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九卷 第九百八十八章 赛里斯的真实野心

不列颠王室海军林仙号巡航舰的风帆已经偏转到最大角度,正吃力地在逆风中行进,一艘铅灰涂装的战舰吐着白烟,屁股后翻腾着白浪,轻快地掠过林仙号,朝前方正夺路而逃的法兰西巡航舰追去。

舰长舰长索克林发出一声长叹,既是欣慰逃敌有友军照顾,也是哀叹自己的无力。林仙号可是一艘只有十年舰龄的新锐巡航舰,但跟对方相比,却老态龙钟得无以复加。

“他们还得去朴茨茅斯加煤,没有不列颠的煤,他们就回不了赛里斯老家。”

大副脸上的嫉恨也浓烈得无以复加,嘴里还这么酸酸地说着,前方那艘战舰没张风帆,斜立双桅光秃秃的,就靠着蒸汽机和屁股下面的螺旋桨,在逆风中呼呼跑着。在跟风帆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大副眼里,这幕场景几乎就是月亮上发生的事。

“他们打仗的时候可以不考虑风向……”

索克林沮丧地再一次点出对方跟自己的本质差别,大副也发出了重重且降调的长叹。

两人静静地看着那艘赛里斯巡航舰逼近了法兰西人,也不知道是法兰西人投降了,还是赛里斯人太过轻敌,两舰的距离近到了不足一百码。

大副带着异样的期待嘀咕道:“如果我是法国佬,这时候就该猛轰一阵,然后靠舷肉搏!赛里斯战舰的弱点就是不敢接舷,他们一条船上的人只有我们的一半。”

索克林面无表情地再道:“他们的火炮已经足以收拾任何敌人,更何况他们的战舰还都裹着铁皮……”

四艘战列舰,十艘巡航舰,当索克林第一次见到这支规模不大的赛里斯舰队时,观感是极为复杂的。震撼、钦佩、敬畏之外,也有迷惑和不以为然。

这些战舰依旧是木头做的,只不过在船身两侧披挂了铁甲。赛里斯敢于在正规战舰上使用蒸汽机,而且还是船尾螺旋桨推进,其激进的技术路线让人咋舌,要知道在不列颠,蒸汽机轮船也才刚刚处于试验阶段,螺旋桨推进更只处于人力脚踏式的理论研究初期。

用风帆进行远航,用蒸汽机推动螺旋桨进行作战机动,两者兼顾的动力模式虽有好处,副作用却是作战能力的严重下降。赛里斯的巡航舰足有一千三四百吨,却只装了十六门二十斤滑膛短炮,两门四寸线膛炮,跟动辄三四十门12到18磅乃至24磅火炮的不列颠和法兰西巡航舰相比,显得异常寒酸。

在巡航舰的火力对比上,赛里斯已相差悬殊,而赛里斯战列舰的火力,更让索克林等不列颠海军将领严重置疑这种战舰是不是归错了类,这分明就是大号巡航舰嘛。就只有十六门三十斤滑膛短炮和四门四寸线膛炮,在不列颠的双层炮甲板七十四炮战列舰面前,就像是手无寸铁的村民,而法兰西土伦舰队的旗舰更是一艘九十门火炮的二级战列舰。

不列颠分舰队司令官博斯科恩难以把握赛里斯舰队的实际战力,对双方携手阻击法兰西土伦舰队的计划毫无信心,他本想继续等待本土舰队派来支援,可赛里斯人却说,不必劳动不列颠王室海军,他们可以独自解决法兰西人,逼得博斯科恩不得不照原计划行动。

在这场海战里,赛里斯人给不列颠和法兰西人同时上了刻骨铭心的一课,博斯科恩此时才衷心赞同索克林的说法:二十多年前就在海上打败过自己的赛里斯,绝对不是无知的笨蛋或者特立独行的疯子。

之前三次锡兰海战里,赛里斯海军给不列颠海军留下了很多深刻印象,例如勇气不光属于不列颠人,例如作为辅助武器的线膛炮很犀利。但总体而言,不列颠海军还是认为,自己是败在距离上,如果能够出动一支以主力战舰为主的大舰队,赛里斯绝不是对手,印度绝不会丢失。

可在这场海战中亮相的赛里斯海军,已经跟锡兰海战时完全不同了。铁甲、蒸汽机、螺旋桨,这些都还是其次,赛里斯战舰的火炮犀利到这种程度,让所有不列颠海军官兵都心口发沉。

赛里斯战舰的线膛炮在一英里外就能对敌手造成严重伤害,炮甲板里那些滑膛炮不过是应付偶尔出现的近距离威胁。

上到博斯科恩,下到普通士兵,包括索克林,在战斗进行到最激烈时,脑子里却都同时转着这样一个疑问:如果赛里斯海军的敌手不是法兰西,而是他们呢?情况会有多大不同?

