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六十一章 月色冷暖,待最后一战

“奴奴从你身边离开时,那一夜也是这般月色,好亮,好美,奴奴身子痛,心更痛……”

“朕一直舍不得的,朕无时无刻不念着喜儿,想如现在这样拥着喜儿,抚尽喜儿你每一寸肌肤,用朕的大枪挑尝喜儿你每一瓣花蕊,噢,喜儿,你是那么甜嫩……”

奉天宫殿深处,那间被严密遮护住的寝殿里,月光自挑梁天顶洒下,映在纱帷环绕的大床上,见两团白花花的肉合作一处,男女的呢喃都蕴着一股力竭后的怠懒。

那男声一面自称着朕,一面极尽逢迎谄敬之语,而那女声一面抒发着极为满足的呻吟,一面也回以奴颜婢色之语,像是一只受伤的猫儿在主人怀中咿唔。男女的对话压根对不上调,显得煞是诡异。

哒哒邦邦的更点声依稀响起,短暂沉默后,女声骤然变得沉冷:“你下去吧……”

那男声也转恭谨:“是,奴才告退……”

窸窸窣窣穿衣声后,一人下床,弯腰九十度,一步步向外退去,到了门前,正要转身,却想起了什么,犹豫片刻后才道:“太后,很多人都指着武卫军打出一条路,若是丧了这一军,这人心……”

此时男人声线才转为正常,竟是新任领侍卫内大臣常保。

“又是谁心头打鼓,找你拐着弯地跟哀家吹枕头风!?”

茹喜的声音已又冷又硬,刚才那逢迎婉转的媚音,绝难相信是她发出的。

“二十四年前,康熙爷加十四,父子上阵,聚兵二三十万,京旗为之一空,那时他手里才多少兵?不足五万!结果如何?”

“十四年前,老四编练多年的西山大营,数万火器军连一个江西都没打下来!他信手一挥,百万民人百万军,长江一线,大清数十万兵土崩瓦解!”

“现在,他的精锐红衣都没调回,就靠着几支偏师办下了北伐之事,哀家即便在直隶掀起惊涛骇浪,也难挡锋锐……”

“那满州五虎,以为靠着打虎儿、鄂伦春那些蛮子,就能跟他的强军一决雌雄,他们哪里是虎,他们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蠢驴!”

茹喜的话语里既有惧,也有恨,而说到满州五虎时,恨意更炽热三分。

“这武卫军在辽东另开局面,已有了自己的心气,他们是绝不愿去想满人一族的未来,只想着他们的利,顺着他们的气。他们就没想过,就算能打赢了辽东这股红衣,还有剿灭了准噶尔一国的精锐红衣在路上,而他那一国,还有一亿多正两眼发红的汉人!他们那点人,就算个个变作太祖,能挡住这股大势!?”

“他们占着面上的大义,哀家不能跟他们硬掰,可哀家也绝不能让他们继续拖着满人一族去送死!”

“哀家看得再清楚不过,他们这帮人身上附着一个人的怨魂,就是那十四年前,在紫禁城里自尽的疯子弘时!当年若是弘时不死,咱们满人已全成枯骨了!”

茹喜低沉地说着,听她说到十四年前,常保却已想到了二十四年前,雍正身边另一个常保,一股寒气从心底深处冒出,再不敢出言。

“武卫军……丧了不可惜,不丧哀家还要坐如针毡,反正军中正牌子满人也不多,大半都是那些东海蛮子。那些人,还有你,担心的也未尝没有道理,没了武卫军,靠从关内退回来的三大营鸦片兵根本顶不了事,可你们都别忘了,哀家还在……”

茹喜语气转为自信:“哀家在,满人就在,待战事一定,哀家自有手腕,你可把这话传下去。”

常保跪拜道:“奴才愚昧,谢太后教诲!奴才一定办好太后的交代。”

待常保消失,茹喜幽幽一叹,空虚感回潮,再难入眠,唤过侍女问:“小主子入寝了么?”

