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七十二章 历史在爱恨中螺旋上升

在李卫的努力下,团圆夜先变作惊恐夜,再转为闹剧夜,而当胤禵带着一大帮人出现时,这一夜重回正轨。

弘历来了,带着他的小弟弟,嘉庆废帝弘?,还有傅恒、明瑞等一帮钮钴禄氏和富察氏的族人。改名为傅兰的富察氏也在弘历身边,一脸余气未消之色,弘历倒像是个气管炎一般,在旁小心翼翼伺候着。

胤禛对自己与茹安的遗腹子弘?虽没有什么感情,可终究是自己儿子,这一夜,一个老婆、两个儿子,一个弟弟都齐了,刚揪在李卫上的一颗心被烘得滚烫,泪水再忍不住落下。

“这夜风吹得……真是瘆人,十四啊,你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我这的月饼可不够。再说了,正是多事之秋,你还上杆子地给圣道送话柄,那家伙还嫌他仁名不彰么?”

胤禛故作冷淡,还不忘讥讽下圣道皇帝,中秋夜让他这个手下败将享受家人团聚之福,怕是又在暗示自己给他写悔过书,感谢信吧,虚伪!

“四哥想多了,圣道给这边疗养所早有谕令,除了不得擅离外,一应诸事都随常人。今日我来,不止是带大家跟四哥和小四一起过个团圆夜,也是谈点正事的。”

胤禵一声招呼,傅恒明瑞等人摆上满席月饼糕点茶酒,到再拿出香炉和线香时,胤禛似有所悟:“你这正事,就是说咱们爱新觉罗家吧……”

胤禵点头,再正色道:“四哥,早如我们所料,茹喜再这么闹腾,辽东也再庇护不了满人,我们爱新觉罗家,应该作点什么了。”

胤禛冷哼道:“茹喜这贱人,早知她本性!她心里根本没什么满人,就只惦记着她的权势!可怜辽东那些满人还愣愣被她牵着嚼子走,以为她真是一心为了满人的未来。”

一边弘历哆嗦了一下,说到茹喜,他就浑身发寒……

胤禛接着叹道:“可我们还能作什么?我和弘历是面上的死人,你和弘?都还顶着大帽子,这时候大清都是小事,满人该怎么处置,国中舆论万马奔腾,连建挖酸海将满人噬骨化水的话都大行其道,圣道都有些慌了阵脚,不然怎会紧急勒停大军?你们这时候出头说话,就怕适得其反啊。”

胤禵道:“四哥看得透,可四哥未免看高了舆论之能,胡乱鼓噪的都是新起的民人舆论,此事终究还得看圣道决心,其他皆不足虑。如今这形势,圣道像是被国中这般乱象和茹喜一并逼了宫,所以他才要审慎行事,如果我们出面帮上一把……”

胤禛抚须沉吟,眼中光芒闪动,片刻后,他沉沉点头:“这确是个好机会,能把我们满人从茹喜的魔爪下拉出来,拉多少算多少……”

接着他瘪嘴道:“这事大家商量着办吧,我就出出主意,也别想我给圣道写信,这辈子,我绝不向他低头!”

爱新觉罗、钮钴禄和富察几家满人正在圆月下商讨存族大计时,东京未央宫里,李肆也正跟媳妇们就茹喜这个话题谈到深处。

李肆被朱雨悠一番话给问梗了:“咱们自是不信夫君跟那茹喜真有什么连我们姐妹都不知的私情隐秘,可弄到如今三人成虎的地步,背后也该另有一番隐秘,夫君多智近……仙,不该对此情势毫无所料吧,又有怎样的隐秘,让夫君一直纵容这般情势呢?”

李肆脑子转了一整圈才明白朱雨悠的意思,有些啼笑皆非,难道自己平日给媳妇们留下的全是阴谋论教主和大棋党党魁的印象?

传言四起的原因很简单,就像当初李肆需要雍正,需要乾隆来维持北方皮面一样,不管是大清还是满人,都需要一个有一定默契的代言人,方便进行整体处置,而不是散乱成无数方向不同的势力,进而将动乱扩散到各个区域,各个层面。

早年他跟雍正南北沟通时,民间不也有传言说他跟雍正是拜把子兄弟么,乾隆上台时,甚至还有荒谬绝伦的“乾隆乃圣道之子”之说,民人总是习惯用自己熟悉的思维方式,熟悉的人情世故,去解释他们所不明白的政治事务。现在传出他跟茹喜三十年前就定情定谋的谣言,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朱雨悠再道:“这么说,夫君认为这些谣言都是自发而起的?”

