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二十章

药剂缓缓注射进洋鬼子的静脉,齐会深和陈克多次出诊,见过很多次注射。王启年的手法比陈克熟练很多。眼瞅着注射完毕,齐会深下意识的看向洋鬼子的脸。陈克每次都是这样“观察”的。入眼的是一张外国人皮肤粗糙,满是色斑,毛茸茸的脸。这张脸已经违背了齐会深的审美观,而满脸的脓疮让齐会深胃部一阵紧缩。忍住不适,齐会深快步走出病房。

推动丝网印刷机,看着一张张的传单印刷出来。齐会深只感觉十分爽快。以前印传单的时候,那种无法摆脱的惶惑情绪总是引发疲惫和焦虑,现在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了。公开讲课,开办学校和医院,还有陈克所说的那些未来要开办的工厂。未来不够明晰,只是有了一些轮廓。对齐会深来说,这就是以前没有过的愉快感受。加上陈克看来也摆脱了暂时的混乱,准备大干一场。齐会深相信,一定能看到巨大的变化。

正在刷传单的时候,就听到隐约有人在争吵。声音越来越大,竟然是从病房传来的。

齐会深赶到病房,就见到几个洋鬼子围着病床,那个接受了治疗的洋鬼子脸色蜡黄,一个劲哼哼。那个翻译冲着王启年大喊大叫。齐会深本来对那个翻译就十分不满。看到他如此嚣张,齐会深气就不打一处来。还没等齐会深问话,那个翻译就冲着齐会深喊道:“你们这些庸医,这是要害人啊。”

说完之后,翻译用英语对洋鬼子说道:“先生,他们让你们先签署那个协议,本来就是知道他们的药有问题。”

强压住沸腾的怒火,齐会深问王启年,“王大夫,病人有不良反应?”

王启年脸色阴沉,“按照陈先生说过的那些不良反应,应该是病人肝脏受不了。”

陈克对两人都详细讲过914的使用注意事项,这个药毒性反应较大,病人有可能会出现面部潮红、口内烧灼感、恶心、呕吐、出汗、呼吸困难、皮炎或皮疹,甚至剥脱性皮炎、中毒性肝炎、黄疸、贫血、急性紫癜、粒细胞和血小板减少等。

齐会深和陈克一起治疗过几十个病人,他也亲眼见过几个病人的毒性反应。这个洋鬼子应该是黄疸症状。在没有别的手段的情况下,陈克一般采用最原始的方法,注射生理盐水,稀释体内的药物浓度,促进排尿。齐会深不知道这位王启年大夫会如何处理,而且既然是职业大夫,齐会深认为自己先不要多说话,至少该尊敬一下这位医生。

“齐先生,这个药的主要成分是什么?”王启年还是脸色阴沉的问。

或许王启年希望能够自己理解药物的成分,以按照自己的医学常识来解决问题。但是停在齐会深耳朵里面,这就有些打听机密的味道了。

“这药有毒,陈先生都是采用注射生理盐水的方法来缓解病症的。”齐会深给出了答案。

“有毒你们还给人用?有毒你还不先告诉我们?”翻译听了齐会深的话,立刻喊叫起来。齐会深突然觉得能理解这个翻译了,自己的“主人”遇到了问题,这位翻译并没有想方设法的去救治,首先是把自己的责任推清。其次就是把责任都推给医院方面。齐会深早就告诉这些人,药物有毒,而且医疗合同也签署了。这样无意义的攀咬对齐会深来说伤害可就太大了。

在以前,齐会深很少发怒,因为他也没有真的愤怒过。家里面的家业那是他父亲的,外面的那些东西,则是别人的。齐会深不会为别人的东西愤怒。这家医院,这些药物则是自己和同志们一起耗尽心力来完成的。翻译的攻击让齐会深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愤怒,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所有思绪在那一刻都飞到九霄云外了,只有一种纯粹而强烈的情绪充斥在胸口,继而走遍了全身,那是一种根本压抑不了的冲动。

