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六十五章 人有两分,天刑护仁人

“在天刑社眼里,人有两分,一类人心中有仁,他们愿家人和睦、邻里相亲,他们愿天下如一家,人人都是同胞手足。所有嫌怨都不能靠损仁消解,所有争执都不能靠杀伐裁决。他们相信,人之为人,就是靠着这仁,人才能齐心聚力,化沧海为桑田,格天物致己用,让人脱于禽兽,成主宰凡世之灵。”

“这仁是妄想吗?不!上古至今,是这仁在护着我们人一步步由家成族,由族成国,未来也终有天下一家之时。汉唐开盛世,征伐夷狄时,帝王却以国中少死刑为荣,这不止是在彰显治政之仁,也是在顺仁人天道,天道酬仁!”

“还有一类人,他们心中无仁,这些人有未脱蒙昧的夷狄,有乱世取利的狼子野心之辈,他们眼中的人世就与禽兽之世毫无分别。他们相信,杀伐是消解嫌怨争执的唯一手段,他们相信,人之所以脱于禽兽,是靠杀伐和奴役,是靠比禽兽更禽兽而成的!如此人才能夺天地造化,成就今日人世。他们将这杀伐奴役的禽兽之道压在天道上,开口我必逆天、闭口人定胜天!”

“在这类人看来,人命人财都是无主之物,只随强弱之势而分,强者就可自比弱者的上天,肆意劫掠杀伐,即便有时也提仁义道德,却不过是哄骗其他弱者,麻痹其他强者的幌子。总之人世大道,就是强者为主,弱者为奴,强者可尽夺一切!”

说到这,李京泽指住那叶赫那拉氏,“这就是弱肉强食!这女子刚才所言,不就是此论,她与她的族人,不就是这种人么!?”

这番人有两分的言论一出,红衣们都是心神一振,之前那满女说大家都是一路货色,可这话却澄清了大家的分别,我们是知仁的人,而你们这帮满人爪牙,就是无仁之人,是禽兽中的禽兽。

被李京泽指住,叶赫那拉氏愣了好一阵,才找到反击之途,再嘿嘿冷笑道:“不错,你们汉人讲什么仁义道德,才落得百年前成了咱们满人的奴隶,而我们武卫军杀的那些汉人,就是被这仁义道德变成了绵羊,不,比绵羊还温顺,杀的时候连声喊都憋不出来!”

“你们红衣是厉害,可这仁义道德就是你们最大的敌人!别看你们现在闹得欢,你们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时候,你们的朝廷,你们的什么同胞就一直在拖你们的后腿!你们的狄青,你们的岳爷爷,你们的戚少保、袁督师,他们是什么下场?那就是你们红衣的榜样!”

这女子还真有一番见地,刚才一番话差点乱了红衣的自傲自洁之心,这话又是兔死狐悲之论,更牵起了华夏旧世的桩桩憾恨。不过对红衣们来说,前者还能扰动心绪,后者却是纷纷嗤之以鼻,心道终究还是一个活在旧世的人物,显然是没看过段国师所著的《三代新论》,更看不懂皇帝所开的英华新世,这话也就去哄哄那些燕国的汉兵。

不过一般红衣在这上面没有系统认识,要他们出口反驳,却是说不出什么,于是大家都看住了李京泽。处刑成了辩论,大家却不以为然,更没人去想过去封了那女子的口,英华红衣不仅在枪炮战阵上远胜鞑子,人心征诛更是不惧任何对手。

被官兵们的期待目光罩住,李京泽也有些紧张,他毕竟只是个普通导师,在天刑之道上的造诣并不精深,要是连这么个满女都不能批驳透彻,那可就丢脸大发了。

师傅的教导,导师会的交流,段国师、皇帝陛下以及国中天道之学的论述,瞬间流转心间,再跟自己身为医官的职业,以及多年置身战场的感悟糅在一起,李京泽镇定下来。

“你不知人世新旧之分,也将新世天道之仁与旧世腐儒的仁义道德混淆,有此论也不足为奇。朝闻道,夕死可矣,我既是天刑社一员,也是军中天庙一员,以后者之身,我也希望能多救赎一人。即便你生不能入华夏,死后也能有机会。”

“少来占这等口舌便宜!别尽说虚的,姑奶奶我就想听听,你们这帮跟我们武卫军没有分别的红衣南蛮,是怎么跟你们国中那些个仁义道德下的绵羊和和美美呆在一起的,这天大笑话,你要怎么扯圆了!?”

