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七十一章 中秋团圆夜

透过琉璃墙看向露台,隐约能见父亲和诸位娘娘们相聚一处的身影,“欢声笑语”也依稀传来,几个年轻人停在走廊外,摆手止住了要去通报的宫卫。

“今天可是中秋,难得爹娘们聚在一起赏月,咱们就别去打扰了……”

领头的大公主李克曦这么说着,后面跟着的李克载、李克铭、李克冲三兄弟默契地点头。虽然他们各有很重要的事跟父亲商量,可露台上那份“温馨”,他们怎么也不愿打破。

这一日正是八月十五,合家团圆的日子,李肆在未央宫享受着苦乐兼有的团聚时,英华一国,勿论南北,也都在过节。

庆团圆、祭月、吃月饼,各地风俗不一,却都洋溢着喜气。有天庙的地方更热闹,以天庙为核心的庙会文化已深入人心,每年的六大庙会是各地民人最热闹的活动,中秋庙会正是其中之一。

另外五大庙会是祭天(也就是英华立下君民之约的日子)、新年、端午和重阳庙会,以及各座天庙所供奉神位的特定祭日,例如善宗妈祖天庙的妈祖日,盘娘娘庙的盘娘娘祭日,圣宗的孔孟祭日、圣武天庙的战亡祭日等等。

因事在外,没有天庙,这也阻挡不了人们过节的热情,来自五湖四海的过客相聚一处,焚香祭月,各作节目,以洋洋喜气融了思乡之心。遍布天南地北的军人,在北方协助当地复政重建事务的同盟会,比军人还更漂泊的商人,以及离乡作工的无数民人,在这中秋之夜,都在赏月,都在吃月饼,都在欢笑。

太湖洞庭东山下,中秋夜也成了某些人的惊喜之夜,对他们来说,“团圆”一词早已化为尘土,此生绝无可能再现了。

“阿兰!?”

一处小院落里,披着月光而来的美人现身,院中就着月光正在画什么的弘历呆住了。

“皇……四爷……”

美人莺莺应着,行到弘历身边,却见弘历笔下是一副少女推窗图,少女该是海棠春睡刚醒,醉颜鬓乱,说不出的娇慵风情。玻璃窗中还能见一张青年面目,两眼发直,正为这风情而摄。

“四爷……竟然把咱们旧日之事都画了出来,也不着羞,只是……怎么全是今世人打扮?”

被这画勾起往日情思,美人眼波荡漾,满是不解。

画上少女一身掐腰小裙,喇叭袖儿露出粉藕般皓臂,这是英华流行的女装,比明清时严严实实的包裹开放得多,近于唐末宋初之风,却又简洁贴身,便于行动。少女发式也是英华流行的“一挽髻”,也叫马尾髻,方便又舒展,尽现少女青春亮丽之色。

美人近身,香气环绕,弘历正满心激荡,一时没答上话。来人虽也身着今世女装,谈吐更异于往常,但她现身时弘历就认了出来,不正是他的皇后富察氏吗!?他笔下的画,就是以他少年时初见富察氏的情景为基础而创作的。

弘历知道富察氏还好好活着,《中流》等报纸详细报道过她与太皇太后钮钴禄氏在紫禁城请降之事,当然,报道的主题是英华文武大臣瓜分紫禁城妃嫔宫女的恶行……

知道此事时,弘历好几夜都没睡好觉,就觉脸上火辣辣地痛,像是被若干枝羽箭径直贯穿一般。父皇雍正一代的妃嫔,除了极少数品位高的,其他都遣散了,而接自己位的嘉庆皇帝,不仅年幼,在位也才两年,根本没什么妃嫔,再接位的道光皇帝更小。此时紫禁城里还留着的妃嫔,绝大多数都是他弘历的……

乌喇那拉氏、魏佳氏、高佳氏、苏佳氏、陆氏、皇贵妃富察氏、金佳氏……还有若干贵妃、庶妃、嫔、贵人、常在,有品位的都有数十人,储秀宫那些没品没位,自己沾过的,足足还有数百人。

而现在,这些妃嫔已散于天南地北,变作了他人妻妾,想及那具具温软躯体不再是自己禁脔,被他人压于身下,那感觉比死了还难受。

弘历花了很大功夫才完成了心理重建,自己已是名义上的死人,还是圣道皇帝的罪囚,圣道皇帝能给自己这般待遇,气量胸襟,亘古以来的帝王都不能相比,自己还奢求什么呢?难道还要圣道皇帝把所有妻妾都还给自己,让自己在英华里继续当逍遥天子?

