扯到游缑的家庭。孰轻孰重,谁都不好下一个定论。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麻烦的东西。

不仅仅是游缑,齐会深也注意到,其他同志的目光不时地落到自己身上。游缑的家庭固然牵扯进来,齐会深的家庭也毫不例外的牵扯进来了。齐会深这段很忙,对于他父亲齐思峨对特效药的看法,他也没有深入的讨论过。偶尔问过几次,他父亲只是莫测高深的笑笑,用一种老师考试学生的态度问,“你准备怎么解决此事。”齐会深很熟悉这种态度,齐思峨嵋次想教齐会深一些做生意法门的时候,就会这么说。以前齐会深总是会逃开,这次也不例外。能够拖一天部和父亲摊派,就晚一天摊牌。作为儿子,他觉得自己的父亲实在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但游家兄弟的说法,很明显已经把齐思峨牵扯进来了。在齐会深在忙活自己事情的时候,齐思峨应该是有所行动。齐会深拼命的搜寻着记忆里面关于父亲做生意的那些往事,希望能够从中间找出有助于解决现在情况的思路来。

“开会吧。”陈克提议。

听到这话,同志们纷纷搬了凳子围坐在实验里面的大桌子旁边。

“我们继续讨论方才的议题,我来进行讲座情况通报。”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陈克的议案顺序没有针对突发事件。

“不要!”游缑低着头说道,“还是先把我哥哥的这件事情说清楚。”

“大家都在这里,也都听到了。你哥哥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么?”陈克答道。

“他说清楚了什么?”游缑声音低沉,有些像猫科动物愤怒时低声吼叫的感觉。

“他想让你回去,而且很明白的告诉我,他想让你自己开店治药。”

“然后呢?他说完了,大家就这么听着?”

“这个问题我们后面再讨论,如何?开会本来就有规矩,游缑,你作为党员,得遵守党的纪律。会议有会议的章程,我们都得遵守。”陈克冷静的指出了事实。这既是陈克欲擒故纵,但是也不是陈克的小把戏。历史上,党就是靠了铁一样的纪律才能压倒一切敌人。作为这个人民党的创始人,陈克自己绝对不能去破坏党的纪律。而且游缑遇到的这件事,并非游缑一个人的问题,而是牵扯到党的问题。如果不能现在把大家的情绪约束回纪律的轨道上,后面的讨论就非常有可能失控。这点也是陈克非常在意的。

游缑抬头看着陈克,陈克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完全是公事公办的模样。这样的沉稳让游缑突然对陈克生出一种怨怼。如果陈克此时表现的是安慰,甚至不满,都会让游缑的情绪能够有所缓和。偏偏是陈克这种平静让游缑感觉十分难受。

又看了看其他人,大家要么关切,要么只是低头叹口气。却没有人向支持游缑的意思。游缑转头问齐会深,“如果我要加入我的议题,以前的章程怎么说的。”

齐会深想了想,却带着歉意的微笑问何足道,“足道。我这会儿心里面有些乱,那个议题的事情是怎么规定的。你帮我看看。”

何足道飞快的翻到前面的纪录,然后念道,“临时议题要求提前,必须先通告党会成员。如果三分之二的与会成员表示同意,才可以提前开始。”

“那我们就投票吧。”游缑听完立刻说道。

陈克点点头,现在参加会议的一共有八名成员,陈克、齐会深、陈天华、华雄茂、游缑、周元晓、何足道、秦武安。也就是说,游缑必须得到六名成员的同意才能够按照她的希望进行讨论。

只有游缑与何足道投了赞成票。

游缑眼睛亮晶晶的,她很认真地扫视了其他同志一圈,紧绷着嘴不再吭声。

“讲座进程良好。特别是游缑现在进行的课程,反响极佳。我们向辛苦工作的游缑同志表示敬意。”陈克说完,开始鼓掌。除了游缑之外的所有同志,包括周元晓在内,都表示了自己真诚的敬意。这不是敷衍,仅仅报名的家长,现在就有了340多人。而希望专门到学校联系的家长,那就更多。现在学校还没有修建校区,齐会深不得不表示会在今后几天公布校址。在大讲座之前,包括陈克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能有如此的结果。

