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六百七十九章 鞍山战终,太后谋秦桧

入夜,东面玉佛山上,阿桂的武卫军前翼全线崩溃,数千官兵向东亡命奔逃,一零四师追杀败兵至沙河,河面浮尸累累。

与此同时,一零九师已纵兵向北向东挺进,试图寻找兆惠的中军人马,先头部队已能看到辽阳城墙,除了确认辽阳城中只有两三千的老旗营鸦片兵外,武卫军残部动向依旧一无所知。

盘石玉的疑惑越来越浓,所以他还紧紧握着一零八师没动,而让他压根不相信鞍山之战已经结束的另一个关键原因,还在于战场西侧那股接近两万的朝鲜兵依旧死战不退,跟己方一万韩国附从军打得难分难解。

“死爸(混蛋)——!”

“搞基噢(去死)——!”

彻夜都是这类鲜语喝骂,枪声更没停过,朝鲜兵的疯狂几乎超越哈达哈部清兵,不仅顶住了训练有素的韩国兵攻击,还几度在若干区域发动了反攻。这让盘石玉对敌手的谋划更高估了一层,决定谨慎谨慎再谨慎。

直到八日凌晨,确认朝鲜兵根本无人接应,就是背水一战,而抓获的武卫军俘虏也供认出若干消息时,盘石玉才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

兆惠早在七日中午就跑了!?高晋部一直窝在千山,毫不动弹,然后被阿桂以通敌谋叛之罪当场处死!?武卫军左翼被阿桂接收,也向东撤走,不知去向!?武卫军在鞍山构筑的最后一道防线,昨日就已经彻底崩溃!

想到自己在这里白白浪费了一整天,盘石玉气得七窍喷火,不仅气自己、气兆惠和阿桂,更气那帮扰乱视线的朝鲜兵。

“那帮朝鲜蛮子到底在想什么啊?主子都跑了,他们还打得那么欢!?”

盘石玉刚从南洋调来,对朝鲜兵的反常表现百思不得其解,不久后赶到四方台的韩国附从军主帅,大韩帝国崇道皇帝李昑之侄李衍给出了答案。

“我们大韩与伪朝鲜不共戴天!圣道陛下仁悯非凡,即便是武卫军那样的邪魔蛮夷,都还要明正典刑。我们不一样,只要抓到了伪朝鲜的官兵,当官的剥皮揎草,当兵的埋土点灯!”

听李衍一说到“伪朝鲜”就是恨意滔天,盘石玉等人暗暗打了个哆嗦。

“伪朝鲜军抓着了我们的人,也是一样对待。所以,我们只要一见面,不分出你死我活,绝不会罢休!韩将军如果在这里,就会非常清楚。如果不是一道长墙和无数壕沟分开了南北,旧日高丽的三千里江山,早就变成了三千里坟场。”

怪不得……

年羹尧插手旧朝鲜王国,扶持李光佐篡权,英华则扶起大韩帝国,旧朝鲜王国的“王统”转移到南方,升格为大韩帝国的“帝统”。

在南方的韩国人眼里,北方的朝鲜王国就是正宗叛逆。而在北方,以李光佐等鲜儒为首的统治集团则视自己为朝鲜“道统”所在,自己才是守护道统的正朔,而大韩帝国则是抱着邪魔之国英华的大腿,堕入魔域的非人之国。

南北两方态势像是英华与满清争夺华夏的缩影,虽无百年族仇,更是一家人,但道统的大义之争却彻骨入髓,矛盾更为酷烈,根本没有一丝转圜之地。

怪不得……比豆渣还渣的朝鲜兵遇上了跟豆渣差不多的韩国兵,两边就一齐爆种,陡然变身为死战到底的强兵。

按理说,大韩帝国幅员更广,人口更多,还紧紧抱着英华的大腿,有多国志愿军帮忙,收复北方朝鲜没什么难度。可问题是,由英华、韩国、日本等国邪恶资本构成的既得利益集团对朝鲜南北分裂现状非常满意,他们可以源源不断自北方朝鲜获得廉价奴隶、稻米、药材、矿产,还可以源源不断在北方朝鲜倾销鸦片等“中洲共荣同盟”所禁绝的商品。

在政治层面上,为确保韩国这个北洋区第二小弟跟第一小弟日本的均衡态势,同时也确保北洋区能有一处藏污纳垢的下水道,英华不仅无心帮助韩国收复全境,甚至还有意识地维持南北分裂状态。入韩的多国志愿军在南北之间的长墙壕沟防线上跟朝鲜兵打了多年,这个月夺下一座山头,下个月收复一座山头,“绵战”一词也由此而生。

与此同时,北方朝鲜正靠着“藏污纳垢”这桩特性,在年羹尧和满清辽东方面不断骑墙谋利,结合儒家变形虫的强大生命力,渐渐发展起来,已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就军心和战技而言,朝鲜兵和韩国兵都是豆渣,不同的是,韩国兵仗着英华扶持,装备和讯两比朝鲜兵精良且正规得多,因此即便双方都爆种恶斗,两万朝鲜兵也只堪堪跟一万韩国兵打成“平局”,如果烂仗也归于平局这一类的话。

