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三十四章 扶清灭英,人民的战争

审讯了唐二,老胡才清楚他们击溃的是一整支“山西抗英救国军”,而他放走的那个家伙不仅是唐二的兄长,更是有千总官身的“军帅”,更让老胡捶胸顿足。

后悔也无用了,战场还没收拾完,一队黑衣红袖套监察就来了,要他们尽快上路,第三军大队人马就在后面。

接下来的行程再无意外,进入山西的北伐大军,先头部队已过霍州城,后队尾巴还在风陵渡口过黄河,绵延数百里,相互之间最多不过几里的间隙。晋南晋中已无清军大队,就是形形色色的“救国军”、“忠义军”,而且也就唐大这样的愣头青敢于在官道上截击北伐大队,就算他们得手,游走在官道上的黑衣监察不到两三刻钟就会出现。

老胡和李宏德等人进到平阳府城已是三月十五日,照着山西行军调度使衙门的安置告示,他们进了城,直驱城南货栈休整。

入城后,李宏德见到城中民人不是神色漠然,就是惶惶瑟瑟,不敢直视自己这些人,像是怕被这红色给灼伤了眼。少数几个头戴瓜皮帽,双手笼袖,弯腰驼背的家伙冷眼相看,可当自己目光投去时,又纷纷悚然低头,一脸哀怨小媳妇之色,悄然不觉间,李宏德内心升华了。

“这大清地面上的人,个个都是一身……囚气。”

李宏德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蔫搭搭的清人,就觉得这些人无论贫富,无论贵贱,都笼罩在一层沉沉暮气中,权知静乐县的大英官员培训他们这些静乐还乡客时,曾经用过“囚气”一词训斥他们这些人心气不足,他现在却觉得这个词用在清人身上更贴切。

李宏德优越感顿生,身为大英子民,之前埋头过日子,没一点自觉,现在跟这些大清子民对比,自己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思绪延伸,李宏德忽然冲动起来,就想尽快赶到静乐,尽己所能,干出一番事业。

“鞑子巡抚穆赫德在太原府正大搞幺蛾子,李乡官你们恐怕也得耽搁几天,我们?”

跟老胡聊起接下来的行程,老胡一脸遗憾,可说到自己时,脸色又转昂扬:“我们得留下来当猎手了。”

平阳府城,原本的知府衙门被征用为大英北伐第三军军署,山西行军调度使、监察使、转运使衙门,以及山西河东道置制使衙门,各色官旗将旗在衙门前飘荡,煞是壮观。

衙门后堂里,顾世宁皱眉对山西河东道置制使田英道:“置制此策确是尽拔毒腴,可也会激得本地士绅商贾连同莠民并反,若是不留下成营红衣,怕大局难定啊。”

身为北伐大军山西方面主将,顾世宁的级别与大英山西巡抚郑燮相平,巡抚之下还有安抚使、招讨使、行军调度、监察和转运三使,分道置制使还是安抚使的下级,隔了顾世宁两层。可顾世宁对田英却异常客气。

原因分两层,田英的父亲是皇室专利局知事,天道院院务山长,领有开国公爵位,国人尊称为“匠王”的田大由。

这一层还不是主要的,有太子和诸皇子的榜样在,国中“英二代”绝少愿靠父辈恩萌挣得他人尊仰,都是咬牙拼本事,不太愿父承子业。田英就没进国中正如日中天的匠学一道,他是圣道二十一年进士科探花。

田英非但学有所成,政务手腕也颇有一套,在四川当县丞时,翻手就镇压了因取消井盐开矿特权而反乱的盐商,被朝野视为新生代能吏的翘楚。

田英不过二十四五,却是一脸老成之气,他依足礼数向顾世宁拜道:“都督莫忧心后路,本道留有义勇一师,还有行军监察使衙门所辖的一百七十二支镖队,不仅可保官道畅通,镇抚官道之外的地方也足矣。”

顾世宁摆手道:“顾某当然不是担心后路会断,游兵散勇,再多也不成事,顾某是当心地方难治啊,此策是否太……太苛厉?”