游缑本来还绷着脸,但是随着掌声,她的脸色越来越越缓和,最后游缑捂着嘴,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

陈天华看着这一切,也颇为感动。陈克的革命是如此的另类,所以陈天华本人对此也比较好奇。陈天华参与的革命,要么就是士绅们的革命,一堆有钱人设计着武装革命道路。杀这个,杀那个。要么是在日本的留学生们推行的革命,那满腔的怨恨之情,以及能够参加一场运动的激情,实在是高昂的很。但是,沸腾的情绪里面都是一种狂热,以及说不出的颓废。反正只要不肯依附他们态度的,都是坏人。特别是针对留学生,更是鲜明的划为两派。

陈天华性格热情,在这样的运动中,的确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昂扬。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却有些疑惑了。为什么革命总是不能说服那些陈天华很喜欢的人。而且革命者中间为什么有那么多陈天华不能接受的坏习气。这点让陈天华十分迷惑,甚至有些痛苦。

在这里时间不久,但是陈天华看到的是充满了活力和朝气的组织,充满了人情味的组织。没有什么怨怼,没有什么愤怒,也没有陈天华周围的革命者骨子里面特有的乖戾之气。每每想起陈克坚定提出的革命纲领的时候,陈天华都感觉一种震撼,可与这些人接触的时候,又有一种与朋友们真心相处才有的和谐温馨。这里的一切都是言之有物的,都是坦荡诚恳地,也是井井有条的。陈克维持秩序,同志们对秩序的遵守,这才是陈天华所期待的革命。

正在暗自感叹,就听到陈克继续说道:“接下来,我有几个要求。第一,大家有没有认识的人,对于二十四史比较熟悉的。至少我要他们翻看什么资料的,他们能够找到相应的内容。我需要三个助手。”

这个要求比较高,也有些莫名其妙。陈克没有想卖什么闷葫芦,“我和星台一起写的文稿,进度比我想的要慢。特别是资料搜集方面。现在我需要几个帮我查找资料的人。星台博闻强记,我这次真的领教了。我所要找的资料,星台都记得。正因为如此,我原本想着只是简略的写写。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呃?”听了这话,陈天华更加惊讶了。陈克的文稿是陈天华负责修订的,其内容之翔实,牵扯的范围之广泛,已经是陈天华前所未见。哪怕是陈天华见过的大儒,也不过是通晓其中的一部分内容。陈天华已经沉浸在编写这份大作的工作之中了。没想到陈克居然把这些称为,“简略的写写”,却不知道陈克准备怎么“认真地写写”。

“不瞒大家,我自己的定义,是把这篇东西当作以后我们的初期宣传文件,普通人能懂就行。但是就现在看,这份文稿一出,影响范围只怕比我想的要大。理念不同,和我们相争,这个是肯定的。但是,若是里面出些低级错误,那可就贻笑大方了。这种事情我必须避免。有没有这方面的人。”

“我倒认识几个年轻秀才,不过酸腐不堪。只是找史书文字的话,不知道行不行。”华雄茂说道。

“既然酸腐不堪,那就不用了。我们用人,肯定要用我们自己同志这样的人。大家觉得呢?”陈克笑着说道。

“像咱们的同志?说真的,可不好找。”华雄茂也笑道。

“咱们的同志们最大的优点就是肯干活。你找肯干活的就行。”

“那找几个童生如何?”

