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十四章

“武兄,要不要合作呢?”陈克大大咧咧的说完,然后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

武星辰又把陈克方才说过的话想了一遍,竟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头的地方。制药、卖药,的确需要道上的兄弟忙帮。武星辰并不担心陈克能玩出什么花样。而且陈克说的没错,武星辰从这件事一开始就介入,未来的收益的确非常大。如果觉得事情不对,武星辰果断地退出就好了。

但是这合情合理的一切,在这个世道本身就是不合理。这不是武星辰理性的判断,而是完全感性的判断。当今的世道有多黑,武星辰非常清楚。陈克应该有什么隐藏的诡计吧。想到这里,武星辰问道:“陈兄到底想让我做什么呢?”

“第一,请武兄找几个染了花柳病的妓女。我亲自去取了她们脸上脓疮的脓液。这件事情无需武兄动手。”陈克很认真地说道。

武星辰点点头,这件事情的确不是陈克这个公子哥一样的家伙能做到的。

“第二,我的药做出来之后,会免费给这几个妓女治病。药效如何一看便知。这药毒性很大,要么把人给治好,要么把人给治死。到时候还需要签个生死状。这件事情一定要武兄帮忙。”

原来如此!武星辰心中一亮。这件事情没有道上的兄弟帮忙,陈克绝对做不了。死几个染了花柳病的妓女,说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如果自己没有背景,那就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不知陈兄的药把人给毒死的可能有多大?”

“一百个人里面,至多五六个。”

“呃?!”武星辰本以为十个人里面得死三四个。这年头治疗花柳病使用汞化物,也就是水银之类的剧毒药。死亡率大概就是三成。即使治好了花柳病,很多人也会因为汞中毒变成痴呆。和这个治疗效果相比,陈克的药可就是真的很厉害了。

“第三呢?”武星辰觉得陈克前面的要求并不麻烦,他接着问。

“第三,我肯定不可能沿街去叫卖这个东西。这药制成之后,在上海联系病人,销售药品,我想让武兄亲自负责来做。治好了病,武兄也负责收钱,然后根据咱们的协议,把我应得那份给我就行了。”

“还要我做别的么?”武星辰追问道。

“不要了。”

武星辰看着陈克,怎么也看不出什么恶意。虽然不知道陈克葫芦里面到底卖什么药。但是到现在为止,还是可信。武星辰并不认为陈克说的那些有什么问题,他也准备和陈克合作了。不仅仅为了未来的钱,就是在现实意义上,武星辰认识的天地会高层里面,就有人染了花柳病。中低层染病的更多。若是能把他们给治好,武星辰在天地会的地位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陈克这个人给武星辰留下的印象很不好。双方的第一回合冲突的失败让武星辰记忆犹新。而且陈克竟然毫不在意此事,反倒想和武星辰结交。这种务实的态度很可怕。但是现实就是现实,在未来和当前两方面的利益驱动下,武星辰下了决心。

“那我就帮陈兄这个忙。”

街上人很多,陈克穿了条牙黄色的裤子,上身是件和实验服一样质地的白色衬衫。外面套了件白色实验服。这一身诡异的白色衣服,配合了黑布鞋。尤其显得扎眼。上海好歹也是东方的大都市,市民们知道西洋医生就穿这种白大褂。加上陈克的短发,倒也不稀奇。

武星辰不时的瞅着身边的陈克,这身“出殡”的装束怎么都不让他习惯。陈克不仅没有丝毫的埋怨,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的架势。他忍不住问道:“陈兄就这么喜欢白衣服?”

“干我们这行,这白大褂就是干活的行头。穿上之后自然觉得很安心。你看我染布的时候,就是那种蓝色工作服。”

武星辰嗯了一声,却不再说话。两人这么沉默的走着。陈克本来就高,武星辰身高上更胜一筹。这样的两个高个并肩而行,本来就是很吸引人眼球的。陈克的白大褂又给自己增加不少吸引人的元素。这两人当街而走,真的是沐浴在男女老幼视线的轰炸下。

好在两人都不在乎别人眼光的家伙,不过陈克发现瞅自己的人眼神很不对劲。不是好奇,而是一种说不清的东西。正在奇怪,武星辰停住了脚步,“进去吧。”

