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五十三章 北京破城,满人求全陵

六月九日,红衣主力还未至北京城外,只有小股先头部队到达,但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场大战。非但广安门,外城五门都是杀声震天。

当日城外衔级最高的英华军将就是伏波军都统制冯一定了,他熟门熟路,带着伏波军直属骑兵营一部抵达广渠门前,见到这番战事,还以为是哪一部抢了先,正懊恼自己还是晚了一步时,却得报前方都是民人。

再一探查,一方是团结拳民,一方是京城周围已自己组织起来的“还乡团”,甚至还包括不少绿营兵,而整个外城五门,两方数万人马正杀得难解难分。

“嘿……这劲头,比咱们都足啊。”

冯一定无比感慨,再想到塘沽难民所编组的还乡团正在天津挨家挨户搜查团结拳,也就释然了。满清搅起团结拳糜烂北方,就算英华不争人心,也已将治下无数人推到英华一面,眼下不过是双方已斗到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地步。

再得报北京内城诸门很安静,城上兵丁还算军容齐整时,冯一定明白了,定是留守北京城的阿克敦、张廷玉等人不愿让团结拳乱了阵脚,全赶到了外城。而外城鱼龙混杂,有被团结拳害了要报仇的,有想在新旧朝更迭时挣得大富贵的就起了心思,跟团结拳斗了起来。只是这些人马没能聚成合力,被团结拳赶出了外城。

“别管这里,我们去朝阳门,如果能吓得鞑子开了城门,那就是泼天大功!”

冯一定招呼着部下,二三百骑策马掠过战场。

就这么一掠,战场气氛骤变。

“蓝衣!蓝衣来了!”

“英华大军到了!”

“万胜——!”

原本凌乱的“亲英军”顿时有了主心骨,士气大振,而团结拳则人心溃散,纷纷转头就逃。他们这些拳民整治民人厉害得很,可对上稍有组织的对手,那就是渣渣,这一点自己心里都有数。

“唉……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见有机可乘,冯一定也不是死脑筋,赶紧策马转回广渠门,准备收编这股“亲英军”,如果能趁势冲入城中那就更好了。

眼见一小股蓝衣骑兵逼近城下,而己方大队正蜂拥入城,猛敲着已经关闭的城门,城头上,团结拳的大师兄们纷纷涌到外城守备右翼都统瑚宝身前,要求开门。

“乱弹琴!大门一开,外城就丢定了!”

瑚宝是跟着阿克敦留守北京城的满人将领,被委以外城东面防务,手中只有零零碎碎几千人,大多还是汉军绿旗兵,守在城头勉强,绝无出城野战之胆,只能借重团结拳。可团结拳这帮家伙,脑子里塞的是粪么?城下是什么阵仗,还能开门!?

“外面是我们的弟兄,为什么不开门放他们进来!?”

“开了门,咱们城里的兄弟那么多,那些追击的邪魔一人一个都分不到,两三下就全杀光了,为什么不开门!?”

一个个大师兄不是神汉,就是泼皮闲汉出身,哪懂什么兵事。而这段日子,大清朝廷对团结拳恩宠有加,也养足了他们的胆,让他们敢于直视满大人官老爷,甚至藐视他们的权威。

“本都统掌此门防务,凡事自有定夺,不要再作无谓喧哗!”

依着以前的性子,瑚宝早就一声令下,把这帮敢当面顶撞他的疯子砍了脑袋,可现在他却不得不忍气吞声,强调这里是他说了算。

大师兄们却鼓噪起来了,这不是要害了城外的兄弟们么?团结拳靠什么?靠的就是兄弟义气嘛,不然他们还怎么当大师兄?而这一鼓噪,瑚宝的用心就成了众矢之的,也不奇怪,这些大师兄就是靠这种事爬上来的。

“你是存了害我们兄弟之心的!”

“你是不想让我们杀光贼子吧!?”

语气很快从质问变成肯定,直到一人尖声喊道:“你就是个清奸!”

事情顿时变质,瑚宝再压不住怒气,我是清奸?我堂堂满州镶白旗人,会是清奸!?你们这帮渣滓不过是满人用来挡枪的替死鬼,竟敢骂你们的主子!?

他正要拔刀砍人,噗的一声,一枝梭镖当胸插入,直贯后背。

就见那举梭之人咬牙切齿,脸肉狰狞地喊道:“杀清奸——!”

瑚宝亲兵都还没反应过来,那些大师兄刀枪并举,转瞬间就将瑚宝放倒在地,瑚宝躺在地上,还未气绝,一口血喷得老高,心道这帮人果然已经疯了,怎能靠着他们成事,而自己么,真是天下第一奇冤……

城头上,大师兄们放翻了瑚宝和几个亲兵,战意再度昂扬,好啊,料理了清奸,再去杀南蛮贼子!团结拳天下无敌!

“开门!”

随着大师兄一声令下,广渠门大开,溃败的团结拳民潮涌而入,跟在后面的亲英派就像赶羊的狼群,咬着屁股入了城。

“我没看错吧……他们竟然开了门?”

看着洞开的城门,冯一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多半是有人献城……”

部下笃定地道,冯一定点头,只能这么解释了。

就在冯一定以区区二三百骑兵,就推着几千亲英派入了广渠门,一小片齐整的蓝衣顿时引发城中大乱时,外城西侧的广安门,一小片红衣身影的出现,也让守城一方如临深渊。

“开炮!开炮!”

保清拳大师兄何智在城头昂扬地呼喊着,城下三四里外出现的只是红衣游骑,可在他和绝大多数人眼里,那就是怪兽的臂腿,必须以强力之器相抗,尚幸广安门是遭过兵灾之地,满清在这里加固了城防,安置有若干大炮。

“开炮!开炮!”

