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七十九章 握子待收官

黎明时分,晨光都穿不透笼罩在盛京上空的黑烟,动乱已不止限于上层和军队之间。上层崩溃后,北迁满人和当地满人的矛盾再没盖子捂着,纷纷依附不同主干,开始相互攻杀。

实际上“北迁满人”的描述并不准确,严格说,该是“道光二年北迁派”。在此之前,还分别有“土满”、“雍正派”、“乾隆派”、“嘉庆派”乃至“道光元年派”,建设后方大基地的思路在雍正时期就有了苗头,乾隆时期铺开,嘉庆时期进入高潮,道光时期水到渠成,不如此,数十万满人北迁哪能这般顺当。

就像是另一个位面里的挤公车,挤上去的马上就视车下之人为仇敌,谁让公车空间有限呢。满人北迁就是如此写照,每新来一拨满人,就跟之前的满人积下了矛盾。相对而言,道光二年北迁的满人最多,架子最大,就“生存空间”而言,对之前来盛京的满人排挤最严重,也引得其他派别同仇敌忾,这才出现了“本地满人”和“北迁满人”的划分。

跟“本地满人”相比,最后一批北迁满人成分复杂,没办法紧紧抱团。当本地满人杀来时,也很快散作几团。

京营官兵和家眷是一拨,以讷亲、庆复和鄂善为首,紧紧护着北门和附近的军营,力拒已陷入躁狂状态的拱圣军和本地满人。将他们凝聚为一体的不止是自保性命,还有未来的出路。英华报人和上万避难汉人是他们跟英华争取赎罪的筹码,保住了这些人,就保住了未来。

宗室贵胄们聚起了数万满人,跟高起搭上了线,正通过高起部所控制的东门出城。高起手里有永琪小皇帝,有爱新觉罗,有失了权柄,沦为俘虏的太后,可说是盛京之乱最大一个赢家。

剩下的零星鱼虾,不是成了动乱的牺牲品,就是出城奔逃,其中就有常保。他没找到茹喜,更挡不住班第,只能撤出皇宫。之后左思右想,不管是讷亲和鄂善,还是高起,都难信任他,毕竟他身上的太后烙印太重,所以两边都不敢投,干脆带着少数心腹,接了家眷,自南门逃出,目的地:辽阳。

“杀光!烧光!抢光!”

皇宫里,弥散着浓烈戾气的班第高喊着。

“再回咱们的老家,钻野林子里,看南蛮能把咱们怎么样!”

这就是班第的打算,很早他就认为,满人是被汉人的礼教给腐化了,唯一能重整旗鼓的路子,就是如百多年前的祖辈一样,重新化夷。但这不等于要遂圣道之愿,被驱赶到极北冰原去。辽东大得很,到处都是深山野林,足以让满人休养生息,伺机而起。

他班第既是满人,又是蒙古人,说不定未来又能出一个汗王,在辽东再度崛起呢。

为此他就必须铲除压在他头上的一切“满人大义”,包括太后,包括皇帝,包括宗室重臣,尤其是爱新觉罗……

“爱新觉罗已经被汉人腐蚀了,这个伟大的姓氏再没资格号召八旗!兄弟们,你们就是未来的十三副甲,你们就是未来的铁帽子王!”

班第描绘了一副辉煌灿烂的前景,让拱圣军的军官们神驰神往。

盛京东南方向,滚滚黑烟已甩在身后,以高起为中心,围着的一圈人里,弥散的却是对未来的忧惧和彷徨。

“阿桂与我早有联络,朝鲜大有可为,我们去朝鲜。”

皇帝在手中,宗室也低头,高起终于道出了他的谋划。

“朝鲜地狭人稀,武备羸弱,怎能挡住红衣!?”