“只要肯干活就行。对了,咱们也贴写海报,这年头能查资料的也不会太少。满清马上就要废除科举了,这些秀才们可是难找到营生了。”

“好的,我和会深会印刷一些海报。”华雄茂觉得这个方法倒是可行。

“那么我们就进行下面的议题,关于这个特效药的事情。”陈克自然而然的说道。

大家都觉得这个特效药的事情是件大事,牵扯了两个党内资历颇深的同志。一旦开始讨论,肯定不会很平和。所以方才众人才没有投赞成票。何足道这孩子是觉得游缑被哥哥欺负,他自己也有同样的遭遇,觉得应该让游缑诉诉苦,这才支持了游缑。从他脸上那种戚戚焉的神色就能明白。大家虽然没有怪何足道的意思,但是何足道自从看到只有自己支持游缑,别人没有支持,就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直低着头做记录,头都不敢抬。

结果陈克如此心平气和的宣布讨论此事,众人都吃惊非小。

“这件事情不是义气之争,对于咱们党内的同志来说,这是另外一件事。”陈克笑着说道,“所以咱们不要先觉得这件事有多大。其实没多大的事情。我给大家汇报一点关于特效药的情况。”

陈克拿出了一个随身的小本子,找到其中的一页,然后开始简单的讲述。到现在为止,治疗病人670余人,各种货币的收益,折合成白银,净收益有两万一千多两银子。讲完这个,陈克把本子收回口袋,然后微笑的看着同志们。

众人知道这特效药肯定有不小的收益,却没想到收益如此之大。两万多两银子,在现在的中国绝不是一笔小钱。最早加入的华雄茂是知道陈克用五十两银子起家,稍微晚一些的,例如游缑很清楚,陈克刚开始制药的时候,本钱还不到八百两。现在居然就赚到了这么多。

“现在大家知道游缑的哥哥为什么这样无礼了吧?”陈克笑道。

所有的人都点头。没有谁能在这样的利润面前保持冷静的。

“对这件事,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这笔钱现在归属不明。我不是说和游缑的哥哥们,或者和齐会深的父亲。我要说的是两件事。第一,这笔钱在党内该怎么算。咱们先把这个说清楚吧。”

现在没人吭声了,连方才坚持要发言的游缑也没有说话。

陈克环视了一圈,游缑和齐会深神色犹豫,欲言又止。包括华雄茂在内也是如此。周元晓嘴唇紧紧抿着,像是在下什么决心。陈天华和何足道有些迷茫的样子。倒是秦武安,神色自若,只是准备听大家怎么发言。

陈克向上曲起左臂,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摸着下巴,右臂也横着曲起,右手放在左臂臂弯里面。又等了一阵,这才笑道:“钱到手了,大家又不好意思说分钱的事情了?”

还是没有人说话。陈天华看着众人,只觉得一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革命居然革到能挣钱分钱,这倒真的是他前所未见的事情。

陈克怀着一种期待和不安的心情等着同志们说话,虽然脸上看着很轻松。但是说真的,陈克内心的煎熬远比他自己想过的更加激烈。卖药的钱,至少是这笔钱,同志们非常有理由分了。这不仅仅是因为一开始没有谈清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大家的辛苦应该得到回报。

但是,这个口子一开,有没有下一次?革命是需要用钱的,革命也是需要奉献的。但是陈克不能拒绝同志们,这次他绝对不能拒绝。

或许只是我自己想的有些过了。革命历史上,党也没有赚过这么多钱,党的经费都是同志们捐赠的。后来党的运作上了轨道之后,也只有党员们缴纳党费,却没有党员分钱的事情。陈克知道这些,但是他本人却不认为应该拒绝同志们。这样矛盾的念头就这样翻转,陈克用一个笑容把这些念头给掩盖住。但是一个念头确怎么也掩盖不了。“我是不是犯了错误。”

陈克自己是有“革命觉悟”的,他的生活一点都不奢侈。到现在,除了几件工作服,陈克没有给自己添置任何东西。但是现在的这个政党,或许还有商业企业的性质,既然是商业企业,那么就没有任何拒绝分钱的理由。

在感觉漫长的时间之后,齐会深终于发话了,“这样吧。我们来定一个工资。但是,这笔钱应该是党的经费。我们不能自己分了。我们现在把这个分了,以后其他的同志就有资格分了他们参与的项目。这个头不能开。”

