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清》 草上匪 著
第十七卷 第九百一十一章 红衣岳家军

骂过之后,岳靖忠再沉声呼喝道:“交替掩护!速度装弹!”

他并不知道城门官已经倒在他的“破枪”下,只看到扑上城墙的上百城兵猛然溃散,但城门附近的哨房里又涌出大批敌军。

此时攀爬上城墙的先登队已有三四十人,各式各样的冷兵器之外,岳靖忠手里的三眼铳也人人都有。听得命令,先登们散作前后,握铳手指一扣,枪管与枪柄脱开,露出三个枪膛。

岳靖忠将枪膛倒转,两个空弹壳加一发哑火枪弹倒出,从腰间皮匣取出子弹,自枪膛后方塞入,两手一抬一扶,枪管接上后座,扳起击锤,不到三秒,手中短铳又是三弹待发。

这子弹颇为怪异,浅浅铜底,硬纸壳弹身,铜底中央凹槽连着天道院化学研究所的最新高科技成就:可投入使用的雷汞发火药,发火药外裹黑火药,前端则是凹底圆锥铅弹。

岳靖忠手里的“破枪”是英华乃至整个世界上最先进的后膛定装弹连发手枪,当然,所谓“定装弹”跟另一个位面到十九世纪下半叶才出现的全金属定装弹有很大区别,但原理却是一样的,以击锤撞击底火,引燃纸壳内的发射药。

这是佛山制造局在拿到雷汞底火后研发出的第一枝后膛火枪,原本该先走火帽路线,可佛山制造局里留有皇帝多年前丢下的定装弹概念图,于是来了个大跃进,直接上纸壳定装弹,还是三连发,结果弄出了这么个三眼手铳。现在还只是由西域陆军试用,连正式型号都没有。

原本佛山制造局还有心将皇帝所说的金属定装弹搞出来,可制造局沮丧地发现,现有的加工精度还不足以保证金属弹壳跟枪膛的闭合性,只有用适应性比较好的纸壳弹身。

天山北路主力部队觉得这玩意缺陷太多,不可能大规模应用,兴趣不大,南路胜捷军以及军情部的武装猫队勉为其难地当了回白老鼠。

这一试用,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因为雷汞提纯技术始终没有突破,发火成功率显然还有问题,而且这枪还是三个击锤对应三根枪管,全枪重三斤半,格外笨重。同时闭气效果非常差,尽管用了线膛和凹底铅弹,射程和精度也都很有限。

岳靖忠骂归骂,却还是庆幸手里的枪能三连发,而且装弹迅速,在眼下这种近于肉搏的混战中,射程和精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这一战后,佛山制造局收到的试用报告恐怕不会太好看了。

如果这一战还能活着的话……

看着正从城门下哨房里涌出来的大批敌军,岳靖忠这么想着。

本就一直绷着弦的叶尔羌城防备很足,每处城门都驻有数百城兵。巡守城兵被击溃,并不意味着岳靖忠就偷到了城门,不过片刻时间,数百城兵就围涌而来,一面以攒射压得岳靖忠所部抬不起头来,一面严密守护城门。

看起来这冒险的突袭偷门就要失败了,就在大队回兵密密麻麻挤在城门前,准备冲上城墙时,远处街巷里,几根粗粗铁管自阴影中伸了出来。

嗖嗖嗖……

尖利的呼啸声响起,几道礼花猛然曳出,拉起明亮光焰,直直射向城门。

谁在放礼花呢?也不看看眼下是什么时候……

有些回兵还这么想着,然后思维就被如雷的轰鸣和几乎闪瞎人眼的橘黄焰光打断,铅弹自焰光中激射而出,瞬间穿透躯体,瞬间溅起朵朵猩红血花,再骤然消散,冲击波将焰光周围的人群高高抛起,其中不乏已经没了生气的尸体。

“大猫终于动了……”

岳靖忠松了口气,军情部的武装猫队早早就潜入了叶尔羌城,还将肩扛式火箭炮以零件方式偷运了进来,这一波急袭,下面的数百城兵顿时大乱,仓皇的突厥语呼喊声汇聚成潮,岳靖忠都能听出他们是在叫“大炮!汉人的大炮!”

的确是炮,可一点也不大,在城兵慌乱之际,又一轮火箭弹急袭而来,将城门口,特别是城门洞里炸得一片狼藉。

少数看出端倪的城兵顺着火箭弹拖出的尾迹冲了过去,却被一波准头十足的枪弹打散,昵称为“大猫”的武装猫队是军情部所属的突击队,用来偷城其实很有些浪费,但瞧着天气不对,胜捷军都统制岳超龙不得不把这柄屠龙刀用来破城门。

大猫虽也只有四五十人,但枪炮并用,震慑力十足。岳靖忠在城墙上,大猫在后方,两面夹击,来回牵扯,城兵很快就溃散一空。

当岳靖忠跟大猫汇合时,一人摘下回人毡帽,朝岳靖忠一笑:“大侄子,你可慢了十分钟,我们潜伏在巷子里,差点就暴露了。”

岳靖忠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自己的五叔,胜捷军军部参谋岳胜麟,再心虚地道:“快开城门!”

不多时,叶尔羌城门大开,一片黑云自夜幕中渗出,覆地而来。

“直攻回寺,抓捕和卓!”