侍女答说如往常一样,不到三更绝睡不着。

“可怜的儿啊……”

茹喜嘀咕着起身,就裹了层纱衣,对侍女道:“引路,没哀家陪着,小主子自是不踏实。”

不多时,另一间寝殿的床上,道光小皇帝被茹喜搂在怀中,再没半分动弹,可微微眯着的眼角里正溢着恐惧,窗外明亮月光映入,一丝泪光清晰可见。

紫禁城,煦燕宫交泰殿侧,依然是处寝殿,月光洒入殿内,在地板上映出两个合作一处的身影。

李肆怀里的人儿身子有些发僵,还微微打着哆嗦,这也正是李肆搂着她在窗前赏月的原因。

对许五妹来说,接受大叔就是皇帝这桩现实已是艰辛无比,而被大叔,不,皇帝纳为妃子这事,更让她有化身嫦娥之感。欢喜、惶恐、畏惧、忧虑,每一种情绪都能撑炸了她那本极广阔的心胸。

作为安定北方人心政策的一部分,今天是李肆在紫禁城正式纳她入宫的大日子,繁琐至极的仪礼流程走完,入夜时,皇帝和妃子,大叔和小女孩,这些东西渐渐散去,就只剩下男人和女人这简单至极的关系。

可就是这一层关系,李肆和许五妹彼此都心有障碍,难以一步跨越,毕竟他们只在十二年前有过惊鸿一遇,此后再无来往,比路人差不了多少。即便许五妹满心仰慕,情思积发,可临到关头,这紧张也无力克服。

好在李肆也是老手了,以赏月为名,先自然地完成了躯体相倚这一步,而怀里人儿的僵硬和哆嗦,也只是稍许嘴舌和手上功夫的事。

可看着夜幕中那轮弯月,李肆却走神了。之前他的确揣着一分暗喜,能抱得这样一位美貌与仁心兼备的佳人,即便身为君王,都会生出得意之心,何况这还是自己种下的因缘,更是安抚北方人心之举,公私兼备,理所当然。

将许五妹拥住,感受着娇躯软香盈怀时,雄风已勃然待发,未及履礼,就有些恨春宵苦短了。

可此时月色清冷,李肆心神像是脱体而出,冉冉升起,渐渐俯瞰大地,一个念头充斥满心,到解决满人一事时,到底还要死多少人?不绝满人一族的想法,真的对得起华夏吗?自己是不是太束手束脚,太为后人担忧了?

“陛下……”

许五妹正紧张加羞怯地抓着衣襟,想要掩住探入衣中,正在峰峦间游动的龙爪,却不想那爪子竟然停住了,一停就是许久,她忍不住低低唤了一声。

李肆叹道:“这弯月,若是染上血色,就更美了。”

许五妹抬头望月,想着李肆的描绘,打了个寒噤:“血色的月亮,那不是很恐怖吗?怎会美呢?”

李肆呵呵轻笑道:“美和恐怖,一定不相容吗?”

语气转为低沉,李肆道:“知乐,你在磁州拯救黎民苍生的情景,那般美让人恨不能变作飞蛾,只愿投入你怀中,那是仁心之美。而北方人人相杀,如人间炼狱的情景,其间所蕴之力足以毁灭人世间一切良善和美好,那力量让人神魂迷失,又何尝不是一种美,非人的、残暴的美。”

李肆再唏嘘道:“我也在求美,一种总是不偏不倚,如行天意的美。”

尽管有些没头没脑,可许五妹还是依稀把握到了什么,柔声道:“边大家谈画时说过,纯粹即是美,陛下说的,想必也是一样的道理吧。”

李肆微微一怔,又有人抢了台词啊,不过这话用在此时心境上,还真是贴切,没错,上天是不会给他答案的,唯有坚持本心,但求纯粹。

心念转回,怀中人儿已不再那么僵了,李肆嘿嘿笑着,伸手一抄,将美人儿拦腰横抱,转身向床榻走去,“那么就让我品品,纯粹的知乐,还有多少我不知的美。”

即便是皓白月光,也掩不住许五妹俏脸上的红霞,她哆嗦着樱唇低吟道:“陛下……”

李肆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叫大叔!”

同样的弯月,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色彩,枯帐中是冷月,春宵中是暖月,而自李肆那皇帝之心中推开的猩红之月,此时却在辽河口处洒喜下令人血脉贲张的光晕。

河口西处海面上,船帆结成连绵山影,像是拦住了大海的堤坝,马灯更如星辰点点,映亮了河海两岸。无数精赤上身的汉子正轮着大锤,拖着粗绳,呼喝着震天号子,岸头赫然是一座喧嚣热闹至极的大工地。

岸上一处大帐刚刚搭好,两路人马就自南北而来,会于帐中。

“韩大帅,你怎么亲自从海城跑过来了?”

