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十七章

齐会深对外国人的态度,用非常含蓄的话来讲,是一点都不喜欢。用稍微直白一些的话,就是非常讨厌。如果是以前,齐会深无论如何都不会听从父亲的命令去和英国人接触的。这次的事情非常特殊,是和陈克一起去。否则的话,齐会深只怕也会放弃。

但是黄包车距离英国领事馆越近,齐会深就越显得有些不安。

“文青,和外国人一般怎么打交道?”齐会深终于开口问道。

“这件事我……”陈克差点说漏。其实他也没什么和洋鬼子打交道的经验。陈克一面庆幸自己总算是没说错话,一面思忖着。

“我们先听听管家的意思。既然你父亲派他来,就不会是随便这么决定的。”

齐会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好换了一个话题。“文青从来不怕洋人吧。”这个话不经意间已经透露出了齐会深的内心想法。

“我不怕单个的洋人,但是遇到有组织的洋人,我一直认为要谨慎。无论英国人的组织多烂,都不是我一个人能对付的。”陈克含糊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看着齐会深有些担忧的神色,陈克笑道:“但是,洋鬼子也是人。是人的话,其实做事也没多大区别的。以礼相待,实事求是地去理解洋鬼子的做事流程,也不会遇到什么过分的事情。”

三人在英国领事馆前面下了车,没等两个年轻人说话,管家已经开始对两人“讲规矩”。这次的事情如齐会深的父亲齐思峨所言,双方已经确定了项目的整体方向。陈克觉得要是自己没有理解错管家的话,他和齐会深的工作就是去盖章。领事馆的某位参赞就是这件事情英方的负责人,第一份文件需要从这位参赞手里面发出。

陈克不敢自己瞎猜,他直截了当的把自己的理解内容告诉了管家。管家满意的点点头。然后一行人开始了工作。

“官僚主义作风”一直是工业时代抨击的对象,慢条斯理,一板一眼,无尽的文件、表格和图章。一个不懂官僚体系的人,只要和官僚体系打过交道之后,绝对不会有任何好印象。陈克以前也这样感觉,但是自从陈克亲自走官僚的流程做了几件不算太小的事情之后,他对官僚体系的看法就变了。比起草莽或者人治,现代官僚体系的进步意义还是很大的。大家对官僚体系的抨击在于,“找不到拍板的人”。其实如果你自己肯认真的去听官僚们的解释,其实是能够找到负责人的。陈克一直觉得,和官僚体系比较起来,认为官僚体系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人,或许犯了更大的错误。

这次的事情就验证了陈克的观点。由一位叫做汉弗莱的参赞发出了第一份文书,接下来就是要找负责此事的英国租界教育部门官员签署这份文件。陈克并没有简单的招待那位官员,签署文件之后急急忙忙的跑路。而是花了一定的力气去和这位官员交流。

比起印度人,英国人勤快得多。和中国人一比,英国是比较懒散的。因为看美剧练的口语的缘故,陈克操着一口标准的美国英语,还有些纽约腔。在遣词造句的时候,陈克尽量使用“May”而不是“Can”这样的伦敦味。那位负责教育的官员其实没在伦敦呆过多久,他来自考文垂。

陈克这个短发中国人能说一口明显不是来自中国本土的英语,这点就不让人讨厌。陈克既不像普通的中国人,对英国人有什么明显的敌意,也不像买办,刻意奉承。这位官员也就回答了陈克的几个关键问题。这份文件里面提及的学校到底归谁管。那些部门负责这所需学校的牵头工作。

接下来的几天里面,陈克每到一个签字盖章的单位,都是如此这般的来做。并不是在所有的地方,官员都如同那位负责教育方面的英国人一样和气,对陈克报以恶劣态度的官员也不是一个两个。在这个时候,陈克就只好采用另外的办法,也就是说,“你只要不把我撵出去,我就要就事论事的把该你负责的步骤给办了。”

齐会深在这几天里面和陈克全程同行,在齐会深的想象里面,办事就是找到负责人,进行明面或者私下的协商,然后得出一个结果。他这是第一次和现代官僚体系作斗争。看着英国人脸色阴沉,语气不善。但是陈克毫无畏惧的和他们交换意见,听从英国人的指挥。很多在齐会深看来是蛮横无理的要求,陈克却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往返跑几趟去完成。

公文上盖章,填表,再盖章,换表。今天到一个部门去,明天还得去,找同一个人的目的就全然不同。第四天下午,陈克终于把一份最终文件拿回到汉弗莱参赞的面前。

汉弗莱参赞用有些诧异的目光看着陈克和齐会深这两位中国青年。作为一个深知官僚体系厉害的英国人,他很有些赞赏这两位青年的坚定执著。其实在上海的英国官僚体系没多大,他早就知道陈克在其中的所作所为。陈克并不是完全按部就班的去签署文件,在没有触及汉弗莱参赞所拥有的“立场”前提下,陈克弄明白了该找谁,然后自己就去找那人盖章。