大批红衣骑兵飞马而至,领头的竟然是一位龙纹金章的老将军,这老将去年还身着满清官服,贵为靖边大将军,而现在,他却已是陆军准将,胜捷军辖下七十二师统制。

老将正是跟英华对峙多年,西安行刺案后走投无路,带着十多万军民降英的岳钟琪。他手下部属大部都已放下刀枪,过起了平淡日子,可还有四五千人愿意为英华效劳。这些人被编组为陆军第七十二师,在岳钟琪统领下入了西域。

去年银顶寺之败后,吴崖调整部署,考虑到七十二师虽经整训,战力和军心还不足以跟羽林龙骧两军并肩作战,塞去堡垒防御又有慢待之嫌,干脆将其划拨给岳超龙,一同进军天山南路。这么一来,南路军就成了正儿八经的“岳家军”。

儿子岳靖忠是先登,岳钟琪就是先锋,父子担起了突袭叶尔羌城的重任。岳靖忠带先登队攀上城墙时,岳钟琪带着胜捷军骑兵营以及附从的和阗回部骑兵共计两千人就在城外潜伏。

红衣铁骑涌入叶尔羌,此时头顶天幕也再响起连绵闷雷,踏上城门楼的岳钟琪抬头望天,就觉脸上一凉,下雨了。

铿铿声不绝,骑兵们拔刀急进,前方也传来马蹄轰鸣声,和卓加罕的精锐回部骑兵已在城中集结,和卓加罕不甘失败,想要绝地反击。

夜色下,城中狭道上,两股洪流撞在一处,马刀寒光闪烁,汇聚为湖面的粼粼波光。片刻后,波光就染得猩红,接着雨点哗啦啦落下,猩红再一片片洗下。

正在相持之时,回部骑兵背后鼓噪大起,本就已被红衣之潮推得人马虚浮,更被红衣的军刀劈得心摇神曳,再遭背后一击,顿时崩溃。

“速檀马合木也算有能了,在和卓加罕的眼皮子底下还能聚起一股兵马……”

见到回骑溃散,岳钟琪在雨中露出欣慰笑容。

叶尔羌汗速檀马合木是和卓加罕扶持的傀儡,用来维系对叶尔羌周边察合台汗国诸部伯克的统治。但在罗猫妖的运作下,这个不甘于受制于黑山回部的汗王也豁了出来,聚起族人,与英华大军里应外合。

有罗猫妖亲手布置,军情部全力支持,加上岳家父子叔侄一同决死上阵,叶尔羌城转瞬陷落。

哗啦啦的大雨声中,和卓加罕带着数千败兵逃出叶尔羌城,向西仓皇而去,而大多数城中民人却只听到越来越密的雨声,对叶尔羌城已经换主毫无所觉。

“得赶紧追上去!不能让和卓加罕逃到喀什噶尔!”

“岳东美休急……由他去吧。”

即便大雨滂沱,岳钟琪心中依旧燃着一团烈火,正要领着先锋骑兵冒雨进击,却被一个刚进了临时行辕的回人拦住。

来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颊,眼中也如蕴山海一般深沉。

“罗部事!”

岳钟琪赶紧行礼,来人正是漠北和西域人人皆知的多宝善人,总帅部军情知事罗堂远。罗堂远领有中将军衔,岳钟琪虽然年纪大得多,在他面前却得恭敬行礼。

但挺胸举臂的礼节终究跟旧日打千叩拜不同,岳钟琪眼中没有一丝不满,反而满怀着惊讶和敬佩,贵为中将,居然也只身犯险?

罗堂远解释道:“从伊犁而来,本只是看看这里的情况再去喀什噶尔,没想到你竟然抢在这场春雨前进了城。”

岳钟琪了然点头,接着再皱眉,为什么不追?就这么放走和卓加罕,罗猫妖又在图谋什么?

罗堂远笑道:“羽林军已拿下伊犁,各军齐头并进,正向西一路推过去。放和卓加罕去喀什噶尔,也是同样的道理。”

岳钟琪眼中闪着精光:“吴帅已经定了?”

定了什么?当然是轮台决战后的战略,也即是对整个西域的处置,甚至牵涉到西域之西,艾乌罕、布鲁特并三汗国的处置。

罗堂远摇头:“不是吴帅定了,而是陛下定了,没错,咱们不是关门打狗,而是开门放狗……”

岳钟琪捏捏拳头,脸颊抽动,他是在压着快意大笑的冲动。

“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也能指望着过葱岭了。”

岳钟琪如此感慨着,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深深庆幸,乃至自豪。在他身后,岳胜麟和岳靖忠叔侄俩也相视一笑。

“暂时就到葱岭为止了,剩下的事,交给其他人办。”

伊犁,西域大都护临时行辕,吴崖用教鞭拍着西域地图,淡淡丢下了这句话。

哗啦一阵响,几乎所有军将都站了起来,一个个愤懑不已。

“为什么不继续向西!?”

“是朝中文官又开始拖后腿了么!?”

鼓噪之中,王堂合更问道:“吴大帅,别忘了你的五百万宏愿啊!”

沉稳的何孟风却问:“是北方有变?”

北方!?

众将由沮丧瞬间转为昂扬,是要北伐了!?

陈庭芝皱眉:“准噶尔人与回部未断根脉,若不继续施压,难保死灰复燃,大帅所说的其他人是……”

吴崖挥手止住众将的鼓噪,笑道:“其他人么……当然是我们英华的哥萨克人。”


阅读www.yuedu.info