四娘恨声道:“那妖婆狡诈无耻,定是她自己散播的!”

李肆失笑,怎么可能!?茹喜散播这种谣言,不仅无益于她在自己手上夺到满人存族的机会,反而会害了她在满人心中的统治地位。这谣言不仅让自己头痛,茹喜怕也是头痛无比。

三娘来了一句:“感觉夫君……把那茹喜当作一只蚂蚁,根本不重视她。”

李肆反问:“难道她不是一只蚂蚁?”

三娘道:“那这只蚂蚁到底作了什么,想作什么,夫君怕也是没认真想过吧?”

李肆又想摇头,暗叹媳妇们真是不懂国政大事,茹喜还想作什么?她不就是想保满人存族么?牺牲掉武卫军那帮顽固死硬派,再以正式国书请降,步步逼着英华,这不都是她在作的?她还能作什么?她还想作什么!?

见李肆一脸不以为然,朱雨悠摇头道:“夫君啊,国家大事,咱们不明白,可女人咱们难道也不明白?天底下,真能有多年如一日,就为家国族人谋利,而置己身于不顾的女人?”

李肆脑子一震,开始感觉自己之前的思维似乎出了点问题,但这话他还是不赞同的,怎么没有?萧拂眉不就是?许五妹不就是?

听李肆提到自己,萧拂眉梳理着已显灰白的长发,静静看住李肆,眼里满是温馨的满足,而许五妹则羞红着脸低头,两人同时道:“因为有你/大叔啊……”

此时李肆终于把握到了什么,整个人愣住了,就听朱雨悠继续道:“听说那茹喜跟雍正就只有个名分,算起来她守了整整三十年活寡,除了夫君……也没听说她跟哪个男人有情感纠葛,如果换作我,我怕满心都会想着怎么把这个世界毁了,还在乎什么满人一族的未来!?而对夫君你么,怕也是恨到了骨髓。”

三娘却道:“夫君不是说过什么……绑匪虐恋情结么?我倒认为,那茹喜的恨,不定还是彻骨的爱呢。这一刻还想着跟夫君抗争到底,下一刻,夫君吹声口哨,她怕跑得比狗儿还快还欢喜,这也不难解释,她为什么要散布这样的谣言,她本心就是想着此事成真的啊。”

李肆额头已经蒙上了一层密汗,瞧你们说得,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没有爱么……

这一夜之后,连续几天,李肆都有些神思恍惚,不可能吧,英华满清的收官之势,竟然不是由繁杂的国家政治和民族大义所主宰,而是由茹喜对他的爱恨情仇所主宰的?这未免太偏离他的史观了,甚至连帝王将相史观都靠不上,直接拐到了言情路线上。

这个疑问一时难以得到解答,但李肆幡然醒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忽略了茹喜这只蚂蚁的主观能动性!

范晋和萧胜从另一个角度讨论了此事,也将历史进程从错误的路线上拉了回来。

“茹喜现在所做的一切,怕不是为保满人,而是保她的权柄!”

“她现在最怕的就是两件事,一是陛下将她跟满人分别对待,不再把她当作满人一族的代理者,散播她与陛下的龌龊谣言,恐怕就是这个目的。”

范晋的话让李肆有些不解,这个论证是怎么完成的?

“陛下心性好洁……”

范晋措辞委婉,李肆一听就恍悟,该死!真着了茹喜的道!

