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六十三章 天刑无情,武卫军不赦

黎明时分,鞍山河南岸帐篷海里的点点灯火熄灭,李京泽从绘着白色青雀标志的帐篷中走出,将脑袋直接泡进帐门木台上的搪瓷盆里,再哗啦拔起一片水花,舒爽地甩着脑袋,原本沉在脸上的疲累似乎一洗而空。

“一零九师天刑社——北岸报道!”

帐篷群间阔道上,一个黑臂套红衣策马而来,吹着滴滴答答的小号,帐篷海里这声呼喝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这帮鞑子倒是死硬,可还没到辽阳呢,怎么就要天刑社上了?”

“是不是天刑社的大导师们要抢功劳啊?”

睡眼惺忪的红衣们钻出帐篷,一边洗漱一边唠叨着。

“天刑社集结可不只是为了打仗……”

李京泽对面露紧张之色的助手摇头道,昨夜他通宵手术,最大一波伤兵潮已经过了,北面鞍山驿堡的炮声也在凌晨时消沉,就只有骆驼山方向还有间隙炮声,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

“救了一晚上的人,现在该去杀人了。”

李京泽一边说着,一边摘下左臂上的青色臂套,上面绣着一个弯弯曲曲的白色图案,像是古文“水”字,又像是竖着且扭曲的坎卦,这是英华医护人员的简符,他正是第一零九师三四三营的校尉医官。

替代医护臂套的是一幅铁灰色臂套,上绣太极双鱼图,上白下黑,中间那道“S”血纹猩红醒目,正是已有近三十年历史的天刑社标志。

“走吧!”

招呼着也换上天刑社臂套的助手,扛上火枪,两人上了阔道。一辆炮车正向北行,李京泽与学徒伸手,车上炮手一把就将他们拉上了炮车。

“是要……”

助手臂套上的太极图里没有血纹,显示他同时也是李京泽的天刑社学徒。

“嗯,这事只有我们能干,也只能由我们干。”

李京泽一边检查自己的圣道四年式老枪,一边沉沉说着。学徒吞了口唾沫,他握着的是圣道二十年式线膛枪,比四年式滑膛枪轻了许多,现在却感觉沉重无比。

将学徒的紧张看在眼里,李京泽微微一笑,又想起了自己的导师。十四年前,自己还是平虏军四十师辖下一个小小医工,刚刚加入天刑社,在江西庐陵与清军西山大营精锐相持。清兵用火药炸塌城墙,突入城中,红衣反攻,将清兵生生打了出去,领头的六十五名天刑社成员尽数战殁,其中就有他的导师。

如果是上阵的话,他绝不会带上学徒,当然,以他的医官身份,天刑社死光了也不会让他上阵冲杀,而天刑社在战场上集结,除了打仗外,还有另一桩职责,这桩职责恰好也是天刑社成员从学徒转为正式成员必须要过的一道门槛。

悠悠思绪被炮车的颠簸打断,此时他们已上了河上浮桥,跟其他浮桥不同,这道浮桥的中心托梁是一艘炮船,船身中间的高耸船楼已经拆了,桥板贯穿而过。

李京泽这辆二十斤炮车由四匹马拉着,小心翼翼踏上炮船,就见一帮人正在拆卸船上的蒸汽机。一个年轻的海军外郎将在旁督导,嘴里还骂骂咧咧,依稀听到“狗鞑子”之类的话语。

“那是郑明乡,韩大帅专门从大洋舰队要来的炮船队都归他管。”

“才开打呢,就在这小阴沟里翻了一条,换我也要肉痛啊。”

“一条也不过万把两银子,根本算不了什么,我看这郑郎将是因为鞑子用乱船堵了沙河,炮船队没办法掺和决战才恼的。”

“郑郎将可是太子好友,多半是替太子来打这一仗的,结果还没到辽阳就歇火了,换了我,哪止骂人,我恨不得拆了船上的炮,架到前方去轰鞑子。”

“这刺蜂炮真是不一般,听说就是靠着三艘炮船的刺蜂炮,在鞑子堡墙上开了无数口子,咱们陆军的炮才能轻而易举推平了堡墙,夜里步兵就进了堡里。”

车上的炮兵们嘀嘀咕咕议论着,再听到那郑明乡一声咆哮:“机器拆了就拆炮!这一战咱们海军的份绝不能丢下!”

李京泽随口道:“如果不是太子要守国见政,怕他也要来这里参战。”

学徒感慨道:“太子文韬武略,从小兵作起,听说为了娶民间姑娘,还执意不设正妃,要学陛下奉道为后,真是像极了陛下,咱们英华有陛下和太子,定是百年昌盛啊!”

