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黎明》 绯红之月 著
来了一位年轻人 第七章

陈克面对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勒索,说实在的,他还真有些惴惴不安。瞅了瞅华雄茂,只见华雄茂一脸满不在乎的神色,看似是经验丰富,成竹在胸。也不知道这厮是经常勒索别人,还是经常被别人勒索。

见陈克看自己的眼光颇为奇怪,华雄茂笑道:“文青在海外这么久,不了解国内的情况。”他向陈克介绍了一下道上大概的情况,这年头无论谁做买卖,都得认识点人。道上的兄弟好歹收钱,也给办点事。没有道上的兄弟照应,就会成为穷凶极恶的歹徒们下手的目标。

看陈克还是将信将疑的神色,华雄茂向陈克保证,经过方才切口的对话,能确定这两个人是天地会的正式帮众,天地会属于“信誉有保障单位”,收取的费用很合理。

华雄茂都这么说了,陈克自然得对“专家”有所尊敬。他点头称是,然后转身对周元晓说道:“周兄不用担心,这笔礼金的钱我来出。染布该怎么干还怎么干。着急了反而染不好。”

听了这话,周元晓和平常一样不吭声,只是点点头,三人回到桌边,周元晓和华雄茂往桌上一趴就继续睡着。陈克被这件事情一刺激,睡意全消。看着其他三人伏案大睡,陈克实在羡慕三位心胸大。既然睡不着,陈克也不想浪费时间。他起身开始轻手轻脚的继续工作。清理炉子,处理废水,要做的事情多着呢。周元晓家的染布坊修的时候就颇有讲究,原子里面居然有条暗沟直通外面的水沟。掀开木盖,轻手轻脚的往里面倒着废水,陈克忍不住想,天地会的这两位,搁自己的时代,早就被抓起来关进监狱,甚至被枪毙了吧。

郑州作为铁路枢纽,一度很乱。80年代严打前,各地“贼王”们还在郑州搞过“全国会议”。80年代严打的专政铁拳之下,偷块手表就能枪毙,更别说那些自命不凡的江洋大盗,各路“江湖豪杰”灰飞烟灭。社会环境切切实实的为之一爽。

陈克从小就没有被勒索过,他亲眼见过的勒索,顶多学校里面极少数的事情。即便如此,那也绝非光明正大的事情。如果勒索别人的学生被学校发现,那就是严惩不贷。

后来在90年代末到21世纪头两年,犯罪情况死灰复燃,不过还在人民能忍受的程度内。到了2003年之后,随着几桩抢劫大案的发生,犯罪份子,无论是有组织还是没有组织的,再次遭到了专政铁拳的严厉打击。而且这次打击自从开始,就没有放松过。

特别针从事勒索的“有组织黑社会”,进行过几次定点清除,枪毙了几十号,抓了几百号。被抓的“有组织黑社会”,即使没有被枪毙的家伙,最低也被判了七年有期徒刑。这样的严厉打击,让勒索再次绝迹。郑州幸存的各路“江湖豪杰”,要么从此金盆洗手,要么就“背井离乡去外地发展”。

陈克从不是什么主张犯人权力的“人道主义者”,他挺支持打击犯罪。在被勒索的今天,他格外怀念起“专政铁拳”来。可这“铁拳”在1905年是不存在的,唯一再次见到的办法就是陈克亲自去通过革命去建设这股力量。

一边收拾,一边胡思乱想。看着满院子悬挂的布匹,陈克觉得怎么都不放心。万一晚上真的有人来捣乱的话……,本来想让大家回去休息,看来是不行了。从今天开始,得有人轮流守夜。

到了快晚饭的时候,大家才睡醒。游缑起身告辞,等她离开之后。陈克宣布了轮流守业的计划。周元晓还是沉默的点头。华雄茂见陈克还是不放心,就建议陈克和徐锡麟谈谈,看看能不能动用光复会在上海当地的势力。

陈克认为暂时没有必要。动用关系是要给钱的,如果动用关系花的钱比那两个人要的还多,再加上欠了这个人情,就是赔钱的买卖了。“先去谈了再说。”陈克说道。

第二天中午,在染布坊附近的饭馆里面,两边的人正式开始谈判。大家互相通报了姓名,那高个叫作武星辰,是天地会的一位舵主。

“陈兄,我倒不是想收点礼金,那没几个钱。怎么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看陈兄这染布买卖不错,想和陈兄一起合作。”

“若是要赊货,那就不用再谈。”陈克一句话就顶了回去,“若是出现钱买布,我们就可以谈。”

武星辰没想到陈克的态度这么坚定,他尝试着说服陈克,“现在哪家不赊货,陈兄难道还信不过天地会不成?”

