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八十二章 历史的峰巅

这一夜,虾夷也是不眠之夜。

虾夷松前城,也称福山城,松前藩第六代藩主松前邦广自天守阁眺望城下町,就见点点灯光汇聚成光河,正向松前城汹涌而来。这光河还是从海上而来,海面上点点繁星,映出条条巨大海船的轮廓。

目光再转回到松前城,此时松前邦广才像是恢复了听力,枪炮轰鸣声、喊杀声、惨嚎声如怒涛一般撞击着他的耳膜。

“殿!二城已经陷落,敌军即将攻入本丸,现在走还来得及!”

部下浑身血污地冲入天守阁,向他惶声禀报道。

松前邦广神色迷离,目光再扫过聚在一处,哆嗦不停的妻妾儿女,缓缓摇头道:“我哪里也不去。这里是我们从蛎崎家开始,努力了两百多年建起来的家园。”

两百多年前,蛎崎家就开始经营虾夷,跟本地的爱奴人(阿伊努人)展开血腥争夺。到战国时代,蛎崎家继子松前庆广获得了大名资格,虾夷就此归于幕府治下。对松前邦广来说,不管是直属幕府的松前藩,还是松前藩所管治的“虾夷地”(渡岛半岛以北),不仅是自己的家园,同时还是日本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所以他怎么也想不到,海对面的年家燕国居然会出兵攻击自己!原本他跟年家有很密切的贸易往来,甚至将不少渔场都包给了燕国的汉人,同时也通过燕国获得来自大英天朝的各种商货。他甚至还陆续给年家献了好几个女儿,希望能将这种关系保持下去。

燕国大军跨海而来,数十艘大海船带来了数千士兵,还有无数大筒和好几十门恐怖的国崩,这架势是要将虾夷完全吞并。年家好大的胆子,就不怕幕府震怒,出兵征讨么?

让他更为愤怒,同时也无比沮丧的是,他手下不少藩士竟然也倒戈了,将他据城而战,起码给敌人制造一些阻力的愿望也无情地击碎。少数忠诚部下还在战斗,但就像是风暴中的小渔船,转瞬就被那枪炮怒涛撕得粉碎。

当喊杀声涌至天守阁下时,松前邦广已哀莫大于心死,就听得蹬蹬蹬脚步声不断,片刻后,大批穿着仿英士装新军服的士兵涌上天守阁顶层,将他和家人团团围住。身边的近侍挥着长刀,绝望地冲了过去,却被无数柄武士刀劈倒。

“松前邦广,投降吧!”

这些士兵用地道的日语呼喝着,松前邦广听得很清楚,这是长州口音,长州藩不仅依附着大英海军的北洋舰队,还输出大量佣兵,为年家作战。

“松前殿,你早接受我的建议,也不必走到现在这一步。”

一人分开兵丁现身,正是年燕“皇帝”年斌。现在的燕国就是一大帮子无根飘萍,他这个皇帝也不得不亲力亲为。

“建议?让我献上自己的国家?背弃自己的臣民!?”

松前邦广等的就是年斌,他想再见见这个背信弃义的强盗,看看这家伙的心到底黑成什么样子。

年斌正气凛然地驳斥道:“自己的国家?松前殿,虾夷……自古以来,就是我华夏之地!南北朝时,虾夷就向东晋称臣纳贡。大唐时,安东都护府管辖虾夷,征赋调人,一纸公文而已。大明朝时又属努儿干都司,总之在千年前,此地就是我华夏内藩,什么时候成你松前家之地了?你们窃据了这么久,现在收归大燕,本人都不计较过往,还好意思说这话?”

松前邦广叹道:“是啊是啊,就像琉球一样,自古以来……就连日本,都是华夏天朝的藩属呢。”

接着他冷笑道:“可你的燕国,什么时候也能代表华夏天朝了?”

年斌一滞,咬牙道:“我大燕以汉人为本,兴华夏礼教,正华夷大义,当然就是华夏!”

松前邦广恨声道:“大英天朝才是华夏!现在你嚣张一时,过不了多久,天朝大军就会追来,把你这燕国叛逆剿灭干净!”

在松前邦广看来,年斌今日之行,不仅幕府不容,大英天朝也不容,年斌就是自寻死路。

年斌拍着胸脯笑道:“我好怕哦……”

他怜悯地叹道:“松前殿,你就没想过,为什么我们一下子会有这么多大海船呢?”

