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十二章

一个人未来的道路,受幼年时期的影响非常大。陈克作为普通的独生子女,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一起玩的同伴。父母工作很忙,陈克如果能在家里面老老实实看书,不出去惹麻烦,对父母来说这就是极大的方便。陈克也的确如他们所希望的度过了童年。

在诸多科普读物中,《蜡烛的故事》《征服细菌的道路》,给了那时候的陈克极大的影响。本来就属于深入浅出的科普作品,用孩子们都能理解的文字阐述了化学和医学的发展历史。后来陈克选择了化学专业,不能不说这两本书起了巨大的作用。

《征服细菌的道路》里面,介绍了幻想医生欧立希研究特效药606的故事。陈克后来也专门研究过606和914的制法。也亲自生产过,当完成了这个实验之后,当时的内心的欢喜到现在陈克都能够记得。所以,1905年6月27日,陈克加倍地感受到了欢喜。

606和914,开创了化学药物疗法的先河。在1908年,欧立希得到了无数的荣誉。陈克对这位伟大的前辈当年得到的荣誉十分羡慕,现在,他虽然不奢望能够得到前辈的“面子”,但是至少能够得到“里子”。欧立希是德国人,这种药直到一战爆发的时候,英国人都仿制不了。一战中,英国人得不到药物的供应,只得花费巨资研究替代产品。直到,德国战败,一战结束后,作为胜利者的英国人才掌握了这种特效药。

“我们一定要把何足道救回来。他是我们的同事,是我们的同志,我们不能抛弃他。”陈克对青年们说道。“会深,你带我去看看何足道。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齐会深颇为感动的看着陈克,“文青先生,你还是写封信让我带过去吧。何足道说,他很尊敬文青先生,染了这个病,他没脸见您。”

“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文青先生,您要给何足道制药这件事,我现在就去告诉他。染了这病,何足道他死的心都有。您要是现在去看他,他只怕真的想不开。您写封信,我给他带去。”

听齐会深这话说得诚恳,陈克只好拿了笔记本和一次性笔,在青年们羡慕惊讶的目光下,用超烂的字写了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陈克要何足道相信自己一定能制作出特效药来拯救何足道。这个新的团体决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同伴。

看着齐会深拿着信一溜烟出了大门,陈克望着其他目光热切的看着自己的青年,心里面对保密工作不是很放心。到现在为止,陈克能够合作的人只有游缑一位。这些年轻人知道得太多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现在陈克身处的可不是德国,自己也不是名声显赫的欧立希博士。这种特效药对陈克是把双刃剑,必须有合作者才行。

陈克把青年们给叫到黑板前面,开始讲述花柳病的传染原因。得知皮肤接触也足以染上这病之后,听课的人没有不脸色大变的。至于怎么保证消毒,那就是换衣服,洗澡,衣服在太阳下暴晒。虽然不知道自己说的杀菌方法对不对,但是陈克要把这些人吓回家,也只有这么说了。

看到青年们一个个惴惴不安,陈克让他们先回去。听到这话,青年们如蒙大赦,一溜烟的都跑了。

华雄茂也脸色不对,“文青,真有这么严重?”

“肯定没有。不过咱们搞实验的时候,你也就先别回去了。这样,我们先回去一趟,我有些事情要和秋姐姐说。咱们回去拿了换洗的衣服,这些天就不回住处了。”

“好。我听文青的。”

秋瑾和徐锡麟不在住处,陈克问了丫鬟林剑,她也不是很清楚。陈克干脆就和华雄茂往上次的会面地点去了。这世间一久,他们两人也记不清到底在哪里。就在那边没头苍蝇一样的转圈,两人也不敢随便敲门询问,最后干脆就回来边收拾东西边等。

一面收拾东西,陈克问:“正岚,你觉得那些人是不是可信?”

“文青是担心这药一出来,就有人趁火打劫吧?”华雄茂笑道。

“的确如此。”

“咱们的确得找个靠山。官府的人是绝对靠不住的。江湖上的人……,也靠不住。若是真的不行……”华雄茂喃喃的说道,“若是真的不行,文青也得装光棍。别让他们把你吓住了,你们有求于你,只要这药方不泄露,他们也不敢拿你如何。这种药,可是救命的东西。”

听了华雄茂的话,陈克觉得也只有这样了。收拾好了东西,两人给林剑交待,如果秋瑾回来了,千万让她在住处等陈克回来。这才出门了。

回到作坊,游缑却没有回来。周元晓已经说过,三天后才会回到作坊来。既然作坊里面没人,陈克和华雄茂把整个作坊彻底清扫了一遍。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就听到游缑兴冲冲地喊道:“辛苦两位了。”