两人此时正在一个门脸奇怪的院子前面,进进出出的都是些穿着不好不坏的人。就是这些家伙,用一种弄不太明白的眼神看着陈克。陈克再次打量了一下自己,全身的浅色衣服,一件稍微有些皱的白大褂,手腕上一块闪闪发亮的手表,一双干净的布鞋。简洁干净。不该让人讨厌才是。

跟着武星辰进了院子,院子像是廉价旅店的模样,一个个小屋子门里面,进进出出着男女,男人们脸上那色迷迷的神色,女人们放浪的笑容。这里应该是一家妓院。门口有两个一脸凶气的家伙,看到武星辰进来,连忙满脸陪笑的走上前,用上海土话说了什么。武星辰用一口北方口音的上海话低声说道:“你们这边不是有染了花柳病,正犯疮的么?”

“唉,武老板你这是在笑话我们呢。我们这儿哪里会有那种东西。不要开玩笑。”为首的那个人连忙说道。

“这是一名医生,正在做治花柳病的药。所以要找几个人试药。”武星辰还是低声说道。

为首那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陈克几眼,“没看出来啊。还是个洋医生呢。可是,武老板,我们没钱买药。而且,你要是找那样的人,街上多了去了。你何必来笑话兄弟我呢?”

武星辰已经厌倦了妓院的老板闲扯,“现在就带我们见见。我能做主,治病不要你钱。”

妓院老板看武星辰这是玩真的,终于无奈的叹口气,“武老板,你就是会开人家玩笑啦。”一面说,一面带着武星辰和陈克出了院门,往后面走去。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太阳西斜。上海的建筑本来就不是什么宽阔的风格,空无一人的小巷里弄在傍晚前很有阴冷的感觉。武星辰、妓院老板、打手。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善类,在这偏僻的小巷里面同行,令陈克觉得相当不自在。

目的地是一个远离街市得偏僻的小院。“就是这里啦。”妓院老板说道。

面前是院子角落里面一间被反锁的门,这附近静悄悄的,刚从大街上过来的陈克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又时空穿梭了。方才还是阳光明媚,熙熙攘攘的街市,现在就是人迹罕至的小院。忍不住回头瞅了瞅背后的武星辰等人,只见他们看向门的眼神里面都充满了厌恶。

“你们听着,现在有医生要给你们治病。你们都起来,听医生吩咐。”妓院老板恶声恶气地喊道。虽然声音挺大,但是他离门远远的,连看都不想看到这间屋子。

房间里面传出了微弱的声音,却没人答话。“你们听到没有?”妓院老板又喊了一声。

“知道了。”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来。

“现在医生进去给你们看病,你们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不要出来。”妓院老板又喊了一声,这才示意打手去开门。他自己则退了两步,一眼都不想看到屋里面什么样子。

陈克掏出口罩带上,等打手开锁。打手只是开了锁,却没有去推门,陈克等了片刻,只好亲自推开门走了进去。刚进去,房门就被打手给拉上,门环上传来挂锁的声音。这还真把陈克给吓了一跳。虽然心知这帮人不会把自己给关起来,可遇到这种事情,真的令人极其不爽。

带了口罩,来这里之前,陈克还往口罩里面喷了花露水。即便如此,陈克依然被熏得不轻。汗味,尿臊气,空气不流通的霉味道,还有人体的体味,让陈克微微皱起了眉头。屋里光线很弱,等了片刻陈克才适应过来。只见几个脸上长了很多大脓疮的女子,少气无力地在几张铺了草席的床上或坐或躺。女子们都是衣衫不整,天气已经热了,她们大部分人都只是套了件外衣,从敞开衣襟可以看到长了脓疮的赤裸前胸。

陈克从没有觉得女性的裸体居然也能让人如此厌恶。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女子们脸上的脓疮,身上的脓疮,加上虽然没有看到,但是想想就不寒而栗的下体的脓疮,陈克几乎想夺路而出了。

定了定神,现在的任务是取得脓液,可不是什么闹情绪的时候。陈克用十分蹩脚的上海话说道。“你们都别动,先坐在床上。”之所以这么说,因为陈克很怕被这群女人突然失去理智,把自己给拉住,那样的话,陈克就自身难保了。