翻译继续上前一步,又准备叫嚷什么。齐会深一记耳光狠狠抽在翻译的脸上。这是这些天参加革命的收获之一,得知华雄茂居然是个武举人,齐会深就向华雄茂讨教功夫。华雄茂根据齐会深的身体资质,从斗殴的角度教了齐会深几招。无外乎耳光、掏心拳和窝心脚。齐会深施展了第一招之后,后两招自然而然的就用上了。那翻译被耳光打懵了,他没想到齐会深这么看着文质彬彬的青年居然直接动手。打架就是如此,被占了先机之后,后面的局面很难挽回。翻译被齐会深一拳一脚打倒在地。

愤怒直接引发的身体反应就是视线变窄,现在齐会深的眼睛里面只看得到那个翻译。瞅见翻译倒地,齐会深只觉得一阵极大的欢娱,而这种欢娱让怒气加倍的爆发了。齐会深那扭曲的视野边缘扫到旁边的凳子,他顺手抄起来就准备朝翻译身上轮去。

齐会深只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臂从后面紧紧拽住自己,还有什么声音模模糊糊的听到了。直到怒气突然消散,齐会深只觉得身上一阵无力,整个世界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整屋子的人都在惊愕的看着齐会深,那个翻译看到齐会深举起了凳子,浑身缩成一团,双手下意识的举起,来抵抗那看似马上就要落下来的凳子。

“齐先生,你这何必呢。打打就行了,你这么打是要出人命的。”王启年连忙劝到。

齐会深喘着粗气,放下了凳子。洋鬼子应该是看惯了翻译平常的做法,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上看,他们还没有见过敢如此殴打翻译的人。不仅仅是病床边的那几个洋鬼子,连在病床上哼哼的病人,也直愣愣的瞅着齐会深。

齐会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里面开始盘算。此时最好把陈克叫来,毕竟是陈克开发的药物,他应该最熟悉。本来应该齐会深自己去叫陈克,不过王启年这人也不是很可靠,更加重要的是,王启年刚来没多久,他也没有理由亲自扛着这件事。

“王大夫,麻烦你去请一下陈先生好么?”齐会深说道。

“你一个人在这里,行么?”王启年低声问。

“不用怕,我没事。你快点回来就行了。”

王启年轻轻拍了拍齐会深的肩头,转身就出门去了。

“你们是相信我们能治病,才来我们这里的吧?”齐会深用英语问那几个洋人。

洋鬼子互相看了看,看似为首的那个答道:“没错。”

“你们来我们医院,就是我们的病人。我们对诸位没有恶意,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给大家治病。这点我觉得你们应该有信心。”

洋鬼子们微微点头。

齐会深指着在地上正在爬起来的翻译,“这个人,胡说八道。除了干扰医生治病之外,什么都不干。所以我才要打他。希望各位能够理解。”

为首的洋鬼子露出了笑容,“这位先生,我们能够理解你的愤怒。这事就算了,赶紧给我们的朋友治病吧。”

翻译捂着脸听到两方面的对话,他低着头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瞟了洋鬼子的方向,却不敢让洋鬼子看到。接着用一种刻骨怨毒的目光瞪了齐会深一眼。齐会深毫不在意。此时,齐会深一点都不后悔。敢于侮辱自己医院的人,打一顿就算是轻的。齐会深现在很想让武星辰找人把这个翻译给做掉算了。齐会深在他爹那里见过,曾经试图对他爹不利的家伙,直接被捆了拖走,从此再也没有见过此人。想到这里,齐会深认为这桩买卖一定要和自己的老爹合作,凡是类似翻译这种混蛋,一定要毫不留情的解决掉。

等了不太久,门外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陈克和王启年两人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王启年一进门就开始给病人检查,然后开始挂生理盐水。一通紧急治疗之后,病人的情况逐渐稳定了。脸上的蜡黄也逐渐消退了一些。