终于等到了人,陈克心情立刻放松了。

“游缑,有要事相商!”陈克喊道。

游缑打扮得十分漂亮,染布已经结束,她刻意换了身崭新的宝蓝色丝绸长裙,平常不戴首饰的游缑,今天在头上还插了根银簪子。

听了陈克没讲多久,本来还笑嘻嘻的游缑腾的站起身来,她脸色阴沉如水,用厌恶的目光看着凳子,“我不会被传染吧?”她的语气听起来冷漠的吓人。

“肯定不会。”

“哼!”游缑怒不可遏的一脚把凳子踹到一边,“人在凳上坐,祸从天上来!文青兄,要是我染了这病……”说到这里,游缑小嘴一扁,两眼通红,已经委屈的掉起泪来。

“冷静!冷静!我不就要做这个药么。”陈克知道,游缑一个大姑娘,如果染了这病,那可就百口难辩了。

“我不要听这些废话。我,我现在就回去,把我穿过的衣服都给烧了。”说到这里,六神无主的游缑的游缑拽住陈克的衣领,她哽咽说道:“文青,文青,我家里人不会被传染吧?”说到这里,游缑已经自己的想象给吓哭了。

“日啊!这都什么破事啊!”陈克心里面百感交集。本来想着和游缑一起研究新药,却没想到游缑来了这么一出。把陈克的计划都给打乱了。平常游缑挺自信的一个姑娘,遇到这事也彻底乱了阵脚。“女人不可靠啊!”连一直主张男女平等,尊重女性的陈克心中也忍不住生出这样的抱怨。

但是看着游缑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浑身发抖,梨花带雨的。陈克还得耐着性子先安抚游缑。竭尽自己所知道的医学和生物传染学的知识,陈克滔滔不绝的大讲一番游缑如何是安全的,这连人体免疫系统都给游缑讲了,却没有让游缑有丝毫的安全感。陈克刚才讲述的知识,反倒却被游缑拿来胡乱质问陈克。

到了最后,陈克干脆怒吼起来,“我说了,你没事,你家里面人也不会有事。那就肯定没事!”这句意义明确的怒喝把游缑给吓住了。但是这句怒喝,倒也稳定了游缑的精神。

“这事和你没关,我们现在是要去救何足道!这家伙快不行了。”陈克继续怒吼着。

“啊……,哦,我家人没事就好。”游缑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又差点把陈克给逗乐了。

陈克让游缑坐下,游缑怯生生的看着凳子不肯坐,陈克也不管她,直接拉了张凳子正襟危坐。“第一,我们找王斌买材料。你绝对不能透露你是要做什么的。”

游缑听了之后拼命点头。

“第二,我们现在就开始做药。你不能把我们的药给泄露出去。”

游缑还是点头。

“第三,这可是钱啊。这得是多少钱啊?全世界那怕是十万病人买了这药,一个人给你二十磅。这就是多少钱了?”

“两百万啊。”游缑有些神经质的计算出了结果,但是她很明显没有意识到这笔钱的概念。

“所以,少年,现在和我一块去找王斌。”陈克故作轻松的说道。

“嗯?两百万?两百万英镑?”游缑终于明白过来陈克的意思。“文青,两百万英镑!”

“肯定不可能都给你!”陈克看着游缑几乎要放射出金光的眼睛,当头就是一句猛击。

“我要一成!不,半成!不,五万!不,三万!三万英镑就够了。”游缑又开始犯迷糊了。

“你拿了三万英镑,你就不怕别人要了你的命?”陈克被气乐了。

经过情绪的大起大落,游缑又歇了会儿才算是恢复了常态。她定了定神,“现在就去找王斌吧。”

606的学名叫作胂凡钠明,亦称“洒尔佛散”是一种含砷的抗花柳病药。是欧立希和他的同事,经过长期试验研究。由1908年保罗·艾立希实验室发现,当时对几百个新合成的有机砷化合物进行了筛选,最后确定第606个化合物具有抗花柳病活性,这是第一个通过对先导化合物进行化学修饰,已达到最优化的生物活性的有组织有目的的尝试,花柳病和其它螺旋体病有特效而比较安全。

保罗·欧立希更是开创了化学治疗的先河。1910年606上市,商品名Salvarsan,这是第一个治疗花柳病的有机物,相对于当时应用的无机汞化合物是一大进步。1912年,溶解性更好,更易操作,但疗效稍差的新胂凡钠明(同为砷化合物,914)上市。606的发明,为当时医学的一大成就,后改进为“914”(新砷凡纳明)和硫砷凡纳明,使用更加方便。其中后者可作肌内注射。

