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三十九章 紫禁梦断,太后算后路

紫禁城,明代时皇帝都是在外朝办公,例如左右顺门,而到满清,国事已挪到内廷,乾清宫本是内廷大殿,在清时反而成为政务中心。乾清宫左侧的养心殿被雍正用作办公地前,也就是明时大太监魏忠贤处理宫中事务的办公室。明时国事在外,清时国事就是皇帝的私事了。

现在慈淳太后主政,这趋势更为明显,本该在乾清宫办理国政,可太后一嫌跑着累,二嫌遮帘子拖着小道光装样麻烦,于是就在坤宁宫的暖阁里开国务会议,长久下来,总理军机们也都习惯了,本是皇后寝宫的坤宁宫也就堂而皇之成了大清的政务中枢。

四月春光透过玻璃映下,已近五旬的太后在这暖光之下竟也显出了三分年轻时的光华,不知是用了南蛮什么牌子的磨皮粉,在座的宗亲王公和总理军机们正襟危坐,肚子里却这么念叨着。

当然,更可能是紫禁城里该搬的东西都已经上路,现在是一身轻松,随时都能行动了。听宫中小道消息说,连映华殿里那座大坛子都一并装车北行,这紫禁城里,该是再没东西值得太后留念。

“三里屯那边,得盯着那些拳民,不能让他们的嚼子太松,闹出首尾来,粮米果蔬也都断不得,你记好了。”

茹喜吩咐着阿里衮,阿里衮不迭点头。团结拳也进了北京,但也只是丢在三里屯那边给南蛮总领馆蹬鼻子上脸用的,绝无真端了总领馆的打算。后路,眼下大清要的就是后路,尽管南北撕破了脸,可还得存一层里子在。

茹喜再悠悠道:“这天下是怎么丢的?就是那些个满口仁义道德,盛世圣治的读书人给撮弄坏的!尹继善本是满人,骨子里却比汉人还迂,他也是被那个孔老二害的!”

太原失陷的塘报就在书案上,尹继善正带着数万陕西旗人和包衣自娘子关一线逃入直隶。塘报下还压着一大叠失地奏报,继洛阳失陷后,开封府也在二十二日失陷,高起被儿子高澄带着退到大名府,高起忧愤交加,重病不起,除了乱成一团的彰德府,整个河南都已被英华北伐第二军的战旗卷裹。

山东的形势稍好些,但圣道皇帝驾前的北伐第一军攻占泰安府,自海上而来,由蓝衣所编的第六军已分头攻占登莱胶三州,还忠于朝廷的军政官员纷纷密折弹劾山东大帅刘统勋疏怠慢事,山东全境丢掉怕也只是十天半月的事。

唯一值得欣喜的是塘沽形势,靠着团结拳,竟然将威胁最大的一股南蛮阻在了塘沽,即便山西、河南和山东形势不妙,可大清还是得了足够时间。

因此茹喜斥责尹继善的语气也没那么严厉了,此人虽迂腐,却还是拐着弯地送了一份人情出去,就这点来说,未尝不是以后用来跟南蛮打交道的合适人选。

可丢掉山西河南毕竟让人心中发怵,塘沽红衣更近在咫尺,若闷头闷脑径直打过来,进北京城不过是两三天的事,不是放团结拳进城闹闹,让大家看到北直隶的“大好形势”,怕半城人都跑光了。

吴襄抖着花白胡子拍马屁转移话题道:“太后庙算高远,大势竟如太后所料,分毫不差……”

茹喜摇头自嘲道:“分毫是不差,就是差了尺丈,哀家这以地换时,官民一心之策,还是吃不住南蛮的蛮力啊。”

话虽如此说,她脸上却是飘着浓浓的自得之色。到今日,南蛮北伐已过一月,虽跟预计有差,没争取到半年时间,可看眼下形势,南蛮大军还未进入直隶,也算是小见成效了。现在老本已经有了保障,多撑一日,就多捞一日。

茹喜抵挡南蛮北伐的策略就是“以地换时,官民一心”,总的原则是节节抵抗,以空间换取时间,具体实施方针则是在山西、河南和山东一线,以强硬派满臣利用当地资源,争一城一地,正面相抗。而在“群众基础好”的直隶,则鼓噪起团结拳糜烂全境。

外线是考验军事,内线考验政治。一个月下来,外线在军事上确实挡不住南蛮,可内线政治这一面,还真给南蛮丢了个难解的包袱。

衍璜有些心急,直入正题道:“今日太后召奴才等,是不是议北迁之事?”