宗室们纷纷置疑,盛京与朝鲜,前者是马上就要被埋掉的坑,后者不过是个新挖的坑,再这么跳进去,一样爬不出来。

高起笃定地道:“朝鲜若是圣道盘中之物,又怎能存到现在?我与阿桂详尽讨论过,圣道不沾朝鲜的可能性很大,就算要动手……”

他指了指黑烟升腾之处,再指指东面。

“辽东这么大个摊子,他得先收拾,还有班第和兆惠顶在前面,咱们在圣道的眼中,不过是最后一股值得关注的满人。”

衍璜忧心未消:“我们带着皇上,圣道怎会轻视我们?”

高起再笑道:“我们手里还有一个人,一个圣道很想要的人。”

众人面面相觑,太后?难道高起也认为,圣道和太后有一腿!?

高起摇头:“太后绝不是圣道的人!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你又不是圣道的蛔虫,你怎么知道?

大家还是不信,高起悠悠道:“圣道是个男人,是万中无一的真男人!白手起家,于盛世劈开一条亘古未有之路,建起今世新国,威加海内,慑服远夷……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时时艳羡岳东美,听说他与其叔西征,已兵临波斯。若我也能有机会去建这等功业,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可惜……我高氏是满人。”

他再扫视众人,面带鄙夷地道:“你们想想,这种帝王人物,会让自己的女人居敌国多年,还执掌权柄,助他得复华夏之功业!?不管是颜面之荣,还是爱怜之心,都是他所不容的。”

这么一说,众人纷纷点头,没错,英雄豪杰,怎能靠女人成事?不过,高起为什么还要说,圣道想要太后呢?

高澄插嘴道:“圣道拿了太后这天字第一号要犯,对国中人心就有交代了啊。”

高起点头道:“不止如此,我还认为,圣道对太后还更揣着足足的恨意,太后三番五次搅动人心,让他所掌人心也翻腾不休。所以,我们不仅要把太后交给圣道,还要表明我们清楚圣道对太后的态度,甚至帮他作一番料理,这样圣道才会受下我们这份人情。”

允禄还有些不解,衍璜隐有所悟,暗暗心惊,正在此时,小皇帝永琪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御驾马车上传来:“朕听到你们说那贱人了!就算不杀了她,也得叫她生不如死!”

高起压低声音道:“我们手里可不止一个太后……”

沉默许久,允禄恨声道:“该这贱人得的!”

天地晕眩,在不停的颠簸之中,茹喜渐渐睁眼,沉沉的宿醉感还压在脑子里,让她呕心欲呕。

自己什么时候喝的酒?

自己身在何处?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盛京还乱着吗?

因这酒意,她的记忆非常紊乱,几乎还停在去国大典后那一日。而之后的记忆就像是梦境所历,份外不真实,被她下意识地推到了一边。

皇上呢,永琪呢,我的儿呢?

记忆终于按中了重启开关,当日夜里幕幕场景汹涌入脑,胸口和心口的身心之痛也双重袭来,茹喜猛然惊醒,汗透全身。

此时她眼中瞳孔才聚起焦点,就见头顶是一个圆口,碧蓝天幕上白云悠悠,难道自己呆在一口井里?

“小李子——!”

她嘶声喊着,下意识地想起身,可不仅双臂没了感觉,两腿也都像是不在了。手臂和大腿上的锥心般疼痛正股股刺着脑子,让她再哀声呼号。

不,不是“像”,双臂和双腿,确实是不在了,看着被绷带层层裹住的断肢伤口,她的呼号转为一声尖厉嘶喊,两眼一翻,再度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异样的气息弄醒,那是男人的气息,无数个精壮、充满活力的男子聚在一起所散发的独特气味,之前她检阅武卫军时就被这种味道弄得身心难抑。可现在,这味道只让她感觉到恐惧。

耳边满是兵丁的号子声,再睁眼一看,“井口”处,几颗顶着直筒短檐帽的脑袋停在上方,眼中都是好奇。

“这就是慈淳老妖婆!?”

“就是这么一坨肉!?”

“跟那一坨几乎没啥分别嘛。”

“鞑子把这玩意献给陛下,是要恶心陛下么?”

是南蛮!?自己已身在南蛮军中了!?