但陈克的这身装束的确很不一般,只是白大褂,浅色衣服也就罢了。陈克带了个白口罩,倒是把些女子给吓了一跳。看向大门的女子们,都禁不住往后缩了缩身体。有两个一开始根本没有起身的女子,缓缓转过身,看到陈克的模样,吓得坐了起来。

即使被陈克的装束给吓住了,但是女子们的目光依旧呆滞,看来病痛的折磨,还有这黑牢一样的“病房”给她们的心理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对陈克进屋这件事,这些女子们的反应十分迟钝。陈克看到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绝望的女子们扑上来保住自己大腿开始哭诉哀求”的戏码,安心了不少。

“你们谁是第一次染了这病?”陈克问。

没人回答。女子们表情困惑的看着陈克。陈克再问了一次,还是没人回答。

“你们是不是听不懂我在说啥?”陈克先用蹩脚的上海话问道。没人回应,陈克换了普通话和河南话又说了几遍。

总算有一个女子用陈克勉强能听懂的江浙话问道,“您真的是来给我们看病的医生么?”

和病人交谈上了,没有让陈克感到多么开心,相反,陈克强忍住退后几步的冲动。勉强笑道:“我是医生没错,大家坐在那里不要动,慢慢说话。”

“医生,我们知道这病脏,您来给我们治病,我们怎么敢碰您呢。”一个看上去还算是干净的女子一面缓缓坐起,一面把敞开的衣襟拉上。整了整衣服,女子说道:“姐妹们,大家坐好,让医生看病。”

听了这话,陈克对这个女子立马心生敬意。这样的态度,让客串医生的陈克感到了些安全感。其他女子们顺从的坐好。

“这位大姐,你帮我问一下,大家谁是第一次犯病?谁是第一次犯病的,让她们举起手。”陈克问。

女子用南方话说了几句,屋里面七个女子,有五个举起了手。和陈克说话的女子没有举手。陈克拿出五支试管和棉签,分别取了足够量的浓液。

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情,陈克问那个一直和自己说话的女子,“大姐,你是第一次发病的么?”

那女子轻轻摇摇头。陈克心中一紧,自己的药治只能治一期、二期的病人。不是第一次发病的,606或者914根本治不了。非得青霉素之类的抗菌素才能起效。那女子和陈克接触不多,但是在这个恐怖黑牢一样的地方,却也算是通情达理。陈克还是非常想救她的。但事实却让陈克的想法落空了。

正在此事,终于有女子忍不住问道:“医生,您给我们治病,收钱么?”

陈克看着那有些令人畏惧的脓疮,强挤出些笑容,“我不收钱,你们放心好了。”听了陈克的话,女子们还不是太敢相信,“医生,从没听说这病能治……”刚说到这里,先前那女子出声打断了这话,“既然有医生来给看病,怎么能说这些?”

说完,女子在草席上缓缓地跪下,“医生,我求您了。请一定把我们治好,这辈子我做牛做马也会报答您。”其他女子看到这里,也纷纷跪在草席上。这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床。两条凳子上几块破木板,上头铺条破草席,就算是床了。女子们在“床上”一跪,木板就吱吱哑哑的响起来。陈克环视了屋子一下,屋子最里面有个马桶,虽然扣了盖子,但是尿臊气从那边直熏过来。每个床边都放了一个破碗,有些空着,有些里面盛了些水。房间里面窗户极小,还很高,光线极差。

收好了试管,陈克说道:“我下周……,七天后会过来。大家当心,到时候一定能弄好的。”说完,他走到门口。敲响了门板。“开门,我出去。”

仿佛等了很久,陈克甚至担心再也不会有人给自己开门了。陈克忍不住想怒吼着让外面的人开门,让自己赶紧离开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终于有脚步声,门锁声,门开了,光线从门缝里面倾泻进来。陈克三步并作两步冲出屋子,冲进了光明里面。不久前还觉得寂静冷清的小院和背后近在咫尺的那个黑屋子相比,现在看起来简直是明媚宁静的仙境了。片刻后,在陈克背后传来关门,挂锁的声音。听到这些声音,陈克只感到一阵轻松。那个地狱终于被封闭了。

这时,从屋子里面传出一声尖锐的呼唤,“医生,我等你来治病。求你了。”陈克能分辨出来,这是方才那个和自己一直说话的女子的声音。这声音刚落下,从房门那里传来了敲打门板的声音,接着是其他女子的哭泣和哀求。

