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四十九章 满州余勇,春雨乱辽东

“二皇子”年富一身血污,显也是亲上战场搏杀过了,他振作道:“莫看满人疯狂,这不过是困兽犹斗,回光返照,如今就看敌我两方,谁能咬牙坚持到底!”

将领们默然,咬牙坚持……他们在尼布楚已经咬牙坚持过几个月了。二月底攻陷尼布楚,安定北方后路后,得知英华已大举北伐,年羹尧毅然举旗。押着未经休整的部队急速南下,会合后方人马,向西一路急进。

这段时日,所有中高级将领都是强自熬过来的,年羹尧本人也已日日尿血,可被新朝定鼎大业激励着,大家都不觉苦累,出柳条边墙的英额门时,都觉打下盛京不过是举手之劳。

满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大英这些年已把满人的皮剥得干干净净,如今大英北伐,满人就是丧家之犬,他们抄满人老家,不过是打落水狗。

大燕虽新,可挣脱了满人统治,又有偌大前程可得,年羹尧部下文武人人心气高昂。年羹尧多年割据,麾下兵强马壮,还跟英华商货不绝,军械精良,军法严整。欺负鄂伦特那些新满州部族的武功不值得夸耀,冬日苦战,尽灭罗刹人,夺尼布楚这样的功绩,便是康熙都难企及,不敢说胜过英华红衣,收拾满人却是信心百倍。

当三万强军逼近萨尔浒城时,没有一人能想到,满人竟然能据守这座寨城一月之久!难道就因为这座城寨叫萨尔浒城?

当大家都开始认真起来时,机会也已失去了,大批经过整训的满人援兵自西而来,依城而战,跟他们打成了僵持局面。

此时才知,盛京已是雍正时代旧臣鄂尔泰主政,他将之前的盛京沙岭大营改为武卫军,用新军制全盘重组,再任用大批年轻满人军官,以失萨尔浒就失一族的口号,激励满人官兵奋战。兵不过两万,枪炮不齐,训练不精的武卫军,竟然生生将三万燕军拖在了萨尔浒城。

年富的判断该是对的,靠这一腔血气,满人能奋战至此,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只要坚持下去,一定能夺得胜利!

可是……在这之前,自己这边还能坚持得住么?

年羹尧将部下们的疲怠一一扫进眼里,他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坚持不住了。一月多来,部队死伤已过五千人,基层军官已换了两三拨。因海商还不清楚大英对大燕争夺辽东到底是什么态度,入海参崴的商船骤减,后勤也频频告急,左未生自兴龙府来信说,粮秣还是其次,后方弹药已告枯竭。

部下们再没办法坚持,可他年羹尧必须坚持,如果拿不到盛京,他的大燕就是个笑话。如果他连打落水狗的本事都没有,圣道皇帝会毫无顾忌,毫不留情地将他的大燕拔掉。

看着年羹尧血丝密布的眼瞳里又一点点聚起精光,众将暗暗叫苦。

一人咬牙出列道:“臣以为,可稍缓攻势,待三皇子大军北进,萨尔浒的满兵必会自溃!”

众人顿时沉默,一旁年富的脸颊明显抽搐了一下,投在此人身上的目光怨毒无比。

年羹尧挥手否决:“年斌一路还有红衣旁伺,我们不能将进盛京的希望寄托在朝鲜兵身上。”

年富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朝另一人投去一个颜色,那人似有默契,微微点头,眼中也闪过一丝寒光。

年羹尧转了一圈,大红披风鼓风而拂,像是年羹尧的心气,猛然喷薄。

“都上战场!朕也上!”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年羹尧决然定策,为夺得眼前这一战的胜利,他不惜押上一切!