这话一出,满人是急切,汉臣是忐忑,都不顾失仪,直直看住了茹喜。

茹喜深深一个长叹,直到吊足了众人胃口,才道:“圣道终于发了《讨满令》……”

李莲英领着太监们登场,给每人发了一叠文书,众人一看,都哎哟一声,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一股便秘三月今日酣畅的快感席卷全身。

文书有两份,一份是《百年清算大谏》,这是三月底英华紧急重组出来的东西国院通过的谏议案,正是南北都在引颈相候的满人处置原则。这份厚厚文案几乎等于这几年英华民间反满思潮,以及反思华夏陆沉原因的总结。满人是不关心这些,直直翻到后面,汉臣们却是逐字逐句地嚼着。

两院这份文案只提了个大方针,那就是“中庸”,该清算的一个都不漏,一分轻重都不变,但也要怀仁恕之心,总的目标是澄清人心,以史为鉴,时时警惕自省,以利南北合一,共进新世,而不是只求报复。

这就是圣道皇帝要的英华民意,端正平和不偏激,既立下了大义,又大有操作空间。根据这项谏议案,他在微山湖的龙舟上发布了《讨满令》,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才是真正的北伐檄文。之前的檄文只谈北伐复土,没谈怎么处置满人和清国,现在则有了清晰的表述。

“驱逐鞑虏,光复华夏”……

这是《讨满令》的开篇语,坤宁宫暖阁里,满汉臣子见到这一句,都呼地吐出口长气。

太后所料还真是不差!圣道皇帝绝无容满人入国之心,也无绝满人一族之意,如太后所说,圣道皇帝好洁,他对满人的处置办法就是“眼不见为净”,赶走了事。

“清国之满人,有倾覆神州,奴役华夏之罪,清国之汉臣,有忘本附从,为奸为恶之罪,此二罪不容赦免……”

这是具体定调,《讨满令》里列了桩桩细则,让人心惊肉跳,最惊悚的一桩是将满清官员一网打尽,满汉同等对待(反正现在都是旗人),一并问罪,献城请降之类的事由也只能稍免其罪。除了一视同仁的尽没家产、十年苦役外,还要设大案法司,一一细查其人其行,按照英华法令审罪。

亘古以来,从未见过这样的檄文,公开声言要穷治敌方所有官吏军将,以往改朝换代,都是封官许愿,厚恩笼络,圣道倒好,平白推得敌方心志坚定。

可放在如今这形势下,圣道不仅这么喊了,还将檄文大肆散发,四月三日颁布,十日就到了京城,恨不得大清一国上下无人不知。用意就再明显不过:你们还不乖乖滚蛋,被抓着了别怪我手下无情,众人似乎都能听到圣道就在他们耳边怒喝:“勿谓言之不预也!”

一双双满含解脱之色的眼睛看向茹喜,就等着她发布北迁令,而茹喜本人也是一副慵懒释然的气色。

这副担子总算是卸下了!现在可以专心经营满人老家,关外之地……

茹喜正要开口,宗亲里辈份最高的恪亲王允禄忧虑地道:“伪帝已遣军攻辽东,还有伪韩附从,关外也非安生之地啊。”

茹喜恨声道:“圣道是真存了把我满人赶到极北苦寒之地的歹心!”

接着她缓了脸色:“可等我百万满人回了关外老家,众志成城,就不是现在一溃千里的局面了。就算圣道有心穷追猛打,那时南蛮一国也该正为北方焦头烂额,绝对会拖着他的后腿,只要我们虚与周旋,明末之时的局面不难争的。”

这几年来,茹喜虽有蛊惑乱民搞出塘沽修约的烂事,但总的说来,大清没她凝着,还真扛不下去。现在还能护着大清徐徐而退,便是允禄这等早年压根看不起她的老资格宗亲,也不得不道一声服,听得这解释,允禄点头道是。

茹喜再道:“康熙爷时,就有静待南蛮自溃之策,雍正爷时,也曾有过这般念想,只是南蛮起势太猛,这北方,连带中原,都是南蛮自定的大义之地,绝不愿丢,所以我们才不得不退。等我们回到关外,就该继续守这一策,便是多大的屈辱,只要能存一国,存一族,我们都该咬牙受下,昔日勾践能卧薪尝胆,今日我满人就不能忍得苦寒!”