陈克和几个洋鬼子把情况说了一下,这个病人的生理反应比较大,以后会降低用药量,甚至最好暂时停止治疗。如果病人觉得不愿意继续治疗,可以全额退款走人。

看着陈克和王启年这样专业的处理,虽然觉得很不安,但是洋鬼子并没有选择中止治疗。陈克看着洋鬼子们将信将疑的眼光,还有他们脖子上的十字架,心念一动。他神色严肃地说道:“如果你们还要继续治疗,那么这位病人无论遇到什么,那都是上帝的旨意。”说完,陈克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上帝不会给人无法承受的试炼。阿门。”

洋鬼子里面至少有三个人同时划了十字,说道:“阿门。”

陈克这番做派出乎意外的得到了洋鬼子的信赖,其中两人居然要求接受治疗。这种胆大包天的行径实在是令人不解。陈克也不拒绝,这次不谈收费的事情,陈克让王启年给他们注射药物。

再往后,陈克与齐会深也不好再走了。他们和王启年一起在医院等着。给洋鬼子分别安排了床位,三人就轮流查房。那两个病人就没有什么毒性反应,注射之后身体很正常。

“没想到齐先生如此血性。”三人聚在一起的时候,王启年笑着说道。

“听说你把那个翻译打得不轻。”陈克也笑道。

提起这件事,齐会深想起来就余怒未消,“凡是和咱们的事业对抗的,打他是轻的。”这话是从牙缝里面说出来的。

“打了就打了,人家也是混口饭吃。虽然下作了点,咱们也要理解人家一些。最重要的是,要讲分寸,别给自己惹麻烦。”陈克忍不住劝到。

“我知道了,文青兄。”

“我不是在批评你,我是在担心你。那几个洋鬼子好歹和这个翻译没啥交情。万一他们和你动起手,你吃亏了,我心疼啊。”

齐会深真笑了,“我想起来也有点后怕。幸亏没闹大。”

“是啊,没必要为这种混蛋让自己吃亏不是。”说完,陈克对王启年说道:“王大夫,会深没打架经验,出手控制不了轻重。你去看看那个翻译,给他检查一下,别让会深真的把他打坏了。他真受伤了,我给他些医药费。”

王启年没想到陈克居然这么做,他有些惊讶地说道:“陈先生,没必要如此吧。”

“咱们已经挣钱了,不在乎这点。这件事情他虽然是自找的,但是会深也过于冲动了。陪人家点钱把这件事弄过去就算了。当然了,他要是不识相,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既然陈先生这么说,那我就去了。”王启年说完就站起身来。

“拜托王大夫了。”

第二天,药物都起效了,洋鬼子们的病情都有所好转。他们纷纷交了医药费,陈克私下给翻译塞了两个鹰洋,翻译还是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瞪着陈克,让陈克背后的齐会深忍不住又想动手。但是陈克只是简单的连哄带吓的说了几句,就带着齐会深回作坊。

“会深,王大夫这人如何?”陈克在路上问。

“他上次专门问咱们的配方,我觉得这人是不是有点什么。”齐会深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知道了,看看再说。这配方的事情肯定不能泄露。”

“文青兄,我有件事想和你说说,这次遇到这种事情,我想让我父亲参与药品的事情,不知道文青兄有什么想法。”

“这种事情,我们在党会上说吧。我们不能私下决定。”

“也对。”

陈克拍了拍齐会深的肩头,“会深,你为了党的事业而发怒。发怒不对,但是你的情绪我很高兴。这个事业是咱们的革命事业,我感觉很高兴。”

“咱们不是同志么,我也没想那么多,当时就是忍不住。”

“我知道,我知道。”陈克连连说道。

又走了一段,陈克问。

“会深,你好歹也是买办家庭出来的。我这买卖要是赚了大钱,我能遇到个什么结果?”

