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二十六章

武星辰身材高大,195的身高看上去强壮威猛,平常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也有些这种高个特有的那种较为迟钝的模样。在他脸上的是一种嘲讽,却没有畏惧。

陈克绝对没有因为看穿了武星辰的底细而沾沾自喜,就现在而言,陈克绝对没有要挟任何人的念头。党的历史,从来不认为要挟能够起到任何作用。对党而言,任何党员不经过考验,都是无法信任的。更不用说通过威逼利诱来扩展党的势力。这不是鼓吹,而是事实。正因为那个伟大的政党认识到了人心,懂得人性,所以他选择了最终大光明的方式,对内,凡不是真心入党者,一概不接受。对外,不搞暗杀和威逼利诱。

对于陈克而言,威胁武星辰有何利益?除了逼迫武星辰不顾一切的除掉自己之外,看到任何可能。

两人半天都没说话,陈克给武星辰倒了杯茶,也给自己倒上。然后陈克先喝了一口,这才说道:“武兄,我要说的是,我是革命党。武兄你也知道,满清对革命党的杀戮有多重。兄弟我不是不相信武兄你,而是兄弟我自己就怕被满清盯上。”

武星辰并没有被陈克的话打动,他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陈克,语气不懈的问道,“揭我的底细,文青你是什么意思?”

陈克知道武星辰的意思,其实他现在也在后悔自己为何当时那么冲动了。“我知道武兄不肯原谅我。而且就我来看,武兄现在最担心的是,我把武兄当枪使,欺骗武兄给我卖命,这念头,革命党都这个德行。我知道的。”

听了这话,武星辰的敌意稍稍的消散了些。“那文青你就不该点破我什么出身。”武星辰接着说道。

“武兄,我既然孟浪了,我想说的有两点,第一,我绝对不要武兄给我卖命。但是,咱们既然在合作,那么武兄以后肯定能知道我是革命党。我想问问武兄,你是否会出卖我。我之所以想确定武兄是不是义和拳,归根结底,我觉得,咱们自己顶多不合作。但是武兄作为义和拳,绝对不会把我卖给满清朝廷,也不会卖给洋人。”

武星辰没有直接回答,看得出,陈克的话让武星辰依然忌惮。

“第二呢,我是真心要和武兄合作,武兄是不是愿意和我这革命党继续合作呢?我得说头里,我现在肯定不会要武兄和我一起推翻朝廷,以后我也不会。我这个革命党只招收自愿参加的党员。当然了,我们要和很多人合作。武兄,我现在告诉你这些,只是先提个醒,等我们我起事之前,我们会通知武兄。不会让武兄白白背了黑锅。”

武星辰依然没有表示,只是在等陈克继续往下说。

“别的没有了。”陈克既然已经挑明了话题,他也只能接受结果。其实他现在有些后悔,本来可以好好合作的局面,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可能毁于一旦。

“文青是革命党,对吧?”武星辰终于开口了。

“对。”

“那么文青要我做什么呢?”

“咱们以前说的什么,现在还是什么?”

“卖药?护卫?”武星辰冷冷的看着陈克,问道。

“对,该给武兄分多少,我还是一文不少。”

“文青要在上海起事么?”武星辰脑袋稍微歪了歪,接着问。

“我绝对不会在上海起事。上海这里洋人和官府的势力这么大,我在这里起事,不是找死么?兄弟我对自己的小命,看得还是很重的。”

“那文青你就不该打探我什么出身。”武星辰接着说道。

“是,兄弟我今天孟浪了。我不该这么做的。”

武星辰盯着陈克看了一阵,突然笑起来。说不清开心或者不开心,倒是有些放松的样子。“文青,我早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看你所作所为,我一直觉得你有大企图,却没有想到你居然是革命党。哎,其实我早该想到的才是。”说到这里,武星辰又上上下下打量了陈克,好像要重新了解陈克一番。“不知文青是哪个革命党的?”

“我自己组党,其他那些不成气候的革命党,我可看不到眼里面。”

“哦?文青不是康先生的弟子?”武星辰语气不懈的问。

陈克想了想,才答道,“康先生?康有为?”