陈克虽然装作镇定,但是此时他还是忍不住常常出了口气。

所有同志们都表示赞同。华雄茂笑道:“文青,这里面你出力最大,我们也都知道你不肯要钱的。你都不肯拿一分钱,我们自然更不能拿钱。”

“为了革命,大家一起努力吧。”陈克说道。

表决的结果是,每人每个月10两银子的工资。陈克提出了党费的概念,所有同志一律表示同意。最后定在10%,直接在发工资的时候扣除。

随后,党组织定下了规定,除了党组织安排外,所有党员不得私自经营自己的产业。必须服从党的安排。所有的额外收入必须上报。

这些章程的通过顺利的出乎陈克的意料之外。但是陈克也不想去吹毛求疵了。既然同志们有了这个觉悟,现在还不到政审的程度。

“那么第二个问题,关于特效药的事情。我的建议是,这次大讲座的最后,我们将公开最后的配方。但是不公布合成的流程。公开的是606的配方。我先说明,我们生产的是914。至于其中的详细区别,我就不说了。大概的区别是,606的毒性更大。死亡率更高。但是药效比914更强烈。”

这个建议真的震惊了众人。谁也没有想到,陈克的解决方案居然是这样的。

“为何要这样?”游缑十分不解。

“第一,我们没有保卫我们自己利益的武装力量。第二,靠了满清,不靠谱。靠英国人,他们也不靠谱。靠买办,也不靠谱。”

“强抢豪夺。这个的确避免不了的。”齐会深叹了口气。

“那么多买办都和英国人签了合同,也没见如此。”游缑问。

“那是他们让英国人挣钱了,我们现在挣的是英国人的钱。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齐会深无奈的说道。

“那按照现在的情况来做,不好么?不照样赚钱么?”游缑还是不服气。

“那是你不知道,多少人在打咱们的主意。只是那些人现在摸不清咱们的底细,不敢动手罢了。我一些朋友已经劝告过我,现在江浙一带已经有人不停的在打听我们的消息了。你觉得你哥哥是和你闹,其实他们已经是非常客气的。”

游缑知道华雄茂没有说瞎话,但是她对于自己的心血就这样付诸东流,很不高兴。“外国的股份企业干的好好的,怎么到了中国就不行了呢?”

“那就革命啊。按文青所说,建设一个新世界。到了那时候,游缑你想多公平都可以。”华雄茂笑道。

陈克这才有些明白,为什么华雄茂对自己的党产问题如此支持。看来外面的形势已经到了颇为不利的程度了。

“人性就是如此啊。看不得你赚钱,看不得你发财。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陈克劝道。

“但是,但是……”游缑气鼓鼓的说不出话。

“但是,我们要相信人性的善良。只要公开了药方,那么好歹咱们救过他们的命,他们也至少不会要我们的命。咱们把别人的命捏在手里,他们怎么都要和我们拼命的。而且既然我们舍弃了图利,那么就不放大张旗鼓的图一个名声好了。咱们与其等那些人来巧取豪夺,不如我们自己老老实实的教出去算了。”

游缑想了想,还是不服气。

陈克笑道:“你换一个角度来看,一旦公开,大家都知道是咱们发明的药物。只要价格合理,他们肯定来咱们这里购买。而且买的人更多,也未必真的少赚多少钱不是?”

“那洋鬼子仿制的话,咱们不是要喝西北风了?”游缑还是不满意。

“你好歹参加了制药,咱们不公开流程的话。他们就那么容易的就完成了?他们完成中间,需要时间。这段时间内,洋鬼子也不会向我们动手的。等他们完成了,咱们也赚够了钱。而且那时候,咱们也就去建设根据地了。他们想找我们也找不到。”

听到这里,游缑也不得不暂时放弃了质疑。

看大家没什么要说的,陈克说道:“那么明天发工资。现在散会。”会场里面立即响起一阵欢呼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