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四十五章 君民抢恩,此世还未足

嘿……这似乎是真癫呢?

“什么兄弟?同盟会!嵇某就是同盟会的马前驱!同盟会千万仁人志士,来自五湖四海,皆兄弟也!”

再提到同盟会,军将们心中都是一颤,高澄把他们河南三标的炮营丢在大名府,其实就知炮营里有属于同盟会的光复会,已不可靠,只派他们这些步营来攻磁州。现在同盟会又瞄上他们,这是不是说大名府那边……

军将们互相对视,片刻间就有了共识,虽说不容于英华,却没必要自绝后路,万一跑路未及被逮着了呢?这同盟会似乎势力浩大,还正为英华朝廷复土冲锋在前,还是别得罪了。

松了绑,军将们婉言拒绝了嵇璜,要将他送出去。

“嵇某劝诸位,正是将功赎罪时,诸位不要置天意于不顾,自绝于华夏!”

嵇璜这性子显然不是合适的说客,递交了言辞强硬的最后通牒后,拂袖而去。

就在众军将为这句话唏嘘不已,觉得自己早没了机会时,不料这嵇璜刚刚出帐,猛然转头振臂高喊:“诸位将军真义士也!”

不仅军将们呆住,外面正要看整治穷酸好戏的官兵们也愣住了,不知这家伙在玩什么。

接着嵇璜一嗓子让帐中军将们魂飞魄散,“将军们愿南投英华,要带着大家解救磁州百姓,为将军大仁大义而贺!为将军英明之选而贺!”

军将们呲目咆哮,正要令亲信将这疯子拿下,却听帐外响起如潮欢呼,一浪接一浪……

当帐中文吏也兴奋对视时,帐中的副将、参将和游击们面无人色,他们是不愿南投,他们还能镇着军心,可这股由河南督、提、抚三标凑起来的绿营兵,人人已无战意,说是攻磁州,其实一直蹲在磁州北面看戏,正人人惶然不知去处。现在嵇璜就一嗓子,压住军心的盖子居然就这么破了,荒谬吗,一点也不。

官兵们纷纷涌入军帐拜谢,脸上全是军将们绝少见过的敬仰,这些军将们暗叹一声,心道大势去矣,如今只能硬着头皮向南面走了。

大帐外,嵇璜掏出一把羽扇悠悠摇着,目望半空,似欲飞升成仙。

嵇璜是江南人,以嵇康后人自居,跟一些仰慕魏晋名士风骨的人组了“闲社”,自诩“闲道中人”,视那些入仕、经商、参军和进天庙的读书人为红尘俗人。他们终日埋首于琴棋书画,为寻灵感,有时还要吃点鸦片,放浪形骸至极。顶着复古派的名头,行先锋派之实,在国中是群争议颇大的人物。

但他们终究不是魏晋时的出世士子,虽只求逍遥,却还是心怀天下的。作为同盟会的积极分子,他们就喜欢单枪匹马,去找那最困难之事办,现在磁州生灵数万堪忧,就他嵇璜抢在了同道前面,竟然一举“说服”了围困磁州的这股清兵反正。

“其实……我还是能跟苏秦张仪比的。”

嵇璜自得意满地想着,嘴角翘得弯弯的。

“什么人!?”

“还在画图,是红衣探子!”

磁州城南面,乱糟糟的营地里,衣衫褴褛,分不出是老百姓还是贼匪的民人正审问几个英华衣着的男子。

“我们是报人!是来采风的,凭什么抓我们!”

“报纸的画师,快笔,报纸!你们不懂是什么报纸!?”

这几人凛然叱喝着,让那些泥腿子顿时矮了几截,报纸……好像真听说过呢。

当一人抽出已揉成一团的东西,展为一叠印着密密麻麻文字的大告贴时,那些贼匪膝盖顿时软了,就算是团结拳,也没敢把报纸列作邪物,甚至还将印有讨伐英华文章的满清报纸当作宝物,想到这些为天下人知的文章都是眼前这些大老爷所写,顿时自惭形秽之极。当然,他们是搞不清这报纸还有南北之分……

忐忑了好一阵,有人带头屈膝打了千,口称大老爷,其他人有样学样,顿时跪倒一片,让这几个报人也呆住了。

“好了,我们不是官,就是想来看看磁州这场苦难,你们既在这,我就有问……”

领队的该是个牙头(采访记者),下意识地就开始工作了。

“我们都是跟着来的,他们抢了我们的家当,烧了屋子,我们还能去哪呢?跟着他们还能分到吃的,抢了东西也能沾一点。”

“为什么要杀城里的人?上头说他们是妖魔,是被南面害了的,不杀了他们,老天爷就不下雨,田地里就长不出东西。”

这就是一帮被贼匪裹挟来的难民,不止他们,围在磁州城外的贼匪,除了几千核心外,其他全是如此来路,茫然不知为何而战。

报人们颇是兴奋,他们此番是得了第一手的采访资料啊,正议着该怎么作出一份惊绝一国的报道,忽然有人道:“这些人只为求活,同盟会的善业会在新乡一带已经搭起了难民营,咱们完全可以把他们带过去,磁州民人就能得救了啊!”