武星辰点了点头,神色间是一种“你就老老实实交待”的意味。

“康有为算个什么东西,上不能辅佐皇帝,让光绪被囚禁在瀛台。下不能救了朋友,六君子被杀,康有为自己逃生,他有什么脸面对待地下的朋友?而且最后他还煽动大刀王五搞刺杀,有本事就举旗清君侧,搞些刺杀的勾当,算什么英雄好汉?那也是王武兄本事高强,这才没有搭进去自己的性命。这又是对不起朋友。”

听了这毫不客气的话,武星辰只是“哈哈”笑了笑。却没有多言。

“武兄,满清通缉你,不过是一阵风的事情。这几年过去,早也就不算什么了。但是满清对革命党,从来是毫不留情。也是兄弟我胆小如鼠,这才多说了几句废话。武兄大人有大量,千万体谅兄弟我的难处。”

“我知道的。”武星辰笑了笑,“不过文青不会做那些对不起朋友的事情吧?”

“绝对不会,武兄这么聪明的人,我若是想坑骗武兄,对我有什么好处?”

“这倒也是。”武星辰笑道。

“那么,我就说最后一件事。武兄,我不让你卖命,但是你得加入我的革命党。”陈克微笑着说道。

“什么?”武星辰惊愕的看着陈克,陈克的这个要求可是他没想到的。“这和文青方才说的可不一样。”

“革命党也分为党员和外围组织。党员就是闹革命,外围的组织就是赚钱来供养革命。这是内外分开的。但是武兄这样的人物,我们没有一个说法,我不相信能够和武兄真正合作的。这种貌合神离的方式,对谁都没好处。要么武兄干脆就和我一拍两散,要么武兄和我们合作。这藏着掖着,总有一天要闹出事情来。”

看武星辰歪着头看着自己,陈克笑道,“我还是那话,我不会让武兄去送死。武兄还是做原先说好的事情。不过,武兄,那么多义和团的兄弟被满清给坑了。你给满清添添堵,有什么不好?”

武星辰沉默不语,听了陈克的挑唆,武星辰也不是没有想法的。武星辰本来就是天地会河北堂的堂主,参加了庚子年的义和拳。但是武星辰对满清有着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所以处处提防,得知了满清要对义和拳下手,武星辰带着兄弟们立刻就跑路了。这才算是逃出了一条性命。所以陈克的邀请并不是武星辰不能接受的。他不能接受的是陈克的这种邀请方式。

“武兄,既然挑明了就痛快点。要么一起作,要么各走各路。”陈克说道。本来陈克已经不准备提加入的事情,但是怎么想,既然都揭破了,再不说合作,那就太可笑了吧?所以他干脆就把话一说到底。以杜绝后患。

看着武星辰不说话,陈克本来以为这件事情也就这样了,没想到武星辰却说道:“既然文青肯据实以告,我倒是有些事情要让文青帮忙了。”

“武兄,请直说。”

“文青以前说,这上海的买卖,无论治多少人,都有我一份,对吧?”

“没错。”

“那么文青就先给我两千两银子,我有件事情要办。”

听到这个数目,陈克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武星辰。只见武星辰一幅老神自在的模样。陈克稍微盘算了一下,点头说道:“没有问题。”

“这几个兄弟暂时就跟着文青,听文青的安排。我取了钱,几天后再来。”武星辰说道。

让充当出纳的齐会深给武星辰两千两银子,打发走了武星辰。陈克很遗憾的叹了口气,“我做错了事情啊。”他喃喃自语。

有很多时候,尽在不言中才是最好的状态。如此清楚明了的摆明了身份,没有共同敌人的时候,只是让矛盾激化而已。这就是自作聪明的下场。但是既然犯了错,那就得认。陈克虽然是穿越者,却不是能够让时间随意倒流的家伙。除了认命,陈克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晚上的党会,陈克通报了此事,也作了自我批评。同志们倒不是很在意。现在人民党的所作所为,还是绝对的“顺民”。就算是武星辰去告密,满清只会一笑了之。

“我贴革命海报,被抓过多次。还是巡捕房抓的。那又如何?”齐会深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年头留学回国的,几个没喊过革命,几个没喊过造反。要是连这都抓,满清估计连自己的官员也得抓一大批。”游缑也是毫不在意。