有了这样的觉悟,同时报纸里也没提到富察氏被哪位重臣纳了,他开始认同某些坊间传言,对富察氏已全无念想。

弘历跟富察氏说不上伉俪情深,但也比一般夫妻恩爱,今日是中秋之夜,凄苦之气满怀,就在月下作了这样一幅画。

这画也并非全为抒怀而作,富察氏所问正挠到弘历痒处,将一肚子愁肠丢开,甚至都顾不上问富察氏的来意,弘历兴致勃勃地道:“这是我参加江南金秋画展的作品,去年我拿了个三十八名,有这幅画在,定能闯进二十名内!画展主题是今世人物风貌,当然得着今世衣,梳今世髻了!”

他还招呼着富察氏:“来来!随我来,看看我这几年的成就,在这大英一国里,我艾宏理也是一位书画大家了,比不上边寿民,怎么也比郑板桥、李方膺那些半吊子强!”

富察氏却道:“四爷,你都忘了自己是满人,忘了自己曾是大清皇上了?”

弘历两眼一瞪,紧张地左右看看,再压低声音道:“我是满人,但我不是乾隆皇帝,也不是弘历了,我现在姓艾名宏理!”

此时他才回过神来,皱眉道:“阿……兰,你来这里,是来试探我的?”

富察氏摇头,想说什么,却眼中溢泪,难以开口。

弘历微微抽了口凉气,他很聪明,已经想到了什么,原本跟富察氏靠得很近,现在却悄悄挪动脚步,朝后退去。

富察氏此时才哽咽道:“我是来问你,你对将来,还有什么想法,愿不愿意……过常人的日子。”

弘历不迭点头:“愿意,怎会不愿意!?若是阿兰……”

富察氏纠正道:“我现在叫傅兰。”

“是是,傅……傅娘娘,劳烦傅娘娘跟叔皇通传,从今往后,我就是艾宏理!我只愿作大英一小民,能揽尽天下河山,能画遍世间风色,这就是我今生之愿。往日身为乾隆皇帝,身为弘历所有的一切,都再与我无关!”

弘历卑躬屈膝地说着,越说越激动,这几年他虽没受什么虐待,可终究是圈禁之人,专心书画之余,唯一的心愿,就是能恢复自由,以普通小民的身份过完下半辈子。

富察氏眼瞳紧缩:“傅……娘娘!?”

弘历一怔,难道不是吗?难道不是叔皇要纳你入宫,先让你来这里跟我作个彻底了断吗?

天下人都知,叔皇此人风流,后宫妃嫔不多,可个个都才貌双绝。阿兰你身份超然,也是丽色非凡,于公于私,叔皇纳了你都是顺理成章,国中甚至传言叔皇还在金銮宝殿的金銮宝座上跟你颠鸾倒凤一番,尽收了大清江山和满人龙气呢。

天下人还知,叔皇此人好面子,作什么事都讲规矩,都图个雅话。他不好学着手下臣子那般行事,那吃相毕竟太难看,所以他遣你来跟我照个面,跟我了断过往,同时也偿我自由之身,这样他再接你入宫,就再无一丝污迹。

富察氏……不,傅兰呵呵冷笑,忽然一耳光抽上弘历,脆声在月夜下份外响亮。

“爱新觉罗家的龙袍一脱下来,你竟是如此丑陋粗鄙!你不但侮辱了我,还对当今天子如此不敬!我当然不愿你还记挂着往日的家国事,可你……可你也该像个人样,记着咱们的情分,对着我说点人话吧!”