“我的布便宜,自然不能赊货。”陈克答道。

“能多便宜?”武星辰问。

“给你的话,一匹布一两七钱银子。”陈克说道。

没等武星辰说话,他旁边的跟班已经脸上有了喜色,他用上海土话嘀嘀咕咕的对武星辰说了几句。武星辰脸上隐隐显出怒气,片刻之后又强压了下去。

陈克对此看得清清楚楚,他想起了著名的黑帮电影《教父》,那里面老教父的长子在谈判的时候说了和教父的不同观点。这暴露了家族内部的不和。于是谈判对手立刻就组织了对教父的暗杀行动。干掉了老教父,谈判对手就可以和有相同观点的家族成员谈判。这个武星辰的跟班是上海当地人,武星辰还没有发话,那人就自作主张的劝说武星辰。看来他们之间并不是简单的帮会上下级的关系。看来得赌一赌这点了。

想到这里,陈克突然问道:“武兄原来哪个堂口的。是北方堂口吧。”

听了这话,武星辰脸色猛地一变。陈克心中舒了口气,看来自己猜测的没错,武星辰这个堂主在上海天地会里面的地位很微妙。

接下来的谈判就很无趣了,那个跟随而来的帮会成员倒是跃跃欲试,自作主张的和陈克他们谈起了生意。到了这一步,华雄茂也看出了端倪,他和这个上海人语言相通。于是以华雄茂为主,和陈克一唱一和。两人叫上了酒菜,几杯黄汤下肚,那厮的嘴就更不把门了。这人叫何益发,辈分上比武星辰低了一辈。却是本地帮众。喝到高兴处,何益发不留神透露出武星辰居然是北京分舵的舵主,现在暂时在上海而已。

看来何益发对于自己屈居武星辰这外乡人之下已经不满很久了。而且帮会收入这块和你跟了谁很有关系。武星辰作为一个外乡人,想来在上海也是颇为碰壁的。

武星辰一开始脸上还有怒气,当何益发开始胡说八道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这次失败了。这人倒也拿得起放得下,放开吃喝。当何益发得意忘形的时候,武星辰还非常含蓄的“捧”何益发两句。何益发觉得更有面子,最几乎咧到耳根子上。陈克与华雄茂听了武星辰别有用心的话,什么“精神矍铄”、“志在千里”,都是心中暗笑,两人却也不说破。反而跟风吹捧两句。陈克向武星辰敬酒的时候,武星辰也是酒到杯干,看起来颇为豪爽。

能屈能伸,事情不成就果断的承认结果,而不是和何益发当场闹起来。在这点上陈克对武星辰相当有好感。反而起了要结交的念头。

正好何益发出去小便,陈克正色对武星辰说道:“武兄,看来你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明天中午武兄可否单独来我这里,兄弟我也是北方人,在上海难得听到北方话。我想做东,请武兄喝杯酒。万望武兄赏脸。”

武星辰笑了笑,“陈兄好手段啊。这拉住了那位之后,还想再安抚我。这酒,我怕是没脸叨扰了。”

陈克笑了笑,“我拉住那位是因为生意。我请武兄喝酒是我对武兄的气度很钦佩。处变不惊,能屈能伸。这份气魄兄弟我看在眼里呢。能和武兄这等豪杰结交的话,在我看来,比那点子钱还欣喜。武兄,我明天一整天都不会吃饭,就等武兄前来,与武兄一起饮酒。”

武星辰只是笑笑,却没有说话。片刻之后,何益发回来了,酒桌上又热闹起来。

送走了武星辰两人,陈克对华雄茂说道,“正岚,你能否找人打听一下这武星辰的来历。我看此人不简单。”

“那来历不是已经说清楚了么?”华雄茂有点奇怪的问。

“决不能小看了这人。若不弄清他的来历,我感觉很不安心。正岚,请务必今天晚上给我一个准信,能打听到,还是打听不到。若是你的朋友打听不到。我就找徐先生,让他找陶成章帮忙打听。”陈克正色说道。

华雄茂看着陈克严肃的神色,点点头。“我现在就去办,晚上我来作坊找你。”

回到作坊,陈克强装镇定地坐了一会儿,却怎么都觉得不够安心。面对武星辰的时候,陈克看似挥洒自如。但是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对武星辰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武星辰如陈克料想的一样,也算是个人物,而且现在事情不顺,那么他就会坦然接受这次失败的事实。如果陈克看错了,接下来要面临的就是武星辰的报复了。

有备无患啊。陈克下了决心。他问旁边的周元晓,“周兄,咱们这里有什么容易进来的漏洞么?”