陈天华有过被通缉的经验,即便是如此,他照样能够轻松的出入中国和日本,就满清的那个执行力,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我是说这事情我做得不对,倒不是怕了满清。我担心这么做会影响与武星辰的合作。”陈克说道。

“切,文青,你都知道大刀王五的事情。这年头,道上的兄弟与革命党都有合作。武兄义和拳出身,不和革命党合作,难道和满清合作不成?你多心了。”华雄茂也在安慰陈克。

同志们这么劝解,陈克也不好再说什么。

正在说话间,大门猛地被敲响了。外面的人一面用力敲门,一面高声喊道:“游缑,开门。”

游缑听了这声音,脸色一变。“是我哥哥。”

“哦?那咱们迎他们进来。”陈克说道。

“把他们撵走。”游缑立刻拒绝了陈克的说法,反而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怎么了?”众人都惊讶的看着游缑。

“听我说的,没错。”游缑恶狠狠的说道。她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倒是把众人吓了一跳。

陈克点点头,“就按游缑说的办。大伙把家伙准备好。不过一会儿开门之后,见机行事。”陈克说道。

众人应了一声,然后开始准备。陈克走到院里,高喊一声,“稍等。”正想去开门,又想起什么。回到屋里面拿了手电出来。测试一下,手电能用,电池还挺足。陈克给了华雄茂一支手电,然后两人走到门口,打开了院门。

几个人等门一开,猛地闯了进来。陈克和华雄茂同时后退,让了这几个人的冲劲。接着两道雪亮的手电光柱,就在这几个人脸上猛照一通。那几个人眼睛猛地接触了强光,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或者抬起手遮挡光线。

陈克和华雄茂看得清楚,头里面冲进来的四个人,有两人手里拎着木棍。两人也不说话,华雄茂结实的手臂勒住一个家伙的脖子,就这么一用力,那家伙已经被勒的晕了过去。陈克一掌切到另一个家伙的脖子动脉上,那厮被这猛地一击,眼睛一翻,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华雄茂一声唿哨,两位好汉并肩冲了出去,外面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夹杂着几声惨叫。很快,两位好汉拖了两个人进来。两人鼻青脸肿,看来刚才反抗的时候吃了不少苦头。毕竟是游缑的哥哥,大家也不愿意太过分,把他们让进屋子后,还给了他们凳子,让他们坐下。两人看到实验室里面形形色色的玻璃仪器,眼睛都是一亮。游缑找了实验室最高的凳子坐下。这凳子的高度赶得上吧台里面的那种高腿椅子,游缑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位哥哥,开口问道:“你们来有什么事情。”

陈克看着两人,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相貌和游缑还是真很像,颇为清秀。

看着妹妹趾高气扬的模样,两人登时就愤怒起来。其中一人喝道:“你就是这么让人打你哥哥?”

陈克立刻打断了这人的话,“你们知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那人是被陈克卡了脖子的那位,他扭头看了陈克一眼,只见陈克脸上并不凶神恶煞,看上去似笑非笑,但是居高临下的模样,有种不容抗拒的气势。再看了看周围的几个人脸色阴沉,登时气焰就被吓了回去。

陈克继续说道:“你们既然是游缑的哥哥,那肯定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你们就这么闯进来,我们怎么知道你们不是来抢东西的?”

“这是我们冒昧了。”旁边的那人开口了,“惊扰了诸位,我这里先道歉了。”

同样是游缑的哥哥,这样的反差让所有人都颇为意外,大家的目光一齐落在那人身上。

那人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才继续说道:“四妹,既然你不信家里人,本该咱们自家人说的话,我这也就当着大家说了。你觉得你终于挣钱了,家里人就开始管你了。你去德国留学,花那么多钱,家里人说什么了么?”