如果国会的议员老爷们不愿意出钱造新军舰,如果国中的科学家和造船师们不愿意丢开传统,追赶赛里斯海军的技术路线,那么答案是无比沮丧的。

所以大副才会来了这么一句,估计九成以上的不列颠官兵都想看到赛里斯吃点瘪,不如此就难以消解心中的郁闷乃至恐惧。

白烟骤然升腾,片刻后炮声才传了过来,如大副所愿,法兰西巡航舰开炮了。

咚咚闷响声不绝,金沙江巡洋舰的炮甲板里,碎木崩飞,哀声不断。右甲号炮位上,一发实心圆弹恰好打中两块铁甲相交之处,不仅崩飞了铁甲,还深深嵌入木船壳里,整个炮位顿时被激射的碎木笼罩,一组炮手全仆倒在甲板上,几乎被刷成了血葫芦。

“懒有懒报!谁让你们擦了船板后不把网子挂起来的!该死!船厂那些王八蛋以为外面裹层钢板就顶事了……嗷嗷——痛!”

老炮长数落着那组看上去很惨,实际没有性命之忧的倒霉蛋炮手,还对船厂骂骂咧咧,再眉头也不皱地拔下肩膀上的一根碎木,却还是痛得跳脚不已。

炮弹嵌在船壳里,缝隙间飘着缕缕青烟,老炮长将带血的木刺一丢,咆哮道:“都愣着干嘛!?法国佬要咱们痛,咱们要让法国佬再不知道痛!”

司令塔里,感受着脚下不停的颤抖,海军少将安平远发出了愤慨加悲怆的怒吼:“无耻的法国佬!”

诈降!明明已经升起白旗,关了炮门,可等到自己接近时,白旗猛然落下,炮门同时掀开,然后就是一排舷侧齐射。

万幸这是艘铁甲舰,船身两侧挂了一层30毫米厚的锻铁装甲,如果还是老式战舰,可要被这一记阴招坑苦,严重点都可能半身不遂。

安平远按住通话器,高声喊道:“开炮!所有都揍到法国佬的炮全都轰上去!”

不等舰长下令,炮甲板的炮长炮手们已经动起来了,舷侧八门二十斤短炮连绵鸣响,甚至上甲板舷侧的两寸线膛小炮、六斤霰弹小炮也都凑起了热闹,大大小小的铁弹铅弹,圆弹锥弹铺天盖地砸过去,在那艘法国战舰的船身和甲板上溅起密密麻麻的碎屑尘浪。

动作最慢的是船头船尾各一座圆柱形炮塔,严格说那只是在一圈护盾上遮着一层帆布雨棚的炮房,两门长管火炮缓缓转过来,对准了已被猛烈炮火压制的敌舰。

拉各斯海战的主角就是它:四寸线膛炮,研发代号是“共工”。看似只比三寸炮多了一寸,可威力却有成倍提升。三寸炮的炮弹接近三十斤,四寸炮的炮弹重达五十斤。仅仅只是对比弹丸重量,欧洲最大的标准制式攻城巨炮才只有四十八磅,也就是英华制式的四十斤左右。再算上射程和精度,握着如此利器的英华舰队,看待不列颠和法兰西战舰时,心态也如对方一样,在共工的炮口下,即便对方战舰上堆满了火炮,却都如小儿一般羸弱。

威力有如此显著的提升,研制所耗费的心血更是呈几何指数提升,原本“共工”的目标是五寸,可后来发觉不实际,只能降下来。

佛山制造局和佛山钢铁公司为研制共工,熬白了无数能工巧匠的头发。制造局的老龙头米德正、关凤生,英华军备采购体系的创始者田大由相继辞世,临终时都以未能亲见共工问世为大憾。

