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九卷 第九百八十九章 那灿烂的阴谋

这不是一场正式的外交聚会,仅仅只是“无国界医生联合会”的一次聚会,主办国是赛里斯跟荷兰,赛里斯出钱出内容,荷兰出地盘出关系。不列颠首相、奥地利首相、法兰西外交大臣以及其他国家的使节都是受邀来捧场的,这个规格着实吓人,几乎开启了世界外交史的新篇章。

各国政要参加这个民间组织的聚会,当然是意在沛公,就像赛里斯第二外交大臣蔡新在会上鼓吹“自由贸易是普世法则”一般,大家都是借这个舞台唱外交戏。

战争已进行了快一年,从最初普鲁士与奥地利的对立,发展到塞普和不列颠同盟对奥法俄同盟的战争。进入到1760年下半年,西班牙、瑞典等国加入奥法俄同盟,亚洲一堆“帝国”也被赛里斯拎着向奥法俄同盟宣战,参战国越来越多,战场从陆地扩展到海上,从欧洲本土扩展到美洲和亚洲。

不列颠与法兰西在北美争夺殖民地,与西班牙在中美洲和加勒比海争夺殖民地。俄罗斯为了消除东方后患,暂时放缓了侵吞克里木的步伐,与奥斯曼土耳其达成了某种程度的妥协。奥斯曼土耳其也放开了手脚,一面在海上拒阻不列颠与赛里斯的联手压迫,一面向东进入波斯,压得波斯人向南深入艾兀汗(阿富汗)乃至印度。

不仅战争在扩大,参战各方的外交关系本就复杂,因赛里斯的加入而更变得一团乱麻。法兰西和奥地利希望能缓和与赛里斯的敌对关系,俄罗斯则千方百计要将两国拖下水,好帮它分担赛里斯的威胁。不列颠既希望借赛里斯维的军队和武器维持欧洲本土均衡,却又不愿赛里斯介入欧陆太深,对赛里斯舰队在大西洋的活动更万分警惕。

随着战争的持续,各国都意识到,如果不梳理好相互间的外交关系,这场战争越打越不知道是为什么而打。同时双方也抱着一丝侥幸,希望能在谈判桌上压倒另一方,说不定战争就在唇舌之间结束了。

由蔡新的演讲领悟到赛里斯插手欧洲的真实意图,奥地利首相考尼茨向不列颠首相皮特递过去意味深长的目光,法国外交大臣什瓦泽尔更直接道:“欧洲人忙着自相残杀,赛里斯却盯住了所有欧洲人的钱袋,他们比犹太人还贪婪!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的话,这岂不是太可悲了?”

“干杯!”

此时蔡新正举杯邀饮,皮特赶紧举杯,跟着大家一同用蹩脚的汉语呼应。接着他才转向什瓦泽尔:“说得好,我深有同感。”

咕嘟一口酒下肚,皮特吐出一口酒气,再道:“只要你们国王陛下愿意放弃北美殖民地,放弃地中海的控制权,不列颠愿意与法兰西携手……”

他再看向考尼茨:“而女王殿下也愿意顾全大局,意识到欧洲人该团结起来,抵抗赛里斯在文化和经济上的侵略,为此她不惜放弃西里西亚的统治权,放弃对汉诺威的继承权要求,不列颠也愿意说服腓特烈接受一份和平协议。”

什瓦泽尔冷哼一声,考尼茨则是淡淡一笑,早知什瓦泽尔的提议是送脸上门。

跟不列颠谈欧洲联合?天底下还有什么事能比这更滑稽?

不列颠从不将自己当作欧洲人,他们孤傲地盘踞在小岛上,自视为猎手,整个欧陆则是一片生机盎然,但又充满了危险的莽荒丛林。任何一个崛起于欧陆的强国,都是他极力打压的对象,而任何一个企图崛起的强国,又是他极力拉拢的对象。

不列颠在欧洲有一盘旗,而借助赛里斯,在整个世界还有一盘更大的棋。皮特刚才所说的话并非调侃,而是真心的,如果整个欧洲愿意匍匐在不列颠的脚下,欧陆能处于相对均势,不列颠乐于领导欧洲对抗赛里斯,而且他也必须对抗赛里斯,这本就是不列颠置身世界大棋局里必须要走的步子。

可问题就在于,这盘棋局相爱相杀,绝不容一个棋手统治他人。法兰西已经丢掉了印度,怎甘心丢掉广阔的加拿大和路易斯安纳?特蕾西亚女王为她的王位,为哈布斯堡王朝的利益,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光荣奋斗了几十年,她不但不甘心,也不敢于丢掉支撑着她王位的核心利益。