李京泽失笑摇头,学徒所知也都是民间传言,太子是黄埔武学出身,怎么叫从小兵作起?他中意的辛姑娘,也是香港教谕之女,算不得十足的民间姑娘,至于桩桩事学陛下,也未必就是好事。而光靠陛下和太子,怕也指望不了百年。

再想到自己,李京泽却觉自己跟学徒的心境也没什么差别。十四年前,他不过是江西贫寒子弟,世代虽是游方郎中,却只是不愿舍弃祖业,就靠着家中十来亩山间旱田过活。当年他应征入红衣当医工,也只是为了一月四两五钱的薪饷。

跟随红衣南征北战,他也一步步晋升到校尉医官,娶妻生子,家业已成,只是舍不得军中袍泽,还有天刑社的职责,依旧一直呆在军队里。

这些年家乡的变化,乃至他所见的民间变化,日新月异,让他时时生起自豪之感,妻儿不愿总是随军漂泊,乡人请他回去入乡县院事,他都以“值得”二字回应。希望这时势能永远不回头,日子能越来越好过的念头,他绝不输于自己的学徒。

感怀埋在心中,李京泽如往常一样教导着学徒:“陛下说过,这个国家是君民相约之国,日子过得好不好,不能光指望皇帝,还得靠咱们自己。”

学徒兴奋地点头道:“那么打完辽东,灭了鞑子,天下人就能埋头挣自己的好日子了!咱们的苦累和牺牲也值了啊!”

李京泽为学徒的单纯笑了,有这样的本心,才有资格入天刑社,而天刑社的教导,不是把他们变作非人之人,而是让他们在知理晓志,为常人所不能为时,还能守住这样的本心。

鞍山河北岸也已是一片帐篷海,就空着鞍山驿堡那一片残垣断壁,李京泽与学徒下了炮车,谢过炮兵兄弟,步入鞍山驿堡外用醒目标志圈出来的集结地。

天光大亮时,三百来位天刑社成员已聚在此处,这是一零九师后方部队的所有天刑社成员,导师们有医官,有基层指挥官和参谋,而师中总导师则是总士长,一位将近六十岁,出身青田司卫的老兵。

根据圣道二十年新军制,天刑社成员不再担当营以上军事主官职务,但每个师的总士长、军司马(军法官)和圣武天庙总祭三职中,总会有一人是天刑社的资深导师。

天刑社与圣武会并立,深植于英华军中已近三十年,圣武会作为一个凝聚武人荣耀之心的组织,更多起着联谊互助,推动英华军人回归崇武之气的作用,而天刑社作为圣武会的上一级组织,其存在就让一般人难以理解了。

朝堂也曾议过天刑社,认为圣武会已足以正军心,天刑社像是多余之物。但这一言论刚出头,就被皇帝打压下去。文官们大多认为皇帝是想在圣武会之上再加一层保险,以确保对军队的绝对控制,可他们却不知道,在圣道二十年改制后,天刑社已越来越接近于一个松散的自治组织,而不是以前由皇帝亲自掌握到每一位资深导师的严密团体。从某种角度看,这个过程与当初天主教化为天庙如出一辙。

天刑社附着于圣武天庙展开活动,许多圣武天庙的祭祀都是天刑社成员,天刑社的导师会定期组织的天刑论道,以及各级天刑社学徒、导师选拔,资格认定乃至撤销等事务就是全部组织活动。由这些活动包裹着的,其实只是一个思考,以天人三伦等天道思想为根脉展开的思考:“为何而战?”

凭借在这个思考上的深入,天刑社成员将自己置于“武人之士”的身份,为此他们得享更多荣耀,他们是军心根骨,同时他们也承担起了更多责任。披坚执锐,冲锋在前是其中之一,消解军心之惑,警惕军心之乱是其中之一,而更多寻常军人难以承担的任务,也是他们当仁不让的份内事。

“整队——!”

“前进——!”

总士长的苍老呼喝声起,三百多人扛枪在肩,踏步进入鞍山驿堡内。

堡中满是残缺屋舍、零碎墙垣,夜中攻入城中的红衣三三两两,或躺或卧,正在歇息,看他们人人血污满面,不少掷弹兵连头盔胸甲都没摘下就在地上呼呼大睡,夜里的混战定是相当惨烈。

李京泽亲手医治了一晚上的伤员,鞍山驿堡的战况他很清楚,他经手的数十伤者大多是近距离遭了冷兵器捅砍,可知即便红衣入堡后,抵抗依旧十分顽强,清兵这支武卫军的斗志格外昂扬。

瞅见这支部队入城,人人臂套天刑社标志,堡中的红衣们纷纷聚了起来,眼中都是尊敬之色,还有人鼓掌道:“狗鞑子这下遭报应了!”

