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十章

看到那把门完全堵死的高大身影,陈克笑容满面地站起身迎了上去,“武兄,你可是来了。”

“陈兄赏脸,我怎敢不来。”武星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陈克也不管武星辰嘲讽的语气,“吃饭,吃饭。大家一起去吃饭。”陈克笑着说道。

周元晓和游缑以照看作坊为理由,拒绝了出去吃饭的邀请。齐会深和何足道也婉言谢绝了吃饭的邀请。陈克和华雄茂陪着武星辰到了上次的饭店。武星辰和上次不同,这次他一声不吭,只是觉得什么饭菜好吃就点什么。身材高壮的武星辰有着和身材相称的饭量,只见他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觉得什么饭菜好吃,武星辰还让再加一份。如果光看这做派,倒像是武星辰做东。

对于武星辰来说,这顿饭既然是陈克请客,就没有替陈克省钱的理由。陈克专门请自己吃饭,肯定有求于自己。若是表现得谨小慎微,只会让陈克看低了自己。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不管陈克有多大能耐,他总不敢对天地会的堂主下手。而且,这样无礼的吃法花费颇大,陈克若是真的有求于自己,那么以后要价也可以多宰陈克一笔。吃顿饭都要花这么多,让武星辰出力办事,那肯定要的更多。

看着武星辰吃的杯盘狼藉,陈克的确觉得有些肉痛。到现在为止染布的买卖还算不错,武星辰这一顿就吃了陈克不少钱。陈克付得起这顿饭钱,想到这顿饭就花了这么多钱。武星辰以后的要价可不会低了。

想到这里,陈克就有些露了怯,旁边的华雄茂突然笑道:“武兄,放开吃。兄弟们手头虽紧,这顿饭还是小意思。”

这句话点醒了陈克,既然想和武星辰结交,礼数总得到位。自己请武星辰吃饭,还嫌人家吃得多。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只怕对自己要笑掉大牙吧。想到这里,陈克觉得挺羞愧的。自己刚决定坚定的执行自己的想法,就闹这么一个大笑话,陈克很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

武星辰一面大吃大喝,一面对陈克和华雄茂的表现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暗笑陈克这家伙实在是太嫩,稍微一试就原形毕露。他也有些好奇,原先见到陈克的时候,陈克的表现的精明强干,和现在这个小气的家伙完全不同,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或者仅仅是陈克原先所做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真正背后指使的人是旁边的那位华雄茂?

回想到陈克那次挑拨何益发,实实在在的给了自己一顿羞辱。武星辰开始向华雄茂敬酒布菜,完全把陈克晾在一边。华雄茂很了解这些江湖作风,他和武星辰对饮了一杯,吃了口菜,这才笑着说道:“武兄,本来我的意思,你作为天地会的堂主,我们这些人按照礼数拜拜山就行了。只是文青对武兄很看重,文青说武兄是个人物,一定想要结交武兄。我们这里文青作主,他既然说了,我也只有听。呵呵。”

华雄茂这么直言不讳的表态,让武星辰心生感慨。华雄茂固然很不客气,所说的一切却足以证明华雄茂是个好兄弟。朋友做事出了纰漏,华雄茂立刻补上。再想想何益发干的那些破事。武星辰又是一股怒气上涌。他嘿嘿冷笑一声,“既然华兄弟都这么说了,陈先生这次请我到底有何见教?”

华雄茂给陈克打了圆场,陈克总算是找到了自己预先的轨道,他问道:“武兄,上次找我,除了想空手套白狼之外,还有别的想法么。”

“上次我都没有能套成,这次还有想法,这不是自讨无趣么。”武星辰冷笑着说道。

“我想和武兄在以后做一桩买卖,这桩买卖武兄绝对能做得。这上海滩上若有什么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武兄的耳目,我会向武兄买些消息。”说完,陈克补充道,“若是武兄还有别的可合作,我当然也愿意。”

“不找何益发么?”武星辰面带嘲笑的问道。

“何益发怎么能和武兄相比。他远远比不了。”

“我好歹也是堂主,陈兄想找我办事,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打法的。看陈兄请我吃顿饭就嫌肉痛。以后给陈兄办事,我只怕我是力所不能及。”武星辰语气里面都是嘲笑。