众人一惊,张廷玉等汉臣更是掩不住惊色,看太后这脸色,竟不像是说来提振大家心气的虚话,而是真心的!她还真想着能卷土重来?

扫视神色各异的臣子,茹喜冷笑道:“当哀家是在说笑话?别忘了,我满人是靠十三副甲起兵的!我们是从关外打进中原的!今日退出去,他日就真没再进中原的机会!?”

她话语沉冷,心志显是无比坚定:“哀家知圣道在立什么功业,可他能一帆风顺么?他能活到功成之日么?哀家定下北迁之策时,就立下一志……”

她目中闪起的精光让众人都不敢直视,就只听那仿佛从幽冥之地发出的冷声在耳边回荡:“哀家一定要比他活得长久!哀家一定要在他死之日,送去一束花,然后……看是哀家教出来的皇帝有为,还是他的接班人有为。听说他的太子小小年纪,就为私情乱国事,哼!等他咽气时,还不知是怎样一个昏君,乱了他苦心耕耘出来的华丽江山!”

冤孽啊……

不少人都在心中长叹,可细细品这话,却又觉得,这份心志未尝不是凝住满人继续朝前走的脊梁,不经意间,对这茹喜又多了一分敬畏。

允禄更被茹喜这份坚定心志给感动了,他本是康熙的十六子,对乱了大清江山,害死他皇阿玛的李肆最为痛恨,他也六十多了,活着时还真报不了这仇,可他的后人能在李肆后人身上报得大仇,想想也是令人热血沸腾。

他咬牙决然道:“太后,说走边走吧!咱们走时,再烧了这紫禁城,就给那李肆留一片残垣断壁!”

众人同时抽了口凉气,接着满人拧眉沉思着可能性,而汉臣们却忐忑不安,想说话又不敢。

茹喜看看有些坐立不安的张廷玉,缓缓摇头道:“不,这紫禁城……得好好留给圣道……”

目光透过玻璃窗,茹喜看住坤宁宫南面的交泰殿,更南是乾清宫,再是乾清门。出了乾清门,就是广阔恢弘的紫禁城外朝,巍峨的太和殿下,太和门后,九曲拱桥蜿蜒,这令人凛然生畏的紫禁城啊,曾经也让她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逾矩。而当她垂帘主政,端坐皇帝身后时,透过珠帘,自大殿看出去,也觉整个天下都匍伏在她绣花鞋下,由她驰骋快意。

“这紫禁城,这北京城,就是不祥之地……”

茹喜悠悠说着,众人再是一惊。

吴襄赶紧附和道:“永乐帝迁都北京城,不过三十年,就有了土木堡之变,遭难的可是明英宗啊。”

嘿,那英对这英,听起来是好兆头,允禄一下就被说服了:“没错!有这紫禁城在,南蛮必然要迁都北京城,否则怎么压住紫禁城这股龙气呢!而等他大英朝待在了北京城,嘿嘿……”

众人纷纷点头,都道太后神机妙算,虽心知这是再牵强不过的附会,可如今大清去国,总得多找些寄托。

茹喜却摇头道:“这紫禁城,对谁都是不祥之地,我大清在这里还未待住百年呢。”

众人愣住,茹喜叹道:“哀家就觉得,这紫禁城,总是散着沉沉的腐气,像是有一条腐龙深藏地底。有时做梦,更见整个北京城都被这腐气罩住,伸手不见五指,嗅者五脏糜烂,却还好端端活着,就如行尸走肉……”

语调拉起,她再道:“哀家说不出更深的道理,就觉这腐气是汉人自己千百年积下的,我大清其实是被这紫禁城害的,所以呢,这紫禁城就得好好留住,留给圣道!留给他的大英朝!”

张廷玉等人是不敢言语,满人们却是齐声叫好,纷纷议着十年或者二十年后,圣道该是怎样一副昏聩面目,南蛮又是怎样的国无宁日。

气氛再转昂扬,茹喜正要宣布大清朝廷正式北迁,李莲英又捏着一份文报急急进见。

“太后、太后,辽东……”

茹喜心中一沉,升到咽喉的一口气压下,接过文报一看,脸色瞬间煞白,那口气沉在胸腔,上下不得,噎得她两眼翻白,身子竟一下软倒在塌上。

众人惊得一片忙乱,有的招呼太医,有的招呼太监,李莲英急急去顺茹喜胸口,那文报也轻飘飘落地。

在众人的注视中,文报上几行字清晰入目,“燕国公反,称帝宁古塔,兴兵西进,盛京势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