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五十八章 根除后患,满人狠割尾

紫禁城还未清理干净,李肆回到设在总领馆内的北伐行营,为诸军调度和接收北京城之事忙了个昏天黑地,入睡时还被三娘拎了耳朵。

“听说……文武大臣人人都在分满清妃子,就连那富察皇太后,都差点‘自愿’到你身上了。”

三娘显然有些生气:“靖康之耻,是蛮族害我华夏,现在万岁爷领着华夏复土,行这般龌龊之事,这华夏不就真成南蛮了!?”

她歪着头,有了自己的推测:“莫非……万岁爷收了许圣姑,怕大臣嚼舌头,就用满人妃嫔拉他们下水?”

三娘嘿嘿冷笑:“果然是不怕我这老婆子嚼舌头了呢。”

李肆赶紧呼冤,全盘交代,听说大多数女子是去配伤残军人,文武大臣所为也是你情我愿,而且并非普遍,主旨还是为那些女子找出路,三娘才脸色稍霁。

“五妹你可得好好待她,当年米五娘就没这福气……”

三娘再提到许五妹,更是怜悯之心泛滥,许五妹就是米五娘弟子这事已经清楚,这也是三娘没对李肆再纳一妃动气的原因。三娘在米五娘身上看到了太多自己的影子,却叹她一颗心已沉入魔渊,再难自拔,最后不得不香消玉殒。现在能有个弟子修成正果,得李肆爱护,也算了结一桩心愿。

“可这般苛待满人女子,折辱满君颜面,不知国中舆论又要怎么闹腾了。”

接着三娘反而为李肆担心起来,埋怨他许大臣自己去“勾搭”满人妃嫔宫女太过荒唐。

李肆却苦笑道:“国中已在闹腾了。”

舆论在闹腾什么?在叫嚣灭满人一族……

最中正平和的报宗雷震子,在《越秀时报》上主张“满官皆斩,满人皆奴”,最倡仁义,被称为今世腐儒的三正:《正气》、《正道》和《正统》,也在谈“迁满于极北之地”,而《中流》等报已成为激进派,鼓噪“一命换一命”。

这股讨满风潮再攀高峰,甚至开始结出一些超前于时代的古怪果实,国中已出现“满人低贱论”的观点,此论追溯满人血脉根源,认为满人是低等族类,其存在就是对华夏族类的危害,必须连根铲除。这观点粗看与华夏旧世蛮夷论差不多,可附着在血脉上,强调贵贱不移的族类天性,还认为族类相争是生死斗,这些思维片段已能见一丝纳粹的影子……

国中舆论之所以骤然转向,是因为同盟会北上后,北方大地血流漂杵,令人触目惊心,桩桩惨剧毫无阻碍地传回国内,一国都知团结拳让北方大地生灵涂炭,百万人殒命。而团结拳以及北方贼匪大乱之势又是满人挑拨起来的,这般仇恨绝不是轻飘飘一声“仁恕”就可以化解的,即便是最迂腐的儒墨之士,也都认为满人必须要付出代价。

人心堆起舆论,舆论立起大义,在这大义之下,新选两院正面临着绝大压力。

北伐增税案在五月就风风火火通过了,这就是国中人心的一桩巨大转折。

那些海贸、盐业、金融、粮米巨头本心是绝不愿北伐的,他们靠着南北分立之势,才能在北方独揽大利,而压榨北人更能得惊人利润。即便皇帝解散两院重选,北伐大势不可逆,他们也在西院和民间鼓噪声势,不指望阻挡北伐,至少要尽可能地抢回损失。

可在这股大义的逼压下,这些巨头商阀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再发声,生恐步了沈家梁家后尘。沈家是遭之前李继恩案牵连,被民意压着办了个走私偷税案,沈复仰将北方事业尽数割肉,才保住本体元气。

梁家更倒霉,梁博俦领衔的福建财团在山西跟晋商票号做生意做得很嗨,复山西时,不仅晋商被全盘清理,国人也鼓噪起来,将其当作晋商同党一并讨伐。官府是没出面整治,可福建财团已臭了名声,银行票号损失惨重。西院改选时,梁博俦也识趣地宣布退选,不敢再触动国人神经。

之前李肆即便改选两院,拿到了他想要的处置满人大义,可对北伐增税案却不抱太乐观的期待,宰相薛雪更视推动两院通过增税案为他今年最重要的工作,甚至增税案本身都还是借工商税制改革的幌子丢出来的。

却没想到,因这人心大义,增税案在调整了一些细节后,很轻松就通过了。

此事的意义不仅在于新增奢侈品消费税等多项新税,降低了大宗商货批发、金融等行业的入业资格,进一步扩大了税基,预估每年至少新增两千万国入,更在于借北伐的大义民心,扶起众多中小资本,与原本的工商巨阀展开竞争。这些中小资本自然无比欢迎南北一统,西院由巨头资本代表垄断的形势也一去不复返。