领队牙头下意识地道:“咱们是报人!报人只管报事,怎能出手干涉呢?”

话音刚落,就见众人直直盯住他,他愣了片刻,挥起巴掌啪地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光。

“我们先是人,再是国人,之后才是报人!”

“咱们《正统报》也入了同盟会,别忘了国人大义!”

“别忘了艾尹真先生所言,人不分南北,行不外仁义,我们得以人为本,以仁为先!”

众人很快统一了认识,开始商议起如何行事来。作为报人,如何让这些无知民人相信他们,并且达成最佳传播效应,他们就是专家。没过多久,向南有住处有伙食的传言就散于磁州城外十里长营。

四月二十日,许知恩一脚深一脚浅地向磁州城行去,身上的衣服已经烂成缕缕布条,各色伤痕遍布躯体,嘴唇干涸,双目空洞,如行尸走肉。

他已完全绝望了,在新乡跪地哭求,依旧没得到红衣的回应,天地会的人找不到,天庙的人一听是白莲宗就摇头,他这一趟求援毫无所获,他辜负了圣姑的信任,磁州数万百姓的性命就要断送在他手里了。

他还能作什么呢?就只剩下回磁州,与圣姑和百姓们同生死了,自小他就受着圣姑的教导,这圣姑的称呼也只是习惯,实际上他当圣姑如师长一般尊敬,圣姑所求,也是他所求。圣姑对英华的信任,也撑着他在南面四处寻求支援。

可结果却这样残酷,看来英华是真抛弃他们了,就不知圣姑面对这样的现实时,会不会流下血泪……

渐渐行进围城的营寨,贼匪们果然还没走,算算走前磁州城里的情况,现在也是粮绝之时了吧。

不敢见到圣姑的失望,不敢见到磁州城里的惨状,许知恩就呆呆走着,等着刀剑临身,心中还低呼道,圣姑,知恩回来了,大家伙,知恩回来了,只是没脸见你们,就死在这城下,在地府再跟你们相会吧。

走啊走,不知觉间,竟已步入贼匪的营地里,眼前所见,让许知恩摸了几遍眼睛,怀疑自己是看错了。

空营,空荡荡的营地,满地狼藉,什么都有,就是没人。

打望左右,依稀有鼓噪声传来,再看城头,也密密麻麻立着人,许知恩心中猛然掀起狂澜,是援兵来了?

城头上,依旧一身医士打扮的许五妹也正不停地眨着眼,似乎完全不相信眼前所见。

自昨日起,城外大动静不断,他们还以为是贼匪和鞑子要攻城,全城动员,男女都上了城墙,就准备决死一拼。

却没想到,鼓噪了一夜,却没人靠近城墙一步。到了清晨,南面东面的贼匪营地竟然已经全空了,就剩西面还有上万贼匪堵着。可那些贼匪似乎也正闹着什么,营地里叫骂喝斗之声不绝。

是援兵来了,还是贼匪内乱!?

形势不明,大家都还不敢出城,而且西面的贼匪是老匪,大多还是许五妹刚起事时聚过来的,知根知底外加心狠手辣,之前堵杀出城民人也都是他们干的。

可终究是变了形势,磁州从绝地里拔了出来,现在就只能坐看城外乱像了。想及苦守半月,总算有了脱困的一丁点希望,不少人都哽咽出声。

没过多久,惊呼声又纷纷响起,许五妹也捂住了嘴,眼瞳里满是惊惧。

鞑子,鞑子打过来了……

滚滚烟尘从北面压过来,自烟尘间隙能见到鞑子兵的身影,浩浩荡荡数千人,像是要跟贼匪汇合再攻城。

许五妹几乎咬破了樱唇,这就是最后一刻了吧。

“其他三面都已无贼了,让大家速速出城逃亡吧!”

她决绝地道,虽知在追杀之下,大半人依旧逃不脱厄运,可总能有一线希望,各自争取,比全死在城中好。

“给我找柄匕首来……”

她再吩咐着随身侍女,小姑娘使劲摇着头,泪珠飞甩而出,像是全城人的希望般,摔碎在地,跟尘埃混为一体。

接着惊呼声再高一浪,可味道却变了。

“鞑子兵在打贼匪!他们内斗了!”

“圣姑!我们有救了!”

果如大家所言,城外鞑子兵竟然面向贼匪列开了战阵,小炮火枪轰鸣不断,贼匪正在大溃中。

“不,那不是鞑兵,他们肯定已反正了!”