“难道英国人还敢明抢不成?”齐会深气鼓鼓的问。说完了这话,他自己也不得不沉默了。

陈克笑了笑,“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现在我们看看能不能靠上什么大树。大树下头好乘凉。但是想把这个要当作革命的助力,必须有非常可靠的同志来负责此事。除了会深你之外,现在我们可没有这样的同志。”说到这里,陈克苦笑了一下。

“英国人肯定会来抢夺这药么?”齐会深还是有些幻想。

“为何不来抢夺?你给我些道理?我记得我教过你《资本论》,马克思怎么说的,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家就会大胆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他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上交首架的危险。这药品的初期利润足有600%。逼出来制药的配方,然后我把我除掉,对于英国人来说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他们则可以赚到几十万,几百万的英镑。我实在是没有找到英国人放过我的理由。”陈克苦笑着说道。

“那我们以后不给英国人治病了。”齐会深气愤的说道。

“不,还得做。不给他们看病,我们怎么赚钱,我要抢在事情恶化之前,尽可能的多赚钱,然后把钱换成美元和黄金。为咱们的革命事业聚集资金。”陈克平静的说道,“会深,你觉得武星辰此人如何?”

“还是有些看不透,不过我感觉他不是革命党。”齐会深答道。

“革命不是要所有人都成为革命党,革命党也不是要让人民为革命服务。革命党要的是革命为人民服务。”陈克稍有些无奈的说道。

“去哪里找这些人民呢?”齐会深苦闷的问道。

陈克心头一喜,这才是他最想听到的话。“会深,今天我们召开党会,咱们分头去通知大家。咱们把武星辰也叫上。”

晚上,除了党小组的五个人之外,武星辰作为特效药合作一方列席了会议。陈克和齐会深分别通报了最近的情况。游缑无奈的叹口气,华雄茂扼腕长叹,武星辰脸色阴沉,闭了眼睛不吭声。

“同志们。”陈克说道,“现在有谁想退出,我不阻挡大家。这是咱们要遇到的第一次考验。现在想走的,我绝对不阻止。”

没有人动,也没有人说话。除了陈克之外的其他四人都瞅着武星辰。武星辰沉默了一阵,这才开口了,“陈兄有什么办法么?”听完了武星辰的话,其他四人的目光更加警觉起来。武星辰毫无受影响,“如果有什么能帮忙的,请陈兄尽量吩咐。”

没等陈克说话,华雄茂先开口了,“我说,武兄,你也是咱中国人,帮会不最讲义气么?”

“正岚,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陈克打断了华雄茂,“革命如果连自己都救不了,就别说别的大话。我们没有理由让武兄给咱们卖命。我一直说,革命是为了救大家,不是把大家拉进来送死。”

听了陈克的话,华雄茂不吭声了,他目光灼灼的看着陈克,那种精气神让陈克很欣慰。

“就我估算,留给咱们的时间还有三个月。到英国人下毒手,应该是在11月。”陈克说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赚钱。对于英国人,咱们尽量敷衍。让英国人感觉咱们对他们还抱有幻想。”

“如果英国人现在就硬来呢?”游缑问道。

“那是不可能的。英国人看不起中国人,他们对这个药也不是很有信心。只怕现在英国人还一厢情愿的认为,咱们非常希望得到英国人的认同呢。所以争取到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的。”陈克答道。

听了这话,大家都觉得有些道理。

“我们争取到的这个办学校的机会,不能放弃了。会深,无论如何,英国都不敢动你,所以我要求你绝对不要插手到制药这个环节。”陈克接着说道。

“为什么?文青兄不信我?”齐会深有些生气了。

“会深,我不是不相信你。”陈克解释道,“我和游缑一谈论起化学,忍不住就要说出化学术语。对方懂行的话,一听就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我这不是吓唬你,你肯定会被英国人弄走逼问。你完全不懂,反而是好事。”

这样的解释,齐会深是能够理解的,“放心吧,文青兄,我决不会透露消息。”

“会对我们动手的,英国人的可能只有一半,另一半的可能是别的买办家族。落到英国人手里面,我只要真的投降了,倒很可能保住条性命。但是落到中国买办手里面,我是死定了。”陈克说到这里,转头向武星辰,“武兄,若是别的买办家族对我动手,我可就有些防不胜防。不知道武兄能帮我么?”

“我可以从河北叫些人过来,武功好得很。”武星辰答道。

“那就拜托武兄了。”陈克答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