“别急,这就要说到,我们天刑社为何而战……”

李京泽与叶赫那拉氏的唇舌之争将话题又扯了回来,只是这次对象不是天刑社成员,而是所有人了。

“你说得没错,怀仁之人,不愿动刀兵,不愿兴杀伐,无防人之心,少自保之力,他们面对你们这些豺狼时份外羸弱。”

“怀仁之人还有另一桩短处,他们绝难相信世间还有人残暴远甚于禽兽之人,更未见过人之间还有那等苛酷的相处之道。你把他们比作绵羊,还是高估了他们,他们就是一群瞎了眼的绵羊!”

这话将天刑社乃至红衣都摘了出来,对国人的鄙视之味浓浓,叶赫那拉氏和其他满人都愣住了。

“他们这心这眼,更大的害处是难辨敌我,他们不知道,世间有另一类人,视他们所持之心为天生的仇敌,视他们之身为天生的肉食。他们盲目地将‘自己人’的范围扩之天下,却没意识到,这也将他们的天敌扩了进来。视狐狼为同类的绵羊,当然是最可悲的。”

说到这里,李京泽的语调已变得深沉,而接着又渐转昂扬。

“我英华所持的仁,虽也求扩之天下,但绝不是一厢情愿,更不是敌我不分。”

“弱肉强食之辈,就是新世之仁的大敌!但凡不认同新世之仁的,都是大敌!仁不是无边界的,仁的另一面就是不仁,仁敌绝不可容!我们天刑社认为,这非止是人所不容,上天也不容!”

“人世演变,到我英华新世,渐渐没了奴婢,没了酷刑,定罪务求确凿,杀伐务求正义,人命人财,国无明法不得擅夺,国法之权也非出自孤君,而是君民共掌,这才是我英华强大的根基。人世如流水,天道给这流水所定的方向,就是仁,逆此势的,当然就是在逆上天。”

李京泽稍作引申,话题再转了回来。

“仁既有敌,上天不容,就得有人分辨敌我,定下裁决,有人行刑。”

李京泽声调拉高:“谁来辨敌我!?皇帝陛下,英华国法,谁来行刑!?”

总士长和所有肩配太极双鱼图的红衣齐声道:“天刑社!”

李京泽看住叶赫那拉氏,眼中闪烁着深邃凛然的光芒,那不是仇恨,而是一种自高处俯视异类的淡然,“代天行刑,这就是我们天刑社一名的由来!”

他再转向天刑社成员,喝道:“我们天刑社,就是上天之手!是为护仁!”

“我们天刑社就是护卫羊群的猎犬!我们让同胞安心为善,而代价就是,我们不再有仁心!为此我们不惜化身禽兽,比豺狼更凶恶更残暴!我们守护的不仅是有形之国,更是无形之仁,我们守护的是仁人之心!”

李京泽握拳,以有力的呼喝结束了他的讲演:“我们天刑社,是为仁而战,为上天而战!”

所有天刑社成员握拳举臂,一同呼道:“心在天!血在地!执天刑!卫仁义!”

喝声传开,在场所有人心中都荡起涟漪,一般的红衣们热血贲张,就觉天刑社果然不愧是红衣之魂,自己与其相比真是高山仰止,而那叶赫那拉氏以及满人俘虏们,下意识地生起自惭形秽之心,为自己身为弱肉强食之徒,置身于非仁之人而羞惭。

“冠冕堂皇!你我唯一的差别,就是把你们的杀戮粉饰得跟我们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都一样!”