许五妹纠正着大家的称呼,这话一人人传下去,不多时,城中已荡开一片欢呼。

打个小半时辰,城外已是烟尘大作,正不知结果如何,忽然有人惊报,东面有大队鞑子出现,军容齐整,还拖着炮,这一下,许五妹和城中民人又如坠深渊,拖着炮?那肯定是从大名府过来攻打他们的精锐鞑子。

四月二十日,到了午后时分,磁州城下如开了百年不遇的大集市一般,而许五妹和城中民人的心也上上下下,来来回回荡着,总是不得休息,这般喜乐哀愁骤变的煎熬非常人能受得住,不少年老体弱的民人已早早晕了过去。许五妹扛着数万百姓的命运,心志已很坚强,可坚持到现在,也已是脸色发青,不得不捧着心口,如病西施一般。

从东面来的鞑子兵竟然也是援兵,费了好大功夫才搞清楚状况,与城北反正清兵一同夹击贼匪。没多久,从东北面又来了大股民人,头戴红巾,这肯定是援兵,却视反正清军为敌军,双方小有冲突。

之后就更乱了,一队队人马不停涌来,有民人,有商人,有鞑子兵,之前西面的贼匪早已尽数溃逃,城下被数十股总数不下四五万的军民围得满满当当,却不知来路。

“是援兵!全是援兵!”

许知恩被缀上了城,见着许五妹就兴奋地大呼。

“是同盟会带领的各路人马聚了过来,来救我们的!”

许知恩的欢呼如最终宣判,笼罩在许五妹和全城民人头上的阴霾一散而尽。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大军会来的,会来救我们的!”

许五妹热泪盈眶地呼喊着,她终于作到了,她终于救护下了这数万心向英华的百姓!

“呃……下面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呢……”

欢呼之余,有人却冷静地道明了现状,没错,下面全是援兵,可来路纷杂,大家相互没有联系过,烟尘大作间,好像还有冲突,这可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这也不怪下面的各路援兵,同盟会就是个联谊会,根本没什么严密组织,一张大网洒出去,各路人马都翻搅起来,涌向磁州城,相互之间毫无照应,更谈不上什么调度,误会不断,人人戒备。

“我得出去,让他们都停下去,可不能伤了自己人!”

许五妹很焦急,怎能让救命恩人因误会在城下大打出手呢,真有死伤,她一辈子都难心安。

部下和民人拦住了她,这个说太危险,那个说没必要,许五妹正耐心说服他们时,就听城外响起更高一波欢呼,那是一道道呼声绵延而来,衔接而起的,就像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正在绕城上演。

“万岁!万岁!”

“陛下万岁!”

“吾皇万岁!”

侧耳仔细听,竟是这样的欢呼,众人急急望去,不多时,一支齐整如一人的马队绕了过来,就百人左右,马是白马,人则一身红黑军服,马刀在手,泛着春日暖光,一面大旗在马队中迎风招展,大红底色,正中是金黄双身团龙。大旗一旁,还有象征杀伐之犬的节旗大旄。

这制服,这大旗和大旄,只要稍知英华事的都一眼能明,人是圣道皇帝驾前的侍卫亲军,大旗自是英华国旗,大旄则是北伐行营军令标志,三样齐上,这就象征着皇帝亲至。

皇帝军驾一出,各路人马纷纷收拾行至,城下再不复混乱景象,而在城头上,许五妹和民人们捏着城砖,都已哭作泪人,皇帝来了!皇帝来救他们了!先是同盟会的同胞们,再是皇帝,英华天朝真没有放弃他们……

李肆去了磁州?

当然没有,那只是他的军阵仪仗,磁州解围之时,兖州行营,李肆正将一份报纸丢给陈万策。

“朕要听听你的解释,为何不上报此事?”

李肆倒是没火气,而是疑惑:“朕还想知道,为何同盟会动起来时,你却又一改初衷,与他们方便,还要朕赶紧派仪仗过去?”

直到派出仪仗,李肆才知道有这么回事。

陈万策淡淡一笑,笑意中既有无奈,也有遗憾,还能见到一丝欣慰,他只答道:“民已起,国就不能逆,但此时还非万民之国,人心还只能先收在陛下这里。”

这话很是模糊,李肆没怎么明白,正要深究,三娘匆匆而入,手里也捏着一份报纸,正是雷襄的《越秀时报》,头版就是《磁州万民将死》。

陈万策匆匆告退,三娘蹙眉道:“这许圣姑……跟之前那江南的米五娘有什么关系?”

李肆耸肩,他怎么知道,这得问天地会或者军情部。不过三娘这一问,他也来了兴趣。仪仗是派出去了,就象征着他皇帝出面救了许圣姑这一股民人,按照程序,还得接见一下,以示抚慰。

“到时就跟我一起看看吧……”

李肆随口说着,米五娘那张俏脸又在脑子里升起,却已经非常模糊了,而另一张面孔,还是十岁出头的小姑娘的面孔,他更是压根已丢到了九霄云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