妓院老板怒骂起来,他声音又快又尖,陈克完全听不明白在说什么。女子们没有理睬老板,而是继续在恳求什么,那些都是陈克听不懂的南方话,但是陈克明白她们的意思。

“咱们先出去。”武星辰对陈克说道。也不管陈克的回应,武星辰皱着眉,快步离开了院子。很明显,女子们的声音让武星辰心烦意乱,这地方能少待一刻就少待一刻。

陈克随着武星辰快步离开院子,在妓院老板的怒骂声中,女子们不吭声了。陈克的药是救不了那个通情达理的女子的。陈克很明白,自己甚至不会让老板给那两个三期病人使用自己的药。就是给这两个人使用了药物,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为了提高自己药物的成功率,让武星辰亲眼看到神奇的药效。陈克会事先给武星辰说清楚那两个人是救不了的。

看老板的这个架势,不可能让一期二期患者单独居住的。陈克甚至想好了,为了避免麻烦,他会给包括那位通情达理的女子在内的三期病人注射生理盐水。一屋子病人,陈克不给那两个人注射药剂,只会让那两个女子和自己拼命。而宝贵的药物没有任何必要用在毫无用处的人身上。

在这个时期,陈克绝对不可能去开发什么青霉素之类的药物。等有了根据地,陈科才会在根据地办药厂生产青霉素。就算是最好的情况,那也得是三年之后了。那位通情达理的女子等不到那个时候的。这个时代,不会给她机会活到能挽救她生命的药品出现。

那个女子死定了。

对自己冷静的考虑以及最后实事求是导出的结果,陈克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情绪在里面。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事实,弱者们的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如果得了烟花病,这件事情本身还让人很难生出同情的话。那么更多毫无过错的人,同样在这个残酷的时代中奄奄一息,死于非命。

武星辰和陈克没有停下脚步,走出小巷,距离热闹的街市越近,人声就越发响起来,走出小巷,热闹的大街突然就在两人眼前展开。傍晚,大家都在赶着回家,路边叫卖的声音也响亮了很多。整条街上显示出一种活力来。看着这些,武星辰长长出了口气,在小屋子里面的压抑心情也随之得到了极大的缓解。他转过头,只见陈克怔怔的看着大街,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看到这些,武星辰眉头皱了起来。给人治病,自己竟然哭起来。难道陈克根本没有说实话?武星辰不由得起了戒心,看陈克的眼神也变得谨慎不少。

武星辰没有跟着陈克回作坊,而是半道就告辞了。陈克回到作坊的时候,院子里面一堆笼子里面关着一堆毛融融的可爱兔子。

取回了脓液,接着就是在兔子的蛋蛋上注射一点脓液,很快,注射部位就出现了一个不会愈合的疮口。这些兔子们作为一批试药者。陈克没有制造606,而是先选择了914。914的药效比606稍差,但是安全性高了很多。

很不幸,第一批接受治疗的兔子全部被毒死了。看着一堆直挺挺的尸体,没人敢吭声。陈克冲那对兔子的尸体挥了挥手。“焚尸炉”早就建好了。兔子的尸体被烧成焦炭,没办法食用之后,才把焦炭粉碎之后扔去垃圾堆。病兔们曾经居住过的竹笼子也被一起烧掉。这两样东西要么有毒,要么有病菌,必须彻底毁灭。特别是兔子的尸体,如果被人捡走吃了,那很可能要闹出人命的。

第二批药品没有啥药效。陈克废物利用,给这批兔子注射了第三批药品,毛茸茸的小东西们一半开始痊愈,一半一命呜呼。陈克又出钱买了一批兔子,重新试验第三批药品。仍然有10%的兔子一命呜呼。

“这药也就行了吧?”陈克听到屋子外面的杜正辉低声说道。

“十个人里面的就死一个?这也叫行?我可不会让这药给何足道用。”齐会深低声呵斥道。

“可是这都这么久了。我想着一两天就能完成的。”杜正辉有些不满的说。这些天青年们一直在帮忙,他们能插手的地方都已经很熟悉。在陈克简单的教学下,青年们的化学知识也算是突飞猛进。杜正辉这种外行难免就生出了懈怠的心思。陈克能理解这种心情,历史上,欧美不少新药就这么仓促出炉,然后在中国贩卖。毒死了不少中国人。

