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七十七章 盛京乱起

“罢了,你也是担忧大局,哀家饶了你这一回!”

茹喜显然也正忧心这事,让常保暗叫侥幸。

“这事哀家已有安排,还有高起在……”

说这话时,茹喜也不知是笃定还是期望,她心底深处正泛着一股股隐隐的不安,总觉得有什么地方遗漏了,或者什么事办错了。

常保道:“就怕高起也有异心啊,此人自成一路,手握三四千精兵,小儿子还守在皇上身边……”

茹喜皱眉,依稀感觉到了什么:“常保,你在想什么?是不是白日那些争论乱了你的心,也想着继续跑!?”

她再骂道:“蠢才就是蠢才!想事就不过过脑子!还能跑到哪里去!?宁古塔!?朝鲜!?圣道调来的百战雄师还在路上!呆在盛京,手里还有几十万颗头颅可用,还能遥制大半个辽东,这一跑,还有什么筹码跟圣道周旋!?”

常保想说什么,却闭了口,就一个劲地叩头。

出了寝殿,常保一声长叹,步履沉重地回了自己的居处,却发现一人已等了他许久,是原北京城九门提督,现在的盛京“八门提督”,步军营统领鄂善。

“拱圣军已经入城了,你就不担心他们拿我们的人开刀!?”

在北京城时,常保这个太后驾前红人跟讷亲、庆复和鄂善还多有嫌怨,可到了盛京后,面对当地满人,尤其是武卫军的排挤,以及深得重用的高起的威胁,他们这些人就抱成了团。鄂善嘴里所谓的“我们的人”,就是依附于他们的那些旗人。

满人里的大姓贵胄都跟宗室有关,而北迁旗人里的精英分子则投靠在他们手下,此外,北京旗营的数万家眷也抱成了团,紧紧抱着他们这一派的大腿。

这些旗人迁来盛京后,跟当地满人争执颇多,同时也因盛京聚了几十万人,粮米和各类物资都骤然紧张,双方已不仅仅只是意气相争。

拱圣军就是以前的武卫军后翼,本就出自辽东满人,班第领着这帮人入盛京,以禁绝恂亲王告满人书为借口,要拿一万人头,这人头该从哪里出,答案显而易见。

“我跟太后说过了,太后说,还有高起在。而且……拱圣军的人头,也是额外之数。”

常保的话底气很是不足,他对这事也有很大顾忌,可太后的谋划就是要以满人的人头血祭,而且时势激荡,必须要快要狠,北迁来的京营鸦片兵根本指望不上。

他们手下的鸦片兵跟北迁满人沾亲带故,让他们摘人头,只能去摘盛京本地满人。那结果很明显,跟盛京满人沾亲带故的拱圣军就要反了,再加上盛京本地满人,太后还怎么保住权柄?

常保对太后的谋划很清楚,那就是先对北迁满人动刀,再由高起对拱圣军动刀,而到最后……常保猜想,就该由他们这股太后的真正嫡系来对高起动刀了,这个次序错乱不得。

鄂善愤声道:“你的意思,是咱们的人亮着脖子,等班第来杀,再指望高起来给我们报仇!先不说这事上,太后的用心很不公道,就说那高起……他真能靠得住!?”

高起靠不靠得住,常保不敢说话,只厉声道:“你敢置疑太后的用心!?”

鄂善冷哼道:“你真知太后用心?”

常保抽了口凉气,连鄂善也开始怀疑太后的立场了?

接着常保一转念,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让自己假扮圣道皇帝颠鸾倒凤,还倾诉心声,满口倾慕而不得的幽怨,太后能是什么立场!?

之前他是不在乎这个的,他也不敢在乎,太后将钮钴禄氏留在了关内,就带着他一根独苗北迁,随时都能以里通南蛮的罪名处置了他,天可怜见,他想里通都找不到路子……

外人都当他是茹喜裙下面首宠臣,可谁人能知他的苦楚呢,现在胸口都还火辣辣的痛,都是太后抓的拧的,身子更是发虚,太后这年龄,便是他吃壮阳散,这段日子天天宣淫,也有些熬不住了。

见常保脸色又青又白,鄂善再幽幽道:“或者,我们也都不知你的用心。”

常保心神更是恍惚,一股孤苦无依的感觉充盈全身,他当然不敢道破太后爱慕圣道,这一切作为都可能是在取悦圣道,说破了这一层,他也将是牺牲品,但他也绝不想跟着太后一同坠入深渊,他也是个人,总得为自己的小命和未来考虑。

常保低声问:“你就直说吧,你有什么用心?”

鄂善微微一笑,知道常保已有了想法,他朝某个方向指指:“不管我们做什么,皇上得护好了。”

盛京庄亲王府,庄亲王允禄对衍璜等一大帮宗室道:“不管怎么乱,咱们得护好了皇上!”