茹喜都还没来得及消化自己已失四肢的噩耗,再被这一桩噩耗砸下,一口气噎住,再度晕了过去。

她晕过去不要紧,围在水缸边的红衣将军纷纷捏着鼻子大退几步,这太后失禁了……

“别看热闹了,让人收拾好这坨东西,赶紧送去田庄台码头装船启运。”

一位肩扛四颗金星的红衣上将行来,正是辽东都护,第七军都统制,刚刚晋升上将的韩再兴。

“冯副知来了,咱们得赶紧商量正事。”

这里是辽阳城,已是八月二十二日,盛京大乱的消息早在二十一日上午就由盛京周边的哨探传回,蹲在辽阳城的盘石玉一面向韩再兴紧急汇报,一面做好了出兵准备。

鉴于皇帝军令,盘石玉没敢动,急急赶来的韩再兴也没敢动,只能向东京紧急请令。恰好新任枢密院副知政冯敬尧带着文武官吏来辽东组建辽东都护府,韩再兴就扯着他急奔辽阳,商讨应对之策。

满人大乱,班第领拱圣军屠城,讷亲、庆复和鄂善一帮人投诚请援,高起南逃,这都不足以震慑人心,让第七军上下,连带冯敬尧心神摇曳的是,茹喜妖婆竟被自己人推翻了!?还被砍了手脚,装在空水缸里,送来辽阳示好!

原本茹喜就是负隅顽抗之满人的总代表啊,现在却这么出现在他们眼前,让这些正因皇帝军令而止步辽阳的红衣军将们都生出恍惚之感,满人已尽皆俯首,妖婆更成了字面意义上的瓮中之鳖。结束了?这就结束了?

“没有结束,老妖婆是高起送来的,高起还护着道光小皇帝和满人宗室,正朝南面退去,很明显,是要跟阿桂部会合,下一步该是入朝鲜。”

“班第还在盛京大肆杀戮,庆复那帮京旗恐怕挡不住班第,他们护着的报人和数万盛京汉人,危在旦夕。”

“兆惠已下宁古塔,正兵逼海参崴,那虽是年氏伪燕,可也有十数万汉人,形势急迫啊。”

韩再兴和盘石玉打消了中层将领的幻想,一边介绍着情况,一边紧紧盯住冯敬尧。

他们受令停在辽阳,不得北进一步,可现在形势紧迫,若是等到皇帝下令进军,可能得到八月底甚至九月初。那时估计盛京已经空了,庆复等投诚人马、英华报人和盛京汉人也被杀光了,班第已经跑了,高起已经跟阿桂合流跑去了朝鲜,兆惠也吞下了海参崴。

但他们毕竟是军人,不敢逾越半步,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冯敬尧身上,冯敬尧此来也身负督查辽东战事之权,有他背书,这事就好办多了。

“海参崴那一路,陛下早有安排……”

冯敬尧眉头紧锁,显没料到自己刚晋升高位,就要面临这么一场严峻考验。

“高起那一路是去朝鲜,朝鲜之事另涉大局,也不必去管。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盛京城里的情况。”

冯敬尧很快分清了主次,韩再兴和盘石玉对视一眼,暗道有戏。现在最紧迫的就是陷于城中的英华报人和数万汉人,尤其是那百来位报人,若是这批人有个三长两短,国中舆论就要炸锅了。而要救这些人,不出兵可不行。

却没想到,冯敬尧出了另外一个主意:“派小队精干人马去联络庆复等人,一面救出英华报人,一面让庆复他们自行南退,向我们靠拢。”

还是不出兵!?

面对满脸疑惑加不满的韩再兴和盘石玉,冯敬尧挥退了其他将领,压低声音道:“茹喜妖婆已经到手了,再护住报人,我们,甚至陛下都可以向国人交差了。至于满人,还有附从满人的辽东汉人……”

此时的冯敬尧压根就不像是个掌握军国大事的重臣,更像是早年在日朝韩之间周旋的谍报头目,裹着满身的权谋之气。

“管他们去死!?让他们自相残杀,杀得越厉害越好,咱们接手辽东,料理后事不就更轻松?”