直到傅兰出了院子,弘历才想明白了其中关节,猛然醒悟,他直奔院门,却被守卫拦住。

“阿兰!是我想错了,我只是、我只是……”

傅兰背对着他,身影虽纤弱,夜风中却挺拔屹立,往日弘历所熟悉的那个温良娴熟至极的皇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自立自主的坚强女子。

“乌喇那拉氏……削发为尼。”

“魏佳氏……跟了一位将军。”

“高佳氏……嫁了江南禁卫第六师圣武天庙的祭祀,虽然那祭祀断了一条腿,却待她如珍宝般敬爱。”

“苏佳氏……跟了一位大商人。”

“这是她们的选择,没人强迫,更没人强迫我。当今天子说了,天下事,何苦压在女儿家身上。纵是国仇族恨,男人也得怜恤女人,所以,天子也容我自择出路。”

傅兰转身盯住了弘历,眼中还有泪意:“我的选择,就是来陪你过完这辈子,不管是当囚徒,还是当乞丐,可你……”

话没说完,她咬唇摇头而去,夜色中就留下一缕泪光残影。

“我是……我是身不由己啊,阿兰……回来吧!阿兰——!”

弘历嘶声叫了起来,叫到后面,已是肝肠寸断。

把哭得瘫软在地的弘历扶进去,两个守卫出了院子,相视慨叹,他们不仅知两人来历,刚才一番对话,也都清晰入耳。

“我看他不是身不由己,是忘了怎么做人。”

“是哟,当不成主子,就当奴才,他只知道在这两样里选。”

当这位四爷哭倒在地时,山麓另一面,另一处院落里,另一位四爷也正泪眼婆娑。

“宝儿!?”

看着向自己款款万福的钮钴禄氏,胤禛几乎想从轮椅上冲出去,一把抱住对方。

钮钴禄氏看着须发花白,下身瘫痪,但脸颊红润有光,眼中也神采奕奕的胤禛,欣慰地吐出一口长气:“之前只知四爷尚在人间,不敢细想四爷是什么处境,现在一见,这心也就安了。还真要谢过陛下,允贱妾得偿心愿。”

胤禛侧头,装作不经意地抹去泪光,再瘪嘴道:“陛下!?圣道给你们施这么些小恩小惠,你们就忘了国仇家恨了!?你该叫我陛下,可不是什么四爷!”

钮钴禄氏上前握住胤禛的手:“四爷,你们这些满州好男儿拼成这样,都无能为力了,还怨咱们妇道人家做什么?”

感受着昔日宠妃手中的温暖,胤禛再哼道:“也不是没那种女人,瞧那茹喜……”

钮钴禄氏笑道:“那四爷是想要茹喜陪着你呢,还是贱妾陪着呢?”

胤禛两眼缓缓瞪圆了,嘴角微微抽动,似乎是在极力压制着什么情绪,以至于出声都有些变调:“你是说……”

钮钴禄氏点头:“陛下容我们自择出路,贱妾去无可去,帮着张罗完紫禁城里那些可怜姑娘的去处后,就求着陛下,允贱妾来了这里,从今往后,四爷就不再孤单了。”

胤禛身子都哆嗦起来,猛然一拍轮椅的椅背,扯圆了嗓子喊道:“李卫!多加一副碗筷!噢,熬好的燕窝汤,分一份搁冰糖!”

“是十四爷还是小主子来了?他们都不吃冰糖啊?”

李卫嘀咕着出现,见是钮钴禄氏,先是一脸难以置信,再被胤禛那笑得落泪的喜意感染,咧嘴而笑,接着嘴角渐渐垮下。

“熹主子是来陪着主子的?”

李卫小心地再问一声,胤禛和钮钴禄氏同时嗯了一声。

“噢……”

李卫转身,拐杖拄地的咄咄声也变得沉重起来,夜色下显得异常空寂。

胤禛和钮钴禄氏自没注意到李卫,胤禛就道:“今儿太晚了,不然就把弘历叫来,让他也乐上一乐,他整日也念着你。”

说到儿子,钮钴禄氏笑笑:“他今夜该是没空了。”