宗室手中无兵,茹喜上台后,为固手中权柄,确立对满人的直接管制,更不断削薄他们的旗务之权,到现在,他们这帮爱新觉罗几乎就是一批妆点满人大义的花瓶。

但这不等于他们甘愿坐以待毙,也不等于他们会完全抱住茹喜的大腿。

“茹喜太厉害,就因为太厉害,到最后,她不仅护不住满人,还会害了满人。”

衍璜幽幽说着,允禄等人点头。

白日在大政殿里,他们跟重臣们争论满人去路,不敢向茹喜当面道明的原因就在于此。

不可说的原因,是茹喜手里抓着的只是满人的权柄,而非满人的大义名分。真正号召满人的是谁?当然是爱新觉罗家的人,当然是皇帝。不管恂亲王怎么置疑,废帝嘉庆又跳了出来,可现在顶着满蒙汉八旗主子这个名头的,还是永琪。

不敢说的原因,却是茹喜挡在满人跟圣道之前,似乎太过耀眼,以至于形势有些像圣道刻意针对茹喜而非满人。就算满人再找出路,只要茹喜还在,圣道都会穷追到底。瞧,大判廷发来的告票已经很清楚了,尽管人人有份,可“天犯”的排位里,茹喜是头一位。

“咱们还能做什么呢?无病无将。”

“怎么护皇帝?茹喜还牢牢掌着旗营和高起那帮人马,宫中也全是常保的人。”

其他人都很沮丧,原本他们对茹喜还抱着绝大期望,白日那场去国奉明大戏,他们都觉得该能奏效,还钦佩太后用心深彻。可没想到,先是十四的告满人书,再是大判廷告票,一番努力鸡飞蛋打,继续窝在盛京坐等茹喜跟圣道软斗的信心全都烟消云散。

他们必须找出路了,可如他们所说,他们又能做什么!?

衍璜心气充盈,似乎又回归十四年前,那个与福彭一同,跟随弘时大闹北京城的显亲王。

“满人的大义在爱新觉罗家,就连圣道,为了分化我们满人,也得抬出十四来,咱们不必做什么,都会有人找上门来。再说了,我们还握着另一桩大义……”

众人若有所悟,允禄更抽了一口凉气:“你是说……”

衍璜点头:“八王……议政!”

众人心惊肉跳,搞八王议政!?这是要夺太后权柄啊。

见众人一脸惶恐,衍璜冷声道:“我们再不做点什么,就要被茹喜当作祭品,杀给圣道看了!茹喜让庄亲王、高起和班第掌缴书杀人之事,可拱卫军入了盛京,该杀谁,庄亲王说话能算数吗?”

允禄黑脸,他的话算个屁……

正说到这,一人急急告进,手里举着一张单子,惊声道:“大判廷的告示洒得满城都是……”

这事没什么稀奇的,圣道能让顺风急递赶在搞去国奉明大典的当日送上告票,自能接着在盛京一城广洒告贴。

那人再道:“上面说、说九月九是最后期限!不纳票伏罪的话,红衣就要入盛京拿人!”

轰的一下,众人才炸了窝,最后通牒!九九重阳,被圣道选作了处置满人的最后时限!

“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找太后去!”

“去哪里都好,不能再待在盛京城啊!”

“若传言为真,咱们这时候去找太后,不是把脑袋送上去么!?”

众人纷纷攘攘吵着,满心都是恐惧。

“闭嘴!现在要紧之事,就是护住皇上!”

“没错,不管太后是什么态度,咱们得先拿住筹码!”

允禄和衍璜同时决然道,衍璜再振臂呼道:“召集家中健仆和信得过的奴才,凑出人马,咱们要复政!”

入夜,已是十一时了,大批兵丁踩着整齐步子,自盛京大西门,也叫怀远门入城。兵丁们个个火枪在肩,神色凛然。步履之间,张张告贴被踩在地上,却没人捡起一张,偷看半眼。

城门处,班第挥着马鞭,对部下道:“我班第虽是蒙古人,可家族出自蒙古八旗,满蒙一家,我就是满人!先杀绝了城中那些南蛮报人,再杀汉人,接着杀关内满人,咱们满人要存族,就不能要那些已经失了满人血气的废物!”

有部下踌躇道:“可太后……”

班第阴恻恻地道:“太后调我们入城,就是信我们。再说了,我们忠的是满人,不是太后!太后若是作梗……”

他冷冷道:“那就说明传言是真的,太后是圣道的人,是最大一个满贼,到时尔等敢不敢杀!?”

部下们一脸热血慷慨状,齐声喊道:“杀!杀!杀!”

目送大队人马入城,班第摇头道:“太后,你真当我们这把刀没有自己的想法么?我之所以隐忍到现在,不跟兆惠和阿桂一同行事,为的就是今天!”

盛京城中某处客栈,英华报人们正相聚一处,彻夜长谈。

“九九重阳剃鞑首,真是好日子,快意啊!”

“大判廷的告贴已经广发一城,加上胤禵告满人书,太后急调拱圣军入城,这一夜,将是不眠之夜。”

话音刚落,嘈杂声不止,有人再道:“那‘将’字得改成‘已’字了。”

八月二十日,辽东满人刚刚宣布大清去国,自为大明遗臣,像是支撑着满人之心的脊梁断了,接近十二时开始,城中杀声不绝,呼号冲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