松前邦广一愣,片刻后眼中渐渐闪起迷乱之光,就听年斌再道:“没错,这些大海船,之前刚刚将大英红衣送上岸,现在又送我们到虾夷……”

怎么可能!?大英竟然支持燕国这个叛逆来占虾夷!?在只知武家义理的松前邦广脑子里,这个真相怎么都难符合逻辑,他的大脑一时处于短路状态。

“我们燕国跟大英是什么关系,对你们这些外人而言,毫无意义。面对外人,我们都是华夏。他日燕国会有什么去处,不劳松前殿你关心,你只需要明白,虾夷……现在回归华夏。”

年斌这么说着,心中却也有一丝苦涩。兆惠带着他哥哥年富攻下了宁古塔,大英最精锐的红衣自海上而来。在这盘棋局中,他的燕国已无入局之力,被大英当作棋子,信手丢来虾夷再作一局。

年斌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年羹尧,父亲在辽东另开局面,到现在回首再看,竟是全给大英作了嫁衣。百万汉人垦殖辽东,北面的罗刹人也被打断了脊梁,百年内都不可能再威胁辽东。这都是父亲呕心沥血办成的,现在大英一伸手,好处全得了。

若是父亲之前打败武卫军,占领了盛京,大势走向会不会不同呢?

年斌这么自问着,但马上就有了答案,肯定会不同的,那时燕国怕连虾夷都来不得了。

暂且就当着大英的棋子,在这北海风雪之地,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吧,未来……谁知道会怎样呢?

年斌收摄心神,对松前邦广道:“投降吧,再写一份领地转让具结书,我可以安排你去大英过富贵日子。”

松前邦广惊醒,哈哈笑道:“再让大英握住我,好应付公方(将军)?原来你的燕国,真是大英的傀儡!”

他脸颊猛然一僵,咬牙道:“绝不!”

话音未落,手臂一伸,一柄短铳亮了出来,没来得及扣动扳机,蓬蓬一阵轰响,十多发枪弹轰在身上,血花绽放中,失去生气的躯体沉沉砸在兰草地席上。

松前邦广的妻妾儿女惊声尖叫,年斌面无表情地道:“把松前家的人全送给陈大人,不得走漏一个。”

自天守阁俯视四周,他再叹道:“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我们大燕国。”

九月六日夜,虾夷松前城被年燕占据,经营了两百多年的日本松前藩覆灭。

不眠之夜还在持续,扩至华夏之外。

九九重阳日,朝鲜王国都城平壤,家家也洋溢着节日气氛,城中飘扬着打糕、狗肉和米酒的香气,对多年贫苦的朝鲜人来说,即便是城中民人,也只有在节日里才能享受这些美味。

平壤王宫里,李光佐正召集文武官员彻夜会商。武卫军阿桂部就在平壤北面百多里外,满清崩溃,道光小皇帝和数万满人正奔朝鲜而来,对朝鲜来说,形势已到最危急之时。

李光佐之前抱年家大腿,但附从年斌的大军被阿桂打败后,又转投了满清,他的侄子,领兵大将李光忠还跟在阿桂身边办事。

投归投,李光佐却没抱定跟满清这条破船一起沉下去的决心。他已秘密传令李光忠,就像之前出卖年斌那般,在合适的时候,把阿桂也卖了。不求投到英华一面,也不敢和不愿投英华,就求英华息兵,饶朝鲜一个安宁。

满清小皇帝入朝鲜,后果无比严重,不仅会惹得英华大军入朝鲜,还会被满人把持国政,朝鲜一国被迫绑上满清的战车,跟英华不死不休地斗下去,到时南面的大韩就有了可乘之机,朝鲜危矣。

“左右议政大人呢?五卫府的诸位将军呢?怎么还没到!?”

会议进行到深夜,依旧没什么进展,很多关键人物都没到场。参与会议的官员稀稀落落,还不足应到额的一半,有些告病,有些请假,还有些根本就没音讯。

李光佐心口越来越凉,就觉有什么大事正在发生,他咬牙道:“派人去把诸位大人请来!就算重病卧床,也连着床一起抬过来!”

话音刚落,就听王宫外喧嚣声起,不一会,大群人涌进王宫,领头一人份外年轻,凉帽上的红缨和三眼花翎份外醒目。

“阿、阿、阿……”

来人正是阿桂,李光佐惊得连话都说不利索。

“大王,好久不见……”

阿桂淡淡拱手,姿态倨傲,可无人敢出声呵斥,就连李光佐都不敢计较。此刻他满心就激荡着一桩忧惧,阿桂要干什么!?