他的确是有心理洁癖,以此稍作推演,为了不让国人觉得此谣言为真,他不会将茹喜迎入国中,不管是以什么身份,他都不愿意,因为这会让谣言越来越真。而后的处置则更是麻烦,容茹喜活命,那就是自证两人有染,杀了茹喜,那就是自己心虚,要杀人灭口,遮掩往事。

原本他就没认真想过单独针对茹喜的处置,大方针还是让茹喜带着满人一族滚去西伯利亚,越远越好。有自己这心理洁癖在,有这谣言在,茹喜就上了一层双保险,把自己跟满人紧紧绑在一起。

李肆没好气地看了看范晋,心道你跟你老婆的多年恩怨纠缠,也不是全无收获的,至少你在某种程度上,比我更懂女人……

萧胜再道:“茹喜怕的第二件事就是要被苛厉处置,那些鼓噪族脉至上论,鼓吹以最惨无人道的手段处置所有满人,甚至对付蒙古人的言论,怕也是茹喜散播的,为的是借我英华仁人大义之力,助她谋划得成。”

这话将一个人名从李肆脑子里提了出来,招来近侍吩咐道:“传安国院知事陈举觐见……”

安国院是之前与登闻院一同新设的,职责是接替禁卫署,负责对内的国家安全事务。这个部门的设立还曾引发过一场小风波,首任知事陈举为安国院办事人员“国班”所定的制服竟然是……飞鱼服,加之安国院也是干密谍侦稽之事,还直属皇帝中廷,所以大家都认为,皇帝是新立了锦衣卫。

还好,皇帝的谕令里确认了这个部门的归属,这不是皇帝私器,经费和人事归于政事堂,经办事务两院有权过问,皇帝通过大理寺的释法之权管制和调度安国院。虽脱了皇帝走狗的性质,但“锦衣卫”这个称号还是踏踏实实罩在了安国院身上。

安国院和登闻院一样,衙署都在未央宫外,陈举来得很快。见了他,李肆直入主题:“朕记得,最近吵嚷着以酷烈手段处置满人的人里,就数一个姓诸葛的最活跃,此人有何来历?背后是不是另有人?”

萧胜提醒了李肆,原本绝满人一族的极端言论其实不多,即便团结拳在北方掀起腥风血雨,国中舆论主流还是主张以法定罪,因人定罪,而不是对满人一视同仁,还要采取那种酷烈的不仁手段,甚至推行民族歧视政策,祸及蒙古和其他民族。

但这段时间里,极端言论越来越多,越来越激进,也刺激温和派甚至过气的仁儒派都跳出来叫唤要行仁恕之道,要以德得天下。之前李肆对茹喜是没太上心,觉得她不可能还有什么牌打,现在看来,这些言论也未尝不是装忠实反的体现。

直白说,不管是散播他与茹喜有私情密谋的谣言,还是故意推动极端言论,这都是茹喜在利用民心与他相抗,这两桩都是反用,而之前散播请降条款内容,再递交国书,宣布大清将去国请降,这又是正用。

如果能在发表极端言论的领头羊身后找到茹喜的影子,这猜测就能成真了。

陈举是积年老典史出身,基本功很扎实,皇帝注意到的事,他早就下过功夫了,“此人名叫诸葛际盛,早前是江南大义社的要员,复江南时倒戈,本就留下了案底。臣已做过调查,他背后倒是没有人,那些言论,也都是他学法之后的狂论,在今世法家圈子里,是人人鄙夷的角色……”

李肆正要失望,陈举又道:“此人没有问题,但臣却查到,附骥于他的一些人,以及一些言论,背后都有一根线直通北方,臣正在细查。”

果然,虽不中,却不远矣!

李肆苦笑着摇头道:“女人啊女人……”

现在该怎么办呢?

范晋萧胜的意见很简单,直接打进盛京去,抓了茹喜,砍头了事。崩管她玩人心玩得天花乱坠,一力降十会!至于辽东大乱,再可能重演河北故事,这事索性不管了,反正这责任也轮不到英华,轮到李肆来背。

李肆按桌沉吟,他是有心理洁癖,但这一点被茹喜利用了,他也不得不撕下自己的内心面纱,痛倒不痛,就是估计会火辣好一阵子,可解决掉茹喜这个跟他纠缠了快三十年的弃子的快意,却足以补偿颜面损失了。

茹喜……当朕正视你不是一只蚂蚁时,你就真是一只蚂蚁了。

李肆面上平静,心中却在咬牙切齿。

正要决然下令,近侍送进来一叠文书,最上面的两份颇为怪异。

“满人事伏谏,罪民金胤禵呈。”

“辽东定策诸论,草民艾尹真呈。”

李肆抽了口凉气,前一份是满清旧恂亲王胤禵所写,这倒不惊奇,他经常进呈一些谏论,而后一份……胤禛?雍正!?他也终于坐不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