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八卷 第九百二十九章 还乡团与RUSH的官

二月二十一日北伐定策,二十三日颁布军政谕令,同时广告天下,二十五日发布讨满檄文,三月二日,连陕西淳化这种半偏僻地方的乡村农人都知道了英华北伐复土的消息。

倒还不是乡村里的先生给他们读报,而是一国动员已经落到了乡镇。

北铺子乡李坡村里,李宏德扛着锄头,在自己的旱田里忙着翻土,正是春耕时分,不赶紧动弹,今年收成就别指望有多好了。村子里正沸沸扬扬闹腾着什么,他也不管不顾,嘴中还碎碎念着:“真是不务正业,一个个都魔怔了……”

一个妇人凑到田边,怯怯唤道:“他爹,乡里正招人呢。”

李宏德训斥着自己的婆娘:“官府鼓噪的事也是能凑合的?当心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妇人顿时低了脑袋,但还是辩道:“娃今年也要上县学了,县学的花费不少呢……”

李宏德怒道:“当个民夫能挣来银子!?摆弄好家里这三十亩田,啥不能挣来?”

妇人急切地解释道:“民夫除了管伙食和两身内外衣裳,还按日给脚钱,再说不止民夫,还招缝洗妇人,算下来一月也有一两多。什么还乡客的,帮着北上的官老爷办事,银子比照从九品官老爷给呢。他爹,我记得你……”

李宏德扯高调门打断了婆娘:“妇道人家耳根软,官老爷摆张好脸你就信了?村里何家的两匹马被征了去,就发了一张什么军票,还不知什么时候能换成银子,瞧老何成天拿那票子炫耀,指着靠这选乡事,晚上他跟婆娘的打闹全村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妇人气得脸颊涨红,终于爆发了:“就你能!就你精明!当年李顺招你去南洋,你偏不去,还骂人家是人口贩子,看吧,跟人家去的个个都发达了!你……你什么时候能睁眼看看这世道?现在的朝廷早不是大清了!”

妇人跺脚离去,李宏德朝着背影吐着唾沫骂道:“狗婆娘,敢顶撞你男人了,发什么癫!”

喘了好一阵,李宏德也犹豫起来。

淳化县是跟着西安府,在前几年才成了大英朝国土的。到现在,世道变了很多,对李宏德来说,好坏都有。

好的当然是日子稍稍好过了,皇粮少交,县里的苛捐杂税也减了大半,村里不少人不是向南投了昔日村人李顺,就是向西移去塞外垦荒,留下大片土地,都便宜转了出来。乡里乃至县里的地主老爷们一下子可吃不完,如今地越多税越高,他们也不敢吃太多地,这才让他能坐拥三十亩田地,起了两进土房,今年还算着咬牙起一进砖房。

不仅是日子好过,两个儿子,一个丫头居然都能上学了,蒙学到小学都是免费的。大儿子去年小学毕业,学业有成,居然还考入了县学,毕业就是旧日的秀才呢,虽然没免什么钱粮,可也是功名啊。

就凭这些,让李宏德对当今朝廷和皇帝感恩戴德,也都足够了。

可这个朝廷给他的坏印象更多……

首先是官多,一个乡里都有十来个官老爷。虽说现在没怎么压榨人,可谁知道以后呢?至于什么乡县院事可以管着官老爷,那都是哄人的吧,什么时候草民也能管着官老爷了?

其次是事多,官老爷每人都管一摊事,隔三岔五都要到村子里来吆喝一通。只要缴了皇粮,自己闷头过自己的日子不行吗?不仅是官老爷,商人也成天上门,村里越来越闹。

扰着人都是其次,总有人要来跟你说这不对,那不对,总有人鼓噪着要多事,不是建公共茅厕,就是修水渠、建耕牛互助社,反正一日不得安宁。

更讨厌的是还有人来教你该怎么过日子,尤其是那些比和尚还唠叨的天庙祭祀,那都是以前的酸秀才老学究,过了半辈子,该怎么活还需要你来教?而不剪辫子就要罚钱的王法也让他很是愤懑。尤其让人恼火的是,这个朝廷还总鼓噪着女人做事,格外邪门。你看,婆娘现在居然也敢在一家大事上发话了,真是翻了天。

当然,最可恨的是当年那个兵户李顺,不知前辈子积了什么德,一下子翻了身,在南面事业越来越大,据说现在已经是海外一地的总督老爷。

李宏德格外恨李顺,早些年李顺回乡,招人去南洋,那时他压根不信,还说李顺是卖人头的。可前两年,淳化归了大英朝后,去南洋的乡亲们一个个回来炫耀了,让他丢了大脸,总在人前抬不起头来,也许就这么连带也讨厌上了这个朝廷吧……

多挣些钱,娃在县学也会好过些,甚至有机会考进府学吧,那可就是举人老爷了。

正满肚子腹诽,婆娘提到的事让李宏德心绪恍惚起来。自己的好恶都还是其次,儿子的前程才最要紧啊,儿子有了前程,这一家子才有真正的富贵。而大英朝的世道,就得靠读书去挣,这个道理,李宏德很懂。

想到儿子的前程,李宏德心中的执念散了大半,朝正喧嚣的村内望去,踌躇了好一阵,终于还是扛着锄头,黑着一张脸进了村子。

村里已热闹得像个集市,磨坊外墙高挂的木板上,告示贴得满满当当,让人几乎看花了眼。当然,村里成年人基本都不识字,竟都靠着十来岁的半大孩子读告示。

李宏德到时,一个从乡公所来的绿袍官老爷正在宣读政令,也不知这是重复第几次了,官老爷的嗓门都有些发哑。

北伐复土,民族大义,这些个东西,李宏德和大家都不怎么明白,也不关心,他们就关心官府到底派下来哪些营生。

“国家征发义勇……”