游缑听了这话,立刻回嘴道:“我说了,我不要嫁妆了。”声音依然生硬,但是已经有些开始露怯。

“你说不要嫁妆,爹妈就不给你备下嫁妆?”游缑的哥哥继续说道,“你回来之后,和周元晓开染补厂,自己又想开化工厂,又和王斌一起闹着要做生意,家里面赔了多少钱?你不是不知道吧。”

听了这话,游缑脸变得通红,却没有反驳。

“你拿了钱兴冲冲的回家,就那么得意洋洋的放在桌上。没错,你的确挣了大钱,比你花掉的也多出了那么几百两。但是,你好歹也得先感谢一下爹妈吧?”说到这里,游缑的哥哥停下话头,用责怪的眼神看着游缑。

游缑别过脸,还是不说话。

“我们训了你两句,但是我们很高兴啊。你留学回来,学成了本事。人都是有走运的时候,有不走运的时候。你现在走运了,我们自然希望你能继续挣钱。所以大家想帮你安排一下。四妹,你这么老大不小的,整天在外面抛头露脸,四处闲逛。你以为爹妈不担心你,只是你结交的人,还算可以。爹妈疼你,信得过你,这才不说什么。我这哥哥可早就看不过去了。多少人在爹妈面前说你不少不中听的话,爹妈只是不给你说。你整天在外面闲逛,我可在家听了不少的。”说到这里,游缑的哥哥已经开始愤怒了。

“四妹,你总得替咱家想想。”旁边的那人接口了。

“二弟,你给我闭嘴。我这当大哥的不怕丢人,你就别跟着一起丢人。”游缑刚才一直在说话的哥哥呵斥道。

原来这人是大哥,还真有大哥的派头呢。陈克暗想。正在想,游缑的大哥已经向陈克看过来,“这位就是陈克陈先生吧?”

陈克一愣,心想,怎么就说起我来了。但基本礼貌得有,陈克答道:“我就是陈克。”

游缑的大哥微微一笑,“陈先生,我得直说,我让我四妹自己来制药,赚钱,的确很对不起你。不过我这当大哥的,觉得还是得先对得起我妹妹。而且见到这实验室之前,我其实很怀疑,那药方子是我妹妹弄出来,你只是摘桃子而已。我妹妹是个傻孩子,谁一说,她就容易被骗。看了这个实验室,我才确信,我妹妹弄不出这东西来。”

陈克和善的笑了笑,“游缑也是出了很大力气的。我们实验都是通宵达旦,一个女孩子家,能坚持下来可不容易。”

游缑的大哥问道:“陈先生,我知道你和齐思峨在合作,他介绍你开了个医科学校。这药的事情,现在上海滩上闹得很响亮啊。不知道齐思峨给陈先生拿了什么主意?”

“齐伯伯没有和游家联系么?”陈克反问道。

游缑的大哥笑了笑,“联系肯定联系了。陈兄知道他怎么说的么?”

“游先生方便告诉我?”陈克装作诧异的神情。

“齐思峨说,若是我妹妹拿出方子,和他合作的话,我们两家个分一半红利。”游缑的大哥说道。

“我倒是没有听说此事。”陈克实实在在的说道。

游缑的大哥看陈克毫无反应,接着说道:“陈先生,齐思峨只怕还对你说,我准备对你不利吧?”

“倒是没有听说。”陈克还是用刚才的神色说道。

游缑的大哥仔细打量一下陈克,这才继续开口,“陈先生,齐家在上海滩上混得这么风光,他说别人要对人动手,他若是老老实实,哪里有齐家的今天。游缑是我妹妹,无论挣钱的事情怎么说,我还是不想让我妹妹出事情。所以,陈先生,我觉得我妹妹以后就不要再来这里了。”

听了这话,陈克觉得心里面一阵亮堂。这才是游家人最想说的话吧。

“我们的实验室很需要游缑,她决不能离开。游缑也成年了,做点自己的生意,我觉得合情合理啊。”陈克直接把话顶了回去,“如果游先生觉得这里不安全,”陈克指了指齐会深,“齐家的少爷爷在我们实验室工作。要是这里不安全,我想齐伯伯肯定不会置之不理的。”

游缑的大哥惊讶的看了看齐会深,“这位就是齐家少爷?”

“如假包换。”陈克笑道。

话说到这步,其实也就没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陈克让人给院子里捆了半天的四个人松绑,然后把众人送出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