“是缺粮草么?小王会尽快筹措齐全,是谈迎驾之事么?还请大人回禀大皇帝,小王正在商讨此事。朝鲜地狭人稀,物产贫瘠,就怕慢待了大皇帝……”

李光佐低声下气地道,他这是先发制人,想尽量堵住阿桂的嘴。

“如果是举兵抗击南蛮,大人啊,我朝鲜精兵已经全出,都在大人麾下了,再也凑不出兵了。南面长墙守军都已抽调一空,小王正担心伪韩大举北进呢。”

除了调兵,李光佐决定,不管阿桂提什么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

阿桂冷冷开口道:“大王,你可以下来了……”

下来!?

李光佐一时还没明白,此时阿桂忽然躬身退开,一群穿着王公重臣朝服的清人簇拥着一个头戴朝冠,身着十二章朝服的小孩出现,李光佐顿时如五雷轰顶,一下从王位上蹦了起来。

“大、大皇帝陛下!”

李光佐熟知“中国礼仪”,一眼就认出这小孩是“大清”皇帝打扮,除了“大清”道光小皇帝永琪还能有谁?

他赶紧离开王位,跟着文武官员趴在地上三拜九叩。

永琪该是星夜赶路,苦累不堪,正一肚子不乐,瘪着嘴,施施然坐上王位,再扭扭屁股,皱眉道:“这位置真不爽,明儿给朕改个大的!”

随从中既有允禄、衍璜,还有高起,跟着阿桂同声应道:“嗻!”

李光佐再度大惊,什么意思?把他的王位改了?那他坐哪里?

他惊惶地看向阿桂,对方冷冷一笑,去不理会,而是看向高起:“高大人,这事你来办吧,我就懂打仗。”

高起点头,看向李光佐:“李大人,梦该醒了。”

这一声混着嘲讽和怜悯的低唤,让李光佐本就已快崩溃的大脑瞬间当机。

李光佐愣在当场,其他文武倒醒了不少,纷纷哗然,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满人要夺了朝鲜一国!?

“贼子安敢!”

“朝鲜是鲜人之国!”

“满洲贼!就知你们没安好心!”

文官喝骂,武官动手,现场一片大乱,可转瞬间,清兵腰刀齐下,十数名朝鲜官员仆倒在血泊中,大殿里再归于平静,就只听得沉重如铅的喘息。

“李光佐篡位夺国,大逆不道,该当死罪!”

“当年满洲八旗里就有鲜人佐领,朝鲜就是满洲,朝鲜就是大清!”

没过多久,一批身着凉帽和满清官服的文武官员涌进大殿,用鲜语七嘴八舌地嚷着。此时李光佐才清醒过来,目呲欲裂地看着这些人,不正是之前没到会的那些官员么?现在竟然个个都剃发易服了!

被兵丁揪住双臂时,李光佐才有了说话的力气:“你们能夺朝鲜一国,可你们能夺千万鲜人的心吗?就不怕你们这些满人,被淹于我们鲜人汹汹大潮中!?”

高起笑道:“当年我们满人百万不到,就夺了大明一国,夺了亿万汉人之心,如今这朝鲜,为什么就办不到?”

他再凛然朗声道:“满鲜一家,试看天下,谁人能敌!?”

那些剃发易服的朝鲜官员纷纷热烈地附和道:“满鲜一家!”

李光佐颓然无语,不仅浑身失了力气,甚至还失了所有心气,心中就念叨着,自己该早知有这一日啊,怎么就没想到呢?英华有论,犬儒之国,最利异族。他这个朝鲜王国,都是一帮子坚持“道统纲常”的理儒,他怎能指望这些臣子守住国家?瞧,满人夺国,文的左右议政,武的五卫府各将军,竟然争先恐后地抱了新主子的腿,把他给卖了,把朝鲜卖了。

英华之论,诚不欺我……

心气跌到谷底,再向上挣扎了一丝,侄子李光忠呢?虽说两万朝鲜兵跟着武卫军在鞍山拼没了,可李光忠还握着几千精锐火器军,说不定还有机会。

正想到这,又一声喝响起:“请诛李光佐以谢天下!”

“李光忠!?”

李光佐瞪眼了眼睛,愤怒地咆哮出声,他侄子刚从人群中走出来,也是一身大清官员打扮,胸口补子绣着代表一品武官的麒麟。

“叔父,我现在叫李唯忠!我也不是鲜人了,万岁爷抬我入了旗,我现在是正黄旗副都统……”

李光忠……不,李唯忠冷冷说着,每个字都如刀子般剐着李光佐的心口。

“你们不得好死!你们满人没一个人能得好下场!”