606和914的前身砷凡纳明,其实是很普通的东西。这种化合物在十七世纪的英国还广泛地被用作尸体的防腐剂,从年代久远的公墓中渗透作出的砷凡纳明,在21世纪是英国地下水源已知的污染物之一。

王斌看到这个药品后眉头微皱。并不是因为王斌拥有什么预知未来的眼光,对中国环保产生了什么担心。他只是搞不懂为何长长的采购清单上居然会有这么一个用来浸泡尸体的玩意。

在路上,陈克已经严令游缑不要胡乱说话。所以游缑也就保持沉默了。

“这些东西不好弄么?”陈克问。

“也不难弄,后天我会把东西给你。明天你先来,我弄到什么就先给你什么。”王斌答道。

“这事就让王兄操心了。明天我会带钱过来。”

回到作坊,陈克阻止了游缑的发问,他和华雄茂抬了一匹经过褪色处理过的白布。布匹这年头也算是有销路的。陈克在作坊里留了几十匹各色布,备作自用。上次的深蓝色工作服就是陈克和游缑一起缝制的。

“做十件白色实验服。”陈克撂下这句话,就带着华雄茂扬长而去。

傍晚回到住处,一进门就听到里面秋瑾正在和林剑说话,陈克算是松了口气。总算是找到了人。

“秋姐姐,我有一事相求。”

“何事?”

陈克拿出了一个小包,推给桌子对面的秋瑾。秋瑾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堆银子。她叹口气,就准备摘下手腕上的手表。

“我在秋姐姐眼里就是这么一个吝啬之徒么?”陈克笑道。

“那文青是为了何事?”

“我听说秋姐姐要去日本,我想拜托秋姐姐一件事。陈天华先生现在也在日本,秋姐姐去了之后肯定能见到他。我想让秋姐姐邀请陈天华先生回国和我见上一面。这五十两银子就是给陈天华先生路途上的茶水费。”

“哦。”秋瑾这才明白陈克的意思。

“我和陈天华先生素昧平生,秋姐姐你名声卓著,由你来帮我联系陈天华先生,再也合适不过。本来我该和秋姐姐一起去日本拜访陈天华先生的,但是我这边有事走不开。肯定去不了。”

“哈,文青一直在忙。”秋瑾笑道。得知了陈克的意图,秋瑾很有些好奇。这些天的接触之后,秋瑾知道陈克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物。见徐锡麟是如此,见陶成章和蔡元培也是如此。仅仅靠了自己提供的那点子银子,陈克就这么赤手空拳的在上海赚到了钱。的确,陈克是靠了自己的能力,但是没有这么多人的援手,陈克绝对不可能做到今天的地步。

陈天华的《猛回头》和《警世钟》在革命党人当中名声卓著。他和已经不幸去世的邹容一样,都是年轻一辈当中很有声望的人物。陈克对陈天华有如此大的兴趣,肯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文青认识这位陈天华先生?”

“不认识,只是看过他的书。非常想结交这位陈先生。”

“那为何不和我一起去日本?你亲自去见这位陈先生,岂不是更有诚意。文青就忙成这样么?”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都不知道我能睡几个小时。”陈克无奈的笑道。陈克的英语课本里面有一篇文章,研究606的欧立希博士,为了避免自己忘记家人的生日,不得不自己写信给自己,才能够按时参加生日宴会。自己虽然做过这药,但是那可是在21世纪的实验室。在1905年,到底会整出一个什么样的“陈克实验室”还是想象之外的东西。

秋瑾知道陈克不爱打诳语,虽然没有见过陈克染布的具体操作,但是每次回来的时候,陈克和华雄茂那身浓浓的味道就能证明他们两个到底在做什么。既然陈克这么说了,想必是真的忙不开。

“那我就帮文青这个忙。”说完,秋瑾就把银子收了起来。

赶回作坊,游缑已经不在了。桌上放了封信,陈克打开之前,先武装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即使信里面出现什么游缑要求和陈克绝交之类的话,陈克也能接受。

信里面的内容倒是真的让陈克惊讶了,游缑在信里面没有诉苦什么的。相反,她含义明确的告知陈克,在治药期间,她准备住到作坊里面了。为了避免麻烦,游缑会带一个丫鬟一块来这里住。这次她回家就是要说服家里面这件事。所以明天她不会太早过来,甚至不可能过来。

陈克撂下了信。不愧是搞化学出身的,大家还真的有同样的觉悟。作坊里面没人,陈克这就准备回去了。却听见有推门的声音。染布已经结束,门禁自然也打破了,这是谁晚上还跑来?