周元晓看了陈克一眼,“这是老作坊,那些漏洞基本都考虑过。要是有人从外面闯进来,只有走正门。想爬墙的话,咱们这墙也够高,一般人轻易爬不进来。”

陈克本想问如果有人闯进来放火的话会如何,想了想又觉得这说法过于骇人。“那就好。”陈克说道。

游缑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陈克和周元晓的对话,凑上来问道:“有人在找咱们的麻烦么?”

陈克不想把游缑轻易拉进麻烦里面。他敷衍了几句。但游缑却不依不饶,见陈克不肯说,她拉着周元晓用江浙话嘀嘀咕咕的逼问起来。周元晓也不肯说什么。游缑见大家如此,干脆宣布:“我也留在这里好了。”

“你家里人会让你一个女孩子晚上不回家?”陈克对此颇为惊讶。

“他们管不了我。”提到家里人,游缑脸色登时变得冷漠许多。

“这事你问周兄,周兄若是同意,我也没啥可说。”陈克撂下来话,就出门看周围环境。

周元晓的作坊在一条胡同的进口处,有近400平方米。上海特有的老式里弄,院墙很高,陈克找了块砖头用力往上扔,才把砖头抛的超过院墙的高度。陈克自己考虑,以院内的布匹密度,若是自己捣乱,就直接从院墙外头往里面扔火把。或者干脆扔“鸡尾酒”燃烧瓶。转念一想,大家是来求财可不是来生死相搏。这么做对武星辰有何好处?就算是暂时失败,也不至于这样闹到彻底撕破脸的程度。

想到这里,陈克又瞅了瞅那高耸的院墙,正常人哪怕是用了绳子来攀爬也非常困难。看来守好门口,定时巡夜就够了。

不过陈克还是不放心,他回去告知周元晓,自己出去一趟,就往住的地方去了。一进门,陈克就看到徐锡麟和秋瑾正在院里面和华雄茂说话,瞅见陈克进来,徐锡麟笑呵呵的叫住了陈克,“文清,明天我想引荐你见见蔡元培蔡先生。”

陈克想起了明天和武星辰的约定,如果去见了蔡元培,这约定肯定就泡汤了。到底是蔡元培重要,还是武星辰重要。这个判断还真不好下。思索片刻,陈克谦然说道:“伯荪兄,我已经和别人约好了明天见面。求见蔡先生的事情,能不能往后几天。”

徐锡麟听了之后颇为诧异,再瞅瞅陈克为难的神色,徐锡麟大起疑心。陈克求见徐锡麟的时候,专门拜托徐锡麟,要他引荐去见蔡元培。现在却又要延后,难道是遇到亲朋故旧不成?想到这里,徐锡麟强化了语气,“文青,机会难得,你还是三思。”

“伯荪兄请稍候。”陈克说完,转身询问旁边的华雄茂,“正岚,你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华雄茂说道:“已经有了消息,正准备晚上告诉文青。”没等他说话,陈克已经打断了华雄茂的话,“正岚,可知道武星辰的住所么?”

“这个到不知道,不过应该可以找到。”华雄茂答道。

陈克转回头说道:“伯荪兄,我今天遇到一个叫武星辰的人,约他明天前来见面。我现在就和正岚一起去找他,告诉他明天我有事。明天早上我会一早赶回来,和伯荪兄一起去拜见蔡先生。”说完这话,陈克看着徐锡麟诧异的神色,觉得自己还得说些什么,连忙补充道“伯荪兄,方才我考虑不周。伯荪兄费心引荐,小弟我却不识好歹,万望伯荪兄谅解。我在这里给伯荪兄赔不是了。”一边说,陈克一边深深一揖。

低了半天头,陈克才听到徐锡麟叹了口气,“不必这样,文青。事情总有轻重缓急,你不想失信于人,我是很赞赏的。但是有些时候,你还是得考虑清楚才行。”

陈克低着头答道:“我一定牢记在心。”

又过了一阵,徐锡麟才说道:“文青也不必多礼。明天早上早点回来。还有……”听了前半段,陈克正准备直起腰来,听了后面两个字,他又低下了头。片刻之后,却觉得有人把自己扶起来,一看却是徐锡麟。徐锡麟笑着说道:“还有,明天让雄茂一起去。你们都早点回来。”

“姨父,我知道了。”华雄茂答道。

事情谈完,徐锡麟和秋瑾回了自己房间。陈克去自己房间拿了两个手电筒,装上电池。华雄茂看着陈克试用手电,惊喜地低声说道:“文青的宝贝还真多。”