田英微微一笑:“好叫顾都督知道,下官可不敢随性行事,穆赫德企图搅混山西,南北事务总署决定以狂风对迷雾,尽驱山西混沌。”

是南北事务总署的决定?顾世宁心中稍安,再想到满清山西巡抚穆赫德的应对,他也不得不承认,只有这般行事,才能靖平山西。

与高起一样,临危受命的穆赫德绝不愿坐以待毙,但他与高起又不同,不仅不懂军事,手下也无可用之军。山西绿营早就被英华商贾侵蚀得千疮百孔,甚至成哨成棚被英华商号暗中雇去当了镖师。而乾隆初期新建的山西旗营,兵员其实也是“汉军绿旗”,忠诚度虽勉强可靠,却还要镇守杀虎口一线,防备漠北蒙古入侵,以及扼守太原、大同和娘子关一线,遮护直隶侧翼。

面对英华自南而北的侵攻,穆赫德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依靠官兵抗阻红衣,他的战略就是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保清反英群众运动,搞坚壁清野、全员上阵的“人民”战争。

在他的推动下,山西的晋商集团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与地方官吏、士绅齐心协力,在翼宁道、雁平道以及归化、绥远两厅汇聚出形形色色,总数估计不下十万的民团,河东道这边虽因红衣已大举入晋,占据交通要道和沿途所有府县,难成气候,但也翻搅起无数民团,化身山贼路匪,在后方千方百计找麻烦。

山西人反英之志远比河南山东人坚定,原因就在于以晋商为代表的地方活力阶层基本都是依附于满人食利的既得利益集团。“晋商”只是一个代名词,它所包含的对象不止是贩运货物的商贾、开掘煤铁的工矿主,还有统治地方的基层吏员、拥有大片田地的地主乡绅以及浮于满清朝堂的官员等等。而通过内务府与满清皇室水乳交融的皇商集团,更是晋商的脊梁,这些人本身就是英华要尽数拔起的满人一族成员。

英华国中舆论虽未详细提及要怎么处置晋商,可对满人的汹汹讨伐声潮,已让晋商胆战心惊,自觉有株连之祸。两年前塘沽修约,英华资本大举北上,他们这些晋商被过河拆桥,也损失不轻。如今英华北伐,穆赫德振臂一呼,晋商们都下意识地聚了过去,颇有明清变际时江南人的风骨。

天地会、军情部以及各个渠道都传回了消息,以太原府为中心,一个“全民皆敌”的抵抗基地正在成型。第三军先头部队出霍州时就有所感觉,顾世宁调整军事部署时,田英也按南北事务总署的交代调整了处置地方的策略。

军事上当然是贯彻谢参将的乌龟拖壳流策略,老老实实占一地稳一段后路,而清理已占府县的民政事务,却比军事上激进得多。

“有旗人身份的直接清除,没有旗人身份,却有紧密关系的也直接清除。余下部分,商人按富有程度,地主按田地数目,官吏按级别和影响力,每类每县清除一百户,如下类别优先:票号东主、盐商、高利贷商、煤铁矿东主、监头牢头、县户房刑房书吏……”

这就是南北事务总署在山西应对穆赫德“人民战争”的策略,没有公平,没有依行论罪,目标就是“三光”:让旗人跑光、把地方“活力阶层”抓光、坚定反英分子更得杀光。

这般处置,自然让顾世宁忧心,见他还有顾虑,田英再道:“都督勿虑,此事乱也只在一时,还北方朗朗上天,山西当为先。”

既然地方这么自信,不需红衣留守就能稳定形势,顾世宁也没必要强塞了。英华北伐,军政是两个体系,他只需要安心打仗就好,地方都是南北事务总署通过各省巡抚、安抚使、招讨使、分道置制使以及代理知府知县这些人经略。

顾世宁与田英会商时,平阳府城南,襄陵县城外的破烂棚屋区中,各色人等正络绎不绝挤入一间该是库房的大屋子中,有瓜皮帽直筒大褂,有短打裹头,甚至还有光头赤脚之辈。

“忠义保清会,吴都司到——!”

“救国救民拳,汪游击到——!”

“清风道观,刘道长到——!哦哦,失礼失礼,该是参将衔道长……”

门内还有人学着大清官府那般唱名,唐大正在汗颜自己的千总实在不值钱,听得这恨不得揭翻了屋顶的呼喝,惊声道:“闹得这么大动静,不怕招来南蛮抓人?”

一个清瘦中年负手步出,笃定地道:“惊甚么?南蛮官兵都蹲在县城和官道上,哪有本事管到这里来?”

正依足规矩,撅肚扬头作进见状的各路好汉头领也纷纷嗤笑出声。

“哪里来的土鳖,没见过世面?”

“名不正则言不顺,咱们现在是大清官兵,当然得照足了规矩!”

“无规矩不成方圆,没了规矩,咱们就跟贼匪一路货色了。”

唐大顿时羞惭不已,门子喊了两声他才醒觉,赶紧掏出告身道:“小人……”

想及“规矩”,他赶紧嗯咳一声,拿捏着腔调,朝四下一个环揖道:“卑职是抗英救国军千总统领唐大,见过各位上官。”

“抗英救国军?是高县的,京安的,还是赵曲的?”