叶赫那拉嘶声喊着,在气势上压倒对方的企图破灭,她只剩下绝不向对方屈服的硬气。

“当然不一样……”

总士长站出来了,李京泽这样的导师,正面说理的水平是有了,可驳倒这种胡搅蛮缠之说还力有未逮。

“人有两分,这分并不是按族类来的,我英华再造新世华夏,这仁就是华夏,守仁者华夏,背仁者夷狄。所以在我英华,虽有诛满人一族的声音,却绝不会成为大义国法。满人守仁自新,未尝没有入我华夏的机会。”

“我们还有言,上天罚行不罚心,所以这仁不仁,不是看怎么想,是看作了什么。你们武卫军在盛京屠杀汉人,在吉林城屠杀汉人,这不是个人所为,而是你们武卫军一体所为!陛下一体论罪,你们没有一人是无辜的!”

总士长看着叶赫那拉的目光里满是鄙夷:“杀戮都一样?你们杀汉人时,无恶不作,禽兽亦莫能为,那时你们是什么感觉?恶欲得逞,浑身畅快……”

“现在我们杀你们,是明正典刑,我们不是杀敌人,而是杀犯人,我们不是在泄私欲,我们的枪口被上天稳稳端着!”

在李京泽与总士长这番讲解与驳斥下,叶赫那拉氏掀起的人潮之潮悄然瓦解,所有满人俘虏都再没了心气,即便他们不承认,可在红衣,尤其是天刑社的枪口下,他们不再是同等地位的对手,而是受刑的犯人,这股气息无比沉郁。这气息还沉沉裹着他们的心神,让他们再难抵挡对死亡的恐惧。

眼见叶赫那拉脸色发白,一边营中参谋插嘴道:“叶赫那拉氏……记得你们的祖辈叶赫氏可是跟爱新觉罗氏不共戴天的死仇,野猪皮的七大恨里,有两大恨,都跟大明支持叶赫氏,害了爱新觉罗氏有关,你们的祖辈,跟野猪皮的祖辈建州女真,可不是一回事,现在却成了一体的满人。”

参谋遗憾地摇头:“也难怪,你信弱肉强食之论,祖辈之仇也不必在乎了,甚至还心甘情愿为虎作伥。”

营指挥也凑道:“既是弱肉强食,咱们英华强,为什么还要跟咱们死扛呢?不早该下跪叩头么?这不说明,你心底深处,其实还是想要为人的。”

叶赫那拉氏紧咬牙关,扭头闭眼,再不多言,泪水自眼角股股滑落,内心显正陷入极度煎熬中。

见人心已经理顺,营指挥向总士长点头,总士长沉声喝道:“准备行刑!”

此时这批满人俘虏又闹开了,不过姿态和诉求却完全不同了。

“格格没有亲手杀过人,她只是领着咱们这些人入军而已!”

“咱们死得其所,格格是无辜的!”

“红衣老爷开恩,饶格格一命!”

被天刑社为仁而战之论慑服,这些满人也终于展现出人性光明一面,他们纷纷下跪,想保叶赫那拉氏,护卫妇孺老弱是人兽本性,更是新世之仁的根基。

不仅这批满人跪下了,场外等待处刑的数百满人也都跪下了,似乎保住这个女子,就保住了他们心中已经消逝的某样东西。

“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人都有一死!断头也不过碗大的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叶赫那拉氏再度叱喝,可语气却跟早前那桀骜之态大相径庭。

“格格,你不是男人,你是女人啊……”

满人们都哭号着,叶赫那拉氏也泣声道:“女人怎么了!女人既然一样打仗,那就一样受死!我没什么好悔的,别再丢脸了!”

现场顿时罩上一片哀戚之气,不仅一般红衣看向总士长,连天刑社里的学徒,以及营指挥等人都看向总士长。眼中之意都是一般,这满女其实已经被说服了,明白了自己为何要被处刑,英华与满人有何不同。如果她真未手染汉人之血,还是有可恕之处的。只是军法无情,这事的决断权在天刑社手里,总士长也觉得可恕的话,可以向上级争取,暂时留她一命。

总士长眼中也闪过一丝犹豫,他看向李京泽,李京泽则看向天刑社的那些学徒,见学徒们也都人人面露不忍之色,总士长的神色坚定了。

“我们无法一一分辨你们每个人分别犯下了怎样的罪行,我们只知道,武卫军所到处,人头滚滚,血流漂杵,你们武卫军是一个整体,一个手握枪炮的整体,我们自要以整体论处!”