铁灰制服,软檐布帽的兵丁在鼓点的引领下,列作横队,穿透硝烟之雾,缓缓向对方逼近,偶尔有炮弹穿透队列,碾出一道道血肉之痕,也没能撼动整个队列。

在他们对面,暗青色号褂,翻毛皮帽的兵丁的动向几乎如出一辙,顶着当面的炮火,整整齐齐列队行进,对炮弹在队列中溅起的片片血肉置若罔闻。

火枪横阵已不是英华红衣的独门绝技,随着战争步入全面火器化,相应的战法也已普及,差别只是能不能训练出来,能不能在战场上自如运用。

跟红衣比起来,燕军和清军的战阵显然已落后了一个时代,而且横阵的推进异常凌乱,每走百步左右,都要停下来重整队形,如果不是双方火炮都不够精良,两军推进这段时间,已足以丢下上千具尸体。

但两军终究脱离了旧世冷热兵器混杂的时代,已步入近代战争门槛。而双方在萨尔浒城下已厮杀得麻木至极,勿论官兵,都看淡了生死,只是机械地按照上级的军令,如求解脱一般地投入到血肉漩涡中。

三百步,整队,二百步,整队,一百步,依旧整队……

已推进得蜿蜒不平的战线推进到四五十步才停下,双方的军官几乎同时挥下军刀,蓬蓬枪声如瀑布一般轰鸣而起,绵绵不绝。洁白的枪烟将本就混沌的战场染得更为缥缈。

最初还能听得出明显节奏的排枪,三四轮后完全变调,混为瓢泼大雨,一排排士兵仆倒,前列战阵很快变得稀疏。随着军官的号令,后方的战线又推了上来,一波又一波,单独看任何一方的行动,虽前仆后继,决绝无回,却又毫无收获,有如飞蛾投火。

不管是清兵还是燕兵,都在指望自己的一枪是最后一枪,这发枪弹射出后,对方再也难以坚持,纷纷掉头奔逃,敌军阵线轰然崩塌。双方阵线近到不足二十步时,对面敌军脸上的表情都能看得一清二楚,混杂着恐惧、麻木、侥幸、嗜血、狂躁,就像是在照镜子,跟自己一般无二。

不足二十步,当面开枪,就如被押赴刑场处决一般,这般恐惧再难忍受,当双方军官各自勉力组织起一道排枪,互相轰倒近乎一半人后,幸存者们终于从已焦灼如火的咽喉中挤出一声:“杀——!”

不约而同,双方都端平火枪,挺直刺刀,向前冲去。两道阵线轰然相交,刺刀引领着人体重重挤撞在一起,一瞬间,两股怒涛挤出一条清晰的猩红界线。

刺刀、枪托,手肘、腿脚,此时双方官兵都已完全失去了理智,就只想着将眼前的敌人刺死、砸死,不少人挤作一团,在上翻滚不定,就用牙关死死找着敌人的脖颈,支撑着他们陷入疯狂境地的念头就只有一个:不是他死,就是我死。

许久之后,喧嚣渐渐沉寂下来,层层叠叠的尸体仆满大地,幸存者们开始后退,他们不是清醒了,而是满地尸体将他们彼此分割开,再难聚为战阵相互拼杀。

城下野战的同时,萨尔浒城东门也上演着同样的剧目,只是舞台更为狭窄,燕军以火炮轰塌了一段城墙,冲击缺口的步兵却被清军死死挡住,上千人挤在不足五丈宽的缺口前,开始时都还有挥动刺刀格斗的空间,到最后已完全挤作一团,就只靠着整个身躯推压对方。

这场人体僵持到最后是以同归于尽的方式化解,燕军不辨敌我,以自制的飞天炮向人群猛烈轰击,而清军则回击以粗糙的手榴弹,焰光雷鸣将缺口渲染成非人间的修罗场,一切平息时,泥土砖瓦和人体混在一处,几乎难以分辨。

五月十日,清军和燕军的战斗除了因双方主帅亲自压阵,惨烈度远胜往日外,依旧没有分出胜负,到最后是淅淅沥沥的雨点将两军分开。

渐渐变密的雨幕中,一个灰衣军将喘着大气,拄着军刀,踉踉跄跄退下来,正是在年羹尧前提议缓下攻势之人。

刚刚踏上苏子河上的浮桥,两个灰衣军将迎面而来,一人问:“左志彦?”