“盘石头,你这是慌不择路么,竟在夜里上岸!是不是耳根子快烧掉了?北京那帮人怕日日都在诅咒你啊!”

北面而来的正是北伐第七军都统制韩再兴,而南面刚上陆的正是新任第七军副都统制盘石玉,他从南洋而来,本只是趁着领原鹰扬军的第一零四师回内地的功夫,也去北京沾沾复土荣光。可船团至台湾时起了风暴,不得不入港避风,耽搁了半个月,此时正好辽东形势大变,皇帝为补偿他,就委他为韩再兴的助手,领兵入辽东。

“那帮家伙,能有苗疆降头师一成本事么?什么诅咒,咱都接着!”

盘石玉先与韩再兴相对举臂行礼,再呵呵笑着双手相握,有力地上下摇着。

韩盘两人同为中将,论关系,盘石玉还是李肆早年亲随,之前更任南洋都护。可盘石玉对自己身居副手这事却没一分抱怨。毕竟韩再兴年纪大,独领一军的资历老,更是排位最靠前的中将之一,而且辽东方面本就是韩再兴为主。

除去资历主客问题,英华将领对领军位次问题可不像旧世那般看重,他们各有固定职守,这种大战都是临时凑起序列,只有职务之分,没有贵贱之分。倒不是说没矛盾,陆海军之间,以及陆军南洋西域之间的战略矛盾足以掩盖下面的派系矛盾。

韩再兴调侃盘石玉,盘石玉也随口回应,他这趟是平白赚来的,当初还跳脚大骂过台湾的风暴,现在则为那场风暴感激涕零。据说皇帝本在犹豫是选总帅部参谋长丁堂瑞为韩再兴副手,还是从回军内地的西域四个师统制里拔起一个,现在却是他捡了这便宜。

北伐未完,辽东还有一场大战,跟中原河北之地的进军不同,辽东这里将会是硬对硬的较量,总帅部认为韩再兴麾下兵力不足,将总预备队里的一零四师和一零八师调了过来,如果还不够,从西域回来的一零一、一零二、一零五、一零六还在后面。

西域四师前身是羽林、龙骧两军,盘石玉带着的一零四师前身是鹰扬军右师,一零八师是虎贲军右师,算上韩再兴所领红衣里出自神武军左师的一零九师,英华红衣的老五军汇聚一堂。

这般阵仗,自是总帅部对满人武卫军骤然崛起的回应,尽管韩再兴和盘石玉都觉得有些反应过度了,可老五军能再相会,一场大战在即,心中兴奋也溢于言表。盘石玉冒险深夜上岸,韩再兴亲自从海城前线跑过来迎接,都是被这股昂扬之气推着。

韩再兴好奇地打探着北京的消息:“说到那帮家伙……真是没想到啊,佛都督竟然也好那口。”

佛魔二都督领头,带着文武大臣划拉了不少满人妃嫔,这事已广传一国,加上过千伤残军人也有份,国人是既艳羡又解气,而其他军人更是纯纯的眼冒绿光。

伤残军人带满人妃嫔宫女回家是当老婆待的,而佛魔都督等人则是当小妾甚至婢女使唤,近水楼台先得月,好的当然都被挑走了。北伐副帅,大功臣谢大将军晚了几天进北京,就只剩一堆歪瓜劣枣可挑,气得他大骂那帮人过河拆桥。

最让人诧异的是,一向立身很正,除了安雅秀和陇芝兰两位夫人,连妾室都没有的佛都督贾昊,竟然也出手了,一选就是二十多个,连皇帝都吃惊不已,委婉地劝贾昊少用点天竺神油,那可是折寿的东西。

盘石玉叹道:“佛都督可不是为他挑人,而是为他的部下挑人,去年马拉特人不得力,大败几场,咱们派去指导马拉特人的军官伤残不少。”

说到伤残,两人沉默,大战将起,尽管满人已是困兽,可战争已步入新世,一场大战下来,打得再轻松,也难免死伤枕藉,他们麾下的儿郎们,又有多少要长眠大地,多少终生伤残呢?

月光皎洁,两人透过帐口,远望夜幕,一轮弯月高挂苍穹,而下方则是繁星点点,在喧嚣的人潮中闪烁不定。

韩再兴道:“不管怎样,这都是最后一站了。”

盘石玉也沉沉点头,最后一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