欢呼鼓掌声渐渐热烈,再瞅见一队队衣衫褴褛,脑袋上拖着小辫子的俘虏被牵了出来,李京泽的预料成为现实,他们这队天刑社要干的事情很简单:杀俘。

以索尔讷为首的四百多人,个个身上带伤,双手倒缚,蹒跚而出。被牵出来时还一副绝不低头的桀骜模样,李京泽以专业眼光扫视一圈,确定俘虏最初不止这些人,这些人全都只是轻伤,重伤的该是当场就被处置了。

顺手杀一个俘虏,与集中处决大批俘虏是两回事,前者就当是战斗的延续,后者才是真正的杀俘。魔都督吴崖在南洋杀出个痛快后,为约束军纪,总帅部在这方面就有了严厉规定,擅自杀俘,军法不容。即便要杀俘,也不能由一般官兵执行,在西域时是由日本刀手行刑,在这辽东,因是国恨族仇,就由天刑社来充当刽子手。

“来啊!痛快点!二十年后,你索尔讷爷爷又是一条好汉!”

见到一大群目光沉厉,臂套上绣着血纹黑白太极图的红衣,索尔讷也明白了这些人的来历,扯足嗓子呼号道。

“李校尉,第一批,你来行祭……”

没人理会索尔讷,总士长点了李京泽的名。

这是李京泽的另一重身份:圣武天庙祭祀,原本天刑社导师也多会担当这个职务。

“人人皆有一死,死后魂魄归天,享得永世宁静,功罪自有上天论定,世间纷扰,止于棺前。尔等无虑无忧,解脱红尘,来处来,去处去……”

李京泽取过一根木杖,上面挂着一串纷飞根结,根结下是一个铃铛。他口念祭词,走过这一排将被行刑的满人,每过一人,杖头就朝对方点一下,叮当声连响不断。

这祭词不仅让索尔讷等人一愣,一边红衣也都不满了。

“祭祀,他们可是鞑子!他们没资格受这悼亡祭词!”

“校尉,你是不是搞错了!?”

这祭词太熟悉了,战场上,袍泽伤重不治时,战后集体告祭死难者时,圣武天庙的祭祀都会念这样的祭词。

“闭嘴!这是天庙祭祀在行祭!死前人人平等,告祭的是生灵之灭,跟他们到底是谁毫无关系!”

总士长严厉地呵斥着,那些红衣凛然闭嘴。

原本索尔讷等人还面露惶恐之色,以为这是南蛮的什么“缚魂妖法”,可听红衣自己起了争执,才知不是那么回事。

再品这祭词,索尔讷哈哈大笑道:“值了!老子这辈子值了!杀过无数汉人,奸过无数汉女,更不知多少汉人跪拜过老子,口称主子,现在要死了,还有人把老子当爷爷似的祭告,老天爷让老子生为满人,就是压在你们这帮没骨头的汉人……不!汉狗身上享福的,便是死了,也不枉来这一趟!”

其他满人俘虏也都豪气顿生,纷纷叫着纵死也值了,个个昂首挺胸,像足了刑场赴难的烈士。

红衣们气得肺都快炸了,有不少人都举起了枪,却听总士长喝道:“豺狼恶犬吃人肉喝人血,不是更值?犯得着跟这帮狼犬之辈计较!?”

这老红衣扯高了嗓门喊道:“让你们这帮鞑子死个明白,今日为什么是我们天刑社来行刑!?武卫军先害盛京周边民人十数万,再屠吉林城,死难者皆我华夏同胞,你们人人身沾我英华血债,罪不容赦!”

“百年前,满人入中原之罪正待清算,那毕竟是百年旧事,我英华奉天人之伦,不处绝族之刑,今日你们武卫军之罪,却是现世行、现世报!”

老红衣凛然道:“陛下有令,武卫军官兵,得之者杀,不留俘虏!”

索尔讷愣住,其他满人也心神恍惚,本以为杀他们不过是红衣泄愤之举,却没想到,眼下不是杀俘,而是行刑,绝武卫军之刑。之前本是交战双方的意气之争,现在却像是官差处决囚犯,这氛围一变,豪情顿时一遏。

“你们自认死得值,我们觉得杀得值!谁更值,你们自可下到黄泉去问阎王爷!”

老红衣再这般低喝,满人们大口大口喘气,想再喝骂一通,找回点颜面,却怎么也提不起心气。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