由京城士子所组的君子会也喧嚣不停,纪晓岚也喊得脖颈青筋尽显。

如果说北京城里谁最恨南蛮,纪晓岚排不上号,可如果比谁最怕南蛮,纪晓岚必定位列三甲。

早前南北修约之乱时,纪晓岚也是牺牲者,他跟同窗朝总领馆丢屎尿,企图破南蛮妖法,却被火铳打伤了腿。在三里屯接受英华医生诊治那些时日,是他最恐怖的经历。

他亲眼见到医生开膛破腹,可病人居然没死,好端端地活了下来。想及南蛮种种机巧之术和邪魔妖法,他认为,那人定是已被南蛮医生换了心,换了魂魄,伪作本人,就藏于京城,伺机作乱。

这事还是他人遭罪,他自己更遭了惨绝人寰之罪,南蛮医生居然换了他的血!嘴上说是他失血过多,必须补血,还查了他的什么血型,找来“义人”捐血。可他是读过圣贤书的,这人之发肤都是父母所授,精血更不例外,现在把他血换走,他还是原来那个纪晓岚吗?必定会变作邪魔之人啊!

他挣扎,他求饶,可都无济于事,自称是“护士”的壮妇用湿漉漉的手绢蒙了他的脸,他就此晕厥,等醒来时,血已换过了……

在三里屯养了几日伤,稍稍好转,南蛮就把他赶出了总领馆。他失魂落魄地回了家,花了老大功夫,才镇定下来,勉强如以前那般继续进学,跟同窗如常相处。可他心中却在时时狂呼,我还是不是纪晓岚!?

日日照镜子,越来越憔悴枯槁,他明白,自己已经毒气入髓,没救了,而他最担心的,就是不知道南蛮什么时候要引发毒气,把他变作傀儡,指使他干什么灭纲常的恶事。

如今南蛮北伐,大清銮仪北狩,北京城即将失陷,他依旧揣着一颗忠君之心,要全他的名节。可他怕啊,就怕南蛮露面,他就不再是真正的纪晓岚。

现在红衣出现,纪晓岚就在想,终于来了,这一日终于来了,可我不想变作禽兽,也不想死,所以……绝不能让南蛮看到我!

“开炮!”

他嘶声喊着,汇入这股浩大声潮中,震得外城广安门守备雅尔哈善耳膜欲裂。

开炮……雅尔哈善差点气炸了太阳穴,一小撮四五里外的红衣骑兵,开炮干什么?嫌这广安门还不够闹腾么?

“为什么不开炮!?”

何智尖声斥责着,天津一代的团结拳被还乡团剿得支离破碎,是他带了上千囫囵拳民回到北京城,鼓吹一番与南蛮大战的胜绩,顿时成了北京城三十六路瓢把子之一,手下也急速扩充到四五千人。朝廷虽派雅尔哈善守广安门,可在何智看来,他才是这里的主帅。

“为什么不开炮!?”

纪晓岚也跟君子会的数百士子们骈指斥问。

“兄弟们,不能开炮啊……”

雅尔哈善语重心长地开始解释,他可没那么莽撞,在他身边不仅有团结拳,还有城中士子,一边是无知莽夫,一边是迂腐书生,不安抚好这两股人马,他还守个屁的城。说起来,跟应付这两方比起来,守城这事似乎更轻松一些。

他和颜悦色地讲解道,那不过是红衣哨骑,没必要为他们浪费有限的弹药,而且用大炮打三四里外的几十骑人马,就像是拳头砸蚊子,很难奏效。

“大家战意高昂,勇气可嘉,这都是好的,只要谨守号令,南蛮一定……”

雅尔哈善自觉自己的口才有了超常发挥,看,两边人都很安静地听着他呢。

下一刻,砰的一声,一发枪弹透胸而入,让雅尔哈善目呲欲裂。

“清奸!见到南蛮不打,绝对是清奸!”

何智身边的小拳民正端着一杆火枪,枪口青烟袅绕。

“汉奸,是汉奸!”

几乎与此同时,一堆砖头砸了过来,将刚刚中弹的雅尔哈善砸倒在地。

“怯敌的都是汉奸!”

纪晓岚的声音格外响亮,南蛮都出现了,为什么不打?那定是汉奸!

六月九日,仅仅是一股蓝衣骑兵和红衣哨骑出现,北京城东西两面的守备官就亡于团结拳之手,原因竟是团结拳把他们当作了汉奸,而他们的行动却是不折不扣地献城,北京外城就此陷落。

“去找张中堂,请他聚兵遮护。”

紫禁城,乾清门内军机房里,缩作一团的阿克敦须发皆白,颤颤巍巍向部下吩咐着。

“张中堂……还有魏中堂任中堂,都告病了。”

部下轻声回道,阿克敦愣了片刻,呵呵笑了。

“也罢,他们终究是汉人,而且还是明白得剔透的汉人,怎可能继续踩在咱们满人这条船上。”

他深呼吸,离塌站起,挺直了胸膛,浑浊的眼瞳聚起一丝精光。

“已到最后时刻了,召集所有旗人,聚紫禁城一战,我们要以我们的血,还有这紫禁城的龙椅,换得历代祖宗灵柩之安。”

大清虽然北迁,可顺治、康熙两帝,以及后妃和宗室之陵是带不走的,满人还要守北京城,相当一部分原因就是要保全陵柩。当然,向英华构和,求得族存,这也是要在尽最后一分力后,才有资格谈的。

部下明瑞打千应嗻,心里凄凉不已:“眼下这情景,真如当年金宋之势,六百年轮回,报应不爽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