陈克脸微微一红,“武兄,我现在也没什么钱。这次招待的寒酸了。不过这不等于我以后也没钱。我一直认为,多个朋友多条路,有了武兄这样的朋友,我的路更宽。你说是不是。”

武星辰看了陈克一眼,只见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常态,心里面对陈克的评价又高了些。而且陈克既然能交到华雄茂这样的朋友,未必没有前途。想到这里,武星辰点点头,“若是陈兄有什么吩咐,去找我便是。我是恭候大驾。”话虽然客气,气派却是很足。

话谈到这里也就算是完工,令陈克有些惊讶的是,武星辰点的菜虽多,他却把菜吃得干干净净。俗话说,“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仅仅这点就令陈克颇为佩服。

散了场,陈克和华雄茂一起往回走。

“正岚,这次是多谢你了。”陈克表达了自己的感激。

“文青,你在海外多年,想来是没有结交过江湖上的好汉,没见过这等事情。江湖好汉说什么讲义气,都是狗屁。他们讲的是面子。不管是英雄还是狗熊,先把气势装出来吓唬你。你别被他们吓住,就没事。”

“多谢正岚讲述此事。”

“嗯,不用谢。我正想听文青讲述革命呢。上次在蔡先生那里,文青讲革命,听得我是热血沸腾啊。天下四万万人要革命,这大势谁能挡住。若是真的能看到这样的世道,能领着这么多人去革命,我这辈子就值了。”

“……”

对华雄茂的憧憬,陈克无言以对。历史上,共产党也不过是有了一亿根据地人民,纸面数据强大出十几倍的国民党就灰飞烟灭了。新中国国力微弱,照样在朝鲜把美国人从鸭绿江边打回三八线。在20世纪初真的能有四亿中国人参加革命,中国就足以撼动整个世界。但是这中间要付出的辛劳与牺牲之大,陈克并不想对华雄茂细说。

为了中国的解放,共产党牺牲了350万党员。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组织为了国家的独立付出过这么大的代价。在武器装备,工业实力,都与敌人有着世代差距的困境下,就是靠了这样空前的牺牲,才换取了中国的解放。陈克从来不是一个勇于牺牲,或者敢于牺牲的人。生物试验要取血,需要用针在手上刺破,陈克当时鼓起了勇气,刺了三针才算是刺破了皮肤,挤出一滴血。面对着当年随时随地可能就死去的革命道路,陈克对自己毫无信心。将心比心,陈克并不相信华雄茂是那种“仰天长啸,然后冲上去送死”的——憨直的人。

“呵呵。正岚,先别说那些大话,把染布的事情搞好,这才是当前的要务。”陈克并不认为作为穿越者的自己就能一人平定天下。1905年的陌生环境,让陈克感觉到的是一种不安,为了让自己能够不表露出这种不安,陈克已经花费了极大的精力。不管最后革命能否成功,至少能把眼前的事情给干好吧。没有当前的积累,也不会有什么未来可言的。

回到作坊后就继续开工。下午四点左右,华雄茂的朋友带了钱到作坊取布。看到一百匹已经染好的布,还有挂满了院子的布匹。这位叫做吴启贤的商人大为赞叹。

钱到了手就分帐,连带着齐会深和何足道的工钱也给清了。齐会深拍了拍装满了铜钱,哗啦啦直响的口袋笑道:“文青兄,钱到手了,这讲课也该开始了吧。”

工作计划已经完成,陈克也不推辞,六个人聚在桌边。陈克就开始讲述《资本论》。资本论第一部重点内容是剩余价值。按照当年政治老师所讲的内容,陈克开始简单的讲述起来。当年的学生们上政治课都是痛苦不堪,陈克这次讲课却有些不同,大家都是同事,陈克以染布作坊为例,讲述了商品、生产资料、劳动力、社会平均生产时间,现在这笔染布买卖是如何通过压低成本,提高生产效率,以赚取高于别家的利润。

前面的词汇定义还好,讲到后面的企业运作,何足道腼腆、周元晓冷漠,倒是没有特别的表现。游缑、华雄茂、齐会深已经彻底激动了。特别是华雄茂简直是抓而挠腮,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

陈克刚表示今天的课讲完了,华雄茂已经忍不住喊道:“做个买卖竟然还有这等学问。这没听说过啊!”