“就这襄陵县,抗英救国军就不下二三十股……”

众好汉头领还在数落着唐大,门子点头道:“告身是翼城县王太爷发的,该是没问题。”

唐大松了口气,正要接告身,门子却斜着眼嗯了一声,另一手拇指食指相搓,唐大恍然,自己怎么忘了这规矩呢?赶紧从腰里掏出一枚南蛮小银元,见门子眉头皱起,再一咬牙,从袖筒里落出一小串南蛮当十白铜钱,门子才哼了一声降调,将告身塞了回来。

他正在这里熟悉规矩,那一身书吏气息的精瘦中年人已说开了:“诸位本是江湖好汉,对朝廷也说不上什么忠义,可逢此天下大变,南蛮要亡的不止是大清朝廷,还是整个天下……”

吧啦吧啦一大通口水话,听不懂不要紧,反正是把这一屋子好汉说得肃然起敬,再说到“咱们保大清,也就是保天下,这南蛮,咱们定要反到底!”包括唐大在内,都觉热血沸腾。

“金师爷说话,咱们马头那个啥!”

“说干就干!咱手下三百好汉,手中刀斧都已饥渴难耐了!”

“今日咱们这英雄会,怕不聚起了数万好汉,这晋中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好汉头领们吼得越来越起劲,方向似乎都有些偏了。

那仙风道骨的参将级道长刘观主一声喝:“咱们是忠义之师,是保大清的,可不是造反的!”

众人赶紧嗯咳着转口,唐大倒是认出了那中年人正是金师爷,本是襄陵县的兵房书吏,南蛮大军北上后,襄陵县官府大溃,就剩金师爷还隐在县中,招纳好汉,致力反英,短短时日就成了这么一大股“义军”的盟主。今日正是他汇集各路好汉,共商大计。

不过这道士是什么来历?

唐大拉着一个也是千总衔的小头目悄悄一问,顿时肃然起敬,这位刘道长来头不小,两年前朝廷掀起反英大潮时,正是刘道长带着晋中僧道团进的京,听说不仅参与过围攻三里屯,还受过皇帝的召见。

“定能作出一番大事业!我弟弟的仇也定能报了!”

感受着这浓浓的昂扬气氛,唐大涌起豪壮之心,之前受红马甲的惊吓也不翼而飞。

金师爷继续道:“南蛮开始收缴火枪,这说明咱们之前干得都不错!南蛮官府已经害怕了!今日大会群雄,是要商量一桩大事!”

接着金师爷的话让众人倒抽凉气,打下襄陵县城!?

“红衣大队已经北上,县城里也只剩下几百灰衣(义勇),咱们不求占住县城,只求攻入县衙,杀了南蛮的伪官。就只是如此,天下人心大振!穆宪会看着我们,皇上会看着我们,太后会看着我们!”

金师爷握拳有力晃动着,听到只是一场突袭,众人心气也骤然昂扬,他们这些头目,每人都有几十上百号兄弟,凑起来搞这么一场大动静该是不难。

可还有人叫苦道:“官道上就有人来回盘查,不能带鸟铳去,济个什么事?”

金师爷道:“鸟铳本就不济事!放了一枪就是烧火棍,除非是带刀的南蛮鸟铳,可你们有吗?就算有也没人会玩吧。还不如刀枪顶事,咱们这么多人,怕甚!?”

另一人再道:“灰衣虽然少,一时也聚不齐,可县衙里有大批黑衣,那些人怕是不比红衣差吧。”

“黑衣!?切……”

金师爷更是满脸不屑:“南蛮的黑衣,就是咱们这边的官差,平日欺负欺负老百姓够使了,可对上咱们这等英雄,官差能顶用?”

众人都点头,这道理很对,从古至今,没见过能顶大阵仗的官差衙役,不少头目本身就是这一行出身,对南蛮黑衣更是嗤之以鼻,信心再足一层。

眼见大家眉飞色舞地嚷着,就准备歃血为盟,共举大事,唐大猛然记起自己的遭遇,惊声道:“还得瞅准了城里有没有红马甲!”

屋中顿时沉默,接着金师爷也道:“这位兄弟提醒得对,先去打探打探……”

“不必担心了,红马甲像是领了什么令,全散到县下去了。”

有刚从襄陵县城来的头目交代了情况,众人顿时如释重负,看来不止唐大认清了红马甲的真面目。

后顾之忧再无,一套程序上台,香火青烟之中,金师爷的话如热流,转在每个人心中:“扶清灭英,共保天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