陈克有些不解的是,杜正辉觉得这些药能用,他就没有想过兔子们还得死十分之一,这换到人身上,这得死多少才行啊。人命在杜正辉心里到底是什么呢?光听杜正辉这话,他就别想再进入新政党的核心去了。

第四批药物相当好,兔子们不仅仅保住了性命,而且很快就痊愈了。这是一次出现这种情况。陈克找了个理由把其他几个青年都打发出去干活。然后把几个核心成员叫进屋子里面,告诉了他们这个好消息。

游缑没说别的,只是欣慰的在笔记本上重重的写下了“成功”两个字。看到游缑的表现,齐会深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欣喜地问道,“文青,成功了么?”

“接下来注射五倍的量。”陈克平静的说道。

“五倍?你要把它毒死啊!”齐会深插嘴道。

“如果五倍的量毒不死兔子,这药才算是勉强成功了。本来这药就有毒性,我们不能对病人不负责任。”陈克答道。

“兔子已经被治好了,也没有死。只要控制用量,我觉得……”齐会深忍不住想争论。

陈克低沉有力的声音打断了齐会深的话,“发扬救死扶伤的革命人道主义精神。”

此时,没有别的话能如此有力的表达陈克的心情。回想起几天前在染了花柳病的妓女那里见到的一切,陈克继续说道:“革命人道主义精神,你得为人民负责。”

陈克说完,齐会深脸色已经凝重起来。他绷着嘴,反思着这句话。片刻之后,齐会深低声重复了一遍,“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

“文青,你上次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齐会深问道。

“对待敌人,革命自然不是请客吃饭。但是革命本身一定要讲究人道主义。如果不是要救国救民,搞什么革命?”陈克的声音里面有着一种隐隐的愤怒。这不是针对齐会深,而是这些天无数次听到大家的讨论,陈克明显感觉到,年轻人所热衷的是革命,如同这能治疗花柳病的药品。只要能起效,他们就能接受。反正副作用发作,死的也是别人。这种心态令陈克相当的不满。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你就要拿别人的命开玩笑?

想起那些被花柳病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女人,还有发出的哀求。陈克只觉得一阵心悸。限于革命的形势,陈克不能开发青霉素,有些人是救不了的,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在自己的制药能控制的范围内,陈克不希望有任何不负责任的事情发生。

“中国已经病了。我们要革命,和当医生很像。你拿出来的药,只管看着是不是起效,用了之后,死活随他去?革命就是要杀死病菌,没错。但是要革命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毁灭。”说道这里,陈克的声音已经很严厉起来。突然间,两只手不约而同的按在陈克双肩头上,陈克转头一看,华凶懋和游缑每个人的一只手正按在自己肩膀上。陈克明白了他们的意思,叹了口气,陈克回到试验台边,拿起了注射器。屋子里面凡是听到陈克方才发泄般言论的人都看着陈克。一时间竟没有人说话。

五倍的剂量下去,一半兔子没有能活下来。这个打击下,所有人都不敢吭声。

陈克揉着太阳穴,闭目考虑。当年的欧立希是从几百个样品里面不断选择,陈克目的明确,就是为了能够生产出那种特定的产品。这药不可能合成错,上几次得失败原因都是一些反应控制的问题,随着那些问题一个个解决了,药效已经达到了这样得程度,陈克反复想了几遍,都没想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会不会是纯度不够高?”游缑突然问道。

陈克不确定这件事,或者说这是他最难搞定的事情。没有先进的化学工业,化工产品的纯度非常难提高上去。化学这个行业,看着是无数方程式,其实方程式并不是最重要的。化工行业里面“经验参数”才是最重要的。很多东西即使到了21世纪,也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经验参数在里面就是能起到极大的作用。

沉默了一阵,陈克终于说道:“再来纯化一遍试剂。”

这是一个艰苦的工作,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作。治经过了一遍纯化,最终产品就能够有效地治疗花柳病,而且五倍的用在兔子身上而不致命。第二遍纯化以及合成完成的时候,陈克整整40个小时没有合过眼,接受了大剂量注射后的兔子们虽然病怏怏的,但是好歹还幸存着。陈克往躺椅上一坐,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