总士长的话语冷漠无情,连叶赫那拉氏也都再度闭眼,看来她刚才也真存了一丝侥幸求活之心。

李京泽再道:“想想你们杀人时的情景吧,当时也定有无数人,像你们这般跪求活路,而你们恐怕是不屑于解释一句的。”

提到之前的罪行,俘虏们都再没了心气,哭喊着渐渐低沉下来,只剩下死亡降临前的麻木,没多少满人会心怀悔恨,更说不上什么忏悔醒悟,但一种上天裁决的沉重感却都压在心头,难以拂去。

“武卫军前翼甲标,佐领叶赫那拉氏……验明正身!”

“……验明正身!”

“举枪——!”

“瞄准——!”

一连串呼喝声里,程序终于进行到处决阶段,李京泽的学徒举起火枪,表尺上的望山、枪口处的准星与那叶赫那拉氏的胸膛连成一线,那胸膛正在剧烈起伏,女性的曲线终于展现出来,一丝杂念在学徒心中闪过,被他坚决地推开了。

这是个罪犯,我现在是处刑,仅此而已……

我枪口有上天,我杀你是代天行刑,没有一丝私心……

心中这般念着,再听到一声“开枪!”他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

白烟喷吐,十步外的女子胸膛绽起一朵血花,身躯只是微微抖了一下,接着她两腿一软,跪坐在地,上身缓缓倾下,就这么拧着仰面倒地。

“刺刀——!”

再听到这一声命令,学徒深呼吸,踏步上前,一脚踩住女子肚腹,即便见她两眼散焦,手上也毫不停歇,刺刀高举,就要狠狠插下。

“不必了,她已死了。”

师傅的嗓音低低响起,学徒一愣,抬头看时,却见一边总士长也挥手示意他退下。

“她终究是女子,她问出了我天刑社之道,死前她是有悔过之意的。我们会善待她的尸骸,容她家人来取,若是不取,我们也会移入圣武天庙,愿她在黄泉下能得安宁……”

李京泽低沉地说着,低泣之声渐起,那是满人俘虏在哭,也不知是为何而哭。

八月七日,鞍山驿堡,一道道排枪声中,四百多武卫军俘虏被尽数处决。

天刑社是以冷酷无情的天意在行刑,而在张忠堡、旧堡、新堡、龚什用堡以及玉佛山下,沙河边,红衣们正热血贲张,与武卫军展开激战,这一日,鞍山陷于炽热的枪炮之潮中。

“我们是为满人而战!便是化身修罗,也绝不让汉人绝我大清,绝我满人!沙河就是我们的死地,守住河岸,绝不让红衣踏上河岸一步!”

沙河北岸,层层壕沟堑堡后,哈达哈挥舞军刀,高声激励着部下。

“天刑社——!”

“心在天!血在地——!”

北岸几道浮桥处,一队队身披重甲的掷弹兵踩过层层尸堆,向扼住河岸高点的山坡冲去,这些掷弹兵人人臂套血纹太极双鱼图标志,即便密集炮弹自南岸越过河面,掠过他们头顶,将山坡笼罩于浓浓烟尘中,依旧不断有枪弹自烟尘中射出,不时有人仆倒在地,再无声息。

天刑社突击队如毫无知觉的机关人,不为同僚的牺牲所动,一个个撞入烟尘中,不多时,山坡上焰光四起,雷鸣轰响不绝。

“鞍山驿堡不是我的死地,但这里就是!我绝不再退一步!”

玉佛山上,阿桂两眼充血地踹开要将他拖走的侍从,拔刀怒喊。

“还不够狠,再来狠点,最好所有武卫军都死战不退,我们就能将武卫军尽灭于此!”

四方台前线指挥部,第七军副都统制盘石玉意气风发地捶着地图,上面标注的小红旗如此之密,每一面都是武卫军一个建制单位。

作为鞍山大战的前奏,鞍山驿堡和骆驼山之战来得太快,结束得也太快,第七军和武卫军几乎没怎么热身,就在鞍山南北两河之间展开了生死对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