这跟他们无关,义勇还是好差事,可轮不到他们,都被以前绿营兵户抢了。

“人力、缝洗、杂役奔走,国家发包于物流商,许民人自投,编组造册,由官府结保,物流商调度,待遇细则如下……”

说到民夫了,官老爷是说,官府并不强征民夫,而是统计愿意随军出力的男女,交给商人组织,官府为民人作保,同时又监督商人使用以及给付工钱。

听了待遇,李宏德微微摇头,不太合他的意,虽然婆娘说她也可以去当缝洗,加在一起,两人一月能挣二三两,这还是刨除吃穿的,可夫妻俩都走了,就剩家中老人照顾儿女,实在不放心。

“国家另召还乡客,但凡祖籍在河南、山东、陕西、直隶乃至辽东的,与当地尚有联系,均可应召。还乡客将与我英华军政官员一同安抚北方,辅佐地方治政,为官员奔走,可得临时官身,待遇比照官员,出大力者还可得民爵……”

说到婆娘提起的还乡客,李宏德心中一跳,他倒真符合条件,祖父是从山西静乐县迁过来的,父亲时都还跟那边有过联系。

朝左右望望,李宏德本还不敢出头,可围着的上百村人不仅纷纷举手,还七嘴八舌问着各种细节。眼见有不少人在报还乡客的名了,而名额也有限,他一咬牙,高声道:“这还乡客到底要办什么事,老爷能不能多交代一下?小人还不知道有没有那本事呢!”

官员一边擦汗一边道:“还能有什么事?告诉北面那些猪尾巴汉,剪了辫子,跟着咱们大英朝过好日子呗!就算再没本事,说人话总会吧?”

村人都哈哈笑起来,还有人道:“李宏德,你就没这本事!”

被人揭了疮疤,李宏德怒道:“你好好等着!等我从北面回来,让你自撕了嘴赔这话!”

一边骂一边心道,李顺能攀着大英朝得了富贵,我李宏德为什么不能?这趟就豁出去了!

他朝官员喊道:“小人祖父一辈都在山西,要报还乡客!”

官员点头:“好好,稍待,你是第六个……”

片刻之间,征召册就满了,官员出了口长气,跟登记好的人等作了交代,出村骑上驴子,悠悠往乡公所行去。因为任务圆满完成,心中舒畅,还在驴子上哼起了小曲。

回到公所,递上册子,乡主簿虽已累得一身是汗,却是眉开眼笑:“义勇满了,还乡客也满了,民力更超额两成,咱们这一乡在县里该不会落在后面了吧。”

话音刚落,乡院的院事们涌了进来,个个脸上都是不甘之色。

“林桥乡捐了一百头羊啊!咱们乡只有几匹马,太寒碜了!”

“河西乡自组了一个镖局,可恶!”

“县区真是这么蛮横,把随军医护名额全占了!”

这些乡事都争抢着在县里表忠心,觉得自己这一乡为北伐大业出力太少,纷纷朝主簿抱怨起来,敦促主簿加大动员力度,让主簿一时有角色错位之感。

“这个……军票有限,征发过度,就得要民人自掏腰包了。而且推着一般人还是不妥的,只能靠乡里大户们出大力。”

主簿的话让多是乡绅的院事们恍然醒悟,当然也有装着恍悟的,赶紧纷纷表态,不是自家要多出力,就是回去推着下面的大户们再出血。

送走这帮乡事,主簿与公所们的官员相视慨叹,北伐之势及于民间,掀起的竟是一场古往今来少见的全民动员,大家还争先恐后地出力,这才是王师气象啊。

当然,若是朝廷只像旧时那般强征,情形就不会是这般踊跃了。随着动员令下来的还有经费,以军票为主。现在两院还未改选完毕,皇帝不愿擅自增税。于是加班加点让印钞厂印了军票,这军票其实就是战争债券,用来支付民间征发的劳力和物资,以及分包给商人的各项开支。等两院改选后,军费有了着落,再行偿付。

这军票也非皇帝一人定策,总额还经金融总会紧急磋商后确定,金融总会还承揽了一半军票的兑偿业务。军票设定了半年付和一年付两类,总额七千万,实质就是国债,只是一般持有人没有利息可得,而包下一半的各家银行、票号、钱庄,国家要给五个百分点,这利息也比一般为七八个百分点的国债低。

“好了,民人动员基本有了着落,现在是该我们动员了……”

接着主簿召集乡中所有官员,作了如此宣布,人人脸上都显出或兴奋或忐忑的神色。

北伐复土,不仅需要海量人力、物资、银钱,还需要大量官员。满清政府那一套要被拔掉,英华动员民间的同时,也在动员政府,抽调基层官员北上,代理北方政务,这也是北伐政务中很关键的一环。

在众人的期盼目光中,主簿拆开知县发下的公文,顿时笑颜绽放:“我、加巡检、驿正、医正四人,赴谢帅军前,随军北上,至山西汾阳,佐理知县治政……”

另三人握拳欢呼,其他人则满脸懊丧。

主簿朝众人拱手:“本乡事务,就多劳诸位费心了!”

淳化一县,二十来名官员踏上征程,而整个陕西,就有六七百名基层官员北上。陕西还因是新复地,基层官员未调动太多,岭南、湖广和江南是以十比一乃至八比一的比例抽调,仅江南三省就有上万官员……

后世北人谈到英华复土时,曾有玩笑说“大英朝北伐复土,那是真正的官兵,官一半兵一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