陈克对他摆摆手,两人一同出了门,寻找武星辰去了。

两人先去了华雄茂的朋友那里问了武星辰的住处,然后按照那人给的地址穿街走巷,终于找到了武星辰住的院子。

“武兄,冒昧前来打搅,实在是抱歉。”陈克认真地说道。

辰对陈克的突然出现,武星辰很是惊讶,他高壮的身体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两位不速之客,魁梧的身体几乎把整个门都给堵住了。明显不想让两人进门。

陈克自然没有要进屋子的打算,“武兄,我请你明天到我那里喝酒。可是突然遇到事情,明天是没法等你了。后天我一定在作坊恭候武兄大驾。兄弟我说了大话,万望武兄见谅。”

武星辰上上下下打量着陈克,想看出陈克到底什么意思。瞅了一阵,却看不出陈克有任何恶意或者别有用心的模样。但武星辰还是不放心,忍不住问了一句,“陈兄登门拜访,就为了这点事?”

“我是真心想和武兄结交,所以事情有了变化,这才登门拜访。万望武兄见谅。”陈克说道。看武星辰不置可否,陈克说道,“武兄,我今天还有事,后天我在作坊那里等候武兄。我先告辞了。”

武星辰看着陈克和华雄茂的背影,一面觉得惊讶,一面觉得讨厌。他本来也没有准备明天去见陈克,但是这陈克装模作样的登门拜访,让武星辰很不满意。而且陈克上门来到底是表示对自己的尊敬,还是在威胁自己?武星辰对此也摸不准,干脆后天就亲自去看看陈克葫芦里面在卖什么药。武星辰想。

陈克和华雄茂在外面吃了晚饭,又买了点夜宵,此时天色彻底黑了下来。街上的行人不多,倒是有几家的门口挂出了红灯笼。远远就能看到,不时有人在里面进进出出。

“陈兄,把手电拿出来,咱们试试看。”华雄茂兴高采烈的说道。

“电池不多,省点用。”陈克嘱咐道。他掏出一支手电筒递给华雄茂。这是常见的两节五号电池手电筒,华雄茂推动开关,面前黑暗的地面上突然就被照出了一个明亮的圆形。华雄茂这里照照,那里照照,像孩子一样开心。周围的路人很明显被两人给唬住了。陈克听说过一句顺口溜,“穷玩镏子富玩表,常玩手电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时代开始出现的。

反正华雄茂是玩的很开心。看华雄茂的样子,陈克想起自己小时候玩手电筒的情景。同然间也是童心大起。“正岚,你先把手电筒给我。”陈克说道。

拿到手电,陈克关了开关。然后把手电放在自己下巴下方,“正岚,你往我这里看。”黑暗中,陈克大概确定华雄茂已经看过来,就把电筒突然打开。“喔!”华雄茂叫了一声。而不远处,也有些惊叫的声音。甚至还有小孩子的尖叫。

这是后世常见的一个小把戏,光线从下巴往上照,人脸看着都会狰狞可怕。“是不是很吓人。”陈克笑着问。

“你一说话,下巴乱动,就更吓人了。还是把手电给我吧。”华雄茂说道。如同陈克所料,华雄茂接过手电之后,按照陈克的模样来了一次。看着犹如鬼脸的华雄茂,陈克大笑,“你又吓不住我,而且你也看不到自己啥模样。找面镜子去。”

华雄茂突然关了手电筒,夜光手电筒的外壳现出淡淡的萤绿光。华雄茂左看右看,也摸不着头脑。“文青,为何要把手电筒弄成这样?”

“晚上黑黢黢的,你关了手电筒后,怎么找到?这样弄,就好找了。”

“原来如此。真的是颇费心思啊。”华雄茂赞道。他把手电抛向空中,萤绿色的细长手电在空中旋转着,化成一个光轮。周围又是一片惊讶的声音。

两人就跟小孩子一样,一路用手电照明。说说笑笑回到了作坊。周元晓开门之后,华雄茂也不管里面点着油灯,用手电直接照进去。倒是把周元晓吓了一跳。却听见游缑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弄个手电就了不起了?显摆什么。”话音刚落,游缑已经冲到门口,从华雄茂手里拽过手电,开始在院子里面到处照起来。

“游小姐,我给你看个小把戏。”华雄茂说道。陈克无奈的叹口气,这华雄茂肯定要把那个来一次。正在转身关门,陈克听到游缑一声尖叫,华雄茂则怪声怪气的颤声说道:“我——是——鬼!”等陈克转过身,游缑已经开始对华雄茂拳打脚踢起来。

夜色渐深,四人也不点油灯,围坐在桌边。桌子中央放着绿莹莹的手电筒。“陈兄,”游缑趴在桌子上,鼻子埋在臂弯里,闷声闷气的说道,“什么时候咱们也能造这样的手电筒呢?”