作为官僚系统的特点之一,早就有下面的人来找过汉弗莱,希望知道这件事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汉弗莱就一句话,“按流程走”。下面的人自然不会理解错,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别刻意找麻烦就行了”。

这次办学校的事情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务,自从美国人把庚子赔款用来在中国办学之后,英国人也有这样的打算。但是英国人自持“国际地位”,不愿意像美国那样做的那么直白。这次的办学就属于这个范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背景,汉弗莱参赞也未必会这么痛快地给陈克放行。

陈克按照管家的刻意交待,把那张银票一并放在了这份最后的文件上。汉弗莱参赞给陈克签了一张收据,就把两人打发走了。

“你的意思是,英国人在用中国的庚子赔款建学校来收买中国人?”在领事馆外面,齐会深问陈克。“而且这所学校,是英国在上海的领事馆让我父亲出钱办学,他自己不出力。搞出来的那个什么……,文青你刚才的那个词叫什么?”

“政绩工程。”

“对,政绩工程。文青的意思是,英国领事馆搞了一个政绩工程。”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咱们两个肯定不可能把事情办完。”

陈克说完这话,脸上露出轻松愉悦的神色。齐会深可没有陈克的好心情,他只觉地这些天的忙活,仅仅是弄了这么一个空架子学校,还是替英国人效力。这令他很不爽。

“会深,这就是革命啊。我们的革命事业获得了重大的突破。你不是一直想招纳革命同志么,通过这所学校,我们招纳革命同志的过程就事半功倍了。”陈克劝道。

“虽然可以招集同志,但是我们更多是找一堆人给英国人效力,我总是觉得不对。”齐会深还是有些想不通。

“会深啊,你想的革命到底是什么?一堆同志们手拿刀枪,把敌人都干掉。我觉得你现在不该这样幼稚了。”

“那也不该是这样的结果啊。文青兄,你说要革命,怎么看你做的和革命越来越远。以前好歹你还给我们讲讲革命道理。这些日子,你连革命道理都不讲了。”

陈克并不赞同齐会深的看法,“哈,我讲革命道理的时候,你们还不是革命同志。现在我们连党小组都建立了,我怎么觉得我革命工作卓有成效呢。”

“那文青之后准备怎么办?”齐会深知道自己辨不过陈克,他直截了当的问道。

“党靠的是党员,咱么辨别一个人是不是党员,不看他怎么说。而是看他怎么做。我说我是革命党,你们为何要信。我自以为,并不是因为我给你们滔滔不绝的讲革命道理。而是我领着同志们一起认认真真地做事。还能把事情做成。同志们之间为什么能够相处融洽,因为每一个人都在认认真真地做事。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

听到这话,齐会深不再吭声,而是微微点头。陈克能染布,能治药。现在还能办下来这个批文。如果没有特别的情况,陈克还应该能做到很多事情。齐会深抱怨陈克现在不革命了,仅仅是他认为陈克应该也可以搞起来革命。正如陈克所说,周围的同志们经过这些天一起劳动的经历,哪怕齐会深是因为被误伤而偶然加入的,他依然喜欢这些家伙们。他希望能和这些家伙们去一起革命。而不是那些面对辛苦的工作,不知所措,或者干脆跑路的那些人。

看到齐会深被自己说服了,陈克觉得很欣慰。而今天能对齐会深说出这样的话,陈克觉得心里面非常高兴。

共产党的成功,特别是1949年前神话一样的成功,一个重要的外在表现就是,共产党向人民所说的,她都做到了。甚至做到的远比说的更多。陈克并不认为1949年建国的时候,党里面的同志真的全部懂得共产主义的理论。陈克认为,当年能有不超过4%的党员真正懂得共产主义理论就很不错了。至于当年的中国人民,能懂得共产主义的人绝对不到1%。

但是为什么这个政党能够摧枯拉朽的将一切反动派们粉碎,因为这个政党靠的是“实事求是”的干有利于人民的实事。是因为数百万党员,从上到下贯彻了党的纲领和组织纪律的结果。

陈克感到很遗憾,他不能向齐会深说起这些。就算是他说了,齐会深也不会相信。对陈克来说,他只能自己以身作则,在实际行动中,让同志们认识到新政党的力量。这个政治理念和组织模式,能够解放中国,甚至解放整个世界。

陈克很赞同那个广泛流传的寓言,在疯子们组成的国家当中,正常人才是疯子。

如果不能靠事实来说话,那么一切都是永远辨不清的谎言。

但是万里长征总有第一步,在有了初期轮廓之后,陈克有很多东西可以做了。“会深对英国人的这套官僚体系怎么看?”陈克问。

“太繁琐。我实在是看不懂。也亏得文青你能弄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那我们以后要建立的新中国,哦,不说那么远,我们现在马上就要建立的新学校,还有新的工厂企业,会深准备怎么组建管理体系呢?”

