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十八章

俗话说,计划赶不上变化。第一次党会预计1905年7月14日召开。正式召开已经是7月17日,比预计的晚了三天。

陈克和齐会深一直在忙学校和治病的事情,周元晓负责看守作坊。在此期间,华雄茂和游缑也变得行踪不定起来。游缑声称自己在招揽一些以前合作的朋友,她信誓旦旦的保证,里面颇有些非常不错的人才。

因为要在纸面上完成学校的安排,齐会深要频繁的和他父亲一起接洽英国人,不能跟着陈克一直给人治病。一个人去治病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华雄茂既然愿意负责福建的药品销售,陈克觉得华雄茂总得出差。陈克不可能跟着华雄茂一起去福建,现在让华雄茂完全了解特效药的使用,以及治疗效果,也非常有必要的。

和陈克去行医两次之后,华雄茂很认真地表示了歉意,“文青,我看着那些病人,觉得浑身不自在,晚上做噩梦。文青,求你让我去卖药吧。治病这事我干不来。”

无论陈克怎么阐述了解药品特性的必要性,华雄茂都表示,自己得过一段才能继续接触病人。现在他看见病人就恶心的想吐。

在华雄茂落荒而逃后,游缑自告奋勇寻找可靠的中国西医。两天后,她带了一位名叫王启年的医生过来。王启年是广东人,家族在南洋有不少人华侨。这位王医生的叔父是海员,王启年靠了叔父,在法国马赛一家什么医学学校毕业。看王启年语焉不详的模样,陈克很怀疑这家“医学学校”的教师,很有可能就是船上的船医。

但是谈起静脉注射、注射剂量、生理盐水、配置药品,王启年也算是对答如流,实际操作也颇为熟练。足以胜任医生的职务。陈克担心这位王医生的来历,家里面既然有华侨,这位王医生的来历就不会那么简单。王启年也是游缑的朋友推荐的,她表示去询问一下。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7月17日上午,第一次党会正式召开。出席会议的一共有五人,陈克、齐会深、华雄茂、游缑、周元晓。虽然提起党会,大家都嘻嘻哈哈,真的围坐在桌边真正在党的名义下开会的时候,本来熟悉的朋友的互相对视,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陈克拍了拍桌子,“我宣布,第一次党会正式开始。”

没人鼓掌,没人说话。大家平静的等着陈克继续往下说。

“第一项,我们先选出这次的书记员。”

“书记员是什么?”华雄茂问。

“书记员负责记录每一个议题,每一个人的发言,还有最后达成的决议。除此之外,在会后,书记员要整理会议纲要……”陈克本以为这些东西很容易理解,让他大跌眼镜的是,说完了书记员的责任之后,同志们的观点就大相径庭了。

“我写字不行,我干不了。”华雄茂先说道。如果华雄茂就此不继续说下去的话,这还算是能够理解的范畴。没想到华雄茂接着问道:“这种事情就是打杂干的,我们下次专门找个人来做这个吧?”

陈克尽力让自己去理解华雄茂,从好的方面来考虑华雄茂的话。按陈克所想,华雄茂的本意大概是——专心记录大家的话,就没办法参与讨论了。所以这种工作还是找不管事的人来做就行。而且陈克怀疑华雄茂认为书记是一种低等级的职位,现在这帮人作为“核心干部”,并不该做这个。

齐会深毕竟搞过革命,他的思路就比较靠谱。“咱们谈得很多事情需要保密,怎么能用外人呢?”

“我写字也不行,我干不了。”游缑跟着发言。

周元晓一言不发,直到看陈克瞅着自己,周元晓才勉强说道:“我干不了。”

对于大家的观点,陈克觉得很无奈。一个小小的书记员看着没什么,在共产党的党内职务当中,书记的最高级别——总书记那可是党内的第一人。真正名至实归的党主席只有一个。如果现在陈克作为党的主席,那么位列第二的就是总书记。很多时候,地位这种东西,根本不是靠争,谁能够适合这个位置,不用争的。

看没人来争这个书记,齐会深说道:“我来吧。”没有人反对。

陈克说道:“会议第二项,我们选出这次会议的主持人。我选我自己。”

这个议题没有任何人反对,陈克看齐会深没有动笔,就催促道:“会深,记下来。”

“这个也要记?”齐会深有些不解。

“这就是以后我们开会的规矩。会议上,任何一件事都要记。”陈克非常认真地说道。

听了陈克的话,齐会深开始记录。

“第三项,以后的每一个议题,最终都要举手表决,每个人都要说话。同意的话,就举手表示,不同意的话,就要明确反对……”

这些陈克在小学时代就学过的规矩,一样样的作为议题提出,而且一样样的经过众人的举手表决。大家本以为陈克要讲重要的东西,没想到却是重新学习规矩。开始还好,过了一阵,大家都觉得很没意思。华雄茂甚至开始打起了哈欠。

好不容易把会议规矩讲述完。陈克看齐会深把这些写完,才对众人说道:“这次会议结束之后,书记员要做什么?”