刚讲课的时候游缑本来想趴在枕头上打瞌睡的,听了没多久,游缑就已经来了精神。从方才,她听到一些关键之处,就忍不住用拳头猛捶枕头,此时她用力拍了一下枕头,枕头发出了沉闷的声音,游缑嫌不够响,用力在桌子上猛拍了几巴掌,“文青,多说些,多说些!”

陈克知道这年头中国没什么商学专业,自然更不可能讲什么资本论。这些青年本来出身都不低,听了这些后世“普通”的道理,当然会情不自禁。

齐会深叹道:“文青兄讲的东西,可是以国家为基础的。这眼光可是远大的很。”说到这里,齐会深拍了拍口袋,铜钱发出低沉的哗哗声,“我这一边挣钱,一边能听到如此精妙的讲述,我赚了!”

齐会深虽然来的时间不长,但是属于“打出来”的交情。和大家相处也算是融洽。何足道是今天刚来的新丁,不敢多说什么。却又想说什么,脸都有点憋红了。倒是周元晓,虽然还是不吭声,却一扫平时的冷漠,目光锐利的有些吓人。

“文青,我有些事情想请教。”周元晓的声音里面有着隐隐的热忱。

“周兄请说。”

周元晓定了定神,把几个经营企业的问题向陈克阐述了一番,陈克听完之后微微一笑,“周兄的意思是提高产品的质量,期待卖高价。这得根据市场来调查。回到最前面的话,染的布如果卖不出去,那就不叫商品。商品是指那些完成了买卖的货物。我们染布是为了卖,可不是为了生产出一些好东西就完了。”

周元晓听了这话,身子猛地一震。

“我们这次走的就是便宜,大量的路子。布便宜了有人买,量大了,单件商品的成本也能降低。”

“量大了,怎么就便宜了?”游缑问。

陈克指了指新安装的这些小机械,“这么多东西都需要钱,假定我们化了50两,置办了这些东西。只染一匹布,这匹布的成本就是50两加一匹布的钱。染了100匹布,每一匹布的成本就是五分银子加一匹布的价钱。这么一算,生产的布匹越多,每一匹布的成本就越低。”

众人点头称是,周元晓还是不吭声,脸色却变的发白。过了片刻,他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

晚饭前,齐会深和何足道起身告辞回家。

陈克与华雄茂出去吃了饭,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游缑正在玩一支手电,周元晓在染布的大缸旁边高举着另一支手电筒察看情况。见到两人回来,游缑把手电筒从下巴照上来,“你~是~谁?”她怪声怪气的问。这个新学的小把戏倒没什么,陈克突然想起一件往事,忍不住想大笑。又觉得不好意思,只要用手捂住嘴,肩头一个劲的抽搐。

游缑好奇地问:“文青兄怎么了。”

陈克放开手,强憋住笑说道:“以前~以前我上中学的时候,厕所里面没电灯~”

“厕所还要点灯,穷奢极侈啊。”华雄茂说道。

陈克也不管华雄茂的插话,憋住笑接着往下说,“我们下了晚自习,一个同学蹲坑。这时候外面~外面来了另一个同学摸着黑小便,然后那蹲坑的同学就像游缑这样叫道,王~同~乐。王同乐同学吓坏了,他问道,你是谁。然后蹲坑那同学~那同学~那同学说道——我是你爸爸。”说完之后,陈克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华雄茂听完也大笑起来,游缑一面笑,一面蹦过来捶打陈克。

旁边的周元晓突然怪声怪声怪气的大笑了一声,过了片刻又怪声气的大笑了一声。最后,他声音变成了正常的大笑。一直以来意气消沉的周元晓笑的弯下了腰,他慢慢滑坐在地上,背靠着染布缸放声大笑。笑到后来,周元晓竟然放声大哭起来。

打闹的几个青年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挺无礼的笑话竟然让周元晓如此激动。大家不约而同的围在周元晓身边。“周兄,你这是怎么了。”华雄茂担心地问道。

周元晓只是放声大哭,并不理会华雄茂。游缑抓住周元晓的肩头,一面晃一面问:“周兄,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周元晓任由游缑晃他肩头,还是在哭。

陈克试探着说道:“周兄,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你若觉得大家相处很好,也能合作。那就振作起来。以前的事情,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都结束了。咱们得往前看啊。是不是。”