屋门一开,齐会深出现在门口。

“文青先生,我已经见过何足道了。今天我来了几次,这里都没有人,我无论如何都要把何足道的回信给您送过来。”

“会深,快坐。”陈克连忙说道。齐会深这点认真精神,实在是令陈克喜欢。“世上只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人最讲认真。”这个明确的标准是那位伟人提出的。陈克本来就喜欢齐会深这个革命党,现在更是把齐会深列为要招收的第一号人物。

何足道的信写得很让陈克动容,这孩子痛苦的心情在字里行间完全流露出来。染了这病本身就是丢人事,何足道信中反复发誓自己没有干过什么“坏事”。而且他恳求陈克一定要救自己。何足道表示,这病痊愈后,他会死心塌地跟了陈克,刀山火海他都愿意为陈克去闯。

“会深,你可有告诉何足道,我说了,绝不放弃我们的同事。”

“文青先生,我去找何足道,他关了屋门不让我进门。我专门说了您这话,何足道虽然没有开门,但是我听他在屋里面哭得撕心裂肺。文青先生,我信得过您,请您一定要救救何足道!”齐会深本来就没有坐,说到这里,他深深一躬。

陈克连忙扶起齐会深,“会深,大家都是同事,都是朋友。哪里有见死不救的道理。何足道这些天一直在咱们这里,肯定没有去什么风月场所。我是信得过他的。”

“文青先生,您治药期间,只要有什么吩咐,我一定会听您的,让我干什么都行。”

“干什么都行么?”

“正是。”

“嗯,你这段可否来我这里住,我们要没日没夜的开工。早一天弄出这药来,就早一天救了何足道。”

“我听从文青先生吩咐。”齐会深毫不迟疑的答道。

“那就好。我学化学出身的,从小就佩服那些前辈们能通宵达旦,不修不眠的工作。我这次也来干一回,救了何足道。体会一下前辈们的辛劳。哈哈。”陈克志自信满满的说道。

“您也不要太辛苦。”齐会深劝道。

“劳动最光荣啊。会深。劳动最光荣。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干,天上还给你掉个馅饼下来?为什么列强看不起中国,因为中国对世界没什么贡献,我辈只有去劳动,去创造,打出来一个新中国,世界才会尊敬你。千千万万你我这样的人,一起劳动,干活,卖命。才能有一个新中国出来。会深,要不要和我一起去革命?”

“文青先生,这就是革命?”齐会深不愿意打击陈克的兴头,但是疑惑的语气是没办法遮掩的。

“会深,革命不是为了杀人,革命是为了救人。革命是一种人道!”陈克的声音深沉有力。

听了这话,齐会深一怔。

陈克拍了拍齐会深的肩头,“会深,我不是什么残忍好杀之辈。凭了我的本事,我不说富可敌国,但是衣食无忧,三妻四妾。将来膝下儿女成群,我坐享天伦之乐,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我爱咱们的中华,我爱中华的百姓。中国不该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看着今天的中华,我觉得比死了都难受。但是我一个人能干什么,没有诸多同志们,我什么都做不了。和我一起革命吧,会深。咱们集结愿意复兴中华的同志,我们不会抛弃任何一个人,把中华的人民救出来,把中华从现在的境地给救出来。”

听着陈克的话,齐会深愣愣的不吭声。渐渐的,齐会深的眼圈已经红了,“文青先生,您是真的革命党人。”

“别在这里拍马屁,痛快点说,你要不要加入?”

齐会深擦了把泪水,“我一定鞍前马后跟随文青先生。”

“什么文青先生,你我差不了几岁。既然是同志,直接叫我文青就行。你赶紧回去休息,明天中午过来。以后的日子可辛苦的很,咱们先救了何足道再说。”

“文青,我也是革命同志吧?”华雄茂插嘴道。看着陈克如此正式的招揽齐会深。华雄茂觉得浑身不自在。

“正岚,你自然是革命同志。你比会深加入的早,还是前辈呢。所以拜托你你也就别在这里摆你的资历。”陈克笑道。转回头看着泪光盈盈的齐会深,陈克用力在齐会深肩头拍了一掌,“会深,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你这么激动干吗?明天开始,你先做好累死的准备。走,咱们现在就回去,不要养好精神,哪里有力气干活。”

陈克拽着齐会深,和华雄茂一起熄了灯,检查完院内各处,这才一同离开了作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