“起码得二十年。”陈克回答。

“得那么久啊?”游缑问,“那时候,我都是老太婆了。”

“这还得是咱们现在就开始努力。现在不努力,就得80年。”陈克说完喝了口茶。

“这天下颓废至此,我本以为在海外学了化学,回国之后就能干些事情。结果什么都干不了。”游缑的语气变得悠悠的,“我是如此,周兄也是如此,还有我认识的好多人都是如此。在这里拼命染布,每天虽然累得要死,但是很开心。啥时候我能站在德国那种大型化工厂前面说,这就是我的心血。那就好了。”

“革命吧。”陈克突然忍不住说道。

听了这话,其他三人并没有什么过于惊讶的表现,“怎么革命啊。”游缑还是悠悠的问。

“革命就是干活,按照革命设计出的新世界的样子,去建立一个新世界。”陈克回答了这个问题。

游缑干笑了一声,“说的跟你见过那个新世界一样。我也见过德国的样子,回来之后就想按照我见过的样子去搞。结果是一败涂地。革命了就能做成么?”

听了游缑的话,陈克也觉得很无奈。

“革命不就是打倒朝廷,然后咱们自己干。我知道的革命只有这么多。”游缑再次把鼻子埋进手臂,闷声闷气的说道,“但是很奇怪啊。我总是不甘心,为啥在国外就能做得好好的事情,到了国内寸步难行。好好的东西到了国内,就变得一塌糊涂。”

陈克觉得自己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而且更拿不定主意是不是对这合作快半个月的同事们谈及革命。想来想去,陈克说道:“我去巡夜。记住咱们敲门的暗号了么?”

游缑用手指在桌上敲出三长两短的声音。过了片刻,又敲了一次。

“好,就是如此。”说完,陈克站起身,开门出去。大门在他身后关上,门后传来插上门闩的声音。

夜已经深了,外面的路上几乎没有行人。陈克围着作坊绕了一圈,就躲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面。这十几天的日子好像是很漫长,又像是一眨眼的事情。结识了徐锡麟和秋瑾,结识了华雄茂和游缑。还见过那么多人。陈克在这黑暗的角落,却感觉犹如一场梦,或许自己就这么靠着墙头睡过去,醒来之后,自己会在21世纪的床上。一切都是梦幻而已。

一开始回到这个时代,陈克感到很不可思议,其实又很亢奋。那时候思前想后,觉得只有去轰轰烈烈的革命,这才是自己唯一的道路。可这么长时间下来,别说革命了。自顾尚且不暇,一面要活下去,要为未来的革命做准备。时时刻刻都要努力,只有睡着的时候才是休息。在21世纪,睡觉仅仅是因为困了,醒来之后,一个繁华热闹的世界就在眼前展开。现在呢,醒来面对的就是这死气沉沉的中国。陈克真的希望自己能够这样睡下去,一气睡上100年。然后回到自己的世界。

想着想着,陈克觉得眼皮有些沉重。他靠在角落里面几乎睡着了。直到被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给惊醒。在陈克对面,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正在墙上弄着什么。声音就是从他的手中发出的。

“谁啊。”陈克问道。那人没想到身后突然传出声音,浑身一哆嗦呆在当场。陈克几步走上去,手电的光柱直接照在那人的脸上。光圈里面照出来的是一头短发,所谓灯下不看色。陈克看到的是一张苍白的脸,至于实际颜色是啥样,陈克也不确定。那人突然被手电照到,下意识的抬起手臂挡住光线。

陈克又问了一句,“你是干什么的?”

那人也不说话,突然转身就跑。腋下夹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下来。那人迟疑了一下,想捡回落在地上的东西。就在此时,陈克又喊了一声。“站住。”边喊边逼近了那家伙。

手电光看来晃住了那家伙的眼睛,他也顾不得再管地上的东西,竟然不分方向往胡同里面跑。这是一个死胡同。看来今天要瓮中捉鳖。陈克刚想到这里。突然传出作坊大门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什么东西破空的声音,又是什么被击中的声音。再后来,那个逃跑的家伙已经倒在地上了。作坊门口亮起了手电的光亮,被光亮隐约映出的是游缑的脸。

看到那人被擒,陈克去看那家伙到底掉了什么。在地上散落了一堆纸,仔细看去,除了传单,还是传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