厨房里,听到两人的欢笑清晰传来,李卫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再无趣味了。

李卫的人生有泾渭分明的两段,第一段包括早年时与李肆相争,进而攀上胤禛,一步步帮着胤禛夺位,胤禛成为雍正时,他也跨上了人生舞台的最高点。

年纪轻轻就晋身封疆大吏,主政江南,帮着雍正周旋南北,继续与李肆争夺天下,之前那些年,他的生涯接连打上两面细作、高官权贵、皇帝心腹等等标签,但这一段在十四年前,热河行宫之乱时嘎然而止,最后的标签给他这一段生涯盖棺定论:失败者。

第二段生涯异常独特,他与胤禛相依为命,映华殿绝鼠捕雀时,曾经还以为那将是生涯的终结点,可没想到,他与胤禛平生最大的敌人李肆,却成了解救他们的恩主,将他们带回了南面,一养就是十四年。

他李卫不像胤禛那样关心天下事,不像胤禛那样渐渐为英华新世所迷,同时还有不灭的从政之心。他只关心一件事:主子需要他,主子没有他,就活得不舒坦,甚至活不下去。

现在……熹主子来了,他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将燕窝粥煮好,不忘胤禛的交代,专门调好一碗加冰糖的,送了出去,他再回到厨房,望望头顶横梁,摸摸腰间皮带,有了决定。

厨房里传出咕隆异声,胤禛扭头喊道:“你是不是又犯贱了,非要去逮耗子!?”

骂完了人,胤禛回头向钮钴禄氏一笑:“李卫那蠢材,不骂不长记性!”

钮钴禄氏也笑道:“听说四爷你不止骂人,在报上可是天天骂国啊。”

胤禛淡淡一笑:“别看我现在没了龙椅坐,可我跟圣道那家伙的斗法,一日都没停过。圣道确是精明,知道广开言路,取他人之智。这未尝不是我的机会,今日这大英,我艾尹真一名,我艾尹真手中的铁笔,足以撼动他的国策……瞧,他让你来了,面上是他酬谢我过往在报上所提的诸项国策,可骨子里……他是自承国政之智不如我,他是在向我认输。”

钮钴禄氏钦佩地道:“四爷……身在牢笼,依旧不忘救亡大清,护我们满人,没有四爷和茹喜,我们满人怕早亡了。”

胤禛脸色一沉:“茹喜!?别把我跟那个跳梁妖婆混为一谈!她现在是在玩火!我跟你说,现在她玩的这些个小花招,最终只能激怒圣道,只能给满人招祸……”

胤禛开始吧啦吧啦讲起大道理来,听得钮钴禄氏头晕目眩,再听到厨房异响不停,赶紧插嘴道:“李卫那是出了什么事!?妾身去看看。”

胤禛停了论政,想到每次自己在报上发表国策谏言,李卫就给自己摆脸色,没好气地道:“那个狗奴才,死了才省心……”

正咬牙念叨着,就听钮钴禄氏一声惊叫,刺破满月之夜。

等胤禛滚着轮椅进了厨房,看到悬在半空,脚尖还在哆嗦的李卫,也啊地大叫出声。

他叫得比钮钴禄氏还尖:“叫人——!救人——!”

守卫很快就冲了进来,可把李卫放下来时,身子已经僵了,呼吸也没了。

“捶胸灌气法!”

守卫都受过紧急医护训练,赶紧给李卫做人工呼吸,鼓捣了好一阵都没结果,胤禛爆发了:“我来!我来!”

也不顾自己已经瘫痪,胤禛径直扑到李卫身上,两眼绽着精芒。

压、压、压……呼……

压、压、压……呼……

“蠢材!活过来啊!”

胤禛一边叫着一边忙乎,再一次嘴对嘴灌气时,李卫咳咳出声,终于醒转。

胤禛一耳光猛抽上去:“你个没用的蠢材!连死都死不了,还要我来救,你能干点什么啊!?”

李卫哭喊道:“主子……啊,主子,我是没用啊,主子……呜呜……”

“你要死也别在我眼前死,知道不!?脏了我的眼!”

“是,主子,奴才不敢了!”

两人抱头痛哭,一个骂一个悔过,看得旁人也是热泪盈眶,钮钴禄氏一边抹泪,一边心道,看来我才是该死的那一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