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六十四章 为何而战,华夷再新辩

李京泽也开口了:“片刻后,你们就不再是你们,而只是躺在地上的尸体,它们再没呼吸,再不能言语,更摆不出什么豪情气概。在这气候下,三五日就会烂成一堆臭肉,上面爬满蛆虫。”

“我们当然不会曝尸于野,我们会掘深坑,将尸体埋作一堆,用生石灰烧作一团,分不出谁是谁,千百年后,化作黄土一堆,再肥了大地。”

“我告祭的不是你们,而是这些尸体,它们的归宿与所有人都一样,人人皆有一死,这不仅是在说死本身,还在说死后之事。”

淡淡言语,却如寒风一般冲刷着索尔讷和其他满人的心胸,这个红衣轻描淡写间,就将他们极力振作,不愿也不敢去想的后事摆在了眼前,原本所持的那点豪迈之心,面对世间最沉重之事,也再凝结不起。

“你们尽可喊,尽可叫,尽可让自己显得从容不惧,可就如这死是人人皆有一般,我既身为天庙祭祀,也会施下怜悯,这是上天于人的,这是我们身而为人该有之心。”

李京泽话语依旧平静,末了再抖动长杖,铃铛脆响,根结摇曳,索尔讷等人心中越来越凉,越来越空,这感觉太过难受,逼得索尔讷高声道:“要杀就杀,啰唆什么!?”

别看两眼瞪得铜铃一般,牙咬得格格作响,当十步外一排火枪平举,对准了自己时,所有满人,包括索尔讷在内,都闭上了眼睛,还有人呜咽出声。

“武卫军前翼甲标,索尔讷,验明正身!”

“武卫军前翼甲标……”

一排二十人,个个被呼到名字,点验完毕后,总士长一声冷下,排枪轰鸣,二十人或仰面而倒,或迎面仆下,或跪坐在地,尽皆失去声息。

“刺刀——!”

这还没完,一枪一刀是老规矩,总士长一声冷下,头排行刑的天刑社成员踏步上前,仆倒的一脚挑正,跪坐的一脚踩躺,也不辨生死,刺刀稳稳下插,直直捅入心窝。

此时出了点小意外,一个天刑社成员一刀捅下后,不仅使劲将刺刀转了几圈,将心脏绞得粉碎,还狠狠一口唾沫啐在死者脸上。

“谁的学徒,领走,师徒都记大过一次!”

总士长当场发落,再扫视其他天刑社成员:“天刑社是代天行刑,杀人不能带任何私心!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处刑?因为这不是私仇!武卫军跟我们不仅有国仇,还犯了上天不容之罪!我们天刑社不是找他们报仇,而是代天行刑!任何私心掺杂进去,都会让这处刑变了味道!”

他深沉地道:“天刑社破城开路,射杀拦路妇孺时,我们心中落泪,手里却不会有半分停歇,我们清楚,这是在行天刑,怜悯之心不能阻碍我们!同样,当我们处决人犯时,也不该因憎恨而行亵辱之事,让仇恨扭曲了我们行刑本义!”

不仅那个泄愤的天刑社成员低头悔悟,其他人也都凛然受教。

接着是李京泽执行最后一道手续,确认每个人是真死透了,这一步看似多余,可这是行刑,不是战场厮杀,每个人都要填尸格。

一具具尸体检视过去,索尔讷自是死透了,眼睛还直直睁着,一副死不瞑目之状,另一人则让李京泽一愣。

没死,枪弹打在肩头,刺刀捅穿肺部,这人嘴里喷着血沫,两眼散光,身体微微抽搐,手指还在拨抓着地面。

看了看行刑者,果然是自己那年轻学徒,李京泽无奈地道:“再补一刀。”

学徒脸色发青地道:“这……这是个小孩……”

也不算小孩,但怎么都不能算成人,十三四岁,脸颊上的淡淡绒毛还未脱去,多半是索尔讷的子侄。武卫军不仅搜刮了盛京可用的新满州部族,那些死硬派满人也是倾族而出,对他们来说,能不能上战场的界限,就只在能不能扛起火枪了。

李京泽道:“如果你不想呆在天刑社里,就不必补这一刀,以后也不必再叫我师傅了。”

学徒一副闯了祸却无力纠正的懊丧模样,哆嗦着道:“师傅,进天刑社就不能当人了吗?杀这种年纪,已经手无寸铁的小孩,不是人能做的啊。”

“他是武卫军的,军令说得很清楚了,你是要置疑军令!?”

“我、我只是不明白,咱们天刑社代天行刑,可信奉的又是天人之伦,天人之伦说的不就是仁吗?杀人的自有凶手,陛下不绝满人一族不就是这个道理?为什么要对武卫军赶尽杀绝?里面肯定会有很多像是这少年一样的人!”