从三寸到四寸是一个巨大的飞跃,核心之一在于钢铁冶炼工艺的提升。膛线要经得起炮弹的磨损和黑火药的腐蚀,身管要经得起多次发射而不变形,有了这个基础,才谈得上造炮。

光有材料还不行,在整锻和套管两条路线上的无数努力,才找到了最佳的身管制造工艺。之后还要解决膛线问题,在圣道三十三年,佛山制造局终于交出了寿命达到三百次以上的四寸线膛炮,由此英华海陆军也拥有了傲视寰宇的大杀器。

火炮技术演进的同时,配套技术也有了极大提升,雷汞发火药的成熟,终于让火炮摆脱了古老的发火方式,英华军工憧憬已久的后装炮终于能够变为现实。

不到一百码的距离,不必进行定位计算,旋开炮栓,一身腱子肉的炮手将炮弹推入炮膛,另一人塞入发射药包,再接好引信,关上炮栓。炮长挥手下令,拉动发火索,火炮发出雷鸣般的呼叫,炮身后座。再缓缓退回原位。

法国巡航舰一头一尾,先是喷出两股碎木杂物,再绽开两朵橘黄的焰火,之前滑膛炮和小炮所造成的伤害顿时显得微不足道,整艘战舰甚至呈现出明显的侧翻迹象。

安平远的声音回荡在金沙江号上:“继续!不打沉这混蛋绝不停手!”

他的声音里除了遭人暗算的愤怒,还有金身破灭的沮丧。别看他安平远是堂堂海军少将,可在这支舰队里,压根就不起眼。四艘战列舰的舰长全是中将级别,十艘巡航舰的舰长不是准将就是少将,比正常的舰长配置整整高出两级。

当初编组这支铁甲舰队时,连海军总长鲁汉陕都在抢舰队都督的位置,四大洋舰队都督更是抢得不亦乐乎,大家争得面红耳赤、打滚撒泼,什么手段都使了出来,闹得太难看,结果便宜了皇子李克铭。

李克铭年未四十就晋升海军上将,跟他皇子身份没有关系。他是继鲁汉陕之后,英华第九位完成全球航行的航海家。而地中海之行更让他超越了前八人。协助西洋舰队都督施廷舸,在红海击败奥斯曼土耳其的米斯尔舰队,也证明了他有足够的能力统领舰队。

萧胜在圣道三十六年去世,胡汉山在三十九年病故,但鲁汉陕、施廷舸、孟松海、林鹏等老资格将领依旧一大把,再加上自己的皇子身份,李克铭可不认为能捞着这块饼子。

谁曾想那些老家伙争得太过分,太子都压不住,连皇帝出面协调都无功而返,气得皇帝一狠心把儿子推了出来,这下大家都傻眼了。

舰队都督之争闹得沸沸扬扬,各舰舰长之位也争得传到了一般老百姓耳里,甚至还为这事搞起了博彩,最终的结果是,英华四大洋海军的精兵强将全集中在了这支舰队里。

大家如此心热的原因,一是近二十年来,英华海军近于休假,一半的风帆战列舰都停在军港里,任由风吹雨淋,渐渐朽坏。海军整日就忙着驾驶巡洋舰乃至更小的护卫舰,在半个地球的海洋上缉私剿匪,外加探险。军人之道,除了升官发财,还求一个勇名。二十年没大战,陡然送上这么个机会,相互之间不刀枪相向已经很克制了。

第二个原因则跟这支舰队本身有关,四艘快速战列舰,十艘巡洋舰,舰队集中了英华海军七八年里攒起来的所有新家当,尽管还有风帆,尽管铁甲也只是挂在木船壳上,可这样的战舰已经将旧日风帆战舰丢在了身后,是后世海战之道的敲门砖。驾驶这样的战舰扬威四海,是每个赶海汉子毕生都梦寐以求的理想。

当然,在这支汇聚了四洋海军豪杰的舰队里,谁立了功,谁就跻然出众,谁丢了脸,那就是遗臭百年。

之前的战斗里,各舰都没有受到严重损伤,可金沙江号却在阴沟里翻了船,每一处被砸瘪的船身,每一块被轰掉的铁板,都像是在撕着安平远的脸面,很痛。

金沙江号的炮火以比刚才作战时还猛烈,像是彻底激怒的猛兽,无情地肆虐着已经毫无还手之力的法兰西巡航舰。后方旗舰上,李克铭收起望远镜,呸了一口:“这下可丢脸了……”