若干年后,说北方那百万生灵担起了华夏重融的代价,这话还真有一定道理,就因为北人的牺牲,南人才空前团结起来,不惜作出一定牺牲,伸手拉住北人,迎其为英华同胞。

可就如北方大乱的本因一样,事势破而后立,总有矫枉过正之处,现在英华国中人心已经偏向激进一方,讲理性的,讲仁恕的,此时都不太敢发声了,他们的观点在政治上已不太“正确”。

两院已被这民心大义压着,正在酝酿具体的满人处置案,要在这事上指挥皇帝。

李肆该怎么办呢?顺民心大开杀戒?先不说这非他本意,就说民心,民心是会变的。把满人杀个血流成河,凄惨无比,民心又要变了,那时候满人又将成受害者,民心反而会忽略满人之害,没办法,民心就是如此。

在眼下这个时代,民心动不起来,李肆要催动,可民心动得太烈,将乱方向,李肆又要及时刹车和转向,人心是车,李肆这个皇帝就是司机。

尽量留下一些尾巴,让国人能找到泄愤的口子,找到颜面,这就是李肆要干的。

“就这样……行吗?”

三娘心念又转,再度担心。

“当然不够,茹喜还在挣扎,满人还在努力,有的是食材,真为他们感到悲哀……”

李肆这般说着,目光也沉沉投向东北,千里之外的辽东,满人还在拼命,可他们意识不到,越是拼得凶,下场就越是凄惨。

六月十五日,辽西走廊宁远城,大批衣衫褴褛的劳工正在城下挖掘壕沟,监工的呼喝声跟着皮鞭鸣响不绝。

“挖深点!再深点!就靠着这壕沟抵挡南蛮,你们不想被南蛮剥皮抽筋点天灯,就拿出十二成的力气来!”

何智带着监工,一圈圈巡视着,每过一截壕沟,都这般高声呼喝着。

巡视完毕,已是黄昏,何智进了宁远城,向一个年轻官员打千行礼:“刘大人,他们都很听话,沟挖得很深,足够埋了。”

官员正是刘墉,惨白着一张脸微微点头:“晚上就动手,一切看你了,你办事,大清放心。”

何智一张脸灿烂如夏花,重重叩头后才离去,看着他这谄媚劲,刘墉就觉份外恶心,再想到自己在高起高澄面前的作派,更恶心得呸呸连连吐沫。

夜深,一队劳力被带到城外壕沟,这些人一个个睡眼蒙眬,还在埋怨嘀咕不停。他们都是团结拳民,还乡团的血腥报复吓住了他们,不敢再留在关内,跟着各路大师兄出逃,想继续抱住大清的大腿。在他们看来,大清怎么也能保住辽东,他们这些人也是大清欢迎的忠良义士,怎么也有个好出路。

现在被大清朝廷压着在宁远城挖壕沟,这些全民不是无所谓,就是麻木了,反正红衣打过来,大家跟着满大人一起跑就得了。

现在深更半夜的,说是挖的壕沟有问题,都深十五尺宽十八尺了,还有什么问题?

见人都被带到壕沟下的丁字宽口处,亲信也朝自己点头,示意准备完毕,何智冷笑道:“壕沟没问题,是你们有问题……”

嗓门猛然压低,何智喝道:“动手!”

二三百人还没回过神来,三面口子就被人堵住了,个个手持长矛梭镖,目露凶光,壕沟上也立满了手持弓弩的丁壮,都是何智一系人马。

“何智反了!”

“狗汉奸——!”

“拼了,杀一个够本,啊——!”

这些人猛醒,一边怒骂着一边反抗,可赤手空拳难敌刀枪,惨叫声不绝于耳,不多时,连呻吟都再听不到一声。

“反个屁!朝廷就是不放心你们,才让我来收拾!真是够笨,杀你们也不冤枉!”

何智朝壕沟下那座尸堆吐了口唾沫,身心畅然。

他身负高大帅密令,由刘墉亲自调度,就是要杀光这些团结拳民。高远高澄刘墉一行从河南北退,一路见得太多,更知北京陷落当日,团结拳在外城搞的烂摊子,对团结拳没有一丝信任。

他们所领的西山大营残部,外加从北京城溃逃出来的数千满人,已是最后一支北退的满人。出山海关,到了宁远城时,又有数千团结拳民跟了上来,不离不弃,让高远感动得涕泪皆下,泥马祸害北京不够,还要来祸害我们啊。

高远等人当然不敢带这些人去盛京,可就这么踢开他们,难保这些家伙不翻脸无情,甚至勾结南蛮卖了他们这支逃兵,最后咬牙决意,全部解决掉!