所有人都没有明白什么意思,陈克不得不再问一次。众人都想不起来,齐会深也没有想起来,他连忙看了一番会议记录,很快就找到了答案。“书记员要在会后写出会议总结。”

“这就是要书记员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要在保存会议的原始记录的基础上,还要写出会议总结。”陈克微笑着说道。更具体的说,陈克的嘴角拉出了一个笑容。

作为一个穿越者,陈克一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在这个陌生的时代,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陈克总是要靠自己去解决一切问题。反正都是从零开始,面对着不认识的人,倒是革命者更加容易接触,更加容易找到共同语言。在1905年,陈克当一名革命者反倒是容易的。

党会开了就这么一会儿,陈克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优势了。自己的真正优势不在于后世的那些知识,而是自己知道如何组建一个组织去解决问题。组织的力量大于个人,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如果有良好的组织,任何天才以个人之力都是无法对抗的。

身为穿越者,陈克不知道当年的那些伟人都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知道那些伟人都是怎么做的,是组建了什么样的组织去运作,去实现自己的目的。陈克曾经厌恶过的那些组织,都是权力者,对陈克来说,它们甚至是“压迫者”。不过陈克现在却能明白,正是因为组织起来了,有着严格的纪律,它们才有如此的力量。

“呦,会深,等你写出来总结报告,我可得拜读一下。”华雄茂调侃地说道。

陈克瞪了华雄茂一眼,“会深,你把正岚的这句会议发言给记下来。”

嘲讽的意味如此明确,华雄茂连忙说道:“别,别。”

齐会深只是笑了笑,没有动笔。

接下来的议题就严肃了很多。陈克询问大家,革命的目的是什么?

“建立新制度,拯救中国。”华雄茂刚才被陈克批评了,听了这件正经事,他连忙引用了陈克的话。

“那么大家觉得我说的对么?”

这个问题引发了众人的思考。

华雄茂笑道:“文青所说的,听起来就靠谱。再说了,这天下肯定要闹起来。我自然听文青的。再说了,之前那么忙,哪里有时间详细分说这个。”

“那么,我们就必须组建学习班。把革命的理论讲清楚。”

“我一直等着听文青讲课。”齐会深对这个建议非常赞同。一面说,齐会深一面抓紧在纸上记录。

“这就遇到了一个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讲课。大家这么忙,治病的治病,卖药的卖药。马上就要办学校,我们怎么挤出这个时间来?”

这的确是一个大问题。众人白天忙,晚上才有空。所有人的眼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游缑身上,在众人里面,游缑晚上是不太能出来的。

“不用担心我,我不能耽误了大家的事情。诸位的好意我知道,我晚上一定来参加讲课。”游缑连忙说道。

于是党课的时间就定在晚上六点。

“这还不够,我们现在手头的事情已经这么多,必须招人。我现在把我认为未来一年内需要办的事情给大家汇报一下。”陈克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对众人说道。

根据陈克的计划,在未来的一年中,要和英国人一起兴办一所医学院,以这所医学院为主体,下设医学院附属学校,医学院附属的护士学校。还要办一所医学院附属医院。

医院需要大量的设备,别的设备且不说,玻璃设备如果都要采购,那就太浪费了。陈克认为需要办一个玻璃厂。如果要办玻璃厂,那么就需要大量的煤,小规模的购买效率太低。陈克告诉大家,自己准备兴建一个蜂窝煤厂。

这么一个计划归根结底就是一个极其不完整的相关产业复合体。众人还能理解。再接下来,陈克把自己对学校和工厂的总体设计告诉了大家。

从学校的建设讲到老师的雇佣,从医院的建设,讲到雇佣医生,雇佣护士。至于蜂窝煤厂,那更加复杂。从设备的设计,购买,到无烟煤、粘土、稻草的采购,以及厂址的选建。产品的销售,各种社会关系的理顺。就这么说了半个多小时齐会深已经六次打断陈克的陈述,要他暂停一下,以方便自己把当前的记录写完。

在齐会深拼命书写的时候,游缑说道:“文青,咱们人不够。这得招人。”

“没错,咱们怎么招人?”

“我可以从乡下找些人。反正现在没事做的人那么多。”华雄茂说道。

“那些人干活怎么样?能干得了咱们要他们干的活么?”陈克问。

“不听话我就收拾他们。”华雄茂说道。

游缑很不屑的看了华雄茂一眼,“那还不如在上海招人呢。”

“上海这边的人能干好么?你能知根知底么?”华雄茂反问道。

“干不好就不给工钱。而且那些教师,医生,护士,正岚也能从乡下找到么?”游缑反问。

“那些人至少听话吧?”