不列颠在它的欧洲棋局里只能成为孤傲的独行侠,这也使得不列颠在世界大棋局里,只能选择与赛里斯联合。

“我想我们还是可以通过这样的协议,这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

考尼茨将话题拉回到这场聚会的主题上,无国界医生联合会倡议在这场战争中实现医护人员中立化,凡是戴有水纹标记的医护人员都享有豁免权,不得视为军人加以伤害。

什瓦泽尔在细节上提出了置疑:“这点我同意,不过罗马肯定会反对,除了无国界医生联合会,还有很多教会医护团会投身战场,他们用的是十字标记,绝不会认同来自赛里斯的水纹标记。”

皮特嗤笑道:“没有赛里斯的外科技术,那些教会的医护们就只知道当锯工和杀猪匠,到现在罗马还坚持认为换血手术是亵渎上帝的罪行……”

考尼茨拿出了最擅长的搅稀泥手段:“那就模糊标记问题,让罗马跟赛里斯继续吵,实际操作里,我们可以两者都认。”

他们这种层次的政要不会讨论太细节的问题,只是在大方针和可行性上进行沟通,现在有了初步的认识,具体的事有下面人再去讨论。

什瓦泽尔得寸进寸,还想谈点针对赛里斯的话题,蔡新已经朝他们走了过来。

考尼茨跟什瓦泽尔都想拉着蔡新到一边开单间详谈,皮特却捷足先登,挽住了蔡新的胳膊,朝他们歉意地一笑,堂而皇之地拐走了人。

主题演讲结束,一身华丽宫廷侍从装束,戴着假发的仆人们举着托盘游走在客人之间,来自奥地利的埃斯特哈吉宫廷乐队在乐长弗朗茨·约瑟夫·海顿的带领下,奏响了低缓的皇帝四重奏乐曲,就在这弥散着慵懒靡废气息的殿堂里,一场近于瓜分世界的谈判正在角落里展开。

“整个欧洲,包括我们不列颠的丝绸业已经一蹶不振,甚至棉纺业也开始受到威胁,你们的茶叶更源源不断地从欧洲掠夺走金银。还要我们不列颠继续降低关税,扩大直接贸易配额,不管是国王陛下、国会议员,还是不列颠的老百姓,都只会回答一个词:战争!”

皮特恶狠狠地看住蔡新,原本优雅的法语,在他嘴里吐出来显得异常刺耳。

蔡新的演讲只是烘托造势,此前早就跟皮特谈过实际问题。根据锡兰海战后双方签订的和平协定,不列颠不仅是赛里斯在欧洲的最大贸易伙伴,还握有相当的贸易主导权,不少条款都强调了不列颠的这种超然地位。

赛里斯直航欧罗巴的商船不能超过不列颠东印度公司回航不列颠的商船数目,这个限额的六成货物必须交由不列颠转销,葡萄牙分三成,荷兰分一成。而各类货物也有规定的限额,超出部分就要征收高额罚款。不列颠对各类赛里斯货物制订的关税标准,葡萄牙与荷兰等国也必须执行相同标准,否则不列颠有权在海上拦截前往这两国的赛里斯商船。

对英华来说,不列颠的这些条款的确很操蛋,西院多年来都在提这事,激进派甚至叫嚣远征不列颠。可现实是冷酷的,大外洋是欧罗巴人的地盘。

限于补给原因,英华的海上力量无法超越好望角。而在自由贸易时代来临前,英华要以武力控制这条航线,将会招致整个欧罗巴的联合敌对,在荷兰人的好望堡(开普敦)建立煤站这事已经开始刺激到了欧罗巴各国的神经。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英华因惧怕这种可能性而主动退缩,蔡新悠悠道:“我们赛里斯是反对战争的,眼下在中亚,在红海,在欧罗巴以及在美洲打的四场战争不是保卫自己的国民和贸易通路,就是履行条约义务。如果有谁破坏条约,赛里斯不介意同时应付五场战争,就不知道不列颠愿意、并且有能力同时应付几场战争?”

皮特以战争威胁,蔡新以战争反威胁,两人脸上笑着,眼里刀枪来往,片刻后,化作酒杯相撞的叮声脆响。

此时海顿的四重奏进行到了小提琴伴奏,欢快的音色让双方的笑脸也显得自然多了。

“合作是双方的,不列颠愿意认真考虑与赛里斯携手开凿苏伊士运河,也是希望大家能互惠互利。赛里斯一定不愿意看到运河工程因为大家纠缠于细枝末节而搁浅,要知道,说服国会接受这样一个折中方案是多么困难。”

皮特又转换到另一个话题上,希望消解赛里斯在改变目前东西方贸易格局这事上咄咄逼人的态势,在这场席卷世界的大战刚刚拉开大幕的要紧时刻,赛里斯这种行为就是趁火打劫的绝佳范例。不列颠引入赛里斯维持欧陆均衡,赛里斯胃口更大,想借这场战争谋求贸易主导权。