李光佐被拖了下去,心知自己绝无生路,他凄厉地呼号着。即便人已消失了好一阵,这呼号还在殿堂里回荡着。

看看小皇帝连带宗亲们都一脸土色,李光佐的话显然戳中了他们的忧惧,高起道:“放心,圣道无心入朝鲜,咱们只要韬光隐晦,几十年安宁还是有的。”

阿桂也道:“朝鲜地狭,只要善加经营,就算有难,我们也有周旋之机。”

宗亲和满鲜臣子们欣慰地点头,小皇帝永琪更拍掌道:“高卿和阿桂真是朕的廉颇和蔺相如啊,大清有你们二位扶持,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高起和阿桂相视一笑,满是默契。

高起再道:“之前在盛京已经去国了,若是我们再举大清旗号,难免不会刺激到圣道,在这里,我们最好换个旗号。”

允禄和衍璜等人也都点头,这也是不得已。

阿桂显然早有腹稿,沉声道:“再叫满洲也容易让圣道和南蛮总是惦记着咱们,就算不举大军,也要各方打压,这满洲之名,最好也别彰显。”

小皇帝和宗亲重臣们纷纷道,就依二位的意思办。

“这样吧,咱们写在手上,看看是不是英雄所见略同。”

“如此甚好,高某于此也有所思。”

定国号可是无上荣耀,阿桂和高起不愿一人独占,两人写在手掌上,再靠臂一摊,那一瞬间,两人都欣慰地笑了。

“建州朝鲜”,虽多达四个字,虽以“建州”替代“满洲”,还要加上朝鲜,可这四个字不仅对内安抚鲜人,让他们觉得这也是自己的国家。对外也能自矮姿态,向圣道和英华表白自己要重拾当年对大明华夏恭顺的建州女真渊源,绝无冒犯华夏之心。

高起道:“定此国名,是求满人族存,而八旗……九旗制,乃至满洲祖制,不容更改!”

阿桂道:“没了汉军绿旗,就再加个朝鲜绿旗吧!”

众人拊掌道:“善!”

圣道二十四年,九九重阳日,朝鲜王国覆灭,建州朝鲜新生,原大清道光皇帝永琪登基为建州朝鲜皇帝,年号“永和”。

东京未央宫,李肆稳坐龙椅,静静看着下方一口水缸,还有水缸上那颗人头。人头上那双眼睛正放射着变幻不定的光采,死死盯住了他。

“你的功业已经攀到了顶点,从现在开始,你已在走下坡路了。你推转了人世,时势急进,百倍于旧世,你的大英,也许百年之后就会消亡!而你的子孙,也会在徒劳的抗争中,被时势碾得粉碎!”

许久后,茹喜冷声说着。到了这般境地,她还不愿死,就只想着再见李肆一面。而她也如愿以偿了,李肆好奇心很重,拒绝不了这种在多年宿敌前炫耀胜利,展示优越感的诱惑。

当她面对李肆时,原本满心充盈的哀苦、渴盼等等积了二十来年,身为女人一面的情感却骤然消失了,只剩下一股炽热的战斗之气,此时她眼里的李肆,就是她这一辈子的对手。即便她事业已败,身躯已残,也阻碍不了她以毒舌侵蚀李肆的帝王之心。

李肆却毫不理会这些话,悠悠道:“我曾经给过你机会……”

茹喜一愣,二十四年前,无涯宫那一幕又浮现在她脑海里,那是她刻骨铭心的记忆。

李肆再道:“你以为你能担负起一族人的命运,结果呢,你错了。”

接着微微一笑:“有你这个前车之鉴,我怎么会重蹈覆辙呢?”

他再转头看向身边的侍从,一身红衣,英气勃发,正是太子李克载:“克载,你也该想好了储位传承的事,就在这里谈谈吧。”

李克载正憎恶地看着茹喜,听到这话,诧异地圆瞪双眼:“这里!?当着她的面!?”

李肆睨视一眼那口水缸,点头道:“为什么不呢?她总是跟我对弈过这么大一场棋局,此时她已经出局,我还得继续下,让她看看我接下来的行子,这点人情还是可以照顾的。”

他再展眉笑道:“再说了,人家贵为太后,掌国多年,操弄皇权可是大行家了,给你的点子挑挑刺,那该是轻松至极。”

茹喜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只能冷笑以示轻蔑,可心中却荡着无尽狂澜。没错,当年他真给了她机会,“看在让他的侍女流了同情之泪”的份上,可以放了她和茹安。如果那时自己真答应了,现在自己还会被装在水缸里,置于他那胜利者的怜悯目光下吗?

可惜,那时她满心以为,自己有资格跟他对弈,不愿放弃。现在回首,其实从来都是他的棋子。看,现在他忽然来这一出,自己根本就跟不上他的思维,这个男人,脑子里到底装了多少智慧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