李克铭既是在骂安平远,也是为之后的不列颠之行担忧,看来得在里斯本多待一会了。他这支特遣舰队来欧洲,除了应不列颠之邀,共同对付法兰西人外,更重要的目的还在于向整个欧罗巴展示英华的海上力量。驾着破破烂烂的战舰到不列颠,显然不是增光添彩的事。

参与这场即将决定全球势力新格局的战争,乃至插手欧罗巴战局,这是皇帝与两院、政事堂、通事院等各方都有共识的决定,但皇帝决定将英华最先进的铁甲蒸汽舰队派到欧洲,这事也不是无人反对。当初李克铭没有争夺舰队都督之位,原因之一也是他认为这样会极大地刺激欧罗巴诸国,尤其是不列颠,让他们加快军事变革的步伐,英华所拥有的军工优势会渐渐削弱。

皇帝用一句话说服了他:“藏起来的优势不叫优势,换不来好处的优势毫无价值,再说了,刺激他们,才会刺激到我们。”

皇帝不知是什么恶趣味发作,还想将整支舰队涂成白色,可因为这些战舰是铁木混合,铁甲只覆盖了船身部分,时间稍长,船头船尾的木壳跟中间的铁甲部分色彩过大,看上去很是碍眼,才不得不换成铅灰色。这样倒获得了更佳的视觉效果,看上去战舰通体都是钢铁一般。

想到不列颠分舰队司令官博斯科恩初见自己这支舰队时,脸上混合着各种表情,尤其是那难以置信的惊讶,李克铭下意识地想象起舰队驶入不列颠时,成千上万不列颠人脸上的表情会是何等精彩。

荷兰海牙,莫里茨王子离宫大厅里,英华通事院副知政,欧洲副院知事蔡新身着华丽丝绸长袍,头戴长翅乌纱,用带着一丝古怪口音的流利法语,对下方上百位各国使节侃侃而谈,这些欧罗巴人脸上的表情真是无比精彩。

“世界呼吁和平!赛里斯是热爱和平的国家,我们不希望看到任何战争!我们不仅致力于慈善和医疗事业,也致力于和平事业!我们痛心地看到,战争的阴云不仅争笼罩欧罗巴,也在向整个世界蔓延,我们的后辈会唾弃我们!如果我们能在这场战争中幸免,还有传宗接代的话……”

“矛盾的根源是什么?赛里斯认为,这是因为财富的分配不公正!欧罗巴某些国家,将自己变成一个吝啬的贪财鬼,抱着既得利益不放手,这当然会让其他人不服和不满。”

“赛里斯认为,停止这场战争,维护永久和平,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实现贸易自由!让财富自由流动,用可悲的重商主义和丑陋的关税壁垒建起的城堡,就是一切罪恶之源!”

“赛里斯倡议,将之前里斯本宣言所建立的医疗卫生同盟组织扩展到贸易领域,只有基于贸易的普世法则,才能给世界带来和平,让人类走上共同幸福的道路!”

一番话讲完,现场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那是普鲁士、荷兰、葡萄牙等国使节在附和,而其他人却以浓烈得有如实质的目光注视着蔡新,似乎想在他脸上刻下“无耻”二字。

自由贸易!?

你赛里斯的丝绸棉布茶叶,钢铁玻璃水泥,在欧洲都已经打垮了各国相关产业,这还是维持着高额关税,在某些国家还坚决查禁赛里斯商品的背景下办到的。真要实现自由贸易了,整个欧洲的金库都要被你们赛里斯搬空吧?

至于什么世界和平,恐怕是你赛里斯统治了整个世界后实现的和平……

不列颠首相皮特,法兰西首相弗勒里,奥地利首相考尼茨相互对视,彼此都觉得,在钦佩这位赛里斯第二外交大臣的口才这事上,在钦佩赛里斯冠冕堂皇的大义以及厚颜无耻的脸皮这事上,以及震撼于赛里斯的真实野心这事上,大家还是有共同语言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