“不明白可以接着想,现在,再捅一刀!”

极短的时间里,导师学徒有这么一番对话,本职是医士的学徒屈服了,提起火枪,刺刀对准那少年的胸口,再闭眼咬牙,狠狠向下一压。

“执行军令时心有杂念,不合格,下一轮继续。”

李京泽沉着脸道,学徒惨白着脸应是。

第一批人处置下来,索尔讷等人变作一具具尸体,确认死透后被推入深坑,其他满人俘虏一个个脸色煞白,再没力气维持什么尊严。第二批人被拖到堡墙下,面对一排排天刑社红衣时,不少人瘫软在地,痛哭流涕,甚至还有人如鸡啄米般叩头不止,只求能活下来。

“一死而已,摆这熊样干什么!?还真被汉人哄住了?当咱们满人犯了什么滔天罪行似的……”

一人出声叱喝,满场皆惊,竟是一个女人!

出声者昂首挺胸,露出一张说不上漂亮,只是线条稍稍柔和的年轻面孔,胸脯也没什么明显曲线,不注意看,就只当是个假小子。

“什么上天不容之罪?你们汉人强时不也杀人夺地,淫人妻女?当年我们太祖也有七大恨!轮到我们满人强时,不过是做同样的事。这人世不就是这样的道理,就像草原上狼与牛羊……”

这女子恨声道:“弱肉强食,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她甩开乱发,只是寻常姿容,在这气魄下似乎也闪起摄人丽色。

“你们汉人就是这般厚颜无耻,都是一样的事,你们非要说得义正词严,好像比我们满人高贵优越一等,虚伪!?”

咬牙切齿间的恨意让人头皮发麻,而她的讨伐言辞也更为犀利。

“这民妇是怎么冒出来的?”

“不是民妇,是武卫军的,还是个佐领。”

“武卫军……还用女人上阵!?”

“不止她一个,俘虏里还有十来个壮妇,都是替家里男人入武卫军的,老总你也知道,还有敢战之心的满人太少,女人也用上了。

总士长与营指挥低声对话,一边李京泽听得清清楚楚。

营指挥有些犹豫:“这女人很坏咱们士气,就这么杀了太便宜她,是不是报给统制,让他定夺?”

总士长摇头:“有什么便宜不便宜的,在我们眼里,没有什么男女老弱之分,这事交给我们吧。”

老头转头看向听得正起劲的李京泽,咧嘴笑道:“李大夫,交给你了。”

李京泽暗骂一声老混蛋,可转头再看,那叶赫那拉氏如烈女般散发出强大气场,满人俘虏们开始振作,周围众多红衣都有些心气低沉,天刑社的导师们大多面无表情,一个个学徒却在动摇,有不忍的,有迷惑的,而自己的学徒更是一脸茫然。

这可不行……

李京泽挺身而出,扫视天刑社众人,朗声道:“你们都忘了入天刑社时,导师们所作的教导?你们莫非忘了,自己到底是为何而战!?”

他指着叶赫那拉氏道:“我们是如她所说那般,只为杀人越货,淫人妻女而战?我们英华武人,只为弱肉强食而战!?只为不甘为奴,要翻身作主,再压他人为奴而战!?”

不仅天刑社成员,所有红衣都下意识地呼喝道:“不是!”

“那是为什么而战?”

李京泽问,此时他眼里已无叶赫那拉氏,已无满人俘虏,只有红衣,还有那些心志正处于混沌中的学徒。十四年前,他的导师把这些道理掰碎了,跟一件件事混在一起,让他明白通透。现在,该轮到他道出体悟,让大家都端正本心了。

“天人之伦,就是一个仁字,我们是为仁而战!”

“这个仁是什么?是孔夫子的仁?不是,是上古先贤诸圣,是孔孟老庄、墨翟杨朱等等所有人都求的仁,是让我们可以人人自利,却又不相害的仁。上天造人,人生而有上天所许之权,这就是仁。”

“华夏不止靠着征战杀伐而成,也是靠着这仁而成,但这仁始终被太多脏污遮蔽,无法看得完全,也无法贯彻始终。”

“我英华再起,看透了天人之伦,就是要将这仁再行于世。”

“一般武人,拿薪饷,尽本分,他们只是为了衣食而战,圣武会呢,保家卫国,外争公利,他们是为了武人之义而战,而天刑社呢……”

李京泽这一番话,骤然将这行刑场变作天刑社的论道堂,那凛然正气的叶赫那拉氏在人们心中翻搅起的波澜被引入到一个更广阔的天地中。叶赫那拉氏几次想开口插嘴,却发现怎么也难插进去,人家是在教导自己人,好像跟她没关系,可她感觉得非常清晰,自己刚才那番言语所立起的道理,正一分分消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