齐会深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些,自从他加入了陈克的团队以来,他不用考虑这些东西,眼前总有干不完的事情,而且团队运行的十分良好。齐会深下意识地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模式。

“会深,我说过,咱们的党讲的是民主。未来的组织构架,大家开会讨论之后做出的决定,所有党员必须无条件的服从。等开会的时候,你可不能给我这样搞。你必须说出你自己的看法来。”

陈克这么一说,齐会深想起来当时的确有这么一说。既然陈克说需要召开党会来确定未来的发展怎么进行,那么就是说革命的工作也会持续推动。想到这里,齐会深又高兴起来。

这几天陈克和齐会深白天跑盖章,晚上去治病,看到日头已经西斜,治病的时间已经快到了。按照平常的安排,他们现在应该赶回作坊,换上白大褂,背了医药箱就赶去病人家。但手里面拿着那张收据,陈克绝对不敢让齐会深带给齐思峨老爷子。这不是信不过齐会深,如果陈克让齐会深把收据带回去,齐思峨这种人只会认为陈克不懂办事。面对这位绝对得罪不起的人物,陈克不能犯任何错误。

齐思峨把陈克和齐会深叫到客厅,陈克先把收据递给老爷子,齐思峨看了看,就把收据递给身边的管家。

“文青,收据我已经看过,没问题。这件事情已经办好了。”

陈克松了口气,“我总算是能给您一个交代。”

“哈哈,文青办事真的很谨慎。”老爷子笑道,然后他转过头,立刻训斥起齐会深来,“知道事情不好办了么?”

齐会深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也不敢顶撞父亲。他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

“这是文青懂事,才能办这么快。若是你去干,只怕一个月都拿不下来这事。”齐思峨说道。

“齐伯伯,这是靠您早就把路给我们铺好了。人家根本就没有刁难我们。让我们自己去办,这事情不是跑跑腿,而是根本办不下来。”陈克连忙说道。

齐老爷子看齐会深没有顶嘴,好歹这件事情已经办成,他也不想多说儿子什么了。他再次看向陈克,“文青,我没办过学校。也不懂怎么办学校。文青准备怎么帮我?”

“我是很想做办学这件事。但是这件事我只能干活,要怎么做还得齐伯伯您做主。”陈克一面说一面掏出一份文稿,“齐伯伯,我在海外读过书,就照着国外学校的样子,这么连抄带猜的写了个大纲,想请齐伯伯您给指教一下。”

这是给蔡元培的那份东西,陈克稍微改了改名称就拿过来继续用。

“文青,这次的事情呢,我本来想着英国人让我来弄这个,我就当白花五千块。去财消灾。没想到文青你能做这件事,我这个儿子也难得的想做点正事。学校的事情呢,我就不管了。你们要是觉得我这五千块不该白化,你们就给我办起来。需要我做什么,说一声,我就帮你们办。要是你们办不了这学校,我本来想着这钱就是打了水漂。也不妨事。”

“齐伯伯,我本来是想办医院的。没想到居然能遇到如此的机会,这个学校是个医学院,每个医学院都有自己的附属医院。我这医院能靠上这颗大树,实在是我的运气。您放心,我一定会辅佐会深把这个学校办好。”

齐思峨满意的点点头,“这所学校呢,说着是英国人办的。花的钱都是我出的。所以我给英国人说过了,他们可以派人来当校董,但是董事长不能让英国人来当。这样,这个董事长,我让会深来做。文青你呢,就当校长。你们好好把学校给我办起来。”

“我一定全力辅佐会深。”

“对了,文青,你是革命党么?”齐思峨突然问。

听到这话,把陈克吓了一跳。看齐思峨话里面没有恶意,虽然是对自己说话,目光却落在齐会深身上。

陈克说道:“我以前倒是吵吵过革命,现在我是不敢跟以前那样胡说八道了。”

齐思峨哼了一声,他冲着儿子说道:“革命,革命。那群革命党除了到处闹事之外,还会干什么?老老实实做做生意,办办学校不好么?不比整天在外头闲逛强?”

陈克回想起齐会深的话,只要他不去闹革命,干什么他老爹都会支持。看样子这话不是玩笑呢。

时代虽然不一样,但是父母爱孩子的心情是不会有任何区别的。齐思峨把齐会深批评教育了半个钟头,直到齐会深烦不胜烦的保证,自己以后会专心的搞学校。老爷子这才放过了儿子。

家庭教育结束之后,齐思峨老爷子请陈克一起吃晚饭。陈克很欣慰,如果不是有“治病”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还真地拒绝不了。

陈克告辞之后,齐思峨说道:“文青今天忙,我就不耽搁文青的正事。会深说和文青一起做的那个药的事情,我们有空谈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