“嗯!听话!我以前也和人开过厂,我可没见到那些乡下的亲戚多听话。笨手笨脚的,什么都做不好,你说他们两句,他们倒是先和你闹起来。哪怕是知道他们自己干得不对,那些乡下人嘴里不说,干活的时候,背后给你使坏的多的是。和这些听话的人相比,我倒是宁肯找那些不听话的工人。好歹雇了工人,干活拿工钱,干不好他们也知道没钱拿。”

看来游缑以前失败的次数还真不少,这话里面的怨气不是一般的强烈。

“按你这么说,乡下的亲戚没好人了。”

“应该是有好人,可是好人还能在乡下混不下去,跑城里来了?我是没见过几个这种好人。”

“胡说八道!城里的工人又奸又滑,哪里是什么好东西了?”

……

……

游缑和华雄茂争吵起来。两人谁都说服不了谁,倒是情绪越来越激烈。陈克看着他们争吵,也不吭声。只是偷笑。齐会深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放下笔,“你们是不是要让我把你们的话也记下来啊?”

这话还真的挺管用,争吵立刻就结束了。

游缑气势汹汹的瞪了华雄茂一眼,华雄茂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看游缑。

看两人都不再吭声,陈克这才说道:“革命要有革命的道理,我知道的革命道理里面正好有东西是讲大家刚才争吵的事情的。”

“文青,你赶紧说,到底是我说的对还是正岚说的对?”游缑立刻说道。

“没错!文青得把这个说清楚。”华雄茂也不依不饶。

“首先,你们说的都是实话,都是亲眼见过的事情。这个我能确定。”

“哼!”游缑和华雄茂同时衡了一声。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革命的道理里面,好几个方面都在讲这个事情。不过呢我们现在不是党课,党课会在晚上开始。所以我们继续进行现在的议题。未来一年内的工作计划。”

看游缑和华雄茂都有些不依不饶的样子,陈克对一直至是简单的表态,而不说话的周元晓说道:“周兄,你也开过厂,这个课题我们很需要一个开厂的例子。周兄负责准备这个例子,如何?”

周元晓的脸抽搐了一下,办厂失败是他不肯提及的事情,陈克居然提出这个例子,周元晓心里面非常不是滋味。“还是算了吧,文青。我不想提这件事。”

陈克并不赞同周元晓的说法,“周兄,这种事情必须弄明白,事情做成了,那得有点天意。但是事情没做成,肯定是我们没做好。既然花了那么多钱,出了那么多力气,咱们怎么失败的,总得弄得明明白白吧?”

“那事我认了,能不提就别提。”周元晓意气消沉的说道。

游缑也不同意,“不,周兄,你应该说说,看看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把你的厂给弄垮的。”说完之后,她也不管华雄茂不满的眼神,“你那些乡下亲戚怎么把你的厂给弄垮的,就该说清楚,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既然我们要继续办厂,这些事情就不能再错。”

“没错,周兄,你一定要说。”华雄茂用那种和游缑抗上了的语气说道。

“咱们都是同志,不要伤了和气。”齐会深劝道,“文青,你也说说他们,这么说话可不对。”

陈克笑道:“我之所以要拉着大家革命,因为一个真正的党员是能够看清整个世界的。现在呢,游缑和正岚之所以争吵,因为他们就是用他们自己的眼光看世界,而不是去看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觉得他们现在就是小孩子吵架一样,完全没有弄清楚要点。”

“小孩子吵架也伤和气啊。”齐会深听出了陈克的意思,他笑道。

“小孩子伤什么和气?头天说,我不和你一起玩了,过几天还是在一起玩的开心。这东西劝不来的。”

听了这话,游缑怒气冲冲地说道:“我才是小孩子。我是在讲道理。”

“哦,讲道理,那就继续开会。我们今天是要开会,而不是来吵架的。对不对?”

对于陈克这样宽容成熟的话,游缑只好不吭声了。

“我上次讲过资本论。里面有讲企业的发展。我还讲过,在瑞典,童工成年之前,30%都在工厂死了。英国呢,进了工厂之后,保证三年内把工人劳动致死。这都是实话。资本的运作,从来都是这么血淋淋的。而我们中国的纺织工厂,工人定时上班,逢年过节都要休息,还要经常吃点肉。还要有钱买自己纺出来的布,所以呢,外国人的货就是比我们的便宜。所以,洋货冲进来,我们的国货币不了。我现在要给大家讲这些,我要强调的是,我不是要让这样的事情重演,至少我自己是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怎么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