朝韩双方都没有大规模火器部队独立作战的经验,依旧沿用边境线上的绵战传统,一股股冲击反冲击,一块块地盘纠缠不休,双方都找不到要害一击毙命,只求不断给对方身上开口放血,看谁的血先流光。

“我不能再等了……”

搞清楚了眼前态势,盘石玉再难坐看朝韩这种低级殴斗,准备调一零八师上阵,把那股朝鲜兵彻底解决掉。李衍却跪求说,这事是鲜人自己的事,这些朝鲜叛逆,必须由他们大韩国军亲手剿灭。

“如果天朝大军能以火炮支援更好……”

末了李衍还是露了原形,就这么打显然是不行的,可如果有红衣的数百门火炮撑腰,胜利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火炮……支援!?”

盘石玉两眼圆瞪,心说你这韩蛮真是恬不吃耻,几百门火炮上阵,只是支援?

当然,盘石玉还没堕落到要跟附从军争功的地步,而且不必伤损红衣就解决问题,自是最佳方案,因此在确认了武卫军残部再无威胁后,盘石玉集中军部和各师火炮,自三面围住战场西侧,沙河南岸的朝鲜兵。

八月八日中午,两万朝鲜兵尽数覆灭的同时,一零九师主力也不费一枪一弹,进了不见一辫的辽阳城。

盛京就在辽阳以北百里处,武卫军两翼覆灭,两翼丧胆溃逃,满人即将迎来最后宣判,正当盘石玉憧憬着策马奔入盛京宫殿,一刀将茹喜老妖婆的脑袋劈作两瓣,再一枪把道光小皇帝的脑袋轰成碎裂的西瓜时,一纸军令从海城第七军总部发来。

“驻守辽阳,不得北进半步,违令者军法从事。”

如果是韩再兴的命令,盘石玉多半真要把这军令撕碎了吃进肚子里,可惜,这是皇帝亲书的谕令……

尽管跟着谕令来的还有韩再兴的解释,说武卫军兆惠部正奔吉林城而去,有可能转攻宁古塔,而阿桂夺了高晋所部军权,在摩天岭和连山关一带露面,有可能南下朝鲜,辽东局势将再有大变,第七军必须镇之以静,可盘石玉依旧满心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都打到满人老巢百里外了,却要停下来?接着是发来十二道金牌么?

岳飞、秦桧、赵构一连串人名在脑子里闪过,盘石玉也瞬间打了一连串哆嗦,暗骂自己太荒唐,自己可没资格当岳飞,而皇帝陛下更不可能是赵构。

不过……这不意味着就没有秦桧了……

盘石玉肚子里依旧犯着这样的嘀咕。

盛京,大中阙崇政殿内,穿着明黄十二章朝服的道光小皇帝正襟危坐,像是一座人形扩音器,将身后珠帘内慈淳太后的话音荡遍殿中每处角落。

“我们还能借重谁?当然就是南蛮里的秦桧……”

“南蛮的大义是什么?你们是看不懂,哀家看得懂,就是民人自立、自利、自负事责,皇帝只是个落锤子的人,士大夫经办具体的事。”

“他既立起了这样的大义,就算只是幌子,除了做皮面功夫,也不得不让民人出声,所以呢,南蛮才会看上去日日乱,年年乱,却怎么也跨不了台。”

“但这大义之下的民心,终究不是旧日之世,可以由皇帝,由士大夫轻易掌控得住的。他可以用这民心推着一国上下一心北伐,推着一国齐心协力融南北为一体,推着一国人心把满人列为国仇,他也得防着这民心反噬。”

“这民心……他既能用,我们满人未尝不能用,这民心就是南蛮的秦桧!哀家要存我满人一族的最后谋划,就在这秦桧身上!”

太后话语平静,如和煦春风拂入人心,殿堂上一帮宗室王公,文武大臣或微笑或沉吟,看似镇定,其实个个心中都正哀号连天。

今日已是八月十日,鞍山大败的战报已经传到,红衣占了辽阳,就在南面百里之外,只要红衣愿意,一日之内就能兵临城下,盛京,满人最后一地,已无丝毫抵抗之力,满人绝族之日就在眼前。

可诡异的是,大家一面魂飞魄散,一面却还乖乖地听从召唤,来了这大政殿听太后安排事务,好像那绝族惨事似乎总跟自己隔了一层,永不会变成现实似的。

这种感觉,怕就是太后带来的。鞍山大败,武卫军全军覆灭,红衣占了辽阳,这些消息在盛京传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但另一个传言却比这些传言更有穿透力,将人心压得稳稳的,据可靠消息,太后已经跟圣道皇帝议和了,否则红衣怎么会停在了辽阳呢?

到了此时,即便是以往最为痛恨这个妖婆的满人,也心悦诚服地向太后低下了头颅,说直白点,到了这节骨眼,除了太后,满人还有谁能倚靠呢?除了盛京,满人还能跑到哪里去呢?