这军将应了一声,另一军将凑上来,像是要扶他,两人身体相交,一道寒光骤闪,左志彦身体僵住,一截刀尖透背而出。

将凝固着怒目圆睁表情的死者推入河中,出刀之人低声道:“去陪你的三皇子吧。”

“别来烦我!”

铁背山下大帐,年羹尧推开年富,也不顾大雨滂沱,全身湿透,就怔怔看向西面。

还是没有打赢……满人不是已无胆气了么?为什么自己已经用上了全力,却还是打不垮对面的满人?为什么!?老天爷,你到底站在哪一面?

雨水冰凉,年羹尧的心火却烧得通红,本就已密布血丝的双眼,此时更是一片殷红。

视线中出现一丝血色,年羹尧还以为是脸上的血迹,挥手去抹,不仅没抹掉,血丝却扩散为浓浓血痕,他使劲眨眼,可那血色在他闭眼时还清晰可见。

“该死!不要……不要这时候……”

年羹尧似有所觉,僵着脸颊嘀咕着,再要抹脸,可手臂伸到一半,却随着身体颓然软下,整个人直直仆倒。

“万岁!”

“陛下!”

“父皇!”

惊呼声响起,年羹尧却已知觉全无。

春雨普降,不仅给辽东带去了生气,还带去了无尽的死亡。

五月十一日,当萨尔浒城的血战因春雨而沉寂时,连山关东南草河堡外,大队顶着小斗笠,穿着灰蓝短褂,脚蹬草鞋的兵丁正顶着细密小雨向北开进。这些兵丁有端着火枪的,有背着弓箭的,还有扛着长矛的,装备纷杂,行军队列也凌乱不堪。

扫视这支绵延十多里的长长队列,大燕三皇子年斌喜忧交加。喜的是父皇和二哥在萨尔浒始终没有进展,自己这支朝鲜军很有可能先进盛京。忧的是韩再兴的红衣已逼近辽阳,万一红衣要对他不利,他麾下的朝鲜军虽有六万之众,真正顶事的不过是五千火器军,在红衣面前不过是土鸡瓦狗。

至于满人,先不说满人已是丧家犬,鄂尔泰纠结起来的精悍敢战之军必定全压到了萨尔浒城,否则绝不可能将父皇的三万大军挡住,在他之前,怎可能还有能战的满人大军……

“朝鲜、海参崴,都是我一手经营出来的,甚至连二哥你的朝鲜妃子,都是我帮着讨的,你就一直领军而已,凭什么以为自己必定会压在我头上?”

这个念头如毒蛇一般,跟往日一样,又悄然钻入年斌心间,想到自己有左未生支持,父亲身边还有左未生的儿子,自己的密友左志彦帮村,年斌微微笑了。

“加快速度!直入盛京城,绝了满人根!”

年斌扬声呼喝着,部下们轰然应诺。

这一声喝连绵许久,一直没有停歇,年斌和众将还以为是兵丁情绪高涨,正呵呵微笑时,笑容骤然僵住。

急呼、哀呼、惨呼,混杂在一起,自前方数里阵阵传过来。

“@¥¥%%%思密达——!”

“满##¥%思密达——!”

饶是精通鲜语的年斌,听了老半天才猛然惊醒,满州人伏击!

年斌魂飞魄散,怎么可能?这不是在下雨么!?

连山关外,武卫军前翼总统阿桂策马急进,雨水刷在脸颊上,将他那过于年轻的稚气洗脱,就只剩下一层坚如金石的气息。

“忘了我们满州人的勇武么!?不止红衣能在雨天打仗,我们满州人也能!”

他挥着马鞭高声呼喊,马鞭前方,是数路步骑潮涌而出,正狠狠撞入朝鲜兵的行军队列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