这话一出,韩盘两人抽口凉气,这可是跟英华大义截然相悖的啊,他们当然懒得管庆复讷亲那帮投诚满人的死活,可辽东汉人虽不服英华王化,终究还是汉人。盛京就有好几万,盛京周边更有十数万,若是任由班第的拱圣军肆虐,还不知要死多少人。

冯敬尧暗道,你们终究是纯粹的军人,怎知这国政背后的肮脏一面?陛下要你们止步辽阳,未尝没有以压促变的用心。要直接入了盛京,数十万满人请降,再驱赶去极北冰原,国中还不知吵成什么样子。

辽东汉人更是个麻烦,那些争当汉军绿旗人的汉奸,陛下都还在头痛该怎么处置呢。让满人去杀,让他们看清楚自己抱异族主子的腿是什么后果,杀得他们自己正了民族大义最好。

这当然只是冯敬尧自己的理解,甚至是他自己的用心,可想到真正需要负责的只是英华国人的安危,而且也只是缓上几日,之后皇帝肯定会下令进军盛京,韩再兴和盘石玉也转了念头。

就这么,盛京城杀得血流成河时,英华红衣就在南面百里外的辽阳作壁上观。而此时的李肆,还没收到盛京之乱的消息,更不知道,有两位老相识即将与他相会,以全新的面目。

海参崴,左未生和陈兴华两位老相识会面,双方都是面目大非往日。

左未生苍老得像是即将入土,而陈兴华则胖了好几圈,再不复往日那精悍气息。前者是忧心大燕国前程,后者则是因伤调养了好几年,吃成这样的。当年汪瞎子遇刺时,陈兴华跟陈大定也在长崎遇刺,陈大定身死,陈兴华幸免,直到去年陈兴华才重返通事馆,继续主管北洋司。

“老左,咱们推开天窗说亮话,南洋舰队的战舰和兵船就在百里外的海面上,船上运的是两个最精锐的红衣师,打退兆惠不过举手之劳,就算你们大燕国跟兆惠联手,也费不了什么力气。”

陈兴华一直管着北洋司,通事馆的这个司跟枢密院的四洋司北洋曹的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枢密院人马是干下面的脏活,通事馆是抹布,帮着擦桌子。陈兴华跟左未生的接触非常紧密,甚至很多军火生意,都是陈兴华给左未生提供门路。

左未生痛苦地道:“老陈,难道大英就不给我们一条出路吗?”

陈兴华嗤声笑道:“出路?你们不是自己早就备好了出路吗?你们暗中挟制了虾夷的松前藩,还找我们要什么出路?”

左未生一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陈兴华盯着他的眼睛,缓缓点头道:“虾夷,你们去取,甚至你们跟日本幕府的争执,我们都会护着,但是海参崴,还有整个辽东,都是我们的,都是华夏的!”

左未生喘起气来,好一阵后,决然道:“就如此罢!即便是冰原孤岛,总还能容我们过自己的日子!”

他起身拱手道:“陈大人,我大燕,敦请大英天兵入海参崴,抗阻满人!”

陈兴华起身摆手:“我们大英绝不认你燕国,不过……也无意绝你们生路,你们就好自为之吧!”

待左未生步履沉重地离开,陈兴华拂须冷笑道:“你这大燕,即便不认我大英,也是华夏,你们所占之土,就是我华夏!”

许久之后,海参崴东南外海上,号声连绵,如云船帆鼓荡而起,一支浩大舰队升帆北进,其中还有驾着硕大车轮的蒸汽船,烟囱里吐出浓浓黑烟,鸣响的汽笛更声彻数十里远,海参崴港口附近的渔船都隐约能听到。

“海怪来了!”

渔夫们仓皇逃窜,日后他们会将这个日子记得铭心刻骨,八月二十三日,海参崴归于英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