“要用这位秦桧,就得付出代价,哀家今日召诸位来,就是让诸位共议……”

隔着珠帘,太后的目光依旧慑得众人凛然不已,纷纷言称不敢,太后说什么,咱们就办什么。

太后淡淡再道:“圣道不接和约,是因为他贵为皇帝,不愿落下议和污名。他不接,咱们自己送上去,自有秦桧来接。哀家要大家议的第一件事,就是大清去国……”

这一议就议到了黄昏,道光小皇帝这支人形扩音器再难支撑,太后不忍心,吩咐近侍太监护送皇帝回宫休息,步出殿堂时,小皇帝永琪恨不能振臂欢呼。

“去清宁宫!”

侍从要护送他回寝宫,他却有了自己的主张。清宁宫是太宗所建,早已陈旧,满人北迁时,紫禁城里的若干珍奇宝贝都送到了清宁宫储藏,永琪对其中的南蛮物格外感兴趣,忍了许久,现在有了自由时间,当然想重温乐趣。

侍从们怎么劝也劝不住,只能扈从着小皇帝去了清宁宫,打开一间间陈旧积灰的屋舍,寻找中意的玩物。

“这里是什么?”

“启禀万岁爷,这里是禁地,太后有令,除非是她亲临,否则……”

来到清宁宫后方一处偏僻厢房,小皇帝的脚步被人拦住,有了这番对话。

“狗奴才!真是把盛京当了自己的地盘,连万岁爷都敢拦!?”

一听是太后所设禁地,小皇帝正想离开,身边侍从却怒声叱喝着,让他记起了什么。

侍从是在恼怒这辽东口音的守卫又摆出一副“你们这些紫禁城恶客”的嘴脸,而小皇帝却是在想,难道这里的禁地,跟太后勾通南北的隐秘有关?

太后已中蛮毒,成了圣道皇帝的傀儡,加上太后对自己极为特别的态度,这传言一直噬咬着永琪的心灵,而今日殿上所议之事,也让永琪一直在怀疑,这些事说不定就是圣道皇帝交代给太后的终极任务。

永琪虽然只有十岁,身负国族重任,即便只是当人形扩音器,也比寻常童子成熟得多了,转念间,倔强之心狂涌,今天他非要看看这禁地到底禁着什么!

守卫还真没把小皇帝放在眼里,十多人涌出来,面色不善地拦住去路,小皇帝身边一个十五六岁,名叫高挚的少年挺身而出,先喝住要去找太后打小报告的侍从,再对那些守卫冷声道:“你们是常保手下的奴才吧,常保我们动不了,可踩死你们这些蚂蚁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你们有种就继续拦着,交班回营后,天知道有什么在等着你们!”

这少年一发狠,一股血腥之气弥散开,让守卫们心中打起了鼓,下意识地问:“你是谁!?”

少年傲然道:“我是谁不要紧,我爹是高起,我哥是高澄。”

守卫们纷纷倒抽凉气,刚拜为一等公,军机大臣,盛京将军,赐三眼花翎,几乎替了鄂尔泰原本位置的高起!?而年方十九岁的高澄,也得了盛京都统之位,在这盛京里,父子俩几乎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

官职身份还是其次,关键是高起高澄父子握着一支火器精兵,人数虽少,却站在太后这边,比顽固不化,既伤敌又伤己的武卫军好用。

在如今的盛京里,谁的拳头大,谁说话就算数,太后不仅给高氏父子加官晋爵,还让小儿子扈从小皇帝,这般恩宠,大清百年难见。

“二少爷,这里的确是太后……好吧,真要进去,我们兄弟就得换主子了,不知二少爷……”

“没问题,你们改了名字,去找我大哥,他正缺人手。”

这帮守卫颇为直率,高挚也不含糊,当守卫们退开时,小皇帝都还没反应过来。

小皇帝被高挚感动了,他终究还没成熟到可以想明白守卫为何不卖他这个皇帝面子,反而要卖高氏父子面子的程度:“你为了朕,要担绝大风险吧……”

高挚打千拜道:“这是奴才的本分。”

年轻得过分的君臣相视一笑,举步前行。

当守卫打开粗大铁链锁住,满是积尘的门时,寒风涌出,一股足以熏晕黑瞎子的腐臭气味迎面扑来。

小皇帝呕吐不止,其他人也是掩鼻不已,胸口翻腾不定。此时光线映入房间,除了一只水缸,再无他物。

疑惑跟着呕吐物还在食道里上升,就见那水缸里忽然冒出一颗人头,皱纹满面,削瘦如骷髅,不是头顶那宽大钿子,还真看不出是个女人。

“桀桀桀……是来给哀家擦身子的么?”

形貌就已极度骇人,再一开口,小皇帝一声大叫,连连退步。

“你是……!!”

高挚也被吓得脸色惨白,可同时他想到了什么,指住那女人,一脸难以置信,哀家!?除了慈淳太后,还有哪位太后也跟着北迁了?没有,除非是传说中那位被……

“你们不是她派来的,难道说……”

那女人下巴搁在缸沿,不知道在干什么,水缸里传来嗤嗤的细声,像是蟒蛇磨皮一般。

“那女人已经完蛋了!?”

她眼中升起炽亮光芒,激动难抑地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