“对啊,对啊。得往前看。”华雄茂连忙说道。

陈克接着劝周元晓,“周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头天晚上睡下,醒来就是新的一天。我们先出去,你哭完了就出来喝杯茶。我们绝对不会笑话你。大家都是朋友。”

说完,陈克就要往外走,却感觉周元晓湿漉漉的手拽住了陈克的手腕,陈克用力一拉,周元晓已经站起身来。此时他已经停住了哭声,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周元晓说道:“一起出去喝茶。”

陈克的笑话虽然很无礼,但是总算让大家很开心。周元晓这么闹了一出,大家又觉得很不安起来。青年们围坐在桌边,周元晓喝了口茶,这才轻声轻气的开口说道:“文青,我以前做错过一些事,败了家当。连父亲也被我气死了。父亲死前对我说,事情办错了,那就得认。算账的方法不对,肯定要把事情办坏。后来我每天都跟做梦一样。每次想振作,都会想起父亲死前的话,然后又是跟做梦一样。再后来见到了文青你,我其实觉得和你很投缘,看着你就跟看到以前的我一样。然后和文青你一起干活,真的很开心。我要做什么,想做什么,你都看在眼里,我不用说,你就能按我想的去做。我就觉得很开心。听了今天文青讲的东西,我竟然明白了以前我错在哪里。又听了文青你的笑话,我突然就像是醒了。”

说到这里,周元晓捂住胸口,喘息了一阵,这才继续说下去,“文青,这些年我觉得追悔莫及。恨不得死了才好。可我不又想死,我想重振家业。但是一想到这些,我这心口里面跟刀绞一样。文青,你有什么能开导我的么?”

“后悔很正常啊。周兄,后悔很正常啊。咱们小时候上中学学过《岳阳楼记》,里面就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只要是牵扯自己钱财地位的得失,谁都要或喜或悲。谁要是不悲喜,谁要是认为不应该为自己的得失而悲喜,这人……,这人就是反人类啊。”陈克斟酌着慢慢的说着。周元晓低着头,急促而且不稳定的呼吸逐渐平复下来。

“我小时候没有上过什么中学,也没学过什么《岳阳楼记》。”游缑有些狐疑的看着陈克,“陈兄你在哪里上的中学?”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华雄茂掉起了书包。

陈克知道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此时他万分庆幸没有给自己瞎编一个出身。“一个谎言需要用千万个谎言来掩盖。”自己从不提及出身,哪怕是今天这样偶尔说漏了嘴,但这毕竟是实话,就算是有心人一直收集这些实话,也不可能得出什么相悖的事实来。只要自己不说自己的来历,这些说漏的话反而不会有什么破绽。

定了定神,看到自己的话对周元晓起了点效果,陈克才接着说下去:“下雨时候呢,雨水就要往下落。如果这时候刮了风,雨水就不会直上直下的落。你不带伞,或者没有把伞斜过来,你肯定被淋湿。周兄,这不是你一个人会被淋湿,换谁这么做都会被淋湿。有什么可以后悔的?后悔有啥用?”

周元晓的呼吸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他叹了口气,“我以前就是不懂这些。我现在还是不懂。文青你说得对,我每次想到被我糟蹋的几千两银子,想起被我气死的老父亲,我就心痛如绞。什么都干不下去。”周元晓抬起头来,眼睛里面闪动着泪水,“文青,你为什么能懂这些?或许你这辈子就没有后悔过吧?”

陈克听完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完全不管游缑气愤的眼神,继续哈哈大笑,等笑够了,陈克才说道:“周兄,我这一两年才能真心的笑出来。早些年,我要么后悔莫及,心痛如绞,痛不欲生。要么和你这样,无精打采的。什么都不敢想,什么都不敢做。等我想明白了这些,再想起以前做的那些事,我就只有放声大笑了。那时候我多可怜啊,多可笑啊。当年那么做肯定要把事情办糟,可我就是鬼迷心窍的那么做了。还百死不悔。”

听了这话,游缑微微点头,华雄茂不置可否,齐会深低头沉思。周元晓过了一阵,又开口问道:“那文青觉得我可有改过的机会。”

陈克身子前倾,手肘支在桌子上,正色说道:“周兄,跟着我去革命吧。”这么飘逸的话题转换让周围的人都大吃一惊。陈克思维跳跃之大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