不过双方可用作博弈的棋子和利益空间很多,远未到必须要以战争解决争端的地步。

蔡新借梯上墙:“据我所知,你们的地中海舰队实力并不足,安森将军的抱怨都传到了我们施将军耳朵里。你们无法完全控制地中海,同时也无法单独控制埃及,除非你们愿意跟奥斯曼人开战。当然,如果你们真有这样的魄力,赛里斯既然能把铁甲舰队派到欧洲来,也能把最精锐的陆军派到埃及,跟你们联手作战。我们的皇帝陛下说了,他不期望在有生之年看到苏伊士运河开通,但至少要看到动工的一日。”

双方现在讨论的是东西方贸易新航路问题,英华想从红海直入地中海,这当然是不列颠不愿意看到的。但不列颠也必须面临一个冷酷现实,自己对地中海的控制不足,对奥斯曼土耳其更没有太大影响力。

基于理性的现实主义,不列颠认为,既然无法阻止这事,不如加入进来,一旦新航路建成,自己也能握有一定的主导权。

所以不列颠在一定程度上是支持英华的,而且不列颠也看得清楚,英华不可能单靠自己的力量办这事,没有拉上欧洲强国作盟友,即便能以武力征服埃及,也无法维持统治,更谈不上开凿一条连同两大洋的庞大运河。

只是不列颠的支持不仅无力,也不是一心一意,甚至有用这事拖英华的用意,蔡新就要求不列颠拿出诚意来。

皮特提出了反意见:“如果赛里斯能支持不列颠获得好望堡,还有南部非洲的重要据点,不列颠愿意将埃及问题纳入到这场战争中一并考虑,包括对奥斯曼土耳其宣战。”

蔡新也有条件:“你们不能再插手印度事务,只给你们留孟买港,同时……马达加斯加以北,一直到红海,都是我们的。”

四重奏已经加入了大提琴,乐曲显得饱满充实,带起了一股激昂之气。

皮特道沉吟良久,目光闪烁,权衡利弊良久。当乐曲进行到第四变奏段时,他举杯道:“成交!”

小提琴奏出略带忧伤的旋律,像是在对两个只言片语间合谋控制地中海,瓜分掉非洲,同时牺牲掉荷兰人利益的卑劣行径提出抗议。

“接着咱们谈谈这场战争……”

“先谈谈美洲问题……”

片刻后,两人的话题再转向另一片大陆,海顿的乐团已一曲奏罢,在掌声中退场,另一支乐团在掌声中登场。清幽笛声响起,像是天籁降下的清泉,一股透骨的清爽感笼罩住了在场所有宾客。来自赛里斯的飞天艺坊,给欧罗巴人带来了毕生难忘的震撼。

曲声消失许久,皮特才回过神来,吐了口气,感觉浑身都出了一层细汗,舒爽得每个毛孔都在欢笑。

“真像是灵魂的洗礼……,对了,可以允许我介绍一位先生给阁下您吗?”

瞅见了旁边某个一脸迫切,正朝他不停打手势的人,皮特展臂将蔡新引导过去。

“安德森,不列颠自由石匠会的导师……”

不等皮特介绍,来者就急切地作了自我介绍。蔡新见这位老者一身素麻长袍,还以为是加入英华天庙的欧罗巴祭祀,或者是喜欢穿英华所产刺麻长袍的公教苦修士,听到“Free mason”这个名词时,才醒悟这人的背景。

“大臣阁下,我希望代表不列颠自由石匠会前往赛里斯觐见皇帝陛下,并且就学于赛里斯天庙的总祭祀们。如果能获得您的推荐,我确信这趟旅程,将会在史书上留下重重一笔,无所不能的神将会赞颂赛里斯的智慧之光,自由石匠也会将赛里斯的天道之学发扬光大,让它成为主宰整个人世的普世法则。”

老者恭谨地道,眼中却闪着炽热的光芒,仿佛这趟旅程是朝圣之旅。

蔡新嗯咳一声,郑重地道:“作为赛里斯的外交大臣,作为信奉天道,尊崇天庙的个人,我非常欢迎自由石匠会前往赛里斯。但我觉得,以您的身体,恐怕难以完成这个任务,还是由更年轻的导师去赛里斯更好。”

“另外,我想纠正一点,在赛里斯的天道智慧里,并没有神的存在,至少没有刻意为人类造出一个世界,并且随时关心人类言行和灵魂的神存在。”

蔡新当然了解这个自由石匠会,这个组织的某些特性,以及他们所尊奉的思想,跟英华天庙在不少地方都很相像。以至于当英华天庙在里斯本等地立足时,有些自由石匠会成员还以为是他们的先辈导师在赛里斯发展的分支。

蔡新所不知的是,在另一个位面,这个组织的名称被翻译为“共济会”。这个名字与阴谋论纠缠了二百多年,在阴谋论信徒的眼里,这是个力量胜过一切国家政权,统治着整个人类世界,一切灾难都可以追索到它身上的邪恶势力。

而在这个位面,身为不列颠共济会近代派总导师的安德森向蔡新提出获得官方推荐,前往赛里斯的要求,如果李肆身在现场,而且阴谋论思维发作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一身冷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