当然不是所有人,何智被选为执行者之一。原本何智就心里打鼓,之前在广安门害了雅尔哈善,他就心里有鬼,只是终究不是自己动手,而且当场亲见者不多,这事怕还没传出来。现在被点为真正可信的人,自是大喜,决意要出尽力气,展露自己的忠诚。

“下一批!”

夜色中惨呼绰约,就在宁远城四周响起,而一段段刚刚挖好的壕沟里,一堆堆尸体如柴堆一般立起。快速且不惊动他人地处置完数千人这事,在华夏不是什么高级技术,半夜时,包括何智在内的十来队人马,已将至少七八千活人变作尸体,而且还不费一枪一弹,全是刀枪下的手工打造。

“刘大人,奴才前来缴令!”

一身血水的何智向刘墉报告,刘墉点头:“带本官去细查!”

何智自信满满地应着嗻,转身带路时,还觉这刘大人一定会为自己的利落手腕而惊。马灯映照间,刘墉一张比死人还阴沉的脸瞬闪即逝,何智自没看清。

刘墉很烦,可跟何智这拳民头目无关,当日在直隶获鹿,他终究还是没被高远丢下,该是觉得他还有可用之处。

这一路行来,北京城丢了,心中的大清已崩塌一大半,再获知父亲刘统勋真是被南蛮活生生抓了,名节已失,刘墉的内心在很短时间里还有过剧烈的动摇。可接着他就坚定了,他不仅坚持跟着高氏父子入盛京,还强烈要求入旗,即便只是汉军绿旗都行。

也不知高远是不是信了他,但就眼前这事来说,料理团结拳余孽这么一桩重任交给了他,应该是还存着基本的信任吧。

或许这就是又一场考验……

刘墉是这么想的,就因为如此,他很烦,他不喜欢接着要干的事。

一处壕沟前,何智举起马灯,将丁字口那处血淋淋尸堆展示给刘墉,喜滋滋地道:“大人,看!绝没逃走一个,绝没一个还有气的。”

刘墉模糊地嗯了一声,再深呼吸,沉声道:“推开!都推开,一具具分辨清楚!做事怎么这般没章法!?”

何智愣了一下,再暗责自己确是比不上官老爷仔细,招呼手下就去翻尸体,自己也不忘亲自上阵,向刘墉这官老爷卖力示忠。

几十人围着尸堆忙开,刘墉朝身旁军将一打眼色,那军将铿锵拔刀,沉声喝道:“动手!”

呼啦啦一阵响动,跟着来的上百官兵瞬间列阵,火枪抵肩……

何智还没醒悟过来,蓬蓬一道排枪轰鸣,背上就如遭雷击,一发枪弹透胸而出,腥燥之感涌上喉腔,他想转身,他想痛骂,可全身已没了力气,软软仆倒在地,开始抽搐起来。

官兵轰出一道排枪,再挺直刺刀,结阵上前,将十来个傻在当场的幸存者捅倒在地,不过片刻功夫,这座尸堆再宽了一圈。

“无知拳民,败国祸魁,还想跟着去盛京,做梦!”

刘墉再呸一口,能去盛京的都是旗人,你们这些拳民终究是汉人,汉人能信么?决计不能啊!

“找到那匪首,砍下脑袋,好向高帅交差!”

刘墉再吩咐着这队汉军绿旗兵,不干利索点,高远可信不了他们。

何智还有意识,就感觉一只脚踩在了他背上,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过去那些时日的热血沸腾,竟是那般虚幻,甚至从两年前开始,为这大清朝廷出力尽忠的桩桩事迹,也是那般不堪回首,为什么?他不是忠于大清么?为什么官老爷还要杀他?

“刘墉……汉奸……永保……”

只有一个解释,这刘大人,刘墉,定是反了!

这念头就在脑子里闪起时,一丝凉风上颈,何智所有的力气都挤到了咽喉,下意识地想喊一声团结拳的口号:“永保大清!”

一刀剁下,一颗头颅咕噜离脖,噗嗤嘶响,那口憋在咽喉处的气扬起一股血泉,飙了挥刀人一头一脸。

“死了还犯贱!”

挥刀官兵气得一脚踹过去,那头颅蓬地撞上沟壁,再弹回来时,已是眼球爆裂,鼻梁坍塌,张开大嘴里满是泥土,惨厉如恶鬼。

“好了!把头堆到营房里,等收拾完其他人,再一并交给高帅。”

将近鸡鸣时,一脸惨白,浑身血水的刘墉出现在高澄面前,看着十多颗团结拳首领的头颅,高澄露齿一笑:“刘大人辛苦了,刘大人办事,大清放心。不过……为绝后患,大人还是陪我去检视下现场。”

看着高澄背后数百旗